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伏羲九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伏羲九劍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三天的時間,慕瑾瑜並沒有將書籍全部看完,期間也只有楚雲曦來過幾次。

僕人對待慕瑾瑜的態度都是畢恭畢敬,凡是慕瑾瑜稍微提到楚雲宸,他們都諱莫如深,拒口不談,並沒有打探出有用的細節。

門外傳來輕扣聲,慕瑾瑜推開門望去,白如玉好看的臉,綻放出絢麗的笑容:「這三日怎麼樣?」

驀然見到夥伴,心情變好,「還好。」

「嘖嘖,真是有錢人。」白如玉四處張望,見到許多罕見的孤本,忍不住酸溜溜地說道。

「你來找我不會只是來告訴我,他是多富有吧?」慕瑾瑜已經端坐在案牘前,品著上等的雲霧茶。

白如玉突然神色凝重說道:「我幫你打聽了一下有關楚雲宸的事,這傢伙果然不簡單呢。」

「的確不簡單。」慕瑾瑜想到書櫃之間的距離,都是經過精心算計過的,外面千株花草也並非雜亂無章,反而融合了排兵布陣的手法。

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如此煞費苦心,居住在此的主人,能簡單嗎?

「你不覺得奇怪,楚雲宸體弱多病,不常出門,卻依舊是楚家最讓人敬重的少主?」

慕瑾瑜默然無語,一直很疑惑,楚雲宸究竟是不是那日闖雲雷劍陣的楚淮衣。按照白如玉的說法,楚雲宸體弱多病,那為何不請白家神醫救治?

很難想象,一個體弱多病的少主,還備受追捧,更是能夠每年更換不同的別院。就連及冠如此大的事,他妹妹楚雲曦卻連他的表字都不清楚。

「他幼年便能處理家族各種生意,天資聰慧,被族中長老們看中,成為楚家最年輕的少主。據聽說,楚家一大半的財力都出自他的手。前幾年,有天地堂的殺手圍剿楚雲宸,卻反被他手底下高手護衛,絞殺的一個不剩。不能小看他,至今還沒有誰能讓他失敗過。」

慕瑾瑜專註地聽著,神情有些凝重。

「瑾玉,我有些擔心你。」想了想,白如玉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一向不喜熱鬧的他,為何要與我們同行。一向對人清冷的他,又為何要讓你進他的藏書閣。」

「也許是想拉攏你們白家吧。」

「拉攏白家?」白如玉想了想,搖了搖頭:「不會,我覺得他一言一行都是沖著你來的。更何況,我們白家,他根本瞧不上。」

「神醫谷他都瞧不上?」

「神醫谷對於楚家來說,不過就是江湖醫家,不足為道。」

「他瞧不上神醫谷,那隻能說是你們實力不夠。」

看著慕瑾瑜毫無表情的臉,白如玉半晌說不出話來。

兩人沉默許久,白如玉凝重起來,聲音不自覺提高:「他會不會沖著你的千金堂?畢竟千金堂突然崛起,行事作風詭異。他不會是發現什麼蛛絲馬跡,覺得你就是千金堂幕後主人。」

慕瑾瑜思索片刻,雪地梅林,楚淮衣聽到她和輕言的老地方是千金堂,他的反應驚訝不已,不敢置信地看著她。

難道他確實沖著她的千金堂。

不!

不會!

若是沖著千金堂,當日他不會不辭而別。

「千金堂和神醫谷,明智的人都不會選擇千金堂。」

「神醫谷的祖訓是不得依附權貴,也不得歸從任何勢力。不涉黨政,不涉紛爭。」稍微猶豫一會,白如玉又補充道:「他不會知道你是……」隨後又搖了搖頭,「不可能,你這裝扮,若不是我提前知道,也是認不出來的……他……」

「歐陽菁手中的劍,你可知道從何得來?」慕瑾瑜打斷白如玉的話。

「你為何對她的劍怎麼感興趣?」

「這柄劍,對我很重要。」慕瑾瑜頓了頓,神色嚴肅地說道:「比命還重。」

「歐陽菁說,這柄劍是她從黑市買來的。花了十片金葉子。」

「黑市?有沒有打聽從誰手中買到的。」

「黑市自有黑市的規矩,不問來處,不問價格,不問歸處。」

「看來得去趟黑市。」

白如玉嘆息:「黑市每月只開一次,我們已經錯過這個月的黑羽令了。只能等下個月……我們還要去京都,不能再耽擱了。」

慕瑾瑜怔怔地看了一會茶杯,「神兵利器,珠寶玉石,稀世珍畫,除了世代相傳,還會怎麼處理?」

「陪葬?」

慕瑾瑜眼睛突然緊緊盯著南面書架,「這柄劍上刻有的鳥蟲文,你有沒有看過?」

「我已經拓下來了,不過我不知道這種圖案是鳥蟲文。」白如玉邊說邊從懷中掏出一張白色錦帕,「不過還確實像鳥的形狀。」

慕瑾瑜展開錦帕,雪白的錦帕上赫然豎著八個大字:「伏羲九劍,毀天滅地。」

「你確定是從歐陽菁手中的劍拓下來的?」慕瑾瑜忍不住提高嗓門。

「我……我確定礙…這還是輕言親自磨的硃砂。你這是怎麼了?」

慕瑾瑜緊緊抓著錦帕,心跳慢了下來。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絕對不可能的事啊!

可為何偏偏就發生了呢。

「這鳥蟲文,有什麼問題嗎?」白如玉見慕瑾瑜臉色發白,有些擔憂。

「這劍,我原本以為是越王勾踐劍,這八個鳥蟲文,應該是『鉞王鳩淺,自作用鐱』。」

「那現在呢?」

「劍是同一柄劍,字卻不是同樣的字。」慕瑾瑜擺擺手道:「也許是我看錯了,這根本就是不是越王勾踐劍。」

「越王勾踐是人名嗎?要不要我去查看看,找到他的墳墓,也許會有你想要的東西。」

「越王勾踐薪嘗膽這個故事你聽過嗎?」慕瑾瑜突然想到這個世界畢竟不是她熟悉的世界,她熟知的歷史知識在大華朝,毫無用武之地。

「越王勾踐,是誰?為什麼要薪嘗膽?他很窮嗎?」

慕瑾瑜神色沉重地搖了搖頭,嘆息道:「是我想多了,我認為找到這把劍,就可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白如玉不解地問道:「你還想著回歸雲山莊嗎?」

聽到歸雲山莊,就想到輕語,慕瑾瑜忍住心中恨意,眸色微冷,「這麼多年,生生死死,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但最可怕的也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骯髒的手段。尤其是拿女子清白做文章的人。」

她既然這樣說,明顯已經和歸雲山莊劃清界限,白如玉垂眸思慮片刻,起身抬手抱拳行禮道:「無論瑾瑜想如何處置和慕家恩怨,我神醫谷白如玉皆願意盡綿薄之力。」

對於歐陽菁手中的劍,感興趣的人不止慕瑾瑜一個。就在白如玉給慕瑾瑜傳來消息的同時。

黑子僕人正跪在楚雲宸的面前,小聲地將打聽來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訴楚雲宸。

「有趣!真是有趣1清冷的面具,看不出楚雲宸的表情,單從他輕悅的聲音中,倒是聽出了幾分寵溺。

「把這消息不動聲色地告訴白如楓。」

「少主,你真的打算將這消息白白送給白家楓公子嗎?」黑子僕人難以置信地問道。

這可是一筆橫財啊,就這麼白白送給楓公子嗎?

他好不甘心埃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