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十章 負荊請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負荊請罪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白公子,你爺爺也真是太不靠譜了吧。他的醫術可是江湖第一啊,他都治不好公主的病,還替我家小姐揭了皇榜,這不是存心想害死我家小姐的嗎……嗚嗚……」

白如玉愧疚地又遞了一塊新手帕給輕言,「我說輕言啊,你都哭了一下午了,你看你家小姐都不著急,你怕什麼埃」

輕言猛的抽過白如玉手中的手帕,兇狠地瞪著他,「小姐那是嚇傻了,連哭都不會了……我家小姐怎麼這麼命苦礙………」

躺在軟塌上的慕瑾瑜秀眉輕挑,輕言這個愛哭鬼,這次又得哭多久埃她默默地在心裡數著數,絲毫不著急。

剛才的皇榜她可是仔仔細細看了好幾遍,皇榜上又沒有寫明,治不好公主,就得被砍頭。

她光腳的可不怕穿鞋的,大不了到時候直接說無能為力。

「你倒是勸勸你的好丫鬟啊,都哭了這麼久了。」白如玉急的在屋裡來回走,他還是頭次見到女孩哭成這樣的。

慕瑾瑜微微睜開眼睛,輕咳一聲,「輕言,我餓了。」

「嗯……小姐……哇……你怎麼還吃得下去的礙…」輕言站起來死命地用手帕擦著臉上的淚。

「別哭了,又沒說治不好就是死罪。」

「真的嘛?」輕言睜大眼睛,死死盯著慕瑾瑜的眼睛問。

「不信,你可以再看看皇榜的內容。」素手指向桌子上皇榜。

輕言快速奪過皇榜,仔仔細細地看一遍又一遍,突然大笑起來,「小姐,我給你去做晚膳,我也好餓啊!你想吃什麼?要不然我去抓幾條魚,今晚吃烤魚吧?」

「嗯,最好再殺只雞。」慕瑾瑜沉吟片刻,誠懇地提出自己的建議。

輕言嗯了幾聲,胡亂擦了一把臉,便風風火火地沖了出去。

白如玉錯愕地指了指輕言遠去的背影,難以理解地對慕瑾瑜說,「就這麼簡單?」

「嗯,就這麼簡單。」

「這麼好哄,你為何不早點哄,還讓她哭了半天1白如玉炸毛地吼道。

慕瑾瑜挑了挑眉,「不是你一直在哄嗎?我怎麼好意思插手。」說完,便自顧自地往外走去。

白如玉看著滿桌子名貴絲綢做的手帕,無語凝噎。

次日,天剛亮,戒律院就來了不速之客——夏冰。

慕瑾瑜早晨起來,活動完筋骨,準備進屋喝點熱粥。

還沒到門口,就發現戒律院的門開著,門口還站著不少僕役。

他們看到慕瑾瑜,先是有些挑剔地上下打量她,在看到慕瑾瑜不善的目光,立刻反應過來,笑著喊道:「大小姐好1

慕瑾瑜秀眉輕挑,懶得理會這些人,不緊不慢地踏步走進房間。

廳堂上坐著穿著錦衣華服的婦人,看到穿著白裙的慕瑾瑜,先是一愣,然後親切地說道:「你是瑾瑜?怎麼穿的這麼素凈?」

「你可是歸雲山莊的大小姐,怎麼穿成這個樣子?」說完猛的一拍桌子,厲聲斥責,「輕言,你就如此照顧大小姐的?」

慕瑾瑜這才看見輕言跪在旁邊,她不著痕地將輕言拖起來,拉到自己身後,避開夏冰的視線,淡淡道:「這事情不該質問輕言,夏夫人還是問問你的寶貝女兒,或許更清楚。」

夏冰在顧懷清死後,被抬了正室,最忌諱別人不尊重她。

慕瑾瑜按照家規,應該尊稱夏冰為母親,或者喊她娘親。而她偏偏喊了夏夫人,既不是慕夫人也不是家主夫人。

一腔怒火從夏冰心中騰起,夏冰閉了閉眼努力壓抑住心頭的厭惡,「瑾瑜你受苦了。之前是家主不肯我過來看你,不然我早就帶你回去住了。」裝作和藹可親的長輩伸手想要摟著慕瑾瑜。

