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十七章 強勢撩妹(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強勢撩妹(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迴轉的路途,戰逍遙不住思付著:那神秘黑衣,修為不俗,可竟然不敢明目張截殺自己,如若是學院的武教、教習或者管理層,那麼他到底和是何用意?

必須儘快查明身份和原因,還得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是解決相剋體質的辦法沒有絲毫眉目,難道就真的無法解決么?

謝飛燕修習的是弓箭,只會一些小型法術,而且都是一些下品階的,威力和範圍太弱。

目前只有下品的法術能夠和武技初步融合,以後還得多鑽研,多練習,不斷提高法術的威能。

最為迫切的,就是儘快提升煉藥水平,儘快煉製出上品藥丸售賣,購買極品凝珠丹和突破丹。

對了,何江山、謝開元會不會知道些什麼?戰逍遙雙眼一凝,轉身朝教室走去。

戰逍遙徑直闖入教室,不顧謝飛燕和一眾學員驚訝的眼光,徑直走到何江山面前。

看著一臉不善的戰逍遙,何江山身體沒來由的打了個哆嗦,結結巴巴的張口問道:「你、你要幹什麼?」

「你跟我出來,現在。」

謝飛燕一臉冰冷,大聲說道:「戰逍遙,你想幹什麼,現在是上課時間。」

「我知道你在上課,耽誤不了幾分鐘。」

謝飛燕怒了:「有幾分修為了不起么?你要是能打的過我,我就讓他跟你出去。」

戰逍遙頭都未抬一下,張口說道:「我一般不打女人,我找他有要緊之事。」

一眾學員面面相覷,議論紛紛。

戰逍遙驚詫的舉動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這些學員已經有了一絲免疫力。

謝飛燕言語傲慢,臉頰冰冷:「狂妄。有本事跟我出來,這裡不太合適。」

戰逍遙一聲恥笑:「我最看不慣在我面前傲慢和裝逼的,不過我現在沒空和你墨跡,我只找他。」

何江山身體再度一哆嗦,結結巴巴的說道:「老、老大,你、你、你找我,有什麼事?就在、這裡說吧,我、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訴你。」

謝飛燕冰冷的話語再度傳來:「你想問的他什麼都不知道,你問了也是白問。」

戰逍遙豁然轉身,死死的盯著謝飛燕,張口問道:「看來你知道?」

「如此狂妄,你能打贏我再說,否則就給我老老實實的遵守課堂紀律,給我好好的上課。」

孤傲、高冷、自以為是,老子就看不慣這樣的人。

戰逍遙嘴角一揚,邪邪一笑:「我不想和你動手,美女是用來愛撫的,如此一個冰美人,我可捨不得下手。」

一眾學員驚詫了。

見過撩妹的,沒見過如此不要臉撩妹的,一眾學員佩服的無以復加,更何況,戰逍遙撩撥的還是學院出了名的冰美人。

所謂自己吃不到,看到有人出頭觸霉頭也是好的。

謝飛燕一向冰冷的面頰,浮現怒氣:「你、你無恥,不要臉。」

戰逍遙周身瞬時浮現出一股靈能波動,溫度陡然降低,一塊塊磨盤大小的冰塊帶著呼嘯豁然從頭頂砸落。

這法術來的太過突兀,教室只有偌大一點空間,躲根本就來不及。

一眾學員個個驚呼,戰逍遙身側的學員更是忙不迭躲避。

戰逍遙靈能運轉,右拳剛猛的一拳砸出,頭頂一塊石頭般大的冰塊已經碎成渣渣。

冰塊不斷落下,塊頭越發巨大,突兀的從教室頂部一層雲團中掉落。

戰逍遙怒了,右拳騰的一聲燃燒起一層火焰,右拳猛烈的朝著雲層擊打而去。

「法術,我也會。」

狂暴的拳勁帶起一道火焰團朝著雲層席捲,火焰碰觸到雲層頓時發出一陣陣嗤嗤聲,雲團被火焰侵蝕,不斷縮校

謝飛燕額頭已然見汗,抬手一揮,雲層散去。

學員們再度震驚了,法術才開始學習而已,自己連皮毛都沒摸到,戰逍遙已經學會了。

豁然戰逍遙站立之處,地板碎裂,一條條藤條瞬間鑽出,朝戰逍遙捲去。

戰逍遙一聲恥笑:「逍遙掌。」右拳化掌,猛烈的一掌揮出,那藤條斷為寸許。

謝飛燕手中多出了一把流光溢彩的長劍,腳尖一點就朝著戰逍遙刺來。

王超驚呼出聲:「魂器、竟然是魂器,流螢劍。謝老師,不是一名修習的弓箭么?老大這下糟了。」

謝飛燕速度極快,劍身帶起一抹晶瑩的五彩流光,直直刺來。

戰逍遙腳下還在不停的長出藤條,纏裹戰逍遙的腳腕。

「我說了,不打女人,你別逼我動手。」

謝飛燕不依不饒「有本事儘管使出,看劍。」

謝飛燕劍法很是不俗,劍光流轉,劍氣四射,將一眾桌椅劈的渣滓飛濺。

戰逍遙臉色一凌,魅影閃現,直接出現在了謝飛燕身側。

謝飛燕冰冷的面頰上,一抹驚慌。

只見戰逍遙手臂一彎一抄,竟然將謝飛燕抱住了,橫置著抗在肩頭。

「啊???」

所有人都呆住了,無人敢惹的冰美人,竟然被戰逍遙近身摟抱。

謝飛燕心頭大駭,左手猛烈一掌揮出,戰逍遙渾然不覺般,竟然不躲避硬生生了挨了一掌。

一抹血跡順著戰逍遙嘴角溢出,謝飛燕突然有些不忍,手中的劍遲疑了片刻。

王超雙眼一瞪,驚訝的說道:「我去,老大這是見色不要命埃」

「我叫你傲慢。」

啪!

