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二十九章 被欺負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被欺負了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瑾瑜像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中,她不像平日那般淡然矜持,而是放蕩不羈,完全被慾望驅使,沒有理智,沒有清明。

夢中那一切都有些朦朧模糊,只有一張俊美溫潤的臉,像是烙在她的腦海一樣,清晰可見。

她似乎看到滿天的紅梅花,還有那猶如玉竹一般溫潤正直的男人,在她耳邊低聲的呼喚著。

他是誰?

慕瑾瑜一遍一遍地在心中默默地問著,只見那溫潤如玉的少年微微地笑著:「別恨我,就算我會忘記你,我也會想法設法想起,你一定要等我來娶你1

真摯的眼神,她即便在夢中,都能感覺到他的真誠,而和他在一起,哪種奇妙的快樂和痛苦,讓她有些沉溺。

這個夢似乎很長,而他似乎一直都抱著自己,那眷戀的眼神,讓她覺得自己對於這個少年很重要。

可夢終究有醒的那一刻,慕瑾瑜見少年突然消失,她努力地睜開雙眼,想要去找尋。

「小姐,你終於醒了?」輕言滿臉驚喜,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淚珠,「王伯說你最快也要明天才能醒,還好我沒聽他的話,要是我去隔壁房間休息了,小姐醒來就見不到我了。」

「小姐,你餓不餓?我給你煮了雞肉粥,我去給你端過來?你還要不要吃些其它的東西?」

輕言扶著慕瑾瑜坐起來,讓她半靠在軟枕上。

「小姐,都怪我,我不該聽你的話先走的,也不該離開你……」這幾日突逢巨變,慕瑾瑜又昏迷了幾天,輕言強裝的堅強此刻見到慕瑾瑜也全部坍塌。

慕瑾瑜沒有理會輕言的哭泣,抬頭打量房間,典雅乾淨的房間,所有擺設都很熟悉,這是她千金堂的後院閨房。

她低頭看了看身上乾淨的衣服,又替自己把了把脈,眼眸深處浮現疑慮,侵入筋脈的冰寒之毒,似乎被另外一種寒氣牽制祝

而體內媚者無疆的毒素已經不見了,她快速將袖子撩上,手臂上的傷也消失了。

毒解了,傷也沒了。

「我怎麼回來的?」慕瑾瑜張口問道,話說出來,才發覺自己嗓子嘶啞。

輕言大哭道:「小姐,你又失憶了嗎?」她心裡慌亂不已,七年前,慕瑾瑜突然昏迷,醒來以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之前的事情,似乎都有些記不清。

此刻,慕瑾瑜突然發問,讓她有些害怕。

「別哭了!我沒失憶,我只是不記得我怎麼回千金堂的。」慕瑾瑜嘶啞地說道。

輕言鬆口氣,抽泣地說道:「小姐,是那個破劍陣的青衣少年送你回來的。」

「楚淮衣?」

「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我的傷……我的衣服誰換的……」慕瑾瑜低喃道。

要不是輕言一直靠在慕瑾瑜身旁,怕是聽不到慕瑾瑜的呢喃細語。

「小姐,這個楚……楚……楚淮衣……人雖然冷酷,但我覺得他對小姐還是很不錯的。」

「他渾身是傷,卻把你保護的一點傷口都沒有1

「至於衣服,你回來的時候,不就穿的這身衣服。小姐,難不成你又忘記了?對了,他叮囑我們讓你靜養,等你自然醒,不能移動。」

「你昏迷的三天,除了王伯來給你請脈以外,就沒有移動過你的位置。」

「還有啊,小姐什麼時候認識楚公子的?」

慕瑾瑜聽到輕言喋喋不休的說著,腦海里快速浮現幾天前發生的一切。

那身穿青色衣服的楚淮衣,猶如墨竹般的乾淨溫暖的懷抱,那張溫潤雅緻的臉,還有那富有磁性的聲音,以及雪地梅林中的親密……

慕瑾瑜忍不住紅了臉,她素手摸了摸胸前,那枚溫熱的玉佩,「楚淮衣……他在哪裡?」

「他走了。」

慕瑾瑜緊繃的心弦突然斷了,身子忍不住輕顫,他說要替她解毒,他會娶她,可現在人卻走了。

果然男人都是一個樣。

輕言見慕瑾瑜臉色蒼白,神情落寞,身子顫抖,緊張地問:「小姐,你哪裡不舒服?是不是又毒發了?我去叫王伯……」

「不許去1慕瑾瑜一把拉住輕言。

輕言擔憂地說:「小姐,楚公子說你身體餘毒未清,我還是讓王伯來替你瞧瞧……這樣的,我也可以放心了……」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1

「可是,王伯說小姐可能……身子有些不妥……我……」

「放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要我說幾遍1慕瑾瑜怒道。

輕言驚訝地看著慕瑾瑜。慕瑾瑜從來不輕易動怒,對很多事情都看的很淡然,更沒有對她發火過。

這還是輕言頭一次聽到慕瑾瑜說她放肆。

「我沒事,只是突然發生這麼多事情,有點煩躁。」慕瑾瑜不忍輕言委屈地樣子,嘆口氣,解釋道。

輕言點點頭,擔憂地看著慕瑾瑜,「小姐……」

慕瑾瑜靠在床頭,偏過頭,假裝很累,閉上眼睛,不願再多說什麼。

輕言見此也閉口不言。

慕瑾瑜閉上眼睛,腦海中不斷浮現楚淮衣的那張臉,她的記憶只有許多短小的片段,關於解毒的過程,也只停留在楚淮衣親吻她的那段。

身下隱隱覺得有些酸痛,不管她如何抑制,腦海中還是不斷浮現楚淮衣的模樣,他解開她的衣服的動作,還有那親密的吻……

又羞又怒,秀手不自覺握緊。

「楚淮衣……」慕瑾瑜咬牙切齒,「通知王伯,不惜一切代價,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到楚淮衣1

輕言聽了,敏感地察覺慕瑾瑜的怒火,驀地想到慕瑾瑜剛才煩躁不安地問衣服是不是她換的,再加上慕瑾瑜的反應有點反常。她忍不住地腦補了很多事情。

「小姐,你是不是被楚淮衣欺負了?」輕言突然大聲喊道。

慕瑾瑜一愣,連忙搖了搖頭道:「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被他欺負了。」說完,想到那雪地梅林的場景,臉不爭氣地紅了。

輕言半信半疑地看著慕瑾瑜,臉上露出好奇之色,眼睛微眯:「小姐,我感覺你們兩人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不然他要走的時候,你怎麼緊緊拽著他的衣角,不讓他走。最後楚公子沒辦法,只好把衣服脫下來,過了好久,你才鬆了手。」

噗通……

慕瑾瑜從床上栽了下去,她翻了翻白眼,這楚淮衣肯定是她的煞星,是專門來克她的。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