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五章 悄然改變(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悄然改變(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戰逍遙看著鳳霞舞娉婷裊裊的背影身姿,張口說道:「人很美,身材更是完爆,只可惜脾氣太差了些,不過早晚推倒你。」

王超、周剛、杜海泉,怔怔的看著戰逍遙,嘴巴大張,完全能塞入一個雞蛋。

王超獃獃的說道:「老大,你、你沒病吧。」

羅子騎咬牙切齒惡狠狠張口罵道:「廢物就是廢物,滿腦子毒*晦思想。這廢物就等著被開除吧,咱們走著瞧。」罵罵咧咧的遠去了。

戰逍遙,長發一甩,張口說道:「走,咱們繼續吃飯,我快餓死了。」

四人進入店面,找尋了一處靠角落的座位坐了下來。

王超是宿舍的土豪,一般聚餐都是他買單。慣例,王超豪氣的大聲叫道:「老闆,上菜單。」

戰逍遙也不客氣,七七八八的點了一大堆吃食,只把一眾舍友看得驚詫連連。

店老闆可是歡喜的合不攏嘴。

戰逍遙又七七八八的點了一堆吃食,一邊消滅一邊悄悄存放在了『時空之匙』當中。

當又是十幾個盤子的事物被戰逍遙消滅光以後,戰逍遙這一眾室友極度震撼的眼神之下,才意猶未盡的停了下來。

戰逍遙這才張口問道:「咱們班班長羅子騎是不是有一把凡器?」

王超點了點頭。

「凡塵大陸兵器分哪幾種品級?」

杜海泉驚訝的問道:「老大,這些知識你不是都知曉么,而且如數家珍,還能夠一一道來呢。」

「腦子受傷,好多都忘了。」

王超、杜海泉、周剛疑惑的相互看了一眼,心直口快的周剛,徑直說道:「完了,本來聰慧的你,被打傷後腦子也受損了,這下可好,修為不前,腦子又不好使了。以後,還是我罩著你吧。」

戰逍遙微微一笑:「滾一邊去,你快說兵器分哪幾種?」

「凡器、魂器、寶器、靈器四種。只是還有一些不屬於我們這個大陸的存在,是以我也就沒有說。」

吃飽喝足,一行人回到宿舍修鍊。

戰逍遙則繼續揣摩著逍遙步法、逍遙戰技。

時空之匙一個月只有一次進入其中修鍊的機會,一次最多只能呆七天七夜,對於時空之匙來說,也就是七十個日夜。

即將升級考核,學院這幾日並未授課,而是任由學員自行修鍊,或者外出歷練。

戰逍遙和一眾室友,正朝著凶獸森林進發。

剛走到武技校場,一身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直刺耳膜:「戰逍遙,你給我站祝」

戰逍遙一轉頭,只見一身黑衣的鳳霞舞,腳下一點,身體凌空飛射,十丈距離,轉瞬掠過,身體輕盈的落在了戰逍遙身前。

一抹女子的幽香傳入鼻端,戰逍遙雙眼一閉,狠狠吸了一口。

王超、周剛、杜海泉傻眼了。

鳳霞舞美眸一凝,驚訝的看了一眼戰逍遙,心頭升騰而起一絲奇異之感。

戰逍遙,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鳳霞舞的身材,眼神上下流轉,口中喃喃自語道:「極品,極品啊,放在仙界也算是一大美人了。」

鳳霞舞心頭疑惑更濃,心頭暗道:這實誠孩子,一向連我眼睛都不敢對視,今日到像是變了個人一般。

鳳霞舞雙眼一凝,臉頰一脈嚴厲,喝問道:「你說什麼?」

「額,我說我要去弄靈丹。」

「就你?無法修鍊靈能,還去弄靈丹?真是不知死活。」

「鳳霞舞老師,就當是鍛煉鍛煉膽量了,這不是還有他們三個呢么。」

「你那點靈能,連武技都無法使出,碰到凶獸如何自保,不要命了。」

「謝謝老師的好意,老師人美,心也美。我就是去轉轉,不會深入的。」

鳳霞舞愕然的看著油腔滑調的戰逍遙,一雙美眸眨個不停。

「那好吧,你自己要多注意,走的別太深了。」

「知道了,美女老師再見。」

戰逍遙說完,一把拽醒獃滯中的王超三人,一溜煙的跑遠了。

鳳霞舞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半響沒有回過味來。

「這孩子,性子完全變了。」

修武學院佔地極廣,戰逍遙繞過七七八八的建築,從後院後門的一處防禦陣法結界處鑽出。

學院后是就是一座廣袤的凶獸森林,森林北端是凶獸山脈,其中一座高聳如雲的山峰名為靈獸山。

森林中各處奇花異草,各類等階的凶獸數之不盡,是學員歷練的好去處。

凶獸體內小概率的孕育有靈丹,不同五行屬性凶獸,孕育出的靈丹屬性不同,吞噬五行靈丹是增強五行屬性的唯一方法。

三人一路向里挺近,一路上的藥草到被採摘了乾淨。

時空之匙的另一個妙處就是儲納空間,儲納空間和修鍊用的混沌空間是獨立的。

儲納空間,精神力感知即可開啟,隨著修為的增加儲存空間亦會相應增長。

空曠高遠的天空,幽靜清香的草叢,不遠處就是一排排林木。

一排排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一叢叢繁密的花草矗立其間,各種鮮艷的蘑菇點綴其中,各色艷麗的蝴蝶翩然飛舞。

