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六十一章 和狐狸結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和狐狸結盟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我從不仗勢欺人1楚雲宸尋了一個舒服的位置,靠在馬車上,淺聲說道。

從不仗勢欺人?

慕瑾瑜很想問一句,那你為何老和我過不去。可想到眼前這個楚雲宸可謂是一隻特滑頭的狐狸,他要是回答一句:「被我欺負的都不是人。」

那她豈不是自討沒趣,自己給自己添堵嗎?

她果斷地避開這句話,直接切入主題地說道:「當這麼多人的面,掐死你,已經不太可能了。你把太子府邸的地圖給我,山長水闊,你我再無瓜葛。」

「好一句,山長水闊,再無瓜葛。」楚雲宸自嘲地冷哼一聲。

慕瑾瑜不願意與他糾纏不清,果斷地說道:「太子府邸的地圖給我,你想要的東西,我可以幫你拿。」

「這算什麼?交易?」

「是。」

「你憑什麼認定我想要的東西,非你不可取呢?你憑什麼認為你有了太子府邸的地圖就能順利找到地宮入口?」楚雲宸逼問慕瑾瑜。

慕瑾瑜說道:「我自有辦法1

「那換個問題,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給你?如此豐厚的寶藏,我獨吞豈不是更好。」楚雲宸瞥了慕瑾瑜一眼,幽黑深邃的眼神,裡面似乎還夾雜著意味不明的含義。

「因為我是顧懷清的女兒1

楚雲宸一愣,眸光微微一沉,清澈如水的眼眸突然湧出黑色漩渦,在溫涼如玉的面具影射下,竟有如同黑雲壓城的壓抑感。

「是,你說的沒錯,就因為你是顧懷清的女兒,才有了利用的價值1原本清澈如水般溫潤的聲音,也有些發沉。

慕瑾瑜心中緊繃的弦突然斷了,像是鬆了一口氣,也像是有一口氣堵在胸口,悶得她酸澀不已。

她強忍著酸澀,逼著自己鎮定,不一會,臉上浮現出明媚無比的笑容:「我還有利用價值,那就有了和你談判的資格,這筆交易,你很划算。」

楚雲宸眼眸深處劃過一絲不忍,片刻功夫,又雲淡風輕地說道:「好1

「那我們算是盟友了,先把府邸地圖給我。我今夜要去太子府衙轉一轉。」慕瑾瑜伸手說道。

「你確定我們這算是結盟?」楚雲宸問。

「是。」慕瑾瑜斬釘截鐵地回道。

太子府邸地下藏著寶貝,而太子殿下卻要謀取楚家的財富,真是可笑。

「好,既是盟友,就該同甘共苦,共同進退。」楚雲宸說道。

慕瑾瑜微微點頭,表示贊同。

「景王一直站在折柳亭內,等著我們。你我已經算是盟友了。總不能,對賢王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吧。你是不是該陪我一起見見這位景王。」楚雲宸緩緩說道,像是在複述一本枯燥無味的書籍。

「景王賢明在外,更何況他一向文質彬彬,即便我們躲避不見,他也不會為難我們。」

「景王七歲出宮開府,十二歲便是翰林院的學士。十五歲娶了蕭閣老的孫女,如今,景王府後院和太子府邸竟有一牆之隔。」楚雲宸緩緩說道。

慕瑾瑜頓了頓,「你將顧玄之扔的遠遠的,是為了方便入住景王府,還不惹人懷疑。不過,我很好奇,你怎知道兩座府邸後院連著後院,只有一牆之隔。難不成,太子府邸和景王府邸,你都安插了眼線?」

楚雲宸整了整被慕瑾瑜弄皺的衣服,平靜地看著慕瑾瑜,慢悠悠地道:「大隱隱於野,小隱隱於市。有許多能工巧匠、能人異士,都新藏於市中,要想知道兩座府邸的地圖,只需要在中庭雪樓的尋寶閣,明碼標價,就算你想要皇帝所穿的衣服,都有辦法買到。」

「奸商1慕瑾瑜咬牙切齒地說道,連這辦法都能想到的少年,不是奸商又是什麼。

「無商不奸1楚雲宸心安理得地回了一句。

「四爺是你安插在中庭雪樓對外的幌子,所有人只道中庭雪樓的主子就是四爺,不敢惹怒的也是四爺。可誰有能明白,四爺只不過是楚雲宸的替身而已。那中庭雪樓所謂的十二常衛,怕也是你的手下吧。」慕瑾瑜微微眯了眯眼,之前總覺得有雙無形的手在推動事情的發展。

如今,細細想來,不自覺地覺得脊樑發冷,眼前這隻看起來像小狐狸的少年,實則是頭詭譎多變的雪狼。

風雲難辨,人心難測。

慕瑾瑜能算準商青嵐的心,卻看不透楚雲宸的心。

而慕瑾瑜對有危險的人和事,都避而遠之。

可現實偏偏逼著她,靠近楚雲宸這個危險的傢伙。

「本王特意在此等候雲宸君,明日一道再來華音寺觀賞梅雪,共同見證今年梅雪令花落誰家。路途多寂寞,不知雲宸君可願意共同對弈一局。」景王對著馬車的車簾緩緩說道。

亂換岫,楚雲宸挑起車簾,聲音清涼說道:「景王殿下在此等候多時,難不成只是想和雲宸對弈一局嗎?」

景王說道:「只是想和雲宸君對弈一局,不談朝政,不談江湖,不談風月,只談棋局。」

「常聽人提到,蕭閣老是個棋痴,找的孫女婿也是棋痴。日間見景王與青嵐君對弈,棋走偏峰,自成一家,雲宸自愧不如。」楚雲宸挑簾起身,輕輕飄落在地,拱手繼續說道:「我的棋藝只學得家祖父皮毛,自不敢與景王對弈。」

景王笑道:「雲宸君何必自謙,南雲宸,北青嵐這句話,放眼整個大華天朝,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更何況雲宸君的名頭可是排在青嵐君的前面,棋藝只怕早已是爐火純青,又何必一再自謙呢?是不是在雲宸君的眼中,本王根本不配做雲宸君的對手?」

楚雲宸語氣依舊清涼如水:「今日不願與景王對弈。」

景王也不介意,似乎早已經習慣自己被楚雲宸拒絕,只是笑著說道:「那我就等雲宸君有心情對弈的時候,再約雲宸君對弈。」

「好。」

一個字結束對話,景王也不惱,反而笑得更歡快,楚雲宸退讓一步,總比果斷拒絕他的好,「蕭爺爺聽說雲宸君要來京都,特別高興,天還未亮,就讓下人將那四年前下了一半的棋局拿出來,就等著你去赴約了。」

楚雲宸苦笑道:「四年前從京都回到洛陽,我就再也不願聽到棋局二字。」

「蕭爺爺在楚爺爺面前占不到便宜,自然要從你身上討點利息?誰讓楚爺爺的棋藝要高於蕭爺爺。」

「嗯。」楚雲宸應了一聲,表示贊同景王的說法。

景王雙眼繞過楚雲宸看向馬車,好奇道:「車上似乎還有人?能與雲宸君同坐一輛馬車的人,定非常人。不知本王能否有幸見上一面,也好滿足本王的好奇心?」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