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四十三章 雲南世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 雲南世子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不遠處傳來衙役驅使趕人的聲音,全城禁嚴,隱隱約約能聽到衙役在喊著誰的名字。

白如玉說道:「這幾個人怕是官宦子弟。」

能驚動衙役尋人,全城禁嚴,恐怕不僅是官宦子弟這麼簡單的身份。

慕瑾瑜看了他一眼:「人已經殺了,官宦子弟有如何,大華朝不是有刑法,凡是江湖仇殺,一律不歸大理寺管。你這就是江湖仇殺,不必怕惹上官司。」

「那我們現在回楚家別院?」

「不,中庭雪樓。」慕瑾瑜帶著白如玉向中庭雪樓走去。

通過中庭大門,二人走進了中庭雪樓。

一進門,就有管事接待他們。這位管事大約六十左右,留著山羊鬍子,一雙眼睛雪亮有神,給人感覺有點陰冷。

見到「楚雲斐」微笑道:「四爺,還沒到開市的時間,那陣風把您吹來了?」

「沒開市就不能來嗎?」

管事連忙哈著腰,樂呵呵道:「四爺哪裡的話,四爺能來,是我們的福氣呢。」瞄了白如玉一眼,「四爺,這位小哥是誰?」

「楚雲斐」說道:「我朋友。」

管事一愣,臉色有些奇怪,明顯有些彆扭地說道:「四爺,這裡的規矩是您親自訂下的,中庭雪樓沒開市的時候,不允許外人進來的。」

「今日破例1

「四爺!若是破例,也得出點血,這也是四爺訂下的規矩。」管事見「楚雲斐」臉色有些迷茫,又追加說道:「四爺,您不會忘了您訂下的規矩?」

「楚雲斐」心中一愣,臉色如常,「那就出點血。」

管事臉上一松,轉頭對白如玉說,「這位小哥,得罪了。」

隨後遞給白如玉一塊木牌,笑道:「小哥,你求四爺帶你來中庭雪樓,是打聽消息還是尋找寶物?」

白如玉接過木牌,「打聽消息。」

管事點了點頭,做了請的手勢,「四爺,小哥,裡面請。」

二人跟在管事後面,才發現打探消息和買寶物是分開的兩扇門。

管事推開懸挂雪樓終卷四個字牌匾的門,「小哥,你雖是四爺的朋友,可規矩還是得遵守的。四爺,您說小的做的對嗎?」

「楚雲斐」點了點頭。

「什麼規矩?」白如玉問道。

那位管事微笑得看著白如玉,說道:「若想打探消息,必然要成為黑市中庭雪樓的客人。」

想成為黑市中庭雪樓的客人,說來簡單,做起來卻是很難。

黑市最不缺的就是金錢,缺的是稀奇珍寶,以及謎辛,越是奇特,黑市黑羽令就越有價值。

至於做起來難,自然是珍寶多,稀奇古怪的卻少。

謎辛越隱秘,就越不能讓人知道,誰敢輕易賣他人隱私。

因此,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難。

白如玉將懷中黑羽令遞給管事,管事又瞧了瞧「楚雲斐」,心中暗想,若四爺真的當眼前這位小哥是朋友,又怎麼會連最基本的規矩都不透露給他。

若說不是朋友,又為何將黑羽令給他,還親自提前帶他過來。

一時間摸不清楚「楚雲斐」的意思,只好硬著頭皮說道:「黑市未開,提前來的小鬼,除了黑羽令,需要以一換一。小哥打探的消息,若是我們終卷清楚,定然告之,若是不清楚,我們亦不會要小哥提供消息,小哥明白嗎?」

「明白,我想要知道歐陽婧手中劍從何而來?」

「小哥,黑市之物,不問來處,不問歸處,這是誰都無法破壞的規矩,就連四爺也不行。」管事怕白如玉不能理解,又道:「黑市之物,都是見不得光的物件,為防主人家尋仇,中庭雪樓絕不泄密。」

「楚雲斐」神情微異,微微蹙眉,思量著如何應對管事,既不能讓管事懷疑,也能套到消息。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林管事出大事了……」一個穿著短衫,帶著帽子的人跑了進來。

「小六子,慌慌張張成何體統!四爺在這呢,能出什麼大事。」說完,上前就踢了名叫小六子的一腳。

小六子嘛溜溜地朝「楚雲斐」跪了下來,「四爺,出大事了。」

管事的臉色都變了,有些害怕地看著「楚雲斐」道:「四爺,小六子平時做事挺穩重的,今日……」他見「楚雲斐」臉色清冷,知曉她脾氣,立即又重重地踹了小六子一腳。

「快說!要是說不出所以然來,小心我扒了你的皮。」管事惡狠狠地喝道。

慕瑾瑜卻暗自偷笑,這管事平時定吃了不少苦頭,不然怎麼如此害怕她這個偽裝的楚雲斐。

那小六子忍著痛,說道:「衙門的金刀捕快帶著十幾位高手攔在門口。」

「呸,中庭雪樓可是江湖之地,金刀捕快又如何?就算是金刀門捕快全來了,到雪樓也得聽四爺的!小六子,你就這點膽兒?」管事啐了一口,繼續說道:「四爺,這金刀捕快,也不會無緣無故來雪樓,你看,會不會和這位小哥有關?」

「楚雲斐」倒有些佩服這位管事,還是有些眼力見識兒,這麼快就能猜出來,金刀捕快是沖著他們來的,「小六子,將外面發生的事,仔仔細細地講清楚1

小六子揉了揉被踹的屁股,氣憤地說道:「四爺,那帶頭的金刀捕快,乃是京都金刀門的副門主。」他頓了一下,齜牙咧嘴地倒抽一口氣。

提到「副門主」三個字的時候,管事和白如玉身體明顯僵了一下。

「然後呢?」管事見小六子慢吞吞地,有些著急問道。

小六子壓低聲音道:「雲南王世子爺橫屍街頭。」

「什麼?」白如玉和管事同時大叫。

管事是驚訝誰有這麼大膽子當街殺害雲南王世子。

白如玉是不敢相信自己出手殺的人竟然是雲南王的寶貝兒子。

「雲南王世子爺剛到洛陽,就到處搜羅年輕貌美的女子。只要他看上的女子,都逃不掉他手掌心。無惡不作,橫屍街頭的下場,就是他的報應。」小六子揮了揮拳頭,「洛陽的新惡霸終於被除掉了。」

管事說,「那雲南王世子死了,這金刀捕快圍在中庭雪樓前,做甚麼?」

小六子說:「他們說,嫌犯躲我們雪樓了。讓我們將兇手交出去,不然他們就硬闖了。」

「混賬!雪樓是他們想闖就能闖的嗎?」「楚雲斐」怒道。

管事一愣,看了白如玉,轉身對「慕瑾瑜」道:「四爺,這小哥衣服上還有血跡,想來外面的兇案和他脫不了關係。我們不能為他而得罪雲南王啊,他手中可掌握著十五萬的南境雄兵埃」

「楚雲斐」抬眸問道,「中庭雪樓什麼時候這麼怕事了?」

管事一愣,立刻會意,挺直腰桿道:「四爺說的是,我們中庭雪樓從來就不怕事兒。」

「楚雲斐」冷笑一聲,對管事的說道:「我要知道金刀門副門主所有底細。」

作者有話說:慕瑾瑜裝扮成楚雲斐,特用雙引號,「楚雲斐」來代替慕瑾瑜。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