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二十一章 曖昧關係(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曖昧關係(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看著昏迷的鳳霞舞,戰逍遙艱難的站起身來,一把撕開鳳霞舞胸前的衣衫,眼前突然出現的碩白和兩點艷紅令戰逍遙有些遲滯。

戰逍遙別過頭去,掏出一瓶藥粉,散在鳳霞舞的傷口上,撕下自己的衣衫,替鳳霞舞包紮好,才替自己上起葯來。

劇烈的疼痛襲來,極度的疲憊令大腦一陣陣眩暈,戰逍遙頭顱一歪,暈了過去。

當戰逍遙再度醒來時,一簾粉色紗帳映入眼帘,鼻端縈繞著清幽的香味,鳳霞舞那精緻和關切的面龐出現在眼前。

「你醒了。」

鳳霞舞已經換上了一身粉色衣衫。

「老師,你的傷好些了么?」

鳳霞舞面頰微紅:「我的傷好多了,你躺著別動,剛給你換過葯。」

「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了。」

「鳳霞舞老師,你獨自一人去後山幹什麼?」

鳳霞舞眼神落寞:「找葯。」

「可是替院長治病么?」

鳳霞舞面色黯然,張口說道:「前些時日,凡塵大陸突然震動,一些山脈、地表變形,我以為能趁機出來找尋異寶,順道找尋藥材。」

戰逍遙豁然一驚:「震動?我怎麼沒有感覺到?」

「誰知道你跑哪去了。」

戰逍遙又張口問道:「藍庭錢他究竟是什麼人?」

鳳霞舞臉色一凌,又恢復了以往的嚴厲:「你小子不知死活,竟然敢獨自闖入威靈山,你可知道那山上有一頭五星靈丹的凶獸,就是我也不一定能打過。你小子不要命了。」

「這不是沒事了么,還,還救下了美女老師。」

鳳霞舞頓時沒了脾氣,張口說道:「受傷了,嘴還貧。」

「藍庭錢,他?」

「失蹤了,在山上沒有發現我們兩個,肯定不敢回學院了。對了,你當時怎麼沒有殺了他?」

戰逍遙眉頭一皺:「我當然想殺了他,當時我用靈能全力刺他,匕首入體都不深,他身上應該穿了什麼寶甲之類的,而且已經快要蘇醒。」

戰逍遙微微一頓,繼續說道:「我被那龐大的力道震蕩,內腑嚴重受傷,萬一殺不死他,他一醒轉,我們兩個都得完蛋。」

鳳霞舞不住的