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二十六章 君若淮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君若淮衣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青衣少年落在歸雲山莊的馬棚里,拉過一匹馬,將慕瑾瑜放在馬背上,然後翻身上馬,將慕瑾瑜攔在懷中。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般瀟洒。

慕瑾瑜渾身軟弱無力,青衣少年低聲道:「抓緊我1然後夾進馬肚,在歸雲山莊的路道上奔動著。

這時候眾人亂作一團,怕是沒人出來阻攔他們離開。可一旦慕斯海清醒過來,肯定會安排人出來抓他們回去。

青衣少年在山莊門口看著兩條大道。

一條大道是官道,沿路都有關卡,而且他之前來的時候,這條路沿路都有歸雲山莊的暗樁。雖然人不多,怕都是刺殺打探的精英。

另外一條大道,不遠處就是慕家的別院,他和慕瑾瑜都受了傷,兩條路都去不得。

青衣少年將韁繩向左扯了扯,扭轉方向,向歸雲山莊外間樹林的小道跑去。前幾日,他跟蹤慕斯海走過這條小道,從樹林鑽了進去,樹林深處是歸雲山的後山。

只要穿過後山懸崖絕壁的天梯,他就可以帶慕瑾瑜離開汴州。

賓士的馬背上顛簸不停,青衣少年雖環抱著慕瑾瑜,兩個人都受了重傷,青衣少年外傷較為嚴重,慕瑾瑜受得是內傷。

他見慕瑾瑜臉色蒼白,只好拉緊韁繩,緩步而行。

「慕大小姐還能堅持一會嗎?」青衣少年詢問道。

慕瑾瑜請咳一聲,「我叫慕瑾瑜,不是慕家大小姐。」

青衣少年通過最近潛伏在歸雲山莊的幾天,大概猜到慕瑾瑜為何要脫離慕家。不過,他向來不對她人私事感興趣。

這次能出言相幫,他完全出於本能。一種想要保護慕瑾瑜的本能。他眉頭皺了皺,這對於一個冷血殺手來說,真不是一件好事。

「懷瑾握瑜,倒是好名字,配得上你。」

「你呢?」

「淮衣。」

「誰家釀醇酒,盡醉淮衣巾。倒像酒鬼幫你取的名字。」慕瑾瑜掩住一絲笑意,懶懶地依靠在淮衣的懷中。

「你怎知這句話?」淮衣激動不已地扳過慕瑾瑜的身體。

「嘶……」慕瑾瑜倒抽一口冷氣。

真疼!

淮衣見慕瑾瑜額頭冒著冷汗,頓時懊惱自己的行為,愧意萬分道:「抱歉!我……聽到這句詩,有些失態……」

「這首詩很特別?」

「酒鬼說,撿到我的時候,衣服上著這句詩。」

「額,那這句詩對你應該很特別。」

淮衣神情有些落寞,「嗯,的確很特別。」

慕瑾瑜沒有接淮衣的話,雙眼微微閉上,原本蒼白的臉突然變得紅潤起來。嘴角慢慢溢出鮮血。

她前世自幼習醫術,學企業管理,她的理想就是弘揚國學醫術,能夠借慕家醫學盛典,恢復中醫的地位。

背負祖父和父親的心愿,剛成年就掌管了偌大的慕氏企業,幾乎沒有休息娛樂的時間。在商海中,不得不應付形形色色的人。

重生這七年,她都快分不清她到底是借屍還魂,還是她本身就是大華朝的慕瑾瑜了。

但無論是前世慕氏企業的董事長還是今世的慕家大小姐,她也只是一個女人,一個偶爾會軟弱的女人。

在孤獨無助的時候,也會想要依靠。在面臨親人背叛的時候,同樣會覺得絕望。

前世家族至親將她拿回醫學盛典的消息賣給黑幫,今世家族同父異母的妹妹為了區區堂位,就能對她痛下殺手。

她如何不絕望,又如何不寒心。

淮衣的身上,有著汗水混著血水的味道,可奇怪的是,並沒有太難聞,反而給她一種清冽乾淨的感覺。

慕瑾瑜沒有再動,懶懶地依靠在淮衣的懷中,她沒力氣動,也感覺體內的能量在慢慢消失。

如此無憂無慮,安靜的死亡,倒也是一種幸福。

「淮衣……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嗯」淮衣點頭應道。

「你為何要……不顧性命來救我……其實,你大可不出聲……又沒有人能夠發現你……」言語吃力,語氣疑惑不解。

淮衣眼睛微眯,眉目間也是困惑不已。

為何要不顧性命去就慕瑾瑜?

為何會忍不住為她鳴不平?

為何現在還捨不得拋下她?

他搖了搖頭,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又怎麼回答慕瑾瑜。

「為何要救我……」慕瑾瑜語氣執拗,「為何……」

不停地重複著,又像是在夢囈。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救你。我小時候跟著酒鬼,他喝了酒就會撒酒瘋,拿我喂招,對於危險,我有著特別靈敏的警覺。按照常理,我肯定不會出聲。」淮衣慢條斯理地認真回答。

「也許是本能吧。」

沒有理由,就是本能反應。

淮衣的聲音溫潤如玉,語氣平淡,像是在闡述一件普通的事情。

慕瑾瑜渾身一怔,她從這平淡,溫潤的聲音中,聽出他的堅定。

本能!

她忍不住笑了笑。

「其實你笑起來可比冷著臉,好看的多了。」淮衣低笑一聲。

「是嗎?」

「是,我從不騙人。」

慕瑾瑜忽然拽著淮衣的前襟,將他拉向自己,兩個人頭靠的很近,彼此能感受到彼此的氣息:「我覺得你長的可比我俊多了,要是在我以前生活的那個地方,你這長相,定然有很多粉絲。」

「你就是一枚小鮮肉。」

灼熱的氣息,熾熱難明的眼神,淮衣突然覺得這慕家大小姐有點不對勁。

尤其看他的眼神,就像飢餓的人碰到香噴噴的豬肉。

哦,她剛才好像在喊他小鮮肉。

淮衣渾身抖了抖,暗暗決定,等到達安全的地方,他一定要離慕瑾瑜遠一點。

「先別說話,小心扯動傷口。」淮衣叮囑慕瑾瑜。

慕瑾瑜輕輕哼了哼,表示不滿。

淮衣看著山間的小路,若有所思,他隱約聽到慕瑾瑜和她婢女說要在老地方見。

「你說的老地方在哪裡?」

「老地方?」

「嗯,我送你去見你的婢女。」

慕瑾瑜咬咬嘴唇,「滁州赤瑕鎮的千金堂。」

「千金堂?」淮衣驚訝一聲,話語一轉,「原來幕後老闆是你1

正驚訝間,淮衣感覺懷中的人有些顫抖,他摸了摸她的臉,「怎麼會這般燙?」

「沒事,可能受了寒。」

淮衣聞言手臂緊了緊,「忍一下,我現在就送你去千金堂。」

說完,調整懷中慕瑾瑜坐的姿勢,「我加快速度,你若難受,一定要出聲。」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