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六十二章 鬥嘴是情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 鬥嘴是情趣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折柳亭起了風,景王臉上掛著矜持的笑意,他的雙眸依舊緊緊盯著馬車,其實,他知道馬車裡面的人是誰。

毫無內力,毫無名氣的少年,竟然能破了青嵐君的劍道。

青嵐君是誰?

是三朝帝師的唯一嫡出孫子,是太陽道人的唯一關門弟子,是大華天朝百年難得一見的文武奇才。

從剛聽到消息,到現在,景王的心裡一直熱血澎湃,除了他想要見見這位少年以外,更想拉攏這位少年。

慕瑾瑜掀開車簾,從馬車上跳了下來,前行幾步,仰頭看了景王一眼,拱手道:「景王殿下,安好。」

景王親近隨和道:「真沒看出來,這麼小的個頭,竟然敢和青嵐君比劍道,甚至還勝了。」

慕瑾瑜沒有回答,依舊保持剛才的樣子,神情都沒一絲變化。

景王也不惱,他覺得凡是有才之人,大多比較怪,行事風格也非比尋常,待人接物一向高冷。

若是面對他的隨和,慕瑾瑜熱情似火的回應,景王反而覺得她沒有真材實料。

而慕瑾瑜懶得回應這種無聊的問題,落在景王的眼中,這就是高冷。

有才的人不愛搭理人,人們通常稱之為高冷。

若是無才之人不愛理人,人們通常責怪此人無禮。

「說到棋局,王爺就忘乎所以,把正事都忘了。」這時,景王府馬車下來一位雙十年華的女子。

女子身著乳白色的大氅斗篷,厚重的衣服也難以掩蓋這女子曲線嬌小玲瓏。

慕瑾瑜抬眸看去,只見這女子臉上潔凈如玉,眼神流光溢彩,說不出的嫵媚。

還未靠近,就能聞到一股濃烈的胭脂香味,慕瑾瑜暗暗皺了皺眉頭,只覺得此香讓她渾身不自在,卻又說不出緣由。

女子蓮花步輕移,景王連忙上前,握住女子的手說道:「怎麼下車了?這外面冷的很,小心受風寒了。」

隨後轉頭看向在馬車一旁候著的隨從,吩咐道:「取暖爐來。」

「王爺,有外人在呢?」女子臉上閃出嫵媚的笑容,嬌嗔地說道。

慕瑾瑜見狀立刻轉頭看著楚雲宸,避免尷尬。

景王笑了笑,將下人送來的暖爐,遞給女子,「宛若,你素日怕冷,這暖爐一定要隨身攜帶,以防受風寒。」

「是,宛若謝王爺關心。」

慕瑾瑜見景王對這女子甚是關心,不由地低聲問楚雲宸:「這宛若是否是景王的紅顏知己?」

楚雲宸挑了一下眉頭,「這是景王妃,蕭宛若。」

慕瑾瑜恍然大悟,像這種場合,人來人往,人多口雜。一般有權有勢之人,都會選擇帶結髮妻子出席盛會。博得愛妻寵妻的好名聲,也能體現出自己的素養。

「本王妃見王爺一提到棋局,就知道,王爺一定會把正事忘了。」女子笑著說道,然後朝慕瑾瑜和楚雲宸微微點頭,繼續說道,「祖父特命我們一定要邀請兩位公子去做客,我瞧著兩位爺也有些累,不如早些回府歇息?」

楚雲宸清冷地說道:「蕭爺爺之約,恕雲宸不敢赴約。」

慕瑾瑜原本表情嚴肅,聽到楚雲宸的回應,腦海種閃過楚雲宸不情不願地被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強行拉過去下棋的場景。

忽然,她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然後,趕緊收斂心神,繼續擺出嚴肅認真的表情。

蕭宛若媚眼含羞地看著慕瑾瑜那張漂亮的臉,小聲說道:「不知公子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宛若也很想知道。」

流光溢彩的眼眸,含羞待放的笑容,一切都很美好,可慕瑾瑜卻不知道為何見到她那笑容,心中隱約有些懼意。

「我只是想到雲宸君得了南雲宸,北青嵐的名號以後,就變得格外自謙,顯得有些做作。想到蕭閣老強拉著雲宸君對弈,雲宸君想必一臉無奈。因而覺得好笑。」慕瑾瑜回應道。

景王聞言一副詫異的表情看著楚雲宸。

他見楚雲宸似乎沒有任何情緒的時候,更是驚訝地張開嘴巴,一點兒也不誇張,景王的嘴巴能同時吞下兩個雞蛋。

竟然有人敢說楚雲宸做作!

