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二十一章 烏金相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烏金相思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青衣少年淡然從容,溫潤雅緻,置身站在廳中,頗有大家之范。

慕秋風則以鳴笛為號,從議事廳四大方位躍出三十六名弟子,全部左手執劍。

青衣少年見三十六人,由乾一至震四,系由上而下,再由下往上,旋轉巽五,再由巽五至坤八,又由上而下,再由下往上。陣型如同S狀,劍法相輔相成,從這種陣法上看,三十六人的劍法各不相同,為首和后尾兩個人的劍法動作竟是逆轉而行。

整個議事廳都在回蕩著嗡嗡的劍身發顫的聲音,長劍轉動的速度就像閃電,具有雷霆之勢。

慕瑾瑜見三十六人陣法的變化,心中一稟,這劍法和陣法,竟然是她前世看過的先天八卦陣,無論是走位還是變數,都是按照先天八卦方位和先天卦數的排列形式。

這種八卦乾坤是有順數和逆數,順逆交錯,百密而無一疏,這樣的陣法,再配上慕家劍法,恐怕這少年並不是陣法的對手。

心裡暗暗著急,出言提示道,「少俠以一敵三十六人,不是明智之舉,還請速速離開1

慕羽長老冷哼一聲,伸手撫嘴角乾涸的血跡,神色陰沉,「雲雷陣乃是先祖修道時候所悟出的陣法,威力無窮。少俠,面對這樣的陣法,光靠投機取巧怕是贏不了。」

青衣少年微微有氣,他能夠贏慕羽可不是靠投機取巧,也明白慕羽此番說法,只是激將法,卻還忍不住當下喝道,「我能贏你,可不是投機取巧。」

「等你過了陣法再言!看在你年幼的份上,我可以請陣法中執劍的子弟,對你手下留情。」慕羽大聲喊道。

青衣少年眉頭一皺,他最煩別人說他年幼,心裡暗暗想道,「這慕羽長老怎麼老說他年幼?這般瞧不起他?」不悅地開口說道:「破這個陣法,又有何難?」

「那就拭目以待1慕羽冷哼一聲。

「早曉得你們會擺出雲雷劍陣,我就應該把我的劍帶過來…………」青衣少年抱怨,神色卻有些期待地看著慕瑾瑜,「慕大小姐,借個襯手的兵器吧。」

慕瑾瑜一怔,「我沒兵器。」

青衣少年忽然低低一笑,聲音如清泉般溫潤悅耳:「慕大小姐你是窮的沒兵器,可你的暗衛大叔手執的可是北海寒潭深處取出的烏金劍,全天下也只有兩把,若是我沒看錯,暗衛大叔用的可是其中一把名喚相思的劍?」

青嵐微微一動,冷眼地看著青衣少年,一雙眸子充滿怒意,他和青衣少年年紀相仿,卻被他稱作大叔。心中有氣,又不便出手教訓,只能冷眼挖青衣少年。

慕瑾瑜回頭瞧了瞧青嵐,視線集中在他手中全身烏黑髮亮的劍,剛才青嵐擦血的動作那麼妖冶,以至於她忽略了他手中的劍身。

這柄相思劍,劍身烏金鍛造極薄,透著淡淡的寒光,劍柄為一條金色蟒蛇,劍刃鋒利無比。確實是柄不可多得的寶劍。

「青嵐,若是你願意,就把兵器借他一用吧。」慕瑾瑜斟酌再三,還是決定讓青嵐自己選擇,雖然她很想見識見識青衣少年的厲害。

青嵐先是將劍捏緊,隨後迎上慕瑾瑜坦誠相待的眼眸,將相思劍遞給青衣少年。

「你現在兵器也借了,就別耽誤了。」慕秋風喝道。

商天傾沉默地盯著青衣少年,熾熱的視線惹得少年一絲不悅,心中暗嘆,這「三朝帝師」何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等我破陣之後,再向他請教一二。

