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二十七章 贈卿玉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贈卿玉佩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瑾瑜緊緊拽著淮衣的衣襟,咬緊牙關,「停一下……我……傷口有些疼……先找個附近的小河,或者把我送去後山,雪比較深的地方……」

「你已經受了風寒,若是再受涼,無疑是雪上加霜。」淮衣瞧見慕瑾瑜臉色發紅,不由擔心道。

「沒事……你快尋個有河水的地方。」慕瑾瑜右手緊緊抓著淮衣的手,催促道。

淮衣感覺慕瑾瑜抓著他的那雙手,越來越燙,急忙低頭看向慕瑾瑜,卻見她冒著額頭大把的汗珠,臉色通紅,像是中了劇毒一般。

「慕瑾瑜,你,你中毒了?」淮衣急忙問道。

他和慕瑾瑜結識不久,一直稱呼她慕大小姐。就在不久前,兩個人交心談了一下,此刻見慕瑾瑜受苦,不由地喊出她的名字。

淮衣突然想起剛才在歸雲山莊,慕瑾瑜和夏冰說的話,好像是說什麼毒。可他只知道慕瑾瑜身中冰寒之毒。

可現在她滿臉潮紅,不像是冰寒之毒,他微微皺著眉頭,俯身下去,在慕瑾瑜脖子處嗅了嗅。

淮衣在山中長大,五官感覺比正常人敏銳許多,之前他沒有注意到慕瑾瑜脖子處佔了藥粉,此刻,附下身子看去,才察覺她的不同之處。

嗅了嗅藥粉,一股濃濃的麝香味,有些刺鼻,聞不出什麼毒藥,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微甜,帶酸,像冰糖葫蘆一般。

饒是他經常與毒相伴,也沒能察覺這藥粉是什麼毒。

他獨特的男子氣息噴在慕瑾瑜的脖頸處,慕瑾瑜原本發燙的肌膚,更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越加灼熱。

慕瑾瑜「嚶嚀」一聲,接著又像是不滿淮衣的舉動,輕哼兩聲,她只覺得自己像是掉進滾燙的火爐中,渾身發熱。

淮衣冰涼的手摸了摸慕瑾瑜的額頭,慕瑾瑜突然冷顫起來,他看向慕瑾瑜的臉,只見她明亮的雙眼,冉升霧氣,泄漏出春情,牙齒緊緊咬住櫻唇,倔強地不肯哼出聲。

慕瑾瑜一向清冷猶如仙子般高貴,此刻眉目含春,點點紅唇,又像是妖媚蠱惑人心的狐狸精。

這種視覺衝突,讓淮衣喉嚨發緊,有些發乾。

此刻,若是再猜不出慕瑾瑜中的什麼毒,那他這些年在江湖上,就是白混了。

「中毒多久了?」

慕瑾瑜緊緊咬著牙,羞澀難耐,「夏冰偷襲的那一掌,沒有用多少內力,只是為了方便下毒。」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1淮衣勒住馬,不悅地說道。

若是早點知道,他拚死也要給她找來解藥。

他也不等慕瑾瑜回話,用力拽著韁繩,將馬掉個方向,準備趕回歸雲山莊。

「別……別回去……」慕瑾瑜聲音發顫,哀求淮衣。

「不回去?不回去要解藥,難道讓你等死嗎?」淮衣厲聲呵斥道。

慕瑾瑜眼中淚珠簌簌落下,「夏冰是不可能承認她下了毒,更不會給你解藥,哪怕你把劍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不會給你。」

「那你為何不早說!早說的話,我……我無論如何也求商老前輩救你的……」

慕瑾瑜咬著下嘴唇:「媚者無疆……這種葯太過下作……我以為我能……」

「本以為你能試著解毒,就算解不了,大不了一死?你娘親遺願你還沒有完成,你就不打算活下去嗎?你現在這是懦弱,是逃避1

面對淮衣厲聲責備,慕瑾瑜無言以對。

慕瑾瑜前世今生從來沒有和男子親密接觸過,雖然圍著她身邊的男子都是各界精英,追求她的男子更是使出渾身解數,可她從來沒有愛上誰。

因為沒有遇見她愛的人,所以她從來不放縱自己的感情,更不放縱自己的私生活。

在她心目中,她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找到一位心意相通,共赴白首之約的男子。

前世她沒有遇到,今生還沒來得及遇見,就命喪黃泉了。

「你剛才要找小河是不是也是為了媚者無疆?」淮衣後知後覺地問。

慕瑾瑜眼中浮上淚珠,微微點頭。

淮衣抱著慕瑾瑜翻身下馬,將馬匹的韁繩拴在紅梅樹上,抱著慕瑾瑜往後山梅林走去。

「媚者無疆除了解藥,你有其它方法解毒嗎?」淮衣擔憂地看著慕瑾瑜。

「這葯是分兩步下在我體內,一部分借著內力打進我后心,另外一部分則是趁我不注意,撒在我前心。」慕瑾瑜嘆口氣,「這種藥物,霸道無比,若是我沒有受傷,姑且還能壓制。」

淮衣愣了愣,他隱約記得酒鬼藏書閣的毒經最後一頁有介紹媚者無疆的毒藥。

媚者無疆,除陰陽結合,其無解。

「還有一種方法可以救你。」淮衣呢喃低語。

這時候,藥力再次發作,比之前來的更猛烈,慕瑾瑜已經難以保持眼中的清明。

淮衣敏銳的洞察力卻沒及時發現慕瑾瑜中毒,可見她在重傷之餘,還能隱忍到現在,可見慕瑾瑜的忍耐力很強。

「什麼方法?」慕瑾瑜看著淮衣,眼中有著深深的迷離。

「我娶你1淮衣一字一頓,用盡全部力量,非常認真地說了這句話。

慕瑾瑜往淮衣懷中縮了縮,她覺得他身上有一種蠱惑她的味道,以至於她忍不住地明媚一笑。

「娶一個將死之人?」

淮衣望著慕瑾瑜,她容貌絕美,氣質清冷高雅,有一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華貴,此刻明媚一笑,如同含苞待放的蓮花,清冷雅緻,美輪美奐,盛開在這白皚皚的雪地之間。

為這片雪地帶來生機,更令周圍的紅梅失去光彩。天地間唯有她,全身帶著光環。

「慕瑾瑜你是我見過所有女子當中,最美的一個。」淮衣獃獃地望著慕瑾瑜,喃喃地說道。

慕瑾瑜知道今天這一關是躲不了,面對淮衣的話,她心中燃起甜甜的滋味:「謝謝你,淮衣。」

淮衣將她輕輕放下,朦朧中,慕瑾瑜感覺身體一涼,勉強的看了看四周盛開的梅花,有些不捨得去死。

她嘆口氣,「我知道你是同情我,憐惜我,才說這些好聽的話。可我就算解開媚者無疆的毒,體內的寒毒已經隨著筋脈擴散在各大穴位。」

「我……我只想安安靜靜地去死,不願意拖累你。你我只不過才相遇,沒必要對我這麼好。」慕瑾瑜眼角流下清淚,她做不到,為了解毒,嫁給一個剛認省

即便這個男人很優秀。

淮衣取下脖子上戴著的暖玉,輕輕地拉住慕瑾瑜的手道:「能夠遇見你,是上天厚待我楚淮衣,我會真心待你,絕對不負你……」

微涼的雪讓慕瑾瑜略有點清醒,手中的暖玉還帶著楚淮衣身體的溫度。

「你姓楚?」慕瑾瑜驚訝地看著楚淮衣。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