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四十四章 金刀庄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 金刀庄坤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金刀門隸屬大理寺,由大理寺卿直接掌管。

卿掌折獄,詳刑,鞫讞之事,分為左右少卿。而金刀門由各散軍中選出能人異士專破各地方懸案。

金刀門辦案風格奇異,手法高超,進得了衙門,出得了江湖。

江湖有句俗語:「大理金刀門,有錢無理莫進來。」

這句話說的就是金刀門一向秉公執法,就算你有錢有勢,哪怕是一方諸侯,只要你無理,金刀門的金刀捕快照樣將你收監。

金刀門的人在江湖上很受名門正派的敬重。

只不過,金刀門只負責破案,捉拿真兇歸案,具體的刑懲還是歸大理寺左右少卿管。江湖也自然有句俗語形容左右少卿,「府衙左右門,有理無錢莫要進。」

管事的將金刀門和大理寺,簡到檣堋

「楚雲斐」問道:「這副門主竟然是涼州無名城的少城主,庄坤?」

管事說道:「四爺很少關心官府的事,自然不會曉得,無名城的城主前身就是京都禁軍的統領庄。」

「涼州1

管事說道:「是的,四爺,是涼州。」

「無名城的少城主,金刀門的副門主,雲南王世子,南境十五萬精兵。洛陽城不會無緣無故來了兩位貴人,若是我沒猜錯,洛陽城近日應該還來了許多身份顯赫的人。」

管事暗贊「慕瑾瑜」機智,兩個不相關的人,都能聯想到洛陽城的大事,「四爺,皇後娘娘有意替雲曦小姐找個郎君。」

提到皇後娘娘時,管事還特意抱拳向上行禮,表示對皇後娘娘的尊重。

「替雲曦找郎君?」

「是的,四爺,這位雲南王世子可是志在必得埃為了能夠娶到雲曦小姐,雲南王特意從天地堂雇了甲字輩的殺手,半路伏擊其他前來求親的人。」

「雲曦不是奉皇后之名,前往京都。隨行的不是還有楚雲宸?」

管事點了點頭:「四爺,你又不是不知道,雲曦小姐是個有主見的大家閨秀,她死活不肯聯姻,要自己挑選夫婿。皇後娘娘疼惜小姐,就想出這麼一個主意,讓求親者,沿途偶遇雲曦小姐。」

白如玉打斷道:「若是有人故意來一場英雄救美,引得楚姑娘芳心暗許,久而久之,情根深種,再求親……這……」真荒唐,三個字,他怎麼也不敢說出口。皇后的話也是金口玉言,豈是他白如玉能私下評價的嗎!

管事嘆口氣道:「四爺,如今,朝廷都知道雲曦小姐不願意嫁給雲南王世子,現在,世子橫屍街頭,又在中庭雪樓附近,我怕……」

這無需管事提醒,事關楚家的安危,慕瑾瑜不得不慎重。

人是他們殺的,她不會讓他人背黑鍋。

「庄坤此人如何?」

管事搖了搖頭:「終卷知曉的也就是此人和無名城的密切關係,和他身懷絕技,其他一無所知。」

「再晾庄坤半柱香1

「是。」管事應道,他又吩咐小六子去下達命令,「無論如何,拖延半柱香。」

小六子嘛溜溜地站起來,去下達命令了。

「楚雲斐」對白如玉說道:「雖然你替我殺了雲南王的世子,但既然是黑市中樞紐帶的中庭雪樓,就該講規矩,若是你能拿得出高價消息,我們願意提供歐陽婧劍的來處。」

那位管事聽聞,雙腿有些發軟,雖然猜到雲南王世子的死和白如玉脫不了干係,卻怎麼也不敢相信是四爺下的黑手。

難道為了雲曦小姐?

他舒了一口氣,才敢抬頭看向白如玉,強迫自己鎮定地說道:「中庭不問來處,雪樓不問歸處,若是小哥執意要問來處,我提前告訴小哥,問來處,小哥不一定付得起代價。」

白如玉問道:「多少錢?」

管事笑道,「特多呀,非常多,就算白公子腰間玉佩也算在內,也不夠。」

白如玉想了想,說道:「公主身染怪病,白神醫揭榜。」

管事說道:「我知道,那是令祖父揭的皇榜。」

「公主中的是滄海毒。」

房間變得特別沉默。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

滄海毒,即便天地毀滅,終無解。

管事沉默片刻,「這個消息確實很值錢。」抬頭望著白如玉說道:「卻遠遠不夠,終卷不會為了一種無解的毒,而將賣物人的消息賣給你。」

「我剛出關的弟弟白如楓能解滄海毒。」

管事眯了眯眼,上下打量白如玉一番:「你確定?」

「確定1白如玉不假思索道。

慕瑾瑜卻熱氣上涌,滄海毒,她都沒見過,更不知道毒性,又如何會解。她瞪著白如玉,用眼神警告他不準再亂說。

「劍是倒斗王,在京都楚王爺的地宮中所得。據說,此劍百年前隨楚王下葬地宮,倒斗王在地宮拿起此劍,寒光熠熠,削鐵如泥,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

「此地宮還有什麼特殊物件?」楚雲斐問道,「類似那柄劍。」

「沒有,我記得很清楚,除了劍,倒斗王其他都沒帶出來。」

「楚王地宮在京都何位置?」

管事說道:「太子府後院發現楚王地宮。」

「好,行了,也該讓金刀門的人進來了。」

管事嘆息道:「四爺,金刀門是朝廷的人,無名城是江湖的地方,朝廷和江湖合成的勢力,我們得小心一點。」

「恩。」

管事離開終卷,出門客套道:「是什麼風將您老給吹來了。」

「明人不說暗話,交出嫌犯,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庄坤小哥,來我中庭雪樓的人就是中庭雪樓的尊貴無比的客人,你們抓人,也該換個地方吧。」管事的微笑道。

「莫要多言,這人是我們定要帶走的,趕緊讓開1陰冷的聲音,讓人聽了不怎麼舒服。

管事聞言微微發怒,強忍著怒火,假裝平靜地溫和笑了笑:「中庭雪樓的規矩不能破,我亦不敢和金刀門做對,等人出了雪樓,你再抓也不遲。」

庄坤冷笑道:「規矩不能破,讓我金刀門按規矩行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中庭雪樓能有今天地位,一是朝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二是黑白兩道願給雪樓四爺一個面子。你他娘的還真當自己是一回事?我金刀門的規矩就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殺人兇手!更何況,死的還是雲南王府的世子爺1

管事臉色一變,神色微冷說道:「庄坤,我敬重你是條漢子,我亦不願意和你正面衝突,可你咄咄逼人,也別怪我雪樓不客氣!這裡是洛陽中庭雪樓1

「哼,我當然知道是中庭雪樓,你讓你們四爺出來!我倒你們四爺,敢不敢和我金刀門做對1

「狂妄之徒!四爺是你想見就見的人嗎?」

「呵呵,你還當你們四爺是那位面前的紅人嗎?若是你們四爺還能在那位面前說上話,我敢來這裡胡鬧嘛?」庄坤嘲諷道。

管事臉色巨變,他從何而來的消息,內心已經波濤洶湧,臉上卻強裝鎮定地說道:「庄坤,你敢對四爺不敬,他日你可別後悔1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