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四十六章 武學天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 武學天才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瑾瑜出掌,用的竟然是庄坤剛才使出的無名掌。

庄坤盯著慕瑾瑜,眼中毫不掩飾的憤怒。

她,竟然看了他出招以後,就學會了!一念及此,庄坤就有著後悔自己的不小心。

無名掌,如此詭異的招數,慕瑾瑜竟然能看了一遍就會了,這是何等的天賦,

她,就是天生的學武之人。

從來沒有人,能看過一遍就會了無名掌,而最讓庄坤驚訝的就是她的招數太標準了。

慕瑾瑜掌掌擊落在庄坤的身上,雖然沒有內力,卻猶如鐵手般打在他身上,讓他忍不住痛哼。

真是屈辱!

「真不愧是四爺,若是你有內力,不出幾年,這天下第一非你莫屬。可惜,你這身體,貌似不能修鍊內力。還有,你以為你學會無名掌就能殺得了我嗎?形像神不像,又有何用1庄坤喘息地說道。

他堂堂金刀門的副門主,一個二品高手,竟然被一個毫無內力的人打得如此狼狽,這真讓他憤怒,讓他煩躁。

誠如他所言,僅憑慕瑾瑜毫無內力的無名掌,是殺不了他的。若是慕瑾瑜此刻用劍刺進他的心臟,他也是毫無還手餘地。

可慕瑾瑜似乎並沒有想殺他的意思。

她,不想沾人命!

生命誠可貴,她無權剝奪別人的生命。

但,她也不會輕易放過他。

掌尖貫穿庄坤的左肩,五個血洞,往外冒著血。

庄坤雙眼通紅瞪著慕瑾瑜,她不是殺他,而是來誅了他的心。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若是死在自己絕技上,那豈不是丟盡無名城的臉。一時間悲憤不已,發出猛獸瀕臨死亡的低吼聲。

站在慕瑾瑜身後的銀刀捕快,齊刷刷地抽出銀刀,將慕瑾瑜圍著。

高手相拼,他們按照江湖規矩,不出手相助,此刻危及庄坤的生命,他們怎麼可能素手旁觀。

管事見銀刀捕快圍住慕瑾瑜,他立刻發出號令,隱藏在雪樓的十二護衛悄然而至。

他們圍住捕快,劍指他們后心,若是他們敢動,護衛立刻解決他們的命。

庄坤眥著牙,悲憤說道:「好,好,好1連說三個好,聲聲哀鳴。

中庭雪樓的實力,果然厲害。

十二護衛全都是一品高手,一個一品高手就能將他們團滅,更何況,雪樓一出手,就是十二個一品高手。

庄坤認為慕瑾瑜和白如玉剛才遲遲不肯叫出十二護衛,是打算贏了他,順便折辱他,一腔悲憤轉化成恨意。

慕瑾瑜抬手瞧了瞧指尖的血,厭惡地皺著眉頭,「我不想殺人,但是你要告訴我,是誰指使你來的?」

「哼,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是官,抓的就是賊。殺了人,我自然要依法處理,這還用得著別人指使嗎?」庄坤咬著牙,忍痛說道。

他並不是激怒慕瑾瑜。

他能看得出,慕瑾瑜不想殺他。至於背後誰指使他的,他又怎麼敢說,那樣驚天秘密,怎可輕易說出去。

即便丟了命,那也不能說。

慕瑾瑜見狀,冷哼一聲,犀利地看著庄坤,「一心想栽贓楚家,楚家是第一富商,看來你背後的人,謀的是財!若是楚家對上雲南王世子,那麼最終坐收漁利的人,能是誰?不需要我點名了吧。」

庄坤震驚地看著慕瑾瑜,她,她怎麼敢猜!

他咽了咽口水,蠕動地嘴唇,似乎在自言自語:「不是……不是……」

「你自然不敢說!只不過,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想必你身後的人,認為所謀之事肯定能成,所以設局的時候,沒有料到會牽扯神醫谷,更沒料到殺雲南王世子的不是我,而是白家少主吧?」慕瑾瑜眼睛黑白分明,鎮定自若。

「胡說!我來洛陽是查案的!正好遇見兇案,自然不能放過殺人兇手。」庄坤咬著牙堅持道。

慕瑾瑜冷笑一聲:「查案?二品金刀捕快,需要帶這麼多幫手嗎?」

「不可以嗎?」庄坤惱羞成怒道。

「可以,但我很好奇,為何會認為我和楚家有關係?」

「黑市中庭雪樓的手段,似乎和楚家手段很相近,反正要撕破臉,當然要問清楚。。」

「那為何你很好奇白如楓這個人?」

「我說我也想娶楚雲曦,你信嗎?」庄坤笑道。

慕瑾瑜冷著臉盯著庄坤的雙眼,庄坤有些膽怯,只覺得慕瑾瑜那雙眼睛,就像黑夜中的貓頭鷹,能看清一切。

而慕瑾瑜此刻暗想,庄坤雖不是英雄豪傑,但也算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又怎麼會出賣主子。知曉再問下去,也沒有任何結果。

反而被庄坤帶著繞圈子,輕哼一聲,「庄坤,你這輩子做過最丟人的事情是什麼?」

聽到慕瑾瑜意有所指的嘲諷,庄坤氣得臉都綠了,哼哼的側過頭。

慕瑾瑜甩起來就是一巴掌,這巴掌結結實實地打在庄坤的左臉上,左臉立刻腫了起來,嘴角滲出血來,「你敢打我臉1庄坤瞠目結舌道。

「打你臉又如何?我打人,從來就不會和他商量,想打那裡就打那裡?難不成我打人還要挑日子嗎?」慕瑾瑜挑眉說道。

其他銀刀捕快,見自己的副門主被欺負,霍霍地想要動手,卻奈何身後十二常衛的氣場強大,只能憤恨地瞪著慕瑾瑜。

慕瑾瑜從懷中掏出錦帕,擦了擦左手,冷冷地對庄坤說道:「有些事,我還是和你說清楚。第一,我和楚家一點兒關係都沒有,若是你再敢將我硬和楚家扯上關係,我不介意把你廢了1

「第二,回去告訴你的主子,民能載舟,亦能覆舟,陰謀論還是少一點,多一點兒真誠1

「第三,雲南王世子的死,和楚家毫無干係。至於白少主為何要殺了世子,我自然會寫信向雲南王請罪,這件事,你最好別插手1

說完,她毫不在意身後的劍,走向白如玉,「還能走嗎?」

白如玉失血過多,雙唇泛白,擠出一抹笑:「走不了。」

慕瑾瑜彎腰將白如玉扶起,冷著臉吩咐道:「將他們全部點穴,然後扔出雪樓。」

十二位常衛早就想教訓他們了,絲毫沒客氣,爭先恐後搶人,只聽轟動幾聲,整個雪樓大廳只剩下幾個人了。

好快啊!

慕瑾瑜忍不住感嘆,一品高手的內力,真令人嚮往埃

「將今日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轉告給楚家,現在就去1慕瑾瑜對管事的說。

管事拱手道:「是,四爺。」

慕瑾瑜又要來筆紙,白如玉依靠在牆根,瞧見慕瑾瑜洋洋洒洒地寫了一封信,先是誇讚雲南王,后又指出世子所為,言明白如玉錯手殺之,又附上了一份藥方。

白如玉見慕瑾瑜寫的藥方,撲哧一笑,扯到傷口又倒抽一口氣,他還是忍不住想笑。

「快馬加鞭,送給雲南王。」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