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九章 我替你揭的皇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我替你揭的皇榜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烏銅爐鼎不時冒出青灰色的煙霧,散發著檀香味,紫色的屏風遮住了裡面的人影。

「娘,小姨,我說的都是真的,那個廢物真的輕而易舉躲開我的暗器,也一招就將四品暗衛的手腕折斷了。」慕月柔正輕扯著一美貌婦人的手,臉上寫滿了誠實二字。

只見那婦人穿著棕色的衣衫,只有一隻簡單大方的玉簪將長發利索的盤起,看起來約有三十左右的年紀。

此刻,美貌的婦人正無奈地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月柔,倘若瑾瑜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厲害,你應該高興才是,有個武力高強的姐姐,也不是件壞事。」

「娘,瑾瑜做錯了這麼多違反家規的事,父親一句重言都沒有,甚至阻攔姨父懲罰她。甚至要親自教導她1

那婦人端起桌上的茶杯,向左邊年紀稍小的婦人致意,稍稍抿了一口,放下茶盞,腰板挺直,體態端莊,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姐姐,難不成咱們大小姐以前膽小怯弱都是裝出來的?」稍微年輕一點的婦人語出驚人。

這兩位美貌的婦人,相貌相似,是親姐妹,年長的嫁給慕斯海,是山莊的家主夫人夏冰,身份尊貴。而年紀稍微小的,眉間都是風情的婦人夏雪,嫁給了翼長老。

夏冰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是慣有的端莊大方,此刻,更是遊刃有餘,沒有一起驚訝。

若沒有慕花顏這樣犀利的眼神,誰也不可能看出她袖口下的五指緊握,有一絲絲不安的情緒存在。

「此話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罷了,在外面可不能這樣說。你們知道嗎?」夏冰眼中少有的嚴肅,「瑾瑜再廢物也是慕家大小姐,出身高貴也是改變不了的事實1

慕瑾瑜的根骨不佳,廢物之身,確實是慕斯海的恥辱,可顧懷清的尊貴,也是夏冰惹不起的地方。

慕月柔頭一次見自己的娘那麼嚴肅,隨即點了點頭。

清凈的戒律院不似慕月柔院落熱鬧,空蕩的庭院中僅有輕言在堆雪人。

平整素雅的軟塌上,慕瑾瑜一襲素白長裙,除了袖口的金絲纏繞的菊花以外,再也沒有其他點綴,腰間僅用一根絲帶扣緊。

如墨的長發用一根錦帶扎了馬尾,盤腿坐在軟塌上,白皙的雙手正翻著一本破舊的書。

「大小姐,你這本書都看了兩柱香了。」

「你若覺得時間難以打發,你可以陪輕言堆雪人。若是將輕言哄好了,也許晚上她願意留你吃個晚飯。」

「嗖1一道勁風激射而來,慕瑾瑜紋絲不動,嘴角微微上揚,彷彿根本沒有聽見一般,卻在勁風即將襲到眼前的時候,方才微微抬手,避了過去。

同時素手一抬,幾點星光閃過。

「哎呦1一個鬚髮皆白的老頭從粱上栽了下來,手腕,腿腕,屁股都扎著一枚明晃晃的銀針。

慕瑾瑜沒有下狠手,但屁股上的那根銀針正好扎在腰奇穴,此穴位治療偏頭痛,失眠,便秘的癥狀。銀針下去,會有螞蟻咬一般的酸癢。

「你這個可惡的小姑娘1老者氣鼓鼓地叫著,「有你這麼對待老年人的嗎?沒大沒小,我一把老骨頭了,你竟然用針扎我的,我的…………」

慕瑾瑜撲哧一笑,如春風拂柳,說出來的話卻足夠老者喝上一壺的,「老頭,我早就告訴你,千萬別搞偷襲。你根本就沒有練暗器的天賦,下次可不是腰奇穴這麼簡單了。」

說完將老者射的銀針一根根拔起,收在自己袖口的針帶中。

老者氣呼呼地吹著八字鬍,遇見一個醫術精湛的人是幸運,若是遇見一個口齒伶俐,聰明絕頂的女神醫,絕對不是幸運,而是噩夢的開端。

「我雖然沒有練暗器的天賦,可我有治病的天賦啊1

「能把銀針留在病人身體里的神醫,果然天賦異稟。」

老者氣噎,他不就是在治病的時候,突然想到怎麼解斷腸草的毒,一時激動,忘了拔針了嘛,慕瑾瑜這傢伙至於從七年前一直取笑到今天嗎?

