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顧少夫人你騙我>第七章:再遇【正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再遇【正版】

小說:顧少夫人你騙我| 作者:一寸離人蘇| 類別:科幻小說

看到蘇涼久久不能回神,顧雲生只是冷笑一下,轉瞬即逝。

「蘇上將,怎麼了嗎?」顧雲生問道,語氣中滿是調侃,卻帶有一絲不易察覺的企盼。

他知道這份企盼來源於什麼。不過,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企盼,他甚至都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聽到這個女人的消息,就立刻從會議上出來,回國,參加宴會,他甚至都沒有休息。為得,就是看看這個人,他不明白自己想看到這個人到底過的比自己好,還是不好。可是,他還是想看看這個人。

「沒事,沒事。」蘇涼一個激靈,她不會忘記這是誰的聲音的,可是她也忘不了這個人。她,也不想忘。

顧雲生看著眼前這個俏影,心裡嘲諷一笑。臉上的譏諷更是明顯。他明白,這嘲諷,既是對她,也是對他。

三年光陰,兩人各自成長。他明白,自己回來,就是因為這個人,這個騙了他七年的人,這個冰冷無情的人,這個讓他牽挂之人,這個在最後連真相都沒有告訴過他的人。他不明白,為什麼要離開?

「那可以賞臉讓我坐在這裡嗎?」顧雲生道。

他想接近她,想看看這個心狠的人,到底心長什麼樣子。

「哈?」話剛出口,蘇涼來不及反應,下意識捂住了嘴。「沒事,你做吧。」隨即,她淡然一笑。

「你可是蘇上將,是鐵血上將,是蘇氏的繼承人,不允許有任何失禮。」蘇涼在心裡默念。

顧雲生沒在接話,只是坐到離蘇涼只有半米不到遠的地方。

蘇涼有些驚慌,她今晚穿了一件修身的抹胸黑色禮服,但薄薄的衣料也底不住那劇烈跳動的心。

蘇涼忙起身從侍者的盤子里拿走一杯香檳,一口,杯中已見底。

顧雲生輕笑,「蘇上將,香檳,可是要慢慢喝的,這麼急,容易醉。」

蘇涼猛地一驚。

「糟了,來之前沒喝醒酒藥1蘇涼心想,「糟了,糟了,自己的酒量幾斤幾兩自己還不知道嗎?平時執行任務時都有醒酒藥的,怎麼偏偏今天沒喝,該死1

「不必顧總費心了。」蘇涼淡淡道,緊接著起身朝洗手間方向走去。

顧雲生目光逐漸幽深,原來,自己在她眼裡,是這番多管閑事嗎?

蘇涼走到洗手間,一把涼水沖刷在臉上,瞬間清醒不少,蘇涼轉身離開,卻沒注意到身後那道毒辣的目光。

「雲生哥哥是我的,你這個賤人1女人的聲音響起,不過,此時的蘇涼早已走遠。「今天之後,你就再也別想跟雲生哥哥在一起了,等著吧,蘇涼1

女人的聲音咬牙切齒,令人不由得膽寒。

「怎麼樣?能成嗎?」

「放心,那身材,那傲氣,嘖嘖」

「那就做絕點,明早記者來了,我要看到最勁爆的消息。」

蘇涼走到大廳中央,不斷有人過來敬酒,不多時,蘇涼便感到有些頭暈。

「楊總,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蘇涼微笑道。

「好的,好的,蘇上將您請,我們為您安排的下榻酒店請賞臉一定要去啊1楊光一張老臉,此刻跟開了花似的,臉上的皺紋一抖一抖。

「嗯,好,那抱歉了,我先走了,下次再約。」蘇涼輕輕應到,隨即准身離開。

顧雲生原與他人正在交談,此時見蘇涼一身走出,心下便有些慌亂。「她的酒量,一杯便足以醉倒,今天喝了這麼多,還開車。」顧雲生一邊想著,一邊便朝楊光的方向走去。

「楊總,我還有些事,先走了。」顧雲生草草交待,便起身朝蘇涼離開的方向走去。

楊光有些二仗摸不到頭腦,今天這是怎麼了?先是兩位從不參加宴會的大佛齊齊參加,再是兩位特意要坐在一起,再者是兩位雙雙離開,這到底是怎麼了?

蘇涼慢慢的向著車的方向走去,不過剛走兩步,蘇涼便倒在了地上。

修身的長裙此時有些凌亂不堪,

精緻的臉蛋上有著化不開的愁容。

「嘿嘿嘿,得來全不費功夫,蘇美人,讓哥哥來1

一聲猥瑣的男音響起,正是剛剛在洗手間那個聲音。

一個弔兒郎當的男人便從陰地里走出來,蹲在蘇涼旁邊,粗糙的大手在蘇涼身上不規矩。

「滾1一聲暴喝響起,男人猛地回頭,看到來人是顧雲生嚇得一激靈,忙將口袋裡的鑰匙一換,轉身飛速離開。

顧雲生連忙跑到蘇涼身邊,一把將蘇涼抱起,眼中滿是憤怒與惱怒,竟然有人敢動他的女人,真是嫌命短。

顧雲生看著懷裡人的愁容,卻在被他抱起時瞬間變得安靜。蘇涼輕輕在顧雲生懷裡蹭了蹭,顧雲生有些難受。

不僅是心理上,還有生理上。

顧雲生快步走到車旁,打開車門,想要將蘇涼放到車裡,卻不料蘇涼突然睜開眼,精緻的雙眸中滿是霧氣。

「阿生,你怎麼在這?」不同於之前的冰冷,如今蘇涼的語氣中只有迷濛與酥軟。「阿生,我不是故意要離開你的,可是,可是……」

顧雲生聽到蘇涼的話語,便猛地瞳孔放大,「可是什麼,可是什麼?」他猛地搖晃蘇涼。

可是蘇涼此時卻也已經不省人事,長腿一把搭在顧雲生腰間,小手開始不耐煩。

顧雲生只覺得自己的呼吸越來越熾熱,這個小妖精,真是越來越會勾人了。

顧雲生一把將蘇涼拉到懷裡,霸道而又略帶懲罰的侵入她的領地。

黑夜中,不斷震動的車是最好的證明。

顧雲生看著懷裡柔軟的人,還不斷說著夢話,手還不老實的亂動,微微輕笑。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可是,現在,他什麼都不想管了。

只想沉浸於夜色的慾望籠罩之下,顧雲生一把摟住蘇涼,驅車想雲旗酒店開去。

現在的他,只想狠狠的懲罰這個不斷撩撥他的人,這個他心心念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