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五十章 華音廟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華音廟會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京都香火最具盛名的當屬華音寺,寺內高僧講經,名僧雲集,悟道參禪,香火旺盛。

鴻儒談笑論古今,文人墨客書詩畫,有詩句唱云:「華音天下事,佛音心中思,千燈萬盞齊,浮海煙雲夕。」

華音寺被譽為大華天朝的第一雄寺,自然名不虛傳。

今年冬日遲遲不肯離去,眼下快到年關,上香求佛的人也比往常多了幾倍出來。而一年一度的「望梅賞雪」便要在華音寺舉行,春闈在即,趕考的書生才子,早已進入京都,等待這場盛會。

這嘲望梅賞雪」其實就是為了天下學子而特意舉辦,盛會中自有大華天朝的有才德的鴻儒,有得道高僧,就連春闈的主考官也可能隱藏在人群中。

美其名曰賞梅鑒雪,實則提前考察學子品德。

若是運氣好,碰到提拔官員的吏部尚書,說不定來年春闈過後,還能被安排進入翰林院,如此不消幾年,就可以在皇上面前博得露臉的機會,從此平步青雲。

掌柜給慕瑾瑜出的主意就是在「望梅賞雪」的盛會中,能夠接近太子殿下,這樣既可以請太子幫忙尋人,也能快速在京都站穩。

慕瑾瑜對於一位酒樓掌柜能出這樣富有遠見的主意,有些詫異。

掌柜只是笑道:「京都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三歲小兒都會耍陰謀論,更何況我還是諾大酒樓的老闆。」

