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十二章 京都來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京都來人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深夜的歸雲山莊本該是安靜的,但此刻卻是燈火通明。時不時還傳來絲竹樂器的聲音。

此刻輕言默默地跟在慕瑾瑜身後,卻忍不住在心裡一遍接著一遍地數落她家大小姐。

明明解釋的很詳細,簫鼓共鳴的傳達令,是家主召集歸雲山莊子弟的信號,就連閉關修鍊不問世事的長老都得參加,更何況她家小姐只是一個被遺忘在塵埃中的廢物。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遇到這頭等大事,肯定恨不得立刻飛奔過去。

只有她家大小姐嘴上說去看看,身體卻很誠實地坐在桌前,優雅地吃著她精心做的飯菜。

不緊不慢地吃到了天黑,都催了一百八十遍,她家小姐才慢吞吞地起身往外走。

輕言充分體會了一把,皇帝不急把太監急死的感覺。若是有一天,她突然死了,定然是被急死的。

慕瑾瑜走在前面時不時回頭看看沉默的輕言,有些奇怪,剛才還一直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人,此刻怎麼會如此安靜?

不過難得安靜,慕瑾瑜還不會傻到去惹輕言這個話癆。

她們剛走到通往前院的大門口,前面忽然有個小廝跑著走過來,到了跟前俯身一揖,「大小姐,我是濮陽商老先生身邊的人,老先生急事找你。現在在後山梅林等你,煩請大小姐快些。莫要讓我家老先生等久了。」

商老先生?慕瑾瑜一聽,臉色有些難看,她可不記得哪裡得罪了他,竟然挑這個節骨眼上約她前去一會。

她倒不是怕這個老先生有什麼陰謀詭計,而是怕自己這樣嘴太直,若是年紀大的老先生小心眼,一不小心被她氣死了,就是她的罪過了。

面上還是很和氣地笑了笑,「謝謝你了,我這就過去,勞煩你再跑一趟,就說我隨後就到。」

「是,大小姐。」小廝說完,很自然地接過輕言遞給他的銀子。

「不知你家老先生找我家小姐有何事?還望小哥提點一二。」輕言甜甜的道。

小廝搖了搖頭,「我家老先生剛汴州,還去未去山莊拜貼,就直接去了後山,接著就打發我來找大小姐了。」

慕瑾瑜點點頭,這個小廝不想說謊的樣子,她腦海中根本搜索不到原來的慕瑾瑜和商老先生有什麼瓜葛。甚至連聽到這個稱呼她都覺得陌生。

若是沒有瓜葛,那老先生為何一回歸雲山莊就迫不及待的想見自己?

「小姐,我們還是不要去後山了吧。」

慕瑾瑜見輕言站在身後有些擔憂,知道她還在擔心傳達令的事情,心下一暖,便對輕言解釋道,「老先生為何一回來就要見我?又為何明知道家主召集山莊子弟前去議事,反而一定要此刻見我?」