戰逍遙一句話落地,抬手就是一巴掌拍打在了謝飛燕的嬌臀上。

此刻戰逍遙面對著所有學員,這一動作所有學員是看了個清清楚楚,那手掌竟然還捏了捏。。

牛逼,簡直超級無敵牛逼。

「1

整個班級的男學員齊齊的驚訝出聲。

不要臉,簡直超級無敵不要臉。

唐婉兒,牙齒緊咬,恨恨的看著戰逍遙。

謝飛燕,雙腿竟然沒了動作,臀部傳來的脆響和被揉捏,令謝飛燕猛然獃滯。

下一刻,一聲尖銳的喊叫自謝飛燕口中傳來:「啊1

這刺破耳膜般的尖叫,令戰逍遙別過了頭去。

謝飛燕慌了:「流氓、無恥,有本事你放我下來,我要殺了你。」

「我叫你高冷。」

啪,又是一個巴掌拍打在謝飛燕的翹臀上。

羅子騎目光獃滯:「嘖嘖,老大,就是老大,天不怕地不怕,強勢撩妹,不服不行。」

謝飛燕不住的扭動著身子,雙腿膝蓋就欲向戰逍遙重要部位頂去。

「我叫你反抗。」

啪,又是一巴掌。

謝飛燕已經懵了,沒有了動作,一道道淚痕順著臉龐滴落。

王超既有羨慕又有崇拜,搖著頭說道:「老大這下完了。」

唐婉兒氣鼓鼓的沖了出去,一拉開教室的門,門口一看的學員跌倒一地。戰逍遙一轉頭,窗戶上貼滿了一個個的大腦袋。

個個驚訝的表情,一看戰逍遙朝這裡望來,慌忙將頭顱低俯。

跌落在地的學員,忙不迭的站起來,張口說道:「抱歉,抱歉,我們沒有偷看,我們只是來聽課的,額聽課的。」

「我去,聽課的竟然這麼多人。」戰逍遙,這才趕緊撒手,放開了謝飛燕。

謝飛燕再度高分貝的驚聲尖叫:「我要殺了你。」

謝飛燕怒極,腳步邁動,劍身不帶絲毫靈能,就這麼直直的刺來。

戰逍遙隨心所欲的性子一收,知道此刻事情鬧大了。

竟然得罪了極力認真教習自己的法術老師,好不容易培養的好感,此刻怕是徹底煙消雲散。

再不給台階下,謝飛燕的怒氣怕是不太好消除。

戰逍遙心念電轉,極為配合的,面頰上浮現出一抹恐慌,口中大叫:「啊,不要殺我,我怕。」

戰逍遙極度『驚恐』下,身體一個哆嗦,卻巧妙的躲過了這一劍,手足無措間,狼狽的身體就要摔倒。

戰逍遙一轉頭,卻發現謝飛燕腳下被一根桌子的碎片一絆,身體失去重心,就要仰面摔倒。

這冷妞,要是摔倒,自己只怕更加不好過。

戰逍遙眼疾手快,右手大手一抄,竟然接住了謝飛燕的身子,借著謝飛燕摔倒的力道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謝飛燕摔倒的慣性突然受到一股大力,下墜的身子猛然上揚,頭顱一抬,嘴唇碰觸到一面溫熱。

「嘩1

教室內的、教室外的所有學員清清楚楚的看清了眼前的這一幕,齊齊驚嘆出聲。

謝飛燕眨巴著眼睛,表情猛然一怔,細眼凝視,一張鼻樑挺直、睫毛長長、英俊的側臉近在眼前,而自己的嘴唇正緊貼在這張面頰之上。

戰逍遙,極度委屈的輕聲說道:「這、這不太好吧,這麼多人都看著呢。」

「啊1

高分貝的尖叫再度傳來,那聲音直欲令耳膜破裂。

戰逍遙別過頭去,一隻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耳朵:「誤會,這完全是誤會。」

王超再度欽佩的無以復加,張口道:「老大,就是老大,撩妹的手段真是。」

周剛滿面疑惑不解,大聲說道:「咦,怎麼打著打著,就親開了。」

周剛的話語令謝飛燕暴怒了「啊!你去死。」

謝飛燕,腳下用力,身子一挺,直直的站立起來,右掌猛然一掌打出。

戰逍遙『閃避不及』,後背挨了一掌,步伐慌亂的撞向教室門口。

周剛驚訝的再度大聲說道:「咦,怎麼親著親著,又打開了。」

「戰逍遙,我要殺了你。」

一出教室門,戰逍遙腳下不停,一溜煙的飛奔而去。已經奔出好遠,身後還傳來謝飛燕那尖銳和高八度的尖叫聲。

戰逍遙腳下再度發力,朝著凶獸森林奔去。

直至奔進森林深處,戰逍遙這才停下腳步:「奶奶的,這冰美人下手可真重。」

挼搓著胸口,戰逍遙眉頭微鄒,張口道:「這誤會可怎麼解釋啊,看來這兩個月是別想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