這簡直駭人聽聞埃

更讓景王驚訝的倒不是慕瑾瑜敢如此大言不慚地形容楚雲宸自謙的行為。而是驚訝於楚雲宸聽完以後,眼角微藏的笑意。

見鬼了!

景王恨不得趕緊找個沒人的地方,狠狠抽抽自己的嘴巴,免得他此刻不清醒。

蕭宛若反應倒是挺快,噗嗤一笑道:「公子快人快語,很是有趣。」

慕瑾瑜說道:「王妃有眼光1

「你倒是不客氣1楚雲宸撇了慕瑾瑜一眼說道。

慕瑾瑜哼了哼:「我白如楓向來直來直去,快人快語。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從來不會自謙,從來不沽名釣譽,更不會像某人一樣,矯揉造作1

楚雲宸雙眼微眯,問道:「那如楓君棋藝如何?」

「略懂一二。」

「哦,那如楓君,你能告訴我略懂一二和只懂皮毛,這兩句話字意又何區別?」

慕瑾瑜說道:「略懂一二是實誠,只懂皮毛是自謙。」

「這麼說來,如楓君是很實誠的人了?」楚雲宸輕笑一聲,問道。

「自然1

「嗯,我很虛偽。」楚雲宸雙手一攤說道。

慕瑾瑜磨了磨牙,擠出話來:「你知道就好1

景王妃蕭宛若掩嘴笑道:「如楓君和雲宸君的關係可真要好,羨煞旁人。是吧,王爺。」

景王點頭笑道:「恩,愛妃所言極是。」

慕瑾瑜聽到「愛妃」兩字,忍不住打冷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真肉麻!

她的認知中,都是肥頭大耳,滿臉油光的猥瑣男人,張口閉口地喊著愛妃。

如今,聽到景王稱蕭宛若愛妃,條件發射地覺得很是肉麻。

「我頭暈,要去休息一下。」慕瑾瑜手扶著額頭說道。

楚雲宸問道:「何故頭暈?」

「舊症。」

「你是神醫谷的新貴,難不成治不好你的頭暈症?」楚雲宸問道。

慕瑾瑜火了。

這傢伙,故意刁難她的吧。

「醫者不自治,這麼淺顯的道理,你也不知道嗎?」慕瑾瑜努力擠出笑容,咬牙切齒地說道。

「神醫谷那麼多位杏林高手,難道都治不好如楓君的舊症嗎?當真奇怪埃」楚雲宸問道。

還有完沒完!

慕瑾瑜簡直火冒三丈,她這麼蹩腳的借口,他都辨認不出來嗎!

她隱隱約約覺得,小狐狸這是在拆台,拆她慕瑾瑜的台。

「都說是舊症了,自然比較頑固!你是不是還想說,神醫谷的人都是廢物?連頭疼都治不好?」慕瑾瑜挑眉說道。

楚雲宸搖了搖頭,「神醫谷是廢物這句話,可不是我心中所想。怕是如楓君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廢物,所以才會這樣想當然吧。」

慕瑾瑜胸口被火燒得滾燙,想上前掐死楚雲宸這頭小狐狸,卻礙於景王夫妻二人在常

滿腔怒火無處可泄,她抬腳就用力踩上楚雲宸的腳,「我是不是廢物,要你管1踩上去還不忘,用腳碾了幾下,方才解氣。

「頭不暈了嗎?」楚雲宸問。

「暈!很暈1慕瑾瑜吼道,又踩了楚雲宸兩下,然後轉身就往馬車走去。

頭也不回地小聲說道:「死狐狸!真討厭1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