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瑾衣世子妃>第六十六章棋品是人品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棋品是人品嗎

小說:瑾衣世子妃| 作者:半山公子| 類別:其他小說

「如楓君贏了?」蕭宛若不敢置信地問道。

她祖父可是大華天朝數一數二的棋藝高手啊,怎麼會輸給白如楓這個看起來很弱小的少年呢。

「是啊,她贏了。」景王說道。

「為什麼啊?」蕭宛若不解說道。

景王無奈地聳了聳肩膀說道:「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是白如楓贏了?為什麼明明是死局,竟然真的置之死地而後生了。」側頭看向楚雲宸繼續說道:「雲宸君,你怎麼看?」

楚雲宸並沒有回答景王,而是看著慕瑾瑜,眼眸閃著光,一言不發。

此刻,慕瑾瑜將放白子的玉盤輕輕放下,臉上的表情依舊清冷如常:「承讓了。」

蕭閣老此刻羞愧難當,卻仍然來回打量慕瑾瑜,「你這棋藝其實不算高,你下棋的手段簡直……太過……」

「奸詐?」慕瑾瑜抬眸問道。

「不錯,有過之而不及。」蕭閣老憤憤的說。

「下棋就如同比拼劍法一樣,自然只看結果,不看過程。」慕瑾瑜頓了頓,指了指桌上的糕點,繼續說道:「道理就是,好比這桌上的糕點,人們會評論它的口味如何,會評論做糕點的廚子廚藝如何。卻無人問它是廚子用了什麼手段做成的。」

