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十九章 珠玉在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珠玉在側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不可以1蒼老雄厚的聲音從屋外傳來。

身穿黑色綢緞長袍的老者飄身進來,向議事廳眾人拱手道:「老朽智海不請自來,真是打擾了。」

慕瑾瑜早就聽聞智海和尚之名,今日她屢次違反家規,更是要脫離世家,聽到「鐵面和尚」智海到來,不由皺緊眉頭。

「鐵面和尚」智海嫉惡如仇,只要是江湖上有什麼不公之事,他定然要出手管一管。他在北少林智字輩排行老大,本身武功甚高,尤其是大慈大悲手,出神入化,更是廣收俗家弟子,在江湖上,頗有名氣。

慕瑾瑜見智海和尚滿臉紅光,精神飽滿,神情甚是謙和,並沒江湖傳言那麼不近人情。

當下行禮,「不知前輩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失禮!失禮1

商天傾哼一聲道:「小瑾瑜,他這個禿驢來,你就有失遠迎。我來歸雲山莊,你非但沒迎接,還要我去迎接你!不像話!不像話1

慕瑾瑜有些頭疼,這老傢伙在後山吃了她的虧,聽到她對智海和尚客套,他就酸不拉幾地說這話,真像個孩子,可現在的她一點兒也不想哄他老人家。

她此刻已經很疲倦了,特別想跳進熱水桶,舒展筋骨,行針壓制毒素。

可偏偏總有事情拖著她。

這「鐵面和尚」究竟為何而來,她還不清楚,若是以不敬長輩為由,出手教訓她,她可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一時衝動,得罪他。

智海修養甚好,他知曉商天傾的名氣,裝作並未聽見,拱手抱拳,朗聲道:「商老前輩何必為難小輩呢。」

「難道你這禿驢不是來為難小輩的?」商天傾驚訝道。

智海雙十合十,念叨一句:「無量壽佛1

商天傾見智海一再忍讓他的無禮,也不便多言,哼了一聲,側過頭去。

慕瑾瑜心想,「三朝帝師」和「鐵面和尚」都是武林響噹噹的人物,她和慕月柔等人起衝突說起來也只是家事,算不得大事,不至於驚動他們。

其中實在是大有蹊蹺,回頭看向青嵐,見青嵐也正向她瞧來,兩個人的眼光都充滿疑惑。

慕斯海還在閉息替慕月柔療傷,自然不會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夏冰被慕瑾瑜下令扔外面去了。整個山莊,也只有羽長老有資格接待外客。

羽長老心想,現接待外客,再談慕瑾瑜的事情,隨即起身走向智海,抱拳道:「晚輩慕羽見過前輩1

智海頷首露出淺淺的微笑,看起來有點高深莫測。

「老前輩,廳上正位坐的是濮陽王,三朝帝師商天傾,您應該認識。右首位坐的是當朝禮部尚書沈大人,不知您是否相識?」

智海和尚雙手依舊合十:「久仰兩位威名,幸會1

商天傾還沒說話,沈大人便搶道:「下官久仰聖僧威名,今日一見,果然是仙姿飄逸,能見到前輩,晚輩實在是榮幸之至埃」

「沈大人面冠如玉,天庭飽滿,鼻若懸膽,丰采高雅,看此面象,只要心繫百姓,以後定然官運亨通。」智海微笑道。

眾人心裡打著哈哈,這高僧說起恭維的話,一點兒也不比沈大人遜色。

不料商天傾卻道:「沈大人臉色蒼白,天庭發暗,鼻側朱顏,魚困淺灘,看此面象,若不拿錢消災,以後定然命不久矣。」

這麼一來,沈大人欣喜的笑容也僵硬在臉上,滿臉都憋成醬紫色了。

智海恭維沈大人,商天傾便貶低沈大人,如此公然唱反調,簡直就是挑釁。

這「鐵面和尚」智海原本收到夏冰的信,帶著滿腔怒火,要前來阻止慕瑾瑜。剛到歸雲山莊,在山莊外的空地上發現已經昏過去的夏冰。

智海深覺慕瑾瑜罪孽深重,打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一定要說服慕瑾瑜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遂強壓住怒火,「商兄,你居廟堂之上,而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出家人,不知道老衲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商兄,尚且請明示。」

