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六十五章狗屁不如的棋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狗屁不如的棋藝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慕瑾瑜聽到楚雲宸提到她,甚至還當眾提到她棋藝高超,臉色有些難看,甩開楚雲宸的手說道:「誰是你良友?」

「難道你不是?」楚雲宸挑眉問道。

「不是1

「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慕瑾瑜聽到楚雲宸溫吞的話,頓時有些惱,這種話說了第二遍了。這狐狸又想耍什麼花招。

這話說的這麼歧義,連她聽了都忍不住浮想聯翩。更何況在場的其他人。

她忍不住心虛地瞟了眾人一眼,見眾人臉色正常,暗暗鬆了一口氣。

楚雲宸不緊不慢地說道:「那你陪蕭爺爺對弈一局吧。」

慕瑾瑜忍不住翻了白眼,她又不是他的隨從,也不是他的什麼人,憑什麼得聽他的命令。

「棋藝我只略懂一二,蕭閣老的棋藝如此高超,我覺得還是你陪蕭閣老對弈一局更妙。」

蕭閣老是出了名的棋簍子,他早就技癢難耐,此刻見慕瑾瑜和楚雲宸你一句我一句的恭維,有些惱火。

吹著鬍子說道:「就你了1手指著慕瑾瑜。

楚雲宸淺笑一聲。

蕭閣老和他對弈,通常是十局九敗,如今,有個新人來對弈,按照蕭閣老的性格,定會選擇慕瑾瑜,而非常勝將軍楚雲宸。

慕瑾瑜清冷孤傲地說道:「我真的只是略懂一二,難登大雅之堂。」

她可是聽說了這蕭閣老經常不分晝夜地拉著人練手。雖然,她前世看過圍棋的棋譜,但是畢竟不能和蕭閣老這樣的人物對弈。

不然會輸的很慘。

雖然慕瑾瑜一向不怕輸,可她怕蕭閣老對棋藝的熱情。

她前世見過花痴,可不想再遇上一位棋痴。

楚雲宸說道:「如楓君說自己棋藝略懂一二,這不就是告訴我們,你要賣弄了嗎?既然蕭閣老如此大雅之人,也願意給你這個機會,你又何必退讓。這不像你的性格埃」

「你……」慕瑾瑜氣得說不出話來,這隻死狐狸說的話,總能噎得她說不出話來。

「拿出你挑戰青嵐君的氣魄出來。」楚雲宸雙眸沉寂如寒水,「青嵐君的棋藝也很高超,你遲早要入丞相府,也遲早會和他對弈。那不如就先練練手1

慕瑾瑜一口氣堵在嗓門,上不去,下不來。

青嵐君說他在丞相府等她。

可她從來沒說自己要去赴約。

這隻死狐狸,何故非要拿青嵐君堵她的話。

「如楓小友,略懂一二想來對此道也是頗有心得,與我這個老頭兒對一局,也不傷大雅不是嗎?」蕭閣老開了口。

景王端著笑說道:「如楓君,若你今日不與蕭爺爺對上一局,怕他老人家今夜是睡不著了。」

「呃……」慕瑾瑜看了楚雲宸一眼,「好吧。」

總不能讓楚雲宸這個小狐狸小看她吧。

拿出對戰商青嵐的氣魄,她倒是拿得出,至於能不能贏一局,那隻能聽天由命了。

誰讓她,只看過棋譜的書,可沒有和任何人對弈過。

蕭閣老早就將棋盤擺好了,慕瑾瑜坐到蕭閣老的對面。

「小友先行1蕭閣老請慕瑾瑜先行執棋。

慕瑾瑜也不客氣,素手端起放有白棋的玉盒,將棋子啪的一聲落在琉璃材質的棋盤上。

「你……你真的是略懂一二?」蕭閣老盯著棋子,眉頭緊皺著。

「是,略懂一二。」

蕭閣老吹著鬍子說道:「吹牛皮,若是懂此道,開局怎麼可能這樣落子呢?」

慕瑾瑜橫眉冷峻地說道:「這開局有什麼問題嗎?」

「倒也沒……什麼問題。」蕭閣老皺著眉頭,耐著性子執黑子落棋。

如此一來,你白子,我黑子,一來一往。大約十幾下,慕瑾瑜的白子已經毫無退路。

景王暗暗嘆息,原本慕瑾瑜開局獨特,還以為會峰迴路轉,沒想到棋藝真是一言難荊

如何一言難盡?