原本三十六人擺出S型將少年圈在陣內,此刻,站在震位的弟子,快速移到東北方位,巽位弟子移動西南方位。

其餘弟子按照原來方位,不曾變動。

震位弟子長劍畫雷,巽位弟子長劍快速如風,兩人同時發難,其勢相破,有震位弟子帶領的弟子動作越快,巽位為首的弟子攻擊越烈。

雷快風烈,三十六人合作親密無間,沒有一絲破綻,青衣少年手中的相思劍和眾弟子的劍相搏,發出錚錚的相擊聲音。

若不是少年借了寶劍,單憑此刻三十六柄劍,劍劍砍向少年,就算他是銅頭鐵臂恐怕也無濟於事。

就在少年漸漸摸清陣法攻擊的速度和招數,尋思破陣之法的時候,??位弟子和震位弟子突然換了方位,由巽位弟子主攻,震位防守。

巽風激烈,震雷迅速。

青衣少年胳膊和腿都掛了彩,臉上也被劍風刮到,額頭橫著一條淺淺的傷口。

「該死1少年無暇顧及身上的傷,想用輕功跳出陣法,奈何震巽方位多變,順逆結合,風雷交錯,他根本就沒有空暇逃陣。

要麼死在陣內,要麼破陣!

這樣的命題,少年自從下山以來還是第一次面臨,倒有些後悔自己的自以為是。

歸雲山莊百年世家,近三十年都沒有動用過的雲雷劍陣,今日用在他身上,死了倒也不冤了。

青衣少年突然凌空而起,身形如同鬼魅,低嘯一聲,一時間議事廳所有桌椅盡數被毀。

「哇1慕瑾瑜忍不住發出一陣驚嘆。

她先是見識了慕斯海踏雪無痕的輕功,又見識了翼長老的獨特身形,以及青嵐的劍術。只覺得他們三人的功夫都很精妙。

此刻,她放才知道,什麼叫做身輕如燕,劍法詭異,充沛旺盛源源不斷的內力。按照少年十五六歲的樣子,能有此境界,這少年果然不是尋常人!

慕瑾瑜低聲問青嵐:「你武功和這少年比的話,能比過嗎?」

青嵐挑了挑眉毛,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慕瑾瑜嘀咕道:「若是能騙他,不用磕頭拜師,讓他傳點功夫給我多好。」

輕言眨巴眨巴一雙大眼睛,崇拜地看著少年,點點頭,應付著慕瑾瑜。

在他們身後的人聽到慕瑾瑜的話,都有一種忍不住翻白眼的衝動。

青衣少年卻此刻凌空,相思劍先左後右,按照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的方位順序,使出他的劍法,渾然不顧雲雷劍陣是否能傷他。

青衣都快被鮮血染紅,少年倔強地咬緊牙關,又將劍換到左手,劍法方位卻是先右後左,逆著方位,劍法獨特,凌厲之勢更盛。

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打法確實有了效果,他現在所處方位古怪,震位弟子長劍攻擊不到他,巽位弟子又無法防衛,頓時間門戶大開,每個人的弱點都暴露在少年的攻勢下。

那雲雷劍陣乃是慕家先人三十六位長老修行時合力所創,都有五六十年內力,皆是上乘劍法,乃天下無敵之劍陣。

只是近三十年來,慕家從來沒有遇過外敵,所以操練此劍陣的都是年輕弟子。修為尚且不足,陣法操練未精熟,以至於遇到少年的怪異的破陣之法,便有些束手束腳,劍陣威力也減了大半。

少年左手劍法了得,劍刃鋒利,為了佔據震位,他用劍劈砍震位六人的劍,頓時激起劍光,形成一張很大的網籠罩著劍陣。

此刻,別人進不去,少年也出不來。

少年暗暗著急,他的劍法也接觸劍陣,臨時悟出的陣法,快打快退,確實威力無窮。可現在他不能及時破陣,而他的招數已然不能出奇制勝了。

「慕大小姐,能否再借把劍給我1少年笑道。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