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五十七章 天下第一斷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 天下第一斷袖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楚雲宸不再看慕瑾瑜,對著她身後的丫鬟吩咐道:「去安排巒昕戳四借瑜一眼,說道:「我們一同回去。」

「這幾日多謝楚少主熱情款待,等少主清算好,派人只會一聲,即時,白家自然會將財帛雙手奉還。」

「你不和我們一起回去?」

「是!免得你事後還要清算費用1慕瑾瑜咬牙切齒道。

「好!說的好!那你是打算去丞相府嗎?」

慕瑾瑜又是一愣!

她去丞相府做什麼?

還未反應過來,楚雲宸只當她這算是默認,想到剛才那相愛相殺,情意綿綿的劍法之爭,他雙眸微冷,二話不說,將慕瑾瑜直接扛起,就往寺廟正門走去。

白如玉呆了!

楚雲斐驚了!

楚雲曦若有所思!

亭中美艷的公主笑了!

太子殿下怒了!

眾人倒了!

和尚齊齊念叨:「非禮勿視啊1

慕瑾瑜被倒掛在肩頭,不悅地掙扎道:「放我下來!別逼我用針扎你1

「若是你不想被點昏穴,最好乖乖地別亂動1

「若我是個美人,你把我打暈扛在肩頭,也算是一樁美談。可我是個男人,你想被傳出斷袖,我可不想1慕瑾瑜咬牙切齒道。

被倒掛空中,眼前景色漸漸模糊。

「我是不是斷袖,你要不要試試1楚雲宸低笑一聲。

慕瑾瑜忍不住罵他:「你不要臉1

「哼,我不要臉?那商青嵐呢?他就要臉了1

「好端端地扯上青嵐做什麼1慕瑾瑜無語道。

「難道你不喜歡他?」楚雲宸問。

慕瑾瑜氣笑了,說道:「我喜歡他做什麼!我又不是斷袖1說完,眼前有些暈乎乎的,「你放我下來1

「不放!萬一你溜走了,我跟誰收銀子?」

楚雲宸一腔怒火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鼻尖傳來蓮花清香,他才察覺自己是如此失態。

「你真是天下第一奸商1

「我是天下第一奸商?那你豈不是天下第一斷袖了?」楚雲宸緩緩說道。

慕瑾瑜聞言,一口老血都要噴出來了。

她是女人,何來斷袖之說!

可她卻只能忍下這口氣,牙齒咯咯作響,「我倒不介意,和你這個第一奸商傳出斷袖之說。」

「你說的也有道理,明日怕整個京都都知道我是斷袖了。」楚雲宸也不惱,反而笑說道。

「那你還不放下我1慕瑾瑜厲聲呵斥道。

「可我還挺榮幸,能再得一個第一!為了這個第一,我不放1

「什麼第一?」被倒懸著慕瑾瑜的腦袋也有著暈乎乎,下意識地問道。

「天下第一斷袖,這難道不是第一嗎?比起第一奸商,我更喜歡這個名頭。」楚雲宸嘴角一勾,溫潤的聲音也帶著笑意。

這是什麼境界?

自黑也不帶這樣玩的啊!

「若是你喜歡這個名頭,我該親手刻上牌匾送給你,也好讓你楚家後代,多多瞻仰。說不定,還能流芳百世1

「最好不過流芳百世了,那你可得記得把你的名字刻在右邊。」楚雲宸頓了頓,「也好讓你的名字,留給後人多多瞻仰1

慕瑾瑜徹底無語,論起插科打諢的本事,她以為白如玉才是她見過的人裡面,最厲害的一個。可沒想到,楚雲宸才是王中之王!

她認命地閉上雙眼,也不掙扎了。

楚雲斐等人都覺得眼花,不敢置信地看著楚雲宸和慕瑾瑜的背影。

「剛才和楓公子鬥嘴的是我們的兄長嗎?」楚雲斐問楚雲曦。

楚雲曦雙眸一縮,似乎明白了什麼事,笑道:「自然是兄長1

「兄長平時最討厭人碰他,也無人敢碰他!平日連祖父都不曾碰過他的衣角,可今日,他……」楚雲斐突然說不下去了。

「也許,楓公子對於兄長來說,很特別吧。」楚雲曦說道。

楚雲斐「嗯」了一聲,表示贊同。

白如玉一雙手,死死握緊,卻又悄悄鬆開。

梁文揉了揉眼睛,心中震驚不已。

他自幼教小主子讀書寫字,從未見過小主子和誰鬥嘴。通常都是一個字,或者一句話,終結所有對話。

哪怕是吩咐手下做事,也都很短的一句話。從不解釋,也從不多說,更不可能和誰鬥嘴。

「沒想到阿瑾這小少年還挺受小主子喜歡的。」梁文說。

楚雲斐挑了挑眉:「阿瑾?梁叔,他不是叫白如楓嗎?」

白如玉眼眸一縮,上前一步說道:「那是如楓的乳名。四小姐,七小姐,楚少主和我弟弟離開這華音寺,這盛會我們還要繼續待下去嗎?」

歐陽婧說道:「他們都走了,我們還在這有什麼意思?我們也一起走吧。不過,楚雲曦,我可要和你說清楚了,我們是不打算住在你家別院或者酒樓,免得你家四小姐趕我們走!也免得你家哥哥事後還要收銀子1

「歐陽婧1楚雲斐瞪著她喊道。

「別瞪著我,我可不怕你。」歐陽婧說完,哼了一聲,拉著輕言就往外走。

一直被無視的太子殿下終於忍不住了,也不顧素日偽裝的和善,陰狠道:「雲曦,你兄長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1

楚雲曦見太子發怒,立刻說道,「太子息怒,兄長他一貫如此,並不是對太子不敬。」

「呵呵,今日一而再再而三地頂撞孤王,孤王看在母后的份上,從不和他計較!可他卻在佛門重地,行事怪癖,給天下學子蒙羞!這要是被朝中儒臣知曉,集體上書彈劾,孤王有心庇佑,也無濟於事1太子怒火難平。

「既是佛門重地,為何還會允許女子前來賞雪?」楚雲斐問道。

陪在太子左右,華音寺的元素大師說道:「老衲元素,見過兩位楚小姐。誠如太子所言,在佛祖面前,眾人皆為虛幻。在老衲眼中,紅顏淑女更和塵埃一般無二。」

「依照大師之意,眾人皆為虛幻,紅顏塵埃一樣,那我兄長雲宸剛才的行為又有何不妥之處呢?還請大師解答。」

楚雲斐虛心請教,元素大師心有好感,也有心為楚雲宸開脫,說道:「楚四小姐所言極是,紅顏和骷髏都是一般無二,更何況,楚少主為人正派,忠肝義膽。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其中定然有我們不知情的情況。還請太子殿下,看在老衲的份上,原諒一二。」

元素大師乃是華音寺住持,得道高僧。當朝皇帝對元素大師都禮遇有加,更何況是太子。

太子趙城府極深,今日心思外露,也是被楚雲宸激怒而已,此刻,他顧及元素的盛名,只好彎腰行禮,說道:「大師說的好!趙受教了,以後還要麻煩大師多多指教才好。」

「老衲惶恐1

太子卻和善地拉住元素的手,說道:「今日盛會已經開始,青嵐君先行回去了,看來梅雪令還要再上一日了。」

元素大師笑道:「那請太子移步廂房,先休息一番。」

「如此甚好。」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