凶獸森林路途上,戰逍遙張口問道:「升級考試都考些什麼?」

王超介面道:「測試五行屬性強度,測試武技。」

周剛急切的問道:「老大,那你升級考試怎麼辦?我們也沒辦法幫你埃」

戰逍遙微微一笑:「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天生廢材之資,說不定老天可憐我,僥倖就讓我通過了呢。」

王超愛盛產嘆,搖了搖頭說道::「老大,一會你在邊上看著就行,我們三個保護你絕對沒有問題。」

周剛左手一面凡鐵盾牌,右手一柄凡鐵單手斧,杜海泉則一柄凡鐵弓,只有王超財大氣粗早就換上了一柄凡器,烈焰刀。

幾人一邊向著凶獸森林深處進發,一路上聊著各種話題。

「那天羅子騎,突然就拿出了長棍,他是怎麼辦到的?」

杜海泉張口說道:「須彌戒指啊,學員覺醒后都會免費發放的。」

戰逍遙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

「老大,走了半天了一靈珠的凶獸沒見到幾隻?只怕是被幾萬名低級班的學員獵殺了個乾淨,再往裡走就是二星靈丹凶獸的領地了。」

戰逍遙躊躇不前,硬氣的說道:「只要你們不怕,我大概、應該也沒問題的,我、我也不怕。」

杜海泉和周剛一陣苦笑,王超哭笑不得的說道:「老大,只要你別和以往一樣拔腿就跑就行。」。

戰逍遙豁然一驚:「什麼我拔腿就跑?這戰逍遙也太挫了吧?」

一眾室友如同看待白痴一般的眼神死死的看著戰逍遙,異口同聲的說道:「你就是那麼挫。」

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打鬥聲,還有一聲沉悶而震顫的狼嚎。

「走,看看去。」

撥開一叢茂密的草叢,遠處一隻體型超出一人還要高半頭的風狼首領,和三人對峙著。其中一人正是羅子騎。

杜海泉驚訝的說道:「風狼首領?至少二星靈丹凶獸,首領絕逼會有靈丹,只是能力二星靈丹凶獸還要強出不少。」

戰逍遙嘴角微揚,張口道:「那幾人搶過你們不少凶獸,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杜海泉柔柔的說道;「老大,不要吧,你連一星凶獸都打不過,我們怎麼搶?算了不要吧,我怕怕?」

周剛直接一腳踢在了杜海泉身上,張口道:「根本就打不過,老大就需要人保護,你又在這裡娘氣個甚。」

戰逍遙一陣悲哀,心頭暗道:這奇葩組合,以前不知是怎麼獵取靈丹的。

羅子騎三人身上已經挂彩了,傷勢倒不是很重,風狼首領四隻爪子上已經見血,此時更是暴怒,大嘴、爪子、尾巴無一不是武器。

羅子騎身法倒也飄逸,一手劍法很是犀利,遊走之間一柄鋒銳華麗的凡器-玄幽劍,唰唰唰幾劍刺在了風狼身上。

只是風狼的皮毛太過堅韌,竟讓無法傷及內力。

王超觀察了片刻,張口說道:「風狼首領,竟然是兩重屬性,火和土。」

杜海泉驚訝道:「怎麼可能?我雖然是木屬性,但是階位比它低,我的屬性攻擊怕是廢了。」

周剛一扭頭戰逍遙竟然起身拔腿就跑。

令人極其驚訝的是,戰逍遙不是朝遠處跑去,而是跌跌撞撞張牙舞爪的舉著一柄凡鐵劍,朝異獸處跑去。

杜海泉、王超、周剛,驚訝的看著戰逍遙,以往有爭鬥,戰逍遙都是站得遠遠的,從來不參與,今天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羅子騎等三人,此刻氣喘吁吁,一抬頭,戰逍遙那貨竟然舉著一直鐵劍,沖了過來。

羅子騎驚訝的說道:「咦,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這廢材竟然也敢到凶獸森林來了。你來幹什麼?」

戰逍遙雙手哆嗦著,顫聲說道:「打、打怪,不是馬上就要升級考核了么,我來練、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