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二十章 雲雷劍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雲雷劍陣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智海和尚雖說是個出家人,肚量自然比尋常人大的多,可青衣少年的話如同扇了他兩個大耳光,疼得他耳朵都嗡嗡作響。

他進來之前,就已經知道慕瑾瑜先後鬥了兩場,現在他出手,確實是以大欺小,難免有車輪戰的嫌疑,為實不夠光彩。

「老衲並沒有車輪戰的意思,只不過慕大小姐言辭犀利,意有所指,老衲才不得已出手切磋一番。」

「我倒覺得慕大小姐說的很有道理,你這老禿驢仗著武功蓋世,到處管他人閑事,好不要臉埃」青衣少年快言快語道。

慕羽性情乖張,此刻聽到少年如此不敬重武林泰山,頓時不悅,袖口甩出長劍,嗡嗡作響,怒道:「那家無知小兒,報上名來1

青衣少年冷笑道:「我的名字可不能跟你說1說罷也不搭理慕羽,只是打量地看了慕瑾瑜一眼,就轉過頭去。

在這情況下,慕羽聽到這句話,頓時火冒三丈,再也忍耐不住,發作道:「那你令尊是哪一位?」

「令尊?沒有1青衣少年看都不看,喝了口酒,隨口道。

「尊師又是那一位?」

「我師傅?我師傅的名諱豈是你這老小子能叫的?」

慕羽聽青衣少年的口音,字正腔圓,爽朗,不像是汴州當地人,倒像是塞北邊遠地區。忍不住在心裡盤算著,塞北地區那位前輩有這麼年輕的弟子。

若是能引他出手,便能推斷出他的來歷。

「少俠不願自報家門,若過一會比拼,我一不小心傷了少俠,尊師豈不是怪我無禮。」慕羽強忍著怒火說道。

慕瑾瑜心下瞭然,這位性情乖張的羽長老,此番試探,一定是覺得這少年出身高貴,大有來頭,怕無緣無故惹上官司。

到底是什麼樣的背景,就連羽長老都心生畏懼。

「等你能傷了我再說。」青衣少年冷哼一聲。

慕羽長劍已出,自持前輩身份,沒有出手逼迫青衣少年,此刻,胸中怒火早已燒光他餘下的理智。

他身形微動,長劍飛向粱頂,只聽見錚的一聲,少年輕飄飄地飛了下來,而長劍也飛到慕羽手中。

原來就在剛才的一瞬間,慕羽將內力灌注在長劍之上,將長劍射向少年的右腿上,手法奇快,誰也沒看到他是怎麼出手的。

哪知道少年右腿竟然比劍身還要硬,長劍竟然沒能刺破他的腿。

慕羽將長劍一收,冷哼一聲:「這次我不為難你,下次別撞到我手裡1他一擊未中,自持前輩身份,不便再度出手。

「我這次也不為難你,下次也別撞到我手裡1青衣少年學著慕羽的話回了他一句。

慕羽怒道:「你找打1說完,右手輕輕一顫,劍身嗡嗡作響,自右向左,自左向右,連連比劃十下,快得讓人移不開眼,卻又招招如閃電,有跡可循。

眾人見到如此精妙的劍法,不由地驚呼起來。

慕家自創意十二路劍法,以快制快,精妙絕倫。

「好劍法!好身手!不愧是歸於劍法的傳人。」沈大人大叫道。

智海見到如此精妙的劍法,也頗為高興。倒是商天傾眉目間的擔憂隱隱可察。

慕羽劍法極其快,劍身又灌注著內力,快招便是引開對方內力,然後尋對方破綻,一招擊敗。這是劍法的上乘奧妙,在場的眾人皆是世家之後,自然曉得其中妙處,都忍不住喝彩道。

因為慕羽劍法奇快,眾人都覺得他佔了上風,只是越往後,越發現劍法快,少年的動作更快。

「好小子,你師傅到底是何人?只教給你如何躲避,沒教給你如何進攻嗎?你若是再不肯使出招數,我可對你不客氣了1慕羽長劍依舊很快。

青衣少年原本一直閃躲奪,見慕羽如此說,冷笑一聲,左右兩手同時出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像一條光滑的眼鏡蛇,又快又凌厲,穿過慕羽的劍圈,繞過他的長臂,一掌結結實實地拍在慕羽胸前。

慕羽一驚,他將內力全部灌在長劍之上,憑藉他劍法奇特精妙,光是圍在自身的劍氣就足夠護體,卻沒想到,竟然被一位年紀輕輕的少年,找到破綻!