就是差到景王都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蕭閣老開口問道:「你這棋藝是誰教你的?」那語氣,大有一種責怪他人誤人子弟的氣憤。

慕瑾瑜黑亮的眼珠子一直盯著棋盤,太都沒抬地說道:「無人教,只看了棋譜。」

「難怪……這般……差。」蕭閣老直接懟道。

慕瑾瑜抬頭看向蕭閣老:「怎麼就差了?」

蕭閣老搖了搖頭,笑話慕瑾瑜道:「就你這棋藝,連狗屁都不如,還大言不慚地說自己略懂一二,你不臉紅嘛?若你願意學,我倒是可以收你做徒弟。」

那語氣,極為勉強。

可殊不知,蕭閣老內心還是很震撼。畢竟慕瑾瑜光看棋譜,就能和他對弈十幾下,證明慕瑾瑜很有慧根。

而且蕭閣老覺得他若是收了慕瑾瑜做徒弟,一來有人陪他練手,二來還有人能夠替他揚名。

「這棋局難料,您怎麼就認為,我一定會輸?」

景王一愣,他不敢像蕭閣老那樣輕視慕瑾瑜,畢竟她可是贏了青嵐君的人。

楚雲宸很好奇,慕瑾瑜會給他帶來怎樣的驚喜,「這棋局確實風雲變化,難測勝負,不知道如楓君,會如何扭轉局勢?」

蕭閣老和景王聽完,頓時一愣。

若是蕭宛若說這樣的話,他們兩人只當女兒家的胡話,而說這話的人換成了楚雲宸,意義就不一樣了。

畢竟入道之人放個屁,都是香噴噴的。

更何況,楚雲宸可是位棋道高手。他的話,還是很有分量,不容人忽視的。

慕瑾瑜抬眸看了楚雲宸一眼,這狐狸,雖然腹黑,嘴毒,可有時候卻又挺可愛的。就像現在,所有人都不明白她的心思,卻被楚雲宸一眼看穿。

這頭狐狸,真是成了精。

素手執白子,落入棋局,頓時殺氣四起。

蕭閣老黑子一落,殺了慕瑾瑜半壁江山。

「哈哈……我還以為你能有什麼高招扭轉乾坤,原來只不過是故弄玄虛。」蕭閣老哈哈大笑道。

景陽搖了搖頭,白子一落,黑子殺了一大片。整個棋盤上,白子零零散散,黑子密密麻麻,勝負已分。

他高看了慕瑾瑜。

楚雲宸狐狸般的雙眼眯了一下,有趣。

慕瑾瑜冷冷地說道:「沒聽過置之死地而後生這句話嗎?」

說罷,素手捏著一枚白子,冷笑一聲,然後輕輕放在棋盤上,頓時局勢有所扭轉,慕瑾瑜吃了幾顆黑子。

「咦,這棋……」蕭閣老眉頭一皺,困惑不已,一會兒搖搖頭,一會兒又笑呵呵,「妙啊,妙礙…」

隨後思索一會,才落子。

落子后,滿意地摸了摸鬍子,得意地看著慕瑾瑜說道:「如何?」

慕瑾瑜嗯了一聲,沒做什麼表態。

落子,黑子被殺的零零落落。

「如何?」慕瑾瑜反問道。

蕭閣老啞口無言,棄子認輸:「我輸了。」不敢置信地又重複了一句:「我輸了。」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