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氣死四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氣死四爺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雲南王世子坊街調戲姑娘,被人當街打死,橫屍街頭。世子的遺體並沒有入殮,還躺在坊街的地上,據說,死相很猥瑣。

金刀門副門主闖中庭雪樓,被四爺教訓,一行捕快被扔出中庭雪樓。哀鳴一片,卻無人爬起來,膽大兒的人上前瞧了瞧,卻發現捕快們的臉都被揍腫了。

百姓對中庭雪樓的懼意又高了一層。

中庭雪樓此事不給金刀門的面子,無疑是近些年發生最惡劣的一件事,這也是江湖勢力第一次正面對上朝廷勢力。

一時間,中庭雪樓四個字成為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一向陰冷的大理寺更是沉浸在死一般的寂靜中,大理寺卿更是焦頭爛額,本來暗中派庄坤去洛陽,已經算是觸及了皇帝的逆鱗。

此刻,他非但沒有完成他主子的任務,還威脅了皇帝的權利,更是打草驚蛇,再想扳倒楚家,謀得楚家富可敵國的財產已然不可能。

金刀門門主對於上權者來說,不足為道,自然不會招他們入宮,而大理寺卿掌管大華所有刑法,對此事件也是知情者。

大華朝權利的頂峰,自然會親自詢問他,到時候,就算他推脫不知情,怕很難平息皇帝的怒火。

即便他是聽了太子的密令,怕一死也難辭其咎,只盼那一刻早點到來。

死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毫無希望地等待死神降臨。

楚雲宸是個話不多的人,按照道理來說,中庭雪樓發生的事,對於他來說,並非難事,應該簡單幾句話就會把小六子給打發走。

可這一次,他有些不對勁,因為除了話不多以外,他竟然會走神。

坐在楚雲宸下首,聽完小六子話的楚雲斐,本想和楚雲宸抱怨幾句,卻發現楚雲宸竟然在走神。原本滿臉怒氣,瞬間化為虛有,比起憤怒,她更想知道,究竟有什麼事,能讓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人,能在處理事務的時候,露出這等表情。

本想試探一番,又想到楚雲宸一貫的脾氣,若是弄巧成拙,指不定要被他指派到那個荒山去開墾了。

遂只能將一肚子好奇還有對慕瑾瑜的怒火憋在心頭,暗暗發誓,不找慕瑾瑜算賬,她楚雲斐的名字就倒過來念。

當天夜裡,楚雲斐就帶著兩位一品高手衝到慕瑾瑜住的藏書閣。

啪!

藏書閣的門被踹開,「白如楓!你乾的好事1

慕瑾瑜背對著門,正給白如玉包紮傷口,頭也不回,說道:「事情的來龍去脈,雪樓的人,已經彙報給你大哥,你這算什麼?秋後算賬?」

「那,那你說,是不是你把我弄暈了?」

「恩。」

慕瑾瑜恩了一聲,明顯不想搭理楚雲斐。

楚雲斐氣得直跺腳,「你要不是把我弄暈了,我非宰了庄坤這王八蛋。敢到我雪樓撒野,真的活的不耐煩了1

「你若想宰他,出門右轉,他現在重傷,還躺著金刀門在洛陽的據點。此刻你去,正好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宰了他。」

「你讓我宰我就去宰嗎?」楚雲斐怒道。

慕瑾瑜挑了挑眉,這丫頭是來搗蛋的吧。

她將紗布打結,然後點了白如玉的昏穴,起身回首說道:「四姑娘,我要是你,與其在這裡胡攪蠻纏,倒不如現在就請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替你主持公道。我朝自建國以來,對武林人士一向寬厚以待,就算雲南王想找你報殺子之仇,也得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能耐。畢竟誰都怕殺手刺殺,你說是不是呢?」

楚雲斐似笑非笑地說道:「楓公子如此聰慧,難怪我雪樓管事那麼精明的老頭,都沒發現你是冒充的1

望著楚雲斐嘴角含笑,眼睛卻是漸漸燃起怒意,想來自己做的事,得罪了眼前這位四姑娘,招她記恨了。

慕瑾瑜哼了一聲,繼續緩緩說道:「誰讓雪樓規矩那麼多,不想點招,能打探到我想要的消息嗎?再說,若是你,你會讓雲南王世子那樣糟蹋人姑娘的混蛋活在這世上嗎?」

「我不會!不會讓他活著,但我也不會直接殺了1楚雲斐握緊拳頭瞪著慕瑾瑜。畢竟她從沒想過,讓雪樓成為他人茶餘飯後的談資,更不願意雪樓成為武林首當其衝的地方,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人。

雖然她做的事情,很了不起。

可楚雲斐的心,仍然覺得難受,就像被火烤一樣。

「有何區別?反正遲早要對上這些人,又何必縮頭縮尾。」冰冷之極的語氣。

聽到這個聲音,楚雲斐突然面無表情地盯著白如楓看,「你又不是我,你會懂什麼?你認為黑市那麼容易控制的嗎?在一群三教九流的人群中打滾,稍有不慎,就可能萬劫不復。我不願意中庭雪樓的人,有任何傷害,這有錯嗎?」

慕瑾瑜抬眸重新看了看楚雲斐,她紅顏扮男裝,雌雄莫辨,想來也有好幾年的光景,本來如花似玉的姑娘,卻要在三教九流的黑市摸索打滾,建立自己的勢力,確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她也從來沒有輕視楚雲斐的意思,也沒想到,自己所作所為會讓她如此困擾。

「抱歉1慕瑾瑜拱手致歉。

態度轉變太快,楚雲斐有點適應不過來。

楚雲斐說道:「你和我道歉,是打算求和嗎?」

「你也可以這樣認為。」慕瑾瑜不會告訴她,她只不過不想和一個失去理智的女人較真。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她慕瑾瑜一向都不喜歡為難女人。

「那我問你,你是不是想娶我七妹?」楚雲斐語氣突然軟了下來,終於問出她內心所想。

慕瑾瑜本來想解釋清楚,她所作所為,並沒有想娶楚雲曦的意思。

只不過,她餘光見到窗外有倩影浮動,不願直白地傷害單純的姑娘。

尋思一番,決定委婉地和楚雲曦撇清關係。

她開口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沒門!我告訴你,有我在,楚家就不會歡迎你1慕瑾瑜話還沒說完,楚雲斐就厲聲打斷道。

慕瑾瑜臉色有些冷了,「四姑娘,我覺得你火氣有點大,怕是病了。」

楚雲斐見慕瑾瑜臉色清冷,全然不像和楚雲曦在一起時,溫潤雅緻的樣子。

一時間,嫉妒不已。

同為楚家的千金,就因為她出身卑微,不討家主歡心,所以她處處不如楚雲斐。

而眼前這位白如楓,她談不上愛慕,但也有些好感。

待人清冷,卻有一副劍客的熱心腸。

外表書生,卻有一雙如鷹般的雄劍

這樣好的少年,和她說話就沒一句軟話,卻對楚雲曦和顏悅色。

這如何不讓一向心高氣傲的楚雲斐生氣,她暴躁地喝道:「你才有病!來人,給我將他們兩個人扔出府1

「四姑娘!你知不知道,你臉上寫滿了八個大字?」

「那八個大字?」

「月事不調,易暴易怒1慕瑾瑜覺得這四姑娘脾氣怪的很,想到女人每個月都有幾天不正常,不由得冒出這兩句話。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