「難道老先生找小姐的事,要比家主的事情更重要1輕言猛的倒抽一口氣,連忙捂住嘴巴,「小姐,老先生會不會是來害你的?」

慕瑾瑜忍不住拍了拍輕言的腦袋,這丫頭還當真笨。老先生一大把年紀了,都快入土的人了,要想害她,還不至於約她去後山。

更何況,直覺告訴她,這個老先生並不是壞人,說不定和原主有些淵源。出去好奇和敬重,她還是決定先去會會這位老先生。

「你先去議事廳,就說有姓商的老先生找我。」慕瑾瑜交待道。

輕言右手揉著腦袋,微露笑意,「對,我先去,這樣就沒有人怪罪小姐去遲了。」

慕瑾瑜寵溺地揉了揉輕言的頭髮,這丫頭也只有在她安全這方面,頭腦才靈光一點。

「小姐,你自己一個人千萬要小心。」輕言鄭重其事的道。

「恩。」慕瑾瑜輕聲應道。

兩個人在夜色中分開,慕瑾瑜在輕言轉身的時候,四下看了一眼,確定沒人的時候,雙腳輕輕一躍,便向後山方向奔去。

前方議事廳,慕斯海滿臉笑容地端著酒杯,向一位穿著四品官服的中年男子致意。

「慕家主,這宴席已經過半,怎麼還沒看到慕家的大小姐埃」中年男子微露驚訝。

慕斯海放下酒杯,抱拳致歉,「小女一直養在深閨,不曾出席過宴會,行事作風倒不像我們江湖兒女。」

「聽二小姐說,慕家主連傳達令都下了,大小姐依舊沒有來嗎?」

全場一片寂靜,絲竹聲都停了下來。

慕斯海臉色變了變,他倒沒想到慕瑾瑜的膽子那麼大,竟然無視他的傳達令。

可他又不方便派人去催促慕瑾瑜,那封來自京都的信已經交給她兩天了,她卻一點兒動作都沒有。

慕斯海有些看不透她這個女兒,去京都替長輝公主治病,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倘若,慕瑾瑜一不小心治好了長輝公主,那麼,歸雲山莊將會再升一個高度。

可偏偏他幾番示好,慕瑾瑜依舊油鹽不進。

「老爺不能再這麼溺愛大小姐了,不然到哪裡去找一個像老爺這麼好的姑爺呢?」夏冰掩嘴笑道。

在場的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起來,慕斯海感激地看了看夏冰,他正愁沒有台階下台,夏冰如此玩笑,不但誇他不嫌慕瑾瑜是個廢物,還寵愛有佳。更是側面說出,慕瑾瑜緩緩來遲不是不給朝廷面子,只是被寵得有些驕縱。

「月柔,你去看看你姐姐怎麼還沒有來!若是使小性子,就給我綁過來1慕斯海搵怒。

那四品官員連忙擺手,「慕家主可千萬別因為小弟的話遷怒大小姐啊,橫豎今晚是不可能連夜趕路了。就由大小姐去吧,只要不耽誤明日行程便好。」

慕斯海笑道:「小女讓沈老弟見笑了,都怪我平時太慣著她了。」說完,桌下的右手握住了夏冰的左手。

夏冰心頭一盪,他們多久沒有如此親近了。

就在這時,輕言撲通一聲,跌了進去。正巧一曲紅袖舞剛結束,所有人都目光都被輕言吸引過去了。

慕斯海黑著臉,渾身散發著怒火,做家主這麼多年,他還不曾丟過臉。在刑善堂丟了臉,山莊無人敢說什麼。

現在在朝廷命官面前丟臉,過不了幾天,整個京都都知道汴州慕家馭下不嚴,失了世家的風範。

輕言連滾帶爬起來對著慕斯海深施一禮,「家主好,我是大小姐身邊的輕言。」

「輕言,你不是近身伺候大小姐的嗎?怎麼就你一個人?」夏冰朝輕言身後看了看,不悅地問。

輕言心裡有苦說不出,她明明想拉個門房,讓門房悄悄通報一聲。卻沒想到她把事情搞砸了。

「大小姐被一位姓商的老先生請去一敘,她怕耽擱這邊正事,特意支我來通告一聲,主要怕貴客不悅。」

「你說誰?」慕斯海鬆開夏冰的手,吃驚地站了起來。

輕言害怕地咽了咽口水,無意識地搓著衣角,局促不安地說道,「姓商的老先生,是他說今天一定要見小姐的,說有特別著急的事。」

沈官員猛地拍了桌子,「在急的事情,能比過京都皇帝的事情急嗎?」

輕言聞言,腿一軟,早知道就該攔著慕瑾瑜不讓她去見連名字都不肯說的老先生了。

「沈老弟莫要動怒,這位商姓老先生,可能名喚商天傾。」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