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此消彼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此消彼長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秋風畢竟是一流的高手,現在的行為委實不光彩,可為了歸雲山莊百年的清譽,他個人的榮辱又算得了什麼。

心中雖然羞愧,可臉上卻絲毫不變,見青衣少年罵他們無恥,不怒反笑:「雲雷劍陣也分上位下位,原本以為少俠年幼,我們不忍以大欺小,自然喚出下位劍陣來和少俠切磋。」

頓了頓,又道:「此刻,見少俠小小年紀就有此修為,老夫計癢難耐,忍不住想動動筋骨,和少俠切磋一二。」

青衣少年冷哼一聲,「其它五人也是如此?」

那五位長老臉色發紅,羞澀難耐,不自然地哼了哼。

「江湖人都說,慕家是手持正義,肩挑道義的武林世家,可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青衣少年譏諷道。

「少廢話,接招1慕風喝道。

商天傾在一旁觀戰,見少年聰慧過人,心中歡喜,不以為然地大叫道:「不要臉啊,真他娘的不要臉,你們六個人歲數加起來都快超過四百歲了,在武林也算響噹噹的人物了,卻合夥圍攻一個小少年,說出去不怕丟人嗎?」

慕秋風等人聽在耳里,臉上都是微微一紅,慕家家風首要就是「泛愛眾而親仁」,他們更是經常將仁義公道掛在嘴邊,若是平日他們定不屑於做這種欺凌晚輩的事。

但此刻,名震四方的祖傳劍陣都困不住這少年,單憑他們自己一人,決計抵擋不了少年這般變化無窮的劍招。

慕秋風等人均想,商老前輩從進門開始,就沒站在歸雲山莊這邊,他的譏諷就當沒有聽見。

等收拾完青衣少年,再和他計較一二。就算是「三朝帝師」又如何,明的不敢得罪,暗中讓他吃點苦頭。

便在這心思轉念的瞬間,青衣少年左手一招「隔空摘星」,慕秋風眾人直覺眼前劍光閃動,當下齊向後退,離少年丈許。

觀戰之久,少年的奇幻劍法他們想不到破解之法,商議之後,一致認為無論少年劍法如何奇特,他們只要牢牢地守住劍陣。

不約而同地使出慕家上層劍法,劍陣的威力加強十倍,劍氣護住身體要害。

議事廳眾人又往後退了退,幾乎都貼在牆上。

劍陣威力超強,萬一被劍鋒劃到,勢必要受傷,於是紛紛離得遠。

眾人打定主意,以巽位為守,佯攻嚴守。畢竟人的精力總有枯竭的時候,他們只需要在他枯竭之前,能夠嚴守。

大殿之上,青衣少年雙劍飛動,形若蛟龍,寒光越來越快。

「車輪戰都不怕他人笑話了,此刻又何必畏畏縮縮不敢進攻,難不成是打算耗盡我的內力嗎?」青衣少年不悅道。

慕秋風淺笑,「若是我們主動出手,那才真的沒臉了。」

「既不肯進攻,又不肯退讓,我可要得罪了1青衣少年冷冷說道,話音剛落,雙劍已經出招,只聽議事廳一聲巨響。

原來少年左右手同時進攻,短短一瞬間竟使出八十一招數,劍與劍之間,快短相擊,八十一招每一招都打在兵刃上。

烏金相思劍所相擊中的劍身都凹凸不平,他這攻得迅速敏捷,慕秋風守得密不漏風。

如此一波又一波地強攻不下,慕秋風明顯察覺少年的內力逐漸薄弱,心中暗笑,這般強勁地舞劍,內力消耗太大,這少年到底太過年輕,此刻,不以戰養戰,卻如此不要命地強攻,不出半柱香,他必敗。

「眾弟子防守需謹慎,不必理會少俠的破綻。」慕秋風見少年露出破綻,立刻命令道。

防守需要嚴謹,慕秋風等人覺得勝卷在握,無需進攻,只需要等。

慕瑾瑜見慕秋風等人只守不攻,再見到少年門戶大開,已然有了倦意,心中大駭。

她雖然生性冷淡,卻也不忍少年落敗,當下全神貫注地想著破陣的方法。

「雲雷劍陣」布局走向由先天八卦針演變而來,逆順排序她自然看得透徹。

雲雷相接,震巽相應,看似密不可分,實則暗藏玄機。若是能在震巽相應的瞬間,殺入相交接處,即可佔據易攻易守之地。

她此刻全意全意地想著破陣的方法,靈台澄澈,心無旁騖,越看越覺得陣法可破。

若是此刻她在劍陣中,怕也想不到這麼簡單的破陣之法。

慕瑾瑜嘴角微微上翹,轉身從輕言頭上拔下一根髮釵,高聲喊道:「少俠,乾為天,坤為地,天地定位。艮為山,兌為澤,山澤相通。震為雷,巽為風,雷風相保坎為水,離為火,水火不容。兩兩相對,八卦相錯。」

青衣少年一怔,雲雷劍陣的逆順變化無窮,含有五行八卦相生相剋的原理,此刻他們固守震巽兩方位,就算他攻勢凌厲,也沒機會尋到一絲空檔。

忽而聽到慕瑾瑜叫喊,心想:「此陣逆順變化無窮,含有五行生剋的變化原理,雷風相薄,此消彼長,若是能尋到相接之處,定然可破此陣。」

少年如此凌厲快速的劍法也無法察覺對方防禦的缺口,於是想到慕瑾瑜和慕月柔對打之時,所採用的以柔克剛之法。

他自幼天資聰穎,悟性極佳,經過慕瑾瑜提點,立刻更換劍法,站坤守乾,左右之劍相互牽制,此消彼長。

「哎呀,不好1站在慕秋風身後,看起來年紀比其它五人稍微小一點,是歸雲山莊的慕千軍。

原來少年左手劍刺慕秋風,右手劍卻繞過慕秋風,刺在了慕千軍的右手腕。

只因右手出招太快,劃破了慕千軍的筋脈,他大叫一聲,握不住的劍掉落在地。

銅牆鐵壁的包圍圈子,出了缺口,再打下去,劍陣定然被破。

眾人皆是驚嘆不已,慕千軍怒火攻心,左手封住右手穴道,從衣袍扯下一布條,將傷口簡單包紮,「眾兄,小弟無能1

慕秋風見他臉上怒火難熄,包紮好的傷口還在摻血,心疼不已。

「千軍,你且下去治手傷,為兄定替你挑斷他的手腳筋,替你出口氣1慕秋風氣得鬍子抖個不停,「圍剿1

眾人聽令迅速提劍跑起來,手中劍法變幻快,少年即便眼力好,此刻在隱隱月色下,閃著光的劍,此去彼長,一時間竟不得有衝出去,只能在空隙間來回穿梭。

他的劍始終碰不到眾人的劍,而劍陣也越來越緊迫,空隙越來越少,他能施展劍法的地方也越來越小,如此下去定會被劍戳成馬蜂窩。

少年心想:「現在破陣定然不易,倒不如闖出陣,他日再來破陣。」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