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十一章 心生疑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心生疑慮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瑾瑜推開房門,兩個穿著黃色綢緞的俏麗丫頭立刻上前屈膝行禮,「見過大小姐。」

淡淡地看了看兩個丫頭,黃色綢緞,長相甜美,說話行李十分得體,有眼力見識。看來夏冰對待自己院落的丫頭還是不錯的。

「你們叫什麼名字?」

兩個丫頭一前一後答,「奴婢穀雨,奴婢谷雪。」

慕瑾瑜想起春蘭說話的時候,並沒有自稱奴婢,一時好奇,問道:「春蘭秋菊自稱我,你們為何要自稱奴婢?」

谷雪看起來稍微年長一些,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道:「春蘭秋菊是太太的陪嫁丫鬟,自小就跟著太太,所以太太提拔她們成為近身總管,所以和奴婢們不是一個等級。」那驚訝的眼神,彷彿在說,你好白痴,連這點事都不明白。

輕言尷尬地咳嗽兩聲,我的大小姐,你這是白痴問題啊?而且明明是讓你出來處置夏冰安插的眼線的埃

慕瑾瑜看了看正在擠眉弄眼的輕言,上下看了看,差距啊!輕言的粗布麻衣,穀雨谷雪的黃色綢緞,天壤之別埃

歸雲山莊那裡是養下人,是在養千金小姐吧。強烈的差距,讓慕瑾瑜頓時不平。

「既然夏夫人讓你們留在戒律院,那你們就先把戒律院上下打掃一遍吧。」慕瑾瑜慢條斯理的說。

「打掃?」谷雪一怔,不由地氣紅了臉,彷彿受到屈辱一般,「大小姐,我和穀雨是太太房裡的頭等丫鬟,打掃是雜役做的事。大小姐是想打發我們做雜役嗎?」

來到這個世界七年,雖然慕瑾瑜經常從後山偷偷溜出去,體驗歸雲山莊外面的生活。但沒人告訴她,丫鬟和雜役的區別埃

前世看電視劇和小說,丫鬟不都是洗衣打掃做飯嗎?

穀雨見慕瑾瑜臉色不悅,扯了扯谷雪的衣服,小聲的勸道,「太太讓我們照顧大小姐,大小姐的命令就是太太的命令。」

「可大小姐要打發我們做雜役1谷雪不依不饒地說。

「連打掃都不會,還留你們做什麼?難不成要當佛祖一樣供著你們?是不是要我在你們面前安香爐,點長明燈啊1輕言氣結。

穀雨連忙拉著谷雪去打掃了。

「還是小姐高明,打發她們去做雜役,不僅給這兩個丫頭一個下馬威,更是狠狠打了夏夫人的臉埃真是痛快1

白如玉輕飄飄地從粱上飛下來,伸手拍了拍輕言的頭,「我很好奇,像你這樣的丫頭是怎麼留在慕瑾瑜身邊這麼多年的?」

輕言摸了摸頭,「白公子,你以後能別神不知鬼不覺地冒出來嗎?」

「能啊,不過你得告訴我,你有什麼長處?」

「長處?」

「是啊,若是你沒有特別的地方,像你這麼笨,你家小姐怎麼會留你在身邊?」

輕言急了跺腳,「我那裡笨了?」

「你那裡不笨,從頭到腳,都很笨埃你家小姐根本分不清管事和頭等丫鬟的區別,而且她可不是打發穀雨谷雪去做雜役,而分明是不清楚她們應該做什麼。」

慕瑾瑜愉悅一笑,「輕言的長處可多了去。」

白如玉和輕言同時歪著頭向慕瑾瑜看去,只見她揚起素手,「做飯很好吃。」

「撲哧,哈哈……」白如玉笑的彎了腰。

輕言跺了跺腳,惱羞成怒地推了白如玉一下,「哼,晚膳沒有你的份1說完掉頭就跑了。

慕瑾瑜偷笑一聲,前世從她出生,就承擔起整個家族的重擔,從來沒有享受同齡人的樂趣。

她永遠都是冷著一張臉,除了處理家族企業大大小小的事情,還要應付族裡的勾心鬥角,更要直面骯髒不堪的權錢交易。

在她身邊更是沒有朋友,除了手下就是敵人,所以她並不曉得如何和人相處,更是和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但同樣,慕瑾瑜也知道,既然來到這個世界,用了七年的時間也不曾找到回家的路,她就要把自己置身進來。無論如何,都該珍惜重生以後的生活。

七年有單純天真的輕言,一心只為她好,感動之餘,早就把輕言當成一家人了。所以為了輕言,她也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到她們頭上。

「你變臉的速度都趕上秦大爺的速度了。」

「秦大爺是誰?」

「秦大爺你都不認識?」白如玉吃驚地叫道。

「他很有名?」

白如玉清了清嗓子,「秦大爺可是川劇變臉的高手,而瑾瑜小姐變臉的速度非同凡響,就你這速度,普天之下,就秦大爺能和你相提並論。不過,依我看,你可比他快多了。」

慕瑾瑜明白他的意思,心中大忿:這丫的。不就是說她翻臉比翻書還快,扯犢子都扯到秦大爺身上了。

「嗖嗖」幾聲,白如玉根本沒有看清楚慕瑾瑜如何出手,只感覺自己的百會***關穴,和太沖穴有酸疼的感覺。

抬起手挽,內關穴上插著一根明晃晃的銀針,按照這幾天的經驗,百會穴和內關穴肯定也插著銀針。

這三個穴位全是提神醒腦的穴位,是在嘲諷他糊塗,需要醒腦?

「別偷偷翻白眼,心裡不服氣難道不想讓我知道?」

白如玉一臉的尷尬,慕瑾瑜對外人臉上永遠是冷冰冰,而對稍微熟悉的人,卻是典型得理不饒人的嘴,和說變就變的臉,可沐浴在這種風馳雷電中,他竟產生了可恥的依賴。

摸了摸懷中藏起來的銀針,臉不爭氣地紅了。

「爺爺告訴我,永遠不要對比自己強的人不服氣,不然吃虧的永遠是自己。」白如玉沖著慕瑾瑜討好的笑了笑。

「那就好。」慕瑾瑜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著一根很粗的銀針,來回看了看,「其實,就算你不服氣,我也沒打算用這根銀針。」

「這麼粗?」白如玉咽了咽口水,以後還是不要老虎屁股拔毛了。

輕言拎著食盒進來,像防賊一樣的瞪著白如玉。

白如玉憋屈地嘆口氣,他這是犯了眾怒了,連晚膳都沒得吃,他堂堂白家少主,上了君子榜的人,怎麼到了歸雲山莊的戒律院就如此不受待見。

正鬱鬱寡歡間,從外面傳來玉簫聲,由慢到急,節奏越來越快,還夾雜著厚重的鐘鼓聲。

慕瑾瑜仔細聽了一會,神情有些意外,「簫鼓齊鳴,莫不是山莊出了什麼大事。」

「小姐,這是家主的傳達令,可能是來了什麼貴客。單有簫聲,只著急子弟,閉關的長老就無需參加。若是有鐘鼓聲,那閉關的長老也需提前出關。」輕言仔細地向慕瑾瑜解釋。

白如玉心生疑惑,慕瑾瑜就算是慕家棄子,沒人願意教導,可連丫鬟都知道的傳達令,她卻一概不知。

當真詭異,他不由地多看幾眼。

「那就前去看看。」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