「可下棋乃是君子之學,棋道更是按照君子品行所劃分,你如此手段,實屬君子所不為1蕭閣老怒氣沖沖地說道。

慕瑾瑜猛的站了起來,冷笑一聲:「蕭閣老的意思是說我贏了這件事,不是君子所為嗎?」

蕭閣老拍了桌子怒道:「別以偏概全!若是君子下棋,自當坦坦蕩蕩,而不是耍一些小手段1

此刻,景王才隱約聽明白了,聯想到剛才慕瑾瑜和蕭閣老對弈的棋局才猛的明白慕瑾瑜為何能贏。

素日對弈,眾人都保持君子之風度,點到為止。從來不會耍一些小手段。更沒有人像慕瑾瑜這般,先隨心下棋,看似毫無章法,實業布局精緻。

再加上慕瑾瑜最擅長的就是找准對方弱點,所以一擊即中。

「那我問你,兩軍對壘,也要分君子打法嗎?」

蕭閣老哼了一聲,「下棋是雅事,乃君子之風。軍事對壘殺人見血的,乃是俗不可耐的事,怎麼能相提並論1

慕瑾瑜也哼了一聲說道:「大俗即大雅!難道在蕭閣老的面前,守在邊疆,流血流汗的戰士,還不及你的棋局重要嗎?難道這就是你所奉行的君子之風?」

「你強詞奪理!我說你下棋手段過於奸詐,可沒說戰士流血流汗不及這盤棋。」蕭閣老氣的臉色發青,猛的站了起來。

「那蕭爺爺覺得棋品可見人品?」楚雲宸忽然問道。

「棋道乃是天道,棋品自是人品1

「那蕭爺爺覺得人品乃棋品,棋品乃人品,這樣的說法准嗎?」楚雲宸繼續發問。

蕭閣老頓了頓,想了想才說道:「准1

「有沒有不準的時候呢?」楚雲宸問道。

蕭閣老呵了呵,「棋品好的人,人品自然清高,乃有君子之風。」

楚雲宸又問道:「蕭爺爺覺得原來大理寺卿吳用棋藝如何?」

「還可以。」

「吳用的棋藝,蕭爺爺覺得可為幾品?」楚雲宸問道。

蕭閣老仔細想了想,鄭重地回道:「上二品。」

「蕭爺爺覺得此人人品如何?」

蕭閣老臉色微微一紅,「此人擔任大理寺卿二十餘年,正直善良,若不是雲南王世子被殺,他辦案不利,也不至於畏罪自殺。」

「蕭爺爺你這是從何得知?」楚雲宸問。

慕瑾瑜也頗為好奇地看著蕭閣老,自然沒錯過蕭閣老那閃躲的眼神。

她想:楚雲宸不會無緣無故提到大理寺卿的死,這中間應該有某種聯繫,只是她一時間難以摸清楚具體情況。

「朝中同僚,都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我自然也聽說了。」

楚雲宸笑著繼續說道:「大理寺卿吳用派金刀門的副門主金坤闖中庭雪樓,誣陷中庭雪樓四爺乃是楚家人,更誣陷雲南王世子的死與楚家有關。蕭爺爺,你說像他這樣的人,是正直善良嗎?」

「所謂在其位謀其政,他是掌天下刑法之人,應當公道,若是都憑陷害他人來破案。這朗朗晴空的天下還能算是乾淨的嗎?」

蕭閣老噎得說不出話來。

上二品的棋藝,下三濫的手段,這樣的人,算是君子嗎?

他算是君子嗎?

蕭閣老在心中默默地質問他自己。

若是楚雲宸知道這件事情,幕後黑手還有他,楚雲宸該怎麼品他的棋道。

冷汗直冒,眼神都不敢直對楚雲宸。

「偶有例外……」蕭閣老弱弱地說了一句。

楚雲宸質問道:「既不是絕對的道理,又如何能當作看人的準則。若是因為如楓君將軍法用在棋道上也算陰謀詭計的話,那麼顧小將軍帶著千人,沒擊戰鼓,沒下戰帖,千里直插匈奴命脈,保了邊境十年安定。按照蕭爺爺的意思,顧小將軍不是保家衛國英雄,而是詭計多端的蛇鼠之輩1

蕭閣老軟軟地癱坐在軟墊上,囁嚅道:「這又如何能混為一談礙…」

慕瑾瑜見狀,忍不住多看了楚雲宸一眼,雖然這狐狸腹黑且嘴毒,但是對她頂多是鬥嘴調侃,從未言詞如此清冷不近人情。

心中又忍不住給他豎個大拇指。

景王見局面有些尷尬,一時沒了主意,倒是蕭宛若一直盯著慕瑾瑜的喉結若有所思。

「咳咳……」景王咳嗽幾聲。

蕭宛若仍然盯著慕瑾瑜的喉結若有所思。

慕瑾瑜眉頭皺了皺,這種探究的眼神,雖然沒有惡意,她卻不喜歡。

「咳咳……咳咳……」景王故意咳的聲音大了一點兒。

蕭宛若才回神問道:「王爺是不是惹了風寒,怎麼咳嗽的這麼厲害?」說完,素手還拍了拍景王的後背。

景王使了使眼神,奈何蕭宛若此刻心神一直流轉在慕瑾瑜身上,那裡能猜懂景王此刻的意思。

著急不已地又咳嗽幾聲。

慕瑾瑜暗暗發笑,壓低嗓門,一本正經地說道:「王爺受了風寒,還請王妃摘些山楂洗凈,然後熬些山楂茶給王爺去去熱毒。」

「哦,好的。」蕭宛若應道。

景王氣得眼睛直翻。

楚雲宸說道:「王妃最好再給蕭爺爺準備一碗。」

這時候,蕭宛若才反應過來,楚雲宸和慕瑾瑜聯手調侃她的祖父和夫君,氣血難以抑制,嗓音顫抖道:「你們……過分了1

過分?

什麼是過分!

反擊若是過分,那麼,你們的骯髒齷齪的陰謀詭計又算什麼?

玉冷麵具下,那張絕美稚嫩的臉上浮現出落寞的神色。

能傷害他的人,都是最為親近之人。

曾幾何時,蕭爺爺還曾抱著他上馬,教他射箭。

曾幾何時,這位和藹可親的爺爺,還帶著他,去雪地求醫……

Ps:書友們,我是半山公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