他立足不定,身形往後退了五六步,長劍支地,才勉強站穩,噴出一口黑血。

「得罪了1青衣少年兩手抱拳,長袍飄散,三千墨發只用一根青衣布帶束起,看起來很普通,卻又顯得幹勁十足。

歸雲山莊對待內院鬥爭,一向是不愛參與,但面對外敵,定然是齊心協力。

其他退隱的長老紛紛拔劍站在慕羽身側,在慕羽左側的白髮長老慕秋風冷言相對:「少俠究竟師從何派?為何要和我歸雲山莊的人過不去?」

青衣少年道:「我這種粗陋的功夫,怎麼好意思提及我的師長。」

歸雲山莊議事廳大多都是慕家的人,聽聞青衣少年說自己功夫粗陋,不就是暗諷他們歸雲劍法連粗陋的功夫都比不過嗎?

頓時紛紛抽出隨身攜帶的武器,一致指著青衣少年。

商天傾和智海心中覺得少年功夫了得,又奈何少年嘴巴太毒,絲毫不給歸雲山莊的面子。

恐怕今日,這少年是沒命走出議事廳的大門了。

「既然你有自知之明,覺得自己學的功夫是粗陋不堪,那便趁早和我羽弟磕頭求饒。」站在慕秋風右側的中年男子說道。

青衣少年冷哼一聲,「我聽聞江南武林世家高手多,今日一見,耍嘴皮的高手才是真的多1少年嘴角冷嘲地笑了笑。

「那請出手吧1慕秋風亮了亮手中的武器,蒼勁有力的聲音說道。

青衣少年搖搖頭,「我累了,不想再打了1轉頭看向慕瑾瑜,「我為你打抱不平,算不算幫了你?」

慕瑾瑜感受來自各大長老的眼刀,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道:「原本各大長老只是選擇觀望,此刻怕早已把她視為少年的同夥了吧。」

「雖然你我素未相識,但你肯出言幫我說話,我還是得和你說一聲謝謝。」慕瑾瑜誠懇地說道。

「聽說你醫術精湛,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但說無妨1

「我義父嗜酒,通常為了喝酒而找人打架,你能幫我把他這嗜酒的病給戒了嗎?」

「嗜酒不是病1

「那這麼說,你不會治?」

慕瑾瑜心中好笑,這少年怕是來消遣她的吧,心中隱約有些不悅。

「也不是不會治,只是現在不方便。」

少年劍眉一挑:「你是大夫,自然以治病救人為己任,為何不方便?」

慕瑾瑜覺得腦門青筋都在跳動,且不說現在這種局面對她不利,單看她此刻還在亂奔亂動的寒毒,哪裡適合出遠門?

「家事尚未解決,不便出遠門1慕瑾瑜拒絕道。

青衣少年疏闊地笑了笑,「那等你解決好。」

慕瑾瑜微微點點頭,「對待嗜酒的人,你若能尋得上等稀少的美酒,不需要治療,即可治癒。」

「為何?」青衣少年一雙寒星般燦爛的眸子緊緊盯著慕瑾瑜。

眾長老見他二人旁若無人般的交談,心中甚火,在他們看來,此刻若是放走青衣少年,歸雲山莊百年積累的名聲,定然會受到損害。

慕瑾瑜剛要張口回答,就被慕秋風的呵斥聲打斷:「小夥子今日你若不道歉,可別想走出歸雲山莊的大門!擺雲雷陣1

「雲雷陣?可是風雲一出,雷霆萬鈞的雲雷劍陣?」青衣少年驚喜萬分地看著慕瑾瑜問道。

「你不怕嗎?」慕瑾瑜不解的問。

「怕?為何要怕?」青衣少年嘴角淺笑著。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