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四十二章 中庭雪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中庭雪樓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白如玉推開楚雲斐的房門,只見屋內正廳坐著身穿黑色錦袍的「慕瑾瑜」。

「白公子,請坐1說的是純正的洛陽地方方言。

白如玉拱手笑道:「瑾瑜這真是神技,不僅外形相似,就能神韻也有幾分相似,若不是熟悉的人,定然分不清真偽。」

慕瑾瑜聽他這麼一說,心下有些踏實,前世她經常參加商業活動,為了在商業談判中,佔得有利地位,她學了好幾樣實用的技能。

變裝,便是其中一項。而這模仿的能力,還要歸功於輕語。

五年前,慕瑾瑜為了組建千金堂,不得不裝扮成其他人,以此掩人耳目,不讓人輕易識破她的身份。

可惜人皮面具千金難獲,慕瑾瑜為了能夠偷溜出府,竟練出一雙巧手,無需人皮面具亦能模仿他人九分。

「如今,我扮成慕雲斐,你依舊是白如玉,你手持黑羽令,同我一起去黑市。」慕瑾瑜沖白如玉笑道。

白如玉點頭,請「嗯」了一聲。

兩人並肩走在坊市間,黑市交易市場並不像慕瑾瑜前世所見的黑市,見不得光,藏躲在陰暗處。

這裡的黑市卻在大同坊最繁華的地段,中庭雪樓是洛陽城最高處,卻也是唯一提供黑市交易的地方。

慕瑾瑜和白如玉站在中庭雪樓前方。

「這就是黑市啊?」

白如玉望向這座木樓,也非常好奇,這樓層如此之高,究竟當初造建的人是懷了什麼心思,才將中庭雪樓建的如此高。

就在他們準備進去的時候,忽然聽到不遠處有女子慘叫聲。

緊接著,他們聽到撕破衣服和辱罵的聲音。

「臭婊子,你爹輸了銀子,把你賣給窯子,你就該好好伺候大爺我1

「還敢跑?我今天打斷你的腿。」

白如玉看著慕瑾瑜問道:「怎麼辦?」

此刻,在中庭雪樓前,若是出手教訓,說不定會引起黑市人的注意力,反而會打草驚蛇。

慕瑾瑜說道:「按照道理,我們不該干涉,畢竟這是買賣。」

白如玉注意到她說的這句話中,有按照道理四個字。卻也明白她的餘下含義,不按照常理,不按照道理,才是她的行事風格。

「若是不按照道理,打草驚蛇了怎麼辦?」

「那就把蛇滅了。」

白如玉笑了笑,「有魄力!就喜歡你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覓去救,說不定那人還能賣點面子給你。畢竟在黑市中庭雪樓前,誰都會給四爺面子。」

「我內力用不了。」

白如玉吃驚地看著慕瑾瑜,「內力用不了是什麼意思?」

「你再不出手,恐怕……」

他聞言看著那邊,飛身撲向角落,遠處巷子里傳來哀嚎聲。

不一會,白如玉從巷子走出來,一身白衣,卻濺了大片血跡。

「殺人了?」慕瑾瑜蹙著眉毛問道。

「嗯。」

慕瑾瑜沒想到白如玉出手如此乾淨利落,「為何要節外生枝?」

這是坊市,不是江湖。

「若是放過他,我們走了,他只會加倍地欺負那個受傷的女孩。」

「那你殺了他,女孩說不定面對的就是府衙的捕快,說不定還把罪名按在她的頭上。」

「那我現在帶著他們幾個人的屍體,去府衙報案。」

慕瑾瑜抬眸瞧了瞧中庭雪樓,「在黑市中庭雪樓殺人,恐怕我們還是第一人。先去看看那位姑娘吧。」

小姑娘身體瘦骨如柴,蜷縮在牆根,臉色蒼白,衣衫不整,雙唇不停地蠕動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那麼小的身體,一直在打顫,定是害怕到極點了。

慕瑾瑜見她周圍倒著六個人的屍體,死相慘烈,不由地皺著眉頭:「下手這般狠?」

「一時沒忍祝」

屍體臉上依然掛著暴戾的神情,似乎死前那一瞬間,都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那瘦弱的身軀,慕瑾瑜眼前閃過輕語的死狀,「別怕,都過去了,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

單薄瘦弱的小姑娘迷茫地抬頭看向慕瑾瑜向她伸出的手,她伸出手想要搭上去,卻見自己手很臟,猶豫一下,又縮了回去。

「公子,我,我很臟。」小姑娘卑微地低下頭。

在她心裡,慕瑾瑜猶如九天下來的嫡仙,不可侵犯。

「一念愚則般若絕,一念智則般若生。把手給我,心若純凈,就不會臟。髒的是人心,不是身體。」慕瑾瑜依舊沒有縮回手。

「我,我怕把公子的手弄髒了。」小姑娘怯怯地說道。

慕瑾瑜卻握緊她縮回的手,「洛陽天井坊千金堂是個好去處,你去投奔掌柜,就說千金難買一條命,他會替你安排好。」

小姑娘睜大雙眼,不解道:「公子你……你不打算要我……跟著你嗎?」說罷,紅著臉不敢看慕瑾瑜。

慕瑾瑜自然明白小姑娘的意思,不免有些傷感,這世道是怎麼了?

她救小姑娘,因為看不慣那些惡霸如此欺凌百姓。

而小姑娘卻疑心她是爭風吃醋,要爭奪她。

「姑娘今年貴庚?」

「二七。」

「那姑娘四肢可健在?」

小姑娘雖然不解,卻仍然答道:「回公子的話,奴家四肢健全。」

「四肢健全,又有地方安身,難道姑娘就一定要做男人的物件嗎?你可知,物件總有被丟棄的那一天。」

小姑娘眼前一亮,卻又瞬間即逝,嘆息道:「我爹貪賭,後面欠了許多債,如今,債主已死,他的家人定然不會放過我爹。雖然他無情,狠心將我賣了。但我也不能不孝,拋下他,自顧逃生。」

「你是想讓我也救你爹?」

小姑娘搖了搖頭,心想若是她苦苦哀求這位好心的公子,他說不定會救她和她爛賭的爹。可想到已經被他們殺死的那個人的身份,她果斷地放棄這個念頭。

那個人的身份,尊貴無比,不能牽連這麼嫡仙公子。

「不,公子,我爹能把我賣了,拿錢去還賭債,已經無可救藥。我……只嘆自己命苦,不能為自己做主。就算我投奔了千金堂,公子亦好心收留我和我爹,可我們不能連累你們。」說完哭著朝慕瑾瑜和白如玉磕了三個響頭。

又道:「兩位公子救命之恩,他日湧泉相報。」言畢,竟哭著站起來頭也不回地跑了。

「救人救到底,若是她回去了,還不知面對的結局是什麼?」白如玉憐憫地望著小姑娘離開的方向。

「不必了。」

「行善積德的好事,為何要做一半?」

「這天底下的好人和壞人界限就真的能分得清楚?易牙殺子以適君,對於君主來說,他是好臣子,可對於他兒子來說,他是好父親嗎?壞人我們殺不盡,弱者若不自強,我們救得完嗎?」

白如玉站在屍體前,久久不能平靜。慕瑾瑜說的道理,很容易懂,但接受卻需要時間。

他們兩個人默默地站著,直到身後傳來衙役捉拿犯人的聲音,慕瑾瑜才開始說話,「我們走吧。」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