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四十一章 你是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你是女人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瑾瑜連續三句抱歉,卻將楚雲斐高傲的性子捏的粉碎。

她突然害怕起來,說到底她也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女,面對冷峻的少年,要脫光她的衣服,心中不免害怕起來,只盼眼前的少年能夠高抬貴手,放了她一馬。

慕瑾瑜一拉她的玉扣,她卻突然大哭起來,急忙道:「我錯了,我不該為難你的!我絕對沒有侮辱少俠的意思,我只不過貪玩,黑羽令我給你,你放過我好不好。」

最後餘音倒是有些嬌媚的聲音。

見她認錯態度良好,慕瑾瑜也不想和他計較,「把黑羽令交出來。」

「那你先解開我的穴道。」楚雲斐看著慕瑾瑜,淚珠還掛在眼角,潔白的臉上卻又露出兩個迷人的梨窩,腮上一點緋紅,眉眼間竟然有說不出的嫵媚。

慕瑾瑜心中生疑,「楚雲斐,先告訴我黑羽令在哪裡,等我確定我能去黑市找到我想要的東西,我自然會放了你1

「你……可惡1聽到慕瑾瑜說的話,楚雲斐氣得滿臉通紅,「你這麼不相信我,我也無話可說,你脫吧1

她憤怒中,連喉嚨處貼的假喉結都顯得明顯起來。

「原來你不是男人礙…」慕瑾瑜眼睛盯著她的假喉結,驚訝地說道。

楚雲斐見慕瑾瑜識破她的身份,又直白地盯著她的脖子看,惱怒道:「無恥1

慕瑾瑜見她滿臉通紅,眼中噴出萬丈怒火,頓時生齣戲弄的心思,「柳葉彎眉,鳳眼有神,唇紅齒白,白皙透亮的肌膚猶如上等美玉……你喜歡書生?我雖不是書生,可長相也算是風流倜儻了……」

邊說邊打量著楚雲斐的臉,楚雲斐見慕瑾瑜不斷評論自己長相,落在她的眼裡,簡直就是將她當做玉器珠寶把玩。

頓時臉色蒼白,本來她只需要不動聲色地將黑羽令給慕瑾瑜就好,可她偏偏覺得楚雲宸對慕瑾瑜很特殊,為此她才忍不住刁難嚇唬慕瑾瑜。

可偏偏自己卻著了慕瑾瑜的道。

一想到自己受到她的羞辱,就忍不住大叫一聲:「礙…我殺了你這個無恥之徒1

「我為刀俎,你為魚肉,這樣的格局,你能殺得了我?」

「我不會放過你的1

「楚雲斐,沉不住氣才是談判最大的弱點。我要是你,此刻絕對不會說這些無用的話,還是乖乖地交出來。」

楚雲斐臉色依舊通紅,怒斥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別婆婆媽媽的,我還輪不到你來教訓。」

慕瑾瑜冷笑一聲,伸手很快點上她的啞穴昏穴,然後抬頭對著屋頂上的兩個人說道:「還不下來幫忙?看戲也該看夠了吧。」

輕言沖白如玉吐了吐舌頭,「我就說小姐不會有危險吧。」

白如玉白了輕言一眼,「我才不是擔心你家小姐,我是怕你家小姐把楚家四公子氣得吐血。」

「不是四公子,是四小姐。」輕言忍不住糾正白如玉,還不忘白了他一眼。

「我可不管她是公子還是小姐,我只管她有沒有黑羽令。」

輕言和白如玉兩人由屋頂向下,飄然而至,此刻慕瑾瑜已經將楚雲斐平放在床上。

「黑羽令得手了嗎?」白如玉問道。

慕瑾瑜搖了搖頭,「還沒有。」

「肯定在她身上1白如玉指著躺在床上的楚雲斐,肯定地說。

「為什麼你這麼肯定?」輕言追問。

「你想啊,傳言楚雲斐是個斷袖,男人見到她,怕她賴著自己,自然不敢翻她的身。女人見到她是斷袖,知道接近不了她,自然也不會碰到她的身體。最不可能的地方自然就是最可能的地方。」

輕言聞言直點頭,「那我來找找。」

白如玉攔著輕言,「你粗手粗腳,萬一弄疼了她。我們好歹蹭吃蹭住這麼多天,又偷走她的黑羽令,不能再讓她受傷了,否則多對不起楚家這幾日熱情款待。我決定了,還是我來吧。」

「你……太無恥了……你才是無恥之徒1

「瞎說,我這叫做犧牲自我1

「別吵了1慕瑾瑜已經從楚雲曦懷中將黑羽令拿了出來,在輕言和白如玉眼前搖了搖,「你們一天不鬥嘴,是不是渾身癢?」

輕言惡狠狠瞪了白如玉一眼,「你就是登徒子!大色魔1

「我也是為了報恩礙…」

「好了,輕言你留在這裡,看著楚雲斐。我和白如玉現在就去黑市。」

輕言聞言小臉垮了下來,「小姐,為什麼是我留下來埃」

「你不是說白如玉是無恥之徒嗎?又怎麼能讓無恥之徒和美女待在一起。」

白如玉一噎,無言以對。

「對啊,萬一他獸性大發1輕言橫著手臂擋住白如玉。

白如玉瞪了輕言一眼,轉頭認真地看著慕瑾瑜,有些擔憂道:「黑市還沒開市,就算我們拿著黑羽令,也進不去,怕也很難打聽到什麼消息。」

「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以為你知道,而且我以為你會俘獲她的心,哄她替你做事……我沒想到,你是直接搶埃」

慕瑾瑜吁了一口氣,忍著怒火說道:「我原本以為只需要黑羽令1

「我……我也不知道,你居然對黑市一無所知,本以為你有周密的計劃,哪曉得……失策啊1

「不過,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這女人也能傳出斷袖之癖的謠言埃」白如玉湊近楚雲斐,「若是早知道你是女人,以此要挾,不怕你不帶我們進去,可惜了。」

慕瑾瑜有些遲疑,她和楚雲斐雖然只接觸這兩次,卻也能瞧得出,楚雲斐性格剛烈,若是用她身份做要挾,怕是會著了楚雲斐的道。

黑市不比其他地方,從無道義可以言。

正道相爭,為了維護君子道義,事先定然會提前告知,我今日要和你決鬥。或者明日下戰帖,生死有命。

黑道卻不相同,看你不順眼,就打你,從來不挑日子。

而黑市介於黑白之間,人龍複雜,若不小心,探出來的消息也許就是假消息,說不定還能打草驚蛇。到那時,再想尋仇,也非簡單的事。

「我和她身形比起來,有什麼區別?」

白如玉認真地看了看,不假思索道:「你稍微比她矮一點,瘦一點。」

「你先出去,我隨後就好。」

白如玉嗯了一聲,便轉身離開,他上次見慕瑾瑜女扮男裝,剛出現的那一霎那,他險些分辨不出誰是輕言,誰是慕瑾瑜。

他知曉慕瑾瑜要將自己裝扮成楚雲斐的樣子,方便行事。只不過,他也有些好奇,不用楚雲斐的人皮面具,她如何裝扮自己呢?

半柱香未到,只聽屋內有人喊道:「白家公子,既然來了,還請到屋內一敘。」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