慕瑾瑜想了想,若是掌柜沒點本事,又怎麼會在京都酒樓替楚家辦事,這樣一想,倒也釋懷了。

畢竟,楚雲宸沒必要連自己進宮的時間都能算準。

「清風拂空山,雪聞梅香,散發執長劍,青鳥喚雲煙。」慕瑾瑜折了路邊一枝盛開的梅花,淡笑的將它遞給了隨行的小丫鬟。

掌柜頓足拍手笑道:「好!好!好!貴客文采斐然,若是明年下春闈,定然拔頭籌。」

小丫鬟嬌羞一笑,將梅花湊近鼻子,這梅花可是眼前這位漂亮的小郎君送給她的,她內心說不出的歡喜。

掌柜的早年也是個才子,因不願和官場黑暗勢力同流合污,遂不入朝為官,而跟著楚家行商。

他讚歎慕瑾瑜剛才隨口一吟的詩,那麼,慕瑾瑜定然才華橫溢。

小丫鬟原本受到驚艷的雙眸,也升起敬佩之意,手中的梅花更惹她歡喜。

「隨口一說,不值一提,是掌柜高贊了。我也不是什麼貴客,掌柜喚我阿瑾就好。」

掌柜嘻嘻一笑:「阿瑾少爺不必自謙,過分自謙就有做作的嫌疑了。」

慕瑾瑜嘴角微微上揚,笑道:「好,掌柜以後叫我阿瑾便好。」掌柜和藹可親,沒有商人諂媚的樣子,不卑不亢,自成風骨。

「好,恭敬不如從命。」掌柜的點點頭,又笑道:「阿瑾,你也不必掌柜長掌柜短,我叫梁文,我長你一輪,你若是不嫌棄,就喊我一聲梁叔。」

「好,梁叔。」

「阿瑾,我們還是早些到寺里去,免得去遲了,耽誤正事。」

「閃開!都給我滾一邊去!眼睛瞎了嗎?」幾聲大喝,嚇得山間香客書生縮到一邊去。

幾個穿著守衛服飾的人,拿著長棍正在趕著路邊的百姓。

慕瑾瑜問道:「這行人是誰?怎麼這麼囂張1

梁叔還未開口,就只見山間緩緩行來兩隊身穿鎧甲的官兵,護著中間三頂軟轎。

三頂軟轎從眼前急馳而過,等官兵全部離開,其他人才敢往寺廟大門走去。

前有守衛掃清路障,後有軍隊護送,莫不是來了什麼大人物。

「阿瑾,你好不好奇,這三人的身份?是不是也很想知道,誰人如此高調?」梁叔問道。

慕瑾瑜望著三頂軟轎離開的背影,扯出一抹微笑,「這三頂軟轎,為首的應該是太子,第二頂應該是某位王爺,也可能是公主。第三頂若是我沒猜錯,應該是丞相君青嵐。」

梁叔露出驚訝神色,隨後又轉為敬佩,心中忍不住暗想,「此少年,文能治國,武?他不敢往下想,若是能有緣,合二為一,世上怕是無人能比阿……」

「哇,阿瑾少爺,是太子殿下。」小丫鬟見到大華天朝的太子爺,激動地拍著小說,興奮的尖叫道。

那太子爺此刻已經掀開車簾,伸出手和百姓打招呼,錦衣黃袍,雍容華貴,一雙如眼鏡蛇般的犀利眼神,嘴角還掛著笑意,雖然看起來,這位太子爺笑的很開心,可慕瑾瑜卻發現,眾人無人敢直視太子爺。

除了她以外。

顧盼流轉之間,縱使有飛上枝頭變鳳凰心思的女孩,也不敢直視太子爺。

除了慕瑾瑜以外。

梁叔輕輕咳嗽一聲,壓著嗓子說道:「若是我家七小姐出現在華音寺,還請阿瑾盡全力贏得梅雪令,到時候,阿瑾就能求娶我家七小姐了。」

他想到昨夜收到的那封信函,以及慕瑾瑜深藏不露的才華,他就忍不住想讓慕瑾瑜幫襯一二。

他們楚家,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怕委屈了七小姐楚雲曦。

中庭雪樓傳來的消息,楚雲曦和神醫谷的白如楓走的近,關係非同一般。而眼前的阿瑾分明就是畫像中的少年。

如此,天之驕子,梁文忍不住當起了月老。

「這等有損雲曦名聲的事,還請梁叔慎言1慕瑾瑜臉色突然冷了下來。

她將自己身價壓下去的秘密,都透露給楚雲曦,就是不願意楚雲曦對她有所誤會,最後扯不清兩人的情感糾葛。

而此刻由梁文提出,慕瑾瑜有些慌亂,但唯一肯定的是,楚雲曦沒有將她秘密告訴任何人。

梁叔臉通紅,額頭冒著冷汗,結結巴巴不好意思地解釋道:「阿瑾,這只是權宜之計,若你娶七小姐,太子爺定然不會再提出讓七小姐做太子側妃的事情。若你不娶七小姐,七小姐這一路,也沒見和誰走的近,到時候,太子爺求皇上賜婚,我家七小姐沒有尋得如意郎君,不就只能進宮了嗎?我一時,心裡著急,也沒思考,就直接說了出來,得罪之處,還請阿瑾海涵。」

「太子登基,皇後娘娘就是皇太后,若太子是愛慕雲曦,那雲曦就算再不願意,恐怕也難違抗皇命。不過,有皇後娘娘坐鎮後宮,後宮嬪妃也無人敢欺負雲曦。」

粱文低聲說道:「太子殿下不是皇後娘娘的親生皇子。」

慕瑾瑜驚訝地說道:「怎麼會1

「皇後娘娘背後是富可敵國的楚家,上權者又如何能容。」

「太子娶雲曦相當於娶了半個楚家,這是第一步,登基稱帝后,吞併楚家所有財產是第二步?」慕瑾瑜問道。

梁叔點點頭,「更何況,太子表面仁義,實則心狠手辣。多次和皇後娘娘提出,要楚家進入官常當今聖上,聖心難測,最後登基的也不一定是就是太子……」

慕瑾瑜伸手示意粱叔不要繼續說下去,「如此隱晦的事,為何要告訴我1戒備地看著梁叔。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