眾人聽了心下暗贊智海,不愧是江湖有名的得道高僧。

商天傾原本就是先發制人,怕智海為難慕瑾瑜。如今,智海一再退讓,如此氣量,若是他再步步緊逼,倒是他的不是了。

「你沒得罪我,是我十幾年沒和人爭論過,見到你,忍不住多說幾句。見諒!見諒1

智海鐵著臉沒再說什麼,倒是沈大人眉毛忍不住抖了抖,這哪裡是多說幾句,這簡直就是要了他的老命埃

慕羽咳嗽一聲,致歉道,「山莊出了點事,莊主閉息替我侄女療傷,兩位前輩,沈大人,夜已深,還請幾位移步,早日歇息。有什麼事,明日再說。」

「可是……有些事,老衲還是覺得今日說清楚比較好,大小姐,你怎麼看?」智海看向慕瑾瑜。

慕瑾瑜聞到一股濃烈的海棠花香味,似曾相識,一個和尚又怎麼會用香粉?驀地想到被扔出去的夏冰,獨寵愛海棠花。

她臉色突然變得蒼白,咬了咬下唇,「智海前輩盛名在外,小女子也很仰慕。只是不清楚前輩需要瑾瑜說什麼?」慕瑾瑜垂眸淺笑,「我仔細想了想,前輩定是覺得瑾瑜是個目無尊長,紈驕縱的人。」

「可有些事,前輩仗著盛名,確實可以管一管。可若是他人家事,前輩不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妄下定論,就不怕他人嘲笑前輩,仗勢欺人嗎?」

慕瑾瑜所言句句誅心,連商天傾都禁不住變了臉色。

「大小姐這番話語究竟是何用意?」智海厲聲質問。

「前輩問我是何意,難不成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慕瑾瑜輕笑起來。

「你……你果然是蠻橫任性,罔顧倫常1智海氣得大罵起來,「今日老衲定要教訓你這個無知小兒。」說完左手倏地刺向慕瑾瑜的左肩。

青嵐快速拉慕瑾瑜到身後,硬生生挨了一下,身子後退了幾步。

「無量壽佛,還請施主讓開1智海臉色慈悲莊嚴,讓人肅然起敬。

忽然聽得頭頂傳來「噗嗤」的嘲笑聲,眾人抬頭卻什麼也沒看到。突有變故,眾人驚奇。

智海出手教訓慕瑾瑜,慕羽並沒有阻攔,此刻,聽到有人譏諷的嘲笑,心中大怒,卻又裝得大度,謙讓有禮地說道,「不知閣下是誰?」

「我是誰,並不要緊,只是你們是打算車輪戰嗎?」

眾人聞聲抬頭看去,只見一個少年拎著酒壺躺在樑上。

那少年約莫十六七歲的樣子,容貌微冷,目如朗星,一身青衫慵懶地躺在樑上,平添出幾分寂落。

慕瑾瑜的心情不自禁地跳了一下,兩世為人,圍在她身邊的男子都很出色。可眼前這青衫少年,卻讓她腦海中浮現「珠玉在側」的衛玠。

「你是誰家的孩子,跑到我歸雲山莊梁頂上做什麼?」慕羽怒道,心下卻暗暗納悶,適才他怕智海誤解這少年是歸雲山莊的人,才出言質問。

稍微反應過來,他竟覺得后怕,這少年何時飛到樑上,竟無人察覺。雖然議事廳今天發生的事情都屬於內部事務,可萬一哪一天,有什麼機密要事,豈不是全被這少年聽得去了。

這要傳出去,他們歸雲山莊的臉可就丟光了。

「閣下還請下來一敘1慕羽拱手禮道。

「你先回答我,你們是不是打算車輪戰?」穿著青衣長袍男子好奇問道。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