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共赴京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共赴京都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瑾瑜將自己關在房間,抱膝坐在床上,一想起輕語身上的傷和所中的毒,她的心就像被浸泡在寒潭中,太冷,太寒。

緊握的兩隻手有血珠滴落,卻渾然不覺疼痛。

「小姐,我可以進來嗎?」輕言帶著哭腔道。

「嗯。」

輕言推開門進來,「小姐,我已經讓王伯找個好地方,替輕語姐姐進行火葬。」

慕瑾瑜點點頭,「你怪我嗎?」她暗暗吐了一口氣,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若不是她執著要離開,也許就不會是今日這樣的結局。

「小姐,輕語姐姐不會怪你,也不會怪我,她這個人,你還不知道嗎?她如果沒有拿到她想拿的東西,又怎麼肯跟我們離開。她一向很有主見。」輕言慘笑道。

「就為了這一封信?」慕瑾瑜單手將信拿起,勉強扯出苦笑:「值得嗎?」

輕言鄭重地點點頭,眼神凝肅,「值得1

「為什麼?」

「小姐,對於我和輕語來說,這是信仰,沒有什麼值得不值得。主子當年把我們兩個人留在小姐身邊,就是要求我們能夠為你而死。」

慕瑾瑜默然無語,她一直很疑惑,顧懷清究竟有何魅力,她現在身邊的人和發生的事,多少都和她那個娘親有關。

「輕言,我不需要你為我而死。」

「噗通1一聲,輕言跪在慕瑾瑜床前,臉色蒼白,「小姐,你不要我了嗎?」

「輕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你還小,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不一定非要跟著我。」

輕言拚命地搖頭,「不,小姐,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跟著小姐。再說,你也是我唯一的親人。輕語姐姐離開了,我也只剩下你了。若是你不要我,我該怎麼辦…………」

慕瑾瑜將信遞給輕言,「我會為輕語討回公道,這條路並不好走,我不想有一天,你也出事,你也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我不想你受到傷害。」

「更不願意你為了我而受傷。」

輕言打開信,信中的內容讓她忍不住打冷顫,難怪輕語姐姐拚死也要將這封信帶回來。

「小姐,我們殺回去1輕言眼含熱淚,悲憤地吼道。

慕瑾瑜心裡何嘗不想殺回去,可單憑她們二人,怕是還沒出動劍陣就已經命喪黃泉了。

「我們兩個人的武功根本就沒有能力殺了夏冰姐妹替輕語報仇1

輕言捏緊拳頭,慕瑾瑜說的是事實,她心裡也明白,只是心有不甘。

「那就這麼放過她們嗎?」輕言的小臉漲得通紅,想來也是怒到了極點,才如此嗜殺。

「她們如此對待輕語,我不可能放過她們!但此刻不顧一切去尋仇是不智,而一味躲避退讓是不勇。」

「那該如何是好1

「先去京都。」

輕言不解地看著慕瑾瑜,重複著慕瑾瑜剛才的話,只是語氣顯然不同:「先去京都?」

慕瑾瑜起身,將信從輕言手中拿起,走到桌前,將信一角放在燃燒的蠟燭上,信瞬間的功夫就燒光了,她微閉著眼睛自嘲道:「白千萬替我揭榜,而我離開歸雲山莊的消息怕已經傳遍整個江湖,沈大人也在現場,此刻,怕是已經放棄尋我的念頭。」

「那為何我們還要去京都呢?」輕言實在想不明白,慕瑾瑜現在已經屬於失蹤狀態,根本無需理會揭榜的事情。

慕瑾瑜凝視著燭光,神色忽明忽暗,聲音清冷地說道:「歸雲山莊百年武林世家,要想動夏冰姐妹,我們需要的是力量,一股可以和夏家抗衡的力量。」

「千金堂是杏林之家,在於治病救人,我不想他們捲入這場風波中。需要力量,普天之下,誰的力量最強?」

輕言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我怕她們知道小姐還活著,怕是……」

慕瑾瑜微倦地摁著眉心,「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別緻的身份。」

「什麼身份?」

「你去把白如玉請過來。」

「好。」

白如玉躺在千里堂草藥房的軟塌上,翻著慕瑾瑜手寫的醫書。

游雲驚龍,鐵畫銀鉤卻又不失鳳泊鸞漂,見字如見人,這等精妙的書法最起碼有三十年的功底。

而慕瑾瑜明明還未到二八年華,怎麼可能寫出這等上品書法。

「白公子在嗎?」輕言在草藥房門口輕喚。

白如玉掩去眼中的疑慮,起身開門,打著哈欠,「想看看你們千金堂的草藥房有什麼特別的藥材,卻沒想到差點睡著。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輕言眼睛仍然紅腫,嗔怪道:「找了你一圈,都不知道你藏在那裡。還是小姐說你可能躲在草藥房,我就來試試,沒想到你真的躲在這。」

白如玉尷尬一笑,草藥房算是千金堂的庫房,珍貴稀有的草藥,大多放在這裡,他一個外人在草藥房,難免有些不妥。

當下抱拳道:「真是失禮,遇到草藥茶我就容易犯糊塗,我這就去給你們大小姐道歉。」

輕言哼了哼,有點生氣地說道:「小姐說,白公子該看的都看了,只要不白看就行了。」

白如玉點點頭:「我自然不會白看。」

「小姐說了,若是你能幫她一個忙,以後就不用如此偷偷摸摸地溜進草藥房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白看白拿。」

白如玉呵呵地笑了一聲,「什麼忙?」若是能白拿,他可不會和慕瑾瑜客氣。

這間草藥房裡面的藥材,比皇宮御醫院的藥材都要珍貴,有的藥材連他白家的庫房都沒有。

能白拿,別說一個忙了,十個忙,他白如玉都願意幫。

「小姐在房間等你,你去不就知道了。」

白如玉嗯了一聲,跟在輕言身後。

他們推門而入,慕瑾瑜坐在案前疾書,旁邊還堆積如山的醫書,幾乎擋住她的身體。

這麼晚了,還在苦讀?

「這麼晚了,你想讓我幫什麼忙?」白如玉開口問道。

慕瑾瑜將毛筆放在駕上,抬頭看向白如玉,黑眸如幽深的寒潭,「我想借用白家的身份,去京都。」

「白家身份?何意?」

「旁支弟子也好,養子也好,我要一個合理不被懷疑的男子身份。」

「好。」

「都不問我做什麼嗎?」

白如玉靜了片刻,笑了一聲:「若是你能治好皇上最寵愛的公主,那麼白家在江湖上的地位不是更高。」

「若是我借這個身份,做一些危害你們白家的事,你也默認?」

白如玉無所謂地聳肩道:「若是我爺爺在,巴不得你能用白家的身份。」

「好。幾日能辦好?」

「明日。」

「那我們後日出發去京都。」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