「好姑娘,好瑾瑜……好師妹……」眼珠子一轉,原本還氣得無語的老者突然討好的沖慕瑾瑜笑著撒嬌。

慕瑾瑜一陣惡寒,這麼大的年紀了,長得又不風流倜儻,還經常一副花痴的模樣。真讓人受不了。

眉毛挑了挑,「白千萬,你又想幹什麼?我已經答應白如玉,給他葯膳的配方,現在就算你求我,我也不可能再給第二張了。」

「我不要配方……」白千萬扭扭捏捏地看了看慕瑾瑜,又瞧了瞧自己的孫子,不好意思地說,「我手欠,揭了皇榜。」

「什麼?」白如玉猛的跳的老高,「爺爺,你多大年紀了,你難不成也想做駙馬?那你對得起死去的奶奶嗎?」

慕瑾瑜撲哧笑了出聲,「揭了皇榜?有魅力,我喜歡。」

老者見她們的反應過於激烈,臉頓時垮了下來,「我白千萬好歹也是江湖神醫,自然喜歡疑難雜症了。」

「所以你就迎難而上,揭了皇榜,替公主治病,順便抱得美人歸?」

不得不說,慕瑾瑜說話真有噎死人的潛質。

白千萬被噎得翻了翻白眼,「揭的時候,我又不知道,揭皇榜,治好公主還得娶公主埃」

「哦,現在知道了?」

「嗯,知道了,揭完就後悔了。」白千萬臉上頓時多了幾分羞色。

「有什麼好後悔的,要麼治好娶了公主,要麼就把治病的藥方給你孫子,讓你孫子迎難而上,豈不是美哉。」

白如玉氣得半死,「慕瑾瑜,你這是要害我啊!爺爺,你可千萬別推我去做駙馬埃」說著說著還順勢抱住了白千萬的腿。

「駙馬的職位多好,皇親國戚,而且長輝公主又是嬌滴滴的美人,名利雙收埃這麼好的肥肉,丟了多可惜。徒孫乖,替你爺爺去,不然亂揭皇榜是要殺頭的。」慕瑾瑜說完還有手刀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白千萬嘆氣,忍不住摸了摸額頭,羞愧地說道,「我是揭了皇榜,可公主的病,我治不好。」

「吁……」白如玉鬆開抱著他爺爺腿的雙手,擦了擦額前的汗。

慕瑾瑜嘖嘖幾聲,惋惜地看著白如玉那張如玉的臉龐,「真是可惜了1

白千萬突然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眼眸從深處散發著濃郁的光芒,激動萬分地問道:「你真覺得可惜?」

「難道你不覺得可惜?你差點就成了皇親國戚了,我可聽說,皇宮裡面有許多珍藏的酒哦。」

「那你想不想去喝?」白千萬試探地問道。

慕瑾瑜搖搖頭,「若你成了皇親國戚,說不定我會想喝。」若是你不能成為皇親國戚,讓為了幾瓶酒她夜闖皇宮,她還沒有嫌自己活的太久了。

「我有一個機會,可以讓你大搖大擺地進皇宮,而且想喝多少,喝多少。」白千萬摸了摸他引以為傲的鬍子。

「什麼機會?」白如玉湊上前問道。

白千萬輕輕咳了咳,「你拿著皇榜,去給公主治病埃」說完便不由分說地將皇榜塞進慕瑾瑜手中。

「我忘了告訴你,我就是用你的名字揭的皇榜,皇帝陛下的聖旨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我先走一步,後會有期1聲音越來越小,白千萬像陣風,早就跑沒影了。

慕瑾瑜看了看手中的皇榜,恨不得立刻將白千萬這個死老頭碎屍萬段!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