慕瑾瑜往後退了幾步,「我覺得這裡環境很不錯,我不願意搬回去。」

說完也不理夏冰,徑直坐到桌前,將四方桌上的粥端起,體態極是端莊。

房間里沉默了一會兒,夏冰嘆了口氣,「這些年,到底是我疏忽了……讓你受苦了,我曾答應懷清姐姐要好好照顧你,我想你到底是大小姐,下面的人也不敢刻薄,卻不曾想到月柔……還請你看在月柔年紀小的份上,就不和她計較了吧。」

慕瑾瑜側目抬眼,淡淡地看著夏冰道:「夏夫人是來負荊請罪的?」

「慕瑾瑜1身後傳來慕月柔的聲音,「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娘親給你請罪1

「你被禁足,都敢踏進我戒律院,看來你娘親也沒資格掌管內院事務,不然朝令夕改,歸雲山莊遲早要毀了。」

聞言,夏冰和慕月柔都忍不住一顫,臉色也都白了白,房間頓時安靜下來。

慕瑾瑜啪的將碗放下,不悅地冷哼一聲,「趁我現在心情稍微好點,趕緊離開,我就當沒看見過慕月柔!以後你們也不要再踏入我院落半步1

夏冰眼底深處閃過毒辣的眼光,暗暗想了想,轉頭厲聲斥責道:「春蘭,秋菊,我不是讓你們看著二小姐嗎!怎麼還讓她私自跑了出來1

原本夏冰打算恩威並施,讓慕月柔和慕瑾瑜和解,再誘逼慕瑾瑜替慕月柔求情,解了禁足令。

卻沒想到,沒吃閉門羹,卻困在了慕瑾瑜的下馬威中。現在只能說慕月柔自己跑出來的。

春蘭秋菊立刻跪在地上,求饒。

「太太,都是春蘭的錯,我見太太親自替二小姐向大小姐道歉,心裡有怨,深怕大小姐記仇,說二小姐沒誠意。所以才慫恿二小姐來的。太太,千萬不要怪罪二小姐,都是我的錯……」春蘭抽泣著,口齒卻利索極了。

慕瑾瑜明知道春蘭秋菊兩個人在演戲,卻也不好直接說破。當下皺起眉頭,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

冷然地掃了春蘭秋菊一眼,冷笑一聲,便進了房間,她才不想看這種拙劣的演技。簡直就是浪費她的時間。

春蘭秋菊兩個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氣氛有些凝重,按照戲本,此刻慕瑾瑜怎麼也該接著演下去埃

「娘親,你看她,自認為是大小姐就了不起,絲毫不把你放在眼裡1慕月柔氣憤不已,差點指著慕瑾瑜房門破口大罵。

夏冰自討沒趣已經夠丟面子了,偏生慕月柔沒頭腦地在咋咋呼呼大叫,生怕外院的人不知道她丟臉的事。

苦笑一聲,淡淡地說道,「這件事本來就是春蘭秋菊不知輕重,更是你,不守規矩!瑾瑜如此大度地不計較,你還在鬧騰什麼?快跟我回去,好好閉門思過1

「娘親1慕月柔不滿地跺腳。

被夏冰嚴厲地一瞪,也不敢再鬧騰,乖乖地跟在夏冰身後。

「太太,二小姐。」門外等候的僕役紛紛迎了上來。

夏冰接過春蘭遞給她的披風,指著兩個看著機靈的丫鬟沉聲道:「你們兩個留下來,伺候大小姐,若是怠慢了大小姐,小心我打發你們出府。」

「是,太太,我們一定盡心儘力照顧大小姐。」兩個人齊聲應道。

輕言敲了敲慕瑾瑜的房門,低聲道:「小姐,夏夫人走了,留了兩個丫頭,你看怎麼處置?」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