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二十四章 媚者無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媚者無疆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夏冰暗中接過暗衛遞過來的葯,嘴邊惡笑。

她一向詭計多端,表面上的端莊優雅,善良俏皮,實則陰險狡詐,睚眥必報的小人。

只不過她一貫善於偽裝,可多年來積攢的權利和威望,就在今夜被慕瑾瑜打的粉碎。

她栽培多年,不惜花重金替慕月柔洗髓,就是要證明她夏冰的女兒一點兒也不比顧懷清的女兒差。可就在今夜,慕瑾瑜親手把她寶貝女兒毀了。

新仇舊恨一下子湧上心頭,她如何能咽下這口氣。

議事廳內慕瑾瑜有暗衛青嵐,又有神秘青衣少年,還有敵我不分的「三朝帝師」商天傾。

她若想教訓慕瑾瑜,唯有偷襲,一擊即中的概率太低了,眼珠快速一轉,便側身附在暗衛耳旁,小聲的吩咐著。

暗衛眼底劃過凌厲,暗暗點頭。

月色朦朧,晨曦初現,就快要天亮了。夏冰陰謀得逞般地笑了。

夏冰躬著身子,屏住氣息,悄悄地向慕瑾瑜移過去。

慕瑾瑜此刻見少年邊打邊往門口移動,淺淺一笑,打不過就跑,比起這七年來,她接觸的人,青衣少年並不死板,還真是個有趣的妙人兒。

她光顧著觀戰,對於身後吐著毒液的蛇渾然不察。

就在此刻,夏冰突然直起身子,凌空飛起,直接一掌拍在慕瑾瑜的后心。

圍在夏冰身旁的暗衛們,迅速將青嵐死死地圍著。

慕瑾瑜后心突然挨了夏冰一掌,她並沒有感覺到這一掌有多厲害,甚至身體也沒有受到什麼大的傷害,只是被迫往前移了幾步。

漸漸平息的毒素此刻翻雲覆雨地亂動,慕瑾瑜很快穩住身體,強行壓住毒素。

轉身怒道:「夏夫人,你可真卑鄙,竟然背後偷襲,這和小人行徑有何區別。」

「你將我扔雪地里,這一掌算是對你的教訓。」夏冰打了慕瑾瑜一掌,站在原地陰險的笑著,似乎並不在乎慕瑾瑜辱罵她。

「咯咯,教訓?若我說,你這一掌對我毫無作用,你豈不是很失望?」

「沒關係,我堂堂歸雲山莊的莊主夫人,慕家的家主夫人,豈能和你這個逆女計較1夏冰咬牙切齒地說,逆女兩字更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逆女?這個詞還真是新鮮。長這麼大,還頭一次聽到。夏夫人,你說不想想和我這個逆女計較,但是你卻指使你的暗衛圍著我的暗衛做什麼1慕瑾瑜冷冷地看著夏冰。

「我不和你計較,可沒說不和你的暗衛計較,他殺了歸雲山莊的人,難道我能讓他全身而退嗎?」夏冰陰冷一笑,轉頭看向商天傾。

「商老先生,你是帝師,代表著整個大華朝為師者的品行,這件事,還請您高抬貴手,讓我們自己解決1

商天傾本欲出手,聽到此話,眉頭一皺,擔憂地看著慕瑾瑜,這帝師的身份他不得不顧及。

慕瑾瑜冷笑一聲,暗衛圍住青嵐,言語擊退商天傾,這是要折斷她左右手臂。

「逆女,你若知錯,我可以饒你一命。」夏冰狠饋

慕瑾瑜冷哼一聲,「我沒有錯1

「這議事廳太小了,各位要不要出去再打?」青衣少年突然叫道,他原本都找到機會溜走了,卻發現門口被青嵐等人堵住,不得已出口提議道。

眾長老並沒有察覺青衣少年想要溜走的意圖,只覺得議事廳地方確實小,不夠施展劍法,也都同意少年的提議。

夏冰見狀,頓時一驚,想出口勸阻,卻發現眾長老以及青衣少年邊打邊轉移方向。

夏冰顧不得其它,青嵐現在被包圍住,一時間難以脫身,若此刻她再不出手,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她惡狼般的眼神盯著慕瑾瑜,卻凌空飛向慕瑾瑜身旁的輕言。

慕瑾瑜立刻撿起地上的劍,不得不把輕言拽向自己身後,揮劍和夏冰打了起來。

「小姐……」輕言感動萬分,無論何時,小姐總是拼了命地保護她。換做其他主子,根本不會管一個下人的死活。

「輕言,等下你先走1慕瑾瑜深知等慕斯海療完慕月柔的傷,定不會放過她,若是輕言不在,她一個人逃機會還大一點。

「走?你以為你們兩個人還能逃得掉嗎?逆女!逃奴!這世間還有什麼地方能容得下你們兩個人的1夏冰陰森森地笑道,毫不掩飾自己的惡毒。

「你想傷輕言也要問問我手中的劍答不答應1

「那我倒,你的劍能不能阻攔我1夏冰不想再耽擱時間了,毒已經下在慕瑾瑜身上,現在只需要刺激她動用內力,到時候,慾火焚身,她倒媚者無疆的春藥究竟猛不猛。

慕瑾瑜橫劍擋住夏冰的攻勢,「輕言發什麼呆!還不快走1

「不,小姐,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輕言哽咽道。

慕瑾瑜怒道:「再不走我可真的不要你了1

輕言見慕瑾瑜臉色發冷,聲音更是清冷沒有感情。

想到慕瑾瑜平時一貫的作風,輕言眼含熱淚,咬牙點點頭:「小姐……我……你……好好的活著。我在老地方等你……」說完,捨不得地看了一眼慕瑾瑜,才向外奔去。

夏冰倒是沒有出手阻攔,其他人和慕瑾瑜也是無冤無仇,自然沒必要為難慕瑾瑜的奴婢,輕言很快就消失在朦朧的月色里。

青嵐則殺紅了眼睛,月牙色錦袍沾染了血色,如同盛開的杜鵑花。

一貫潔癖愛潔的青嵐,皺著眉頭看了看自己的月牙色錦袍,沖著圍剿他的暗衛怒吼說道:「讓開1

而暗衛不畏死亡,依舊緊緊地圍攻青嵐。

青嵐急躁地揮著拳頭,此刻他很後悔把烏金相思劍借給少年,不然利劍在手,他早就突圍了。

他忍不住擔憂地看向慕瑾瑜,希望她再堅持一會。

再堅持一會,他很快就可以

慕瑾瑜此刻體內寒熱交替,眼中已然難以保持清明,體內毒素不足為慮,可身體散發不尋常的熱,以及散發出來的那種特殊的香味。

慕瑾瑜想到媚者無疆的春藥,實在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下作!這種毒你……卑鄙……無恥……」

夏冰靠近慕瑾瑜小聲問道:「媚者無疆的滋味好受嗎?」

好受嗎?

慕瑾瑜忍不住發誓,若是她能活下去,她一定要給夏冰灌更毒的葯,也讓她體會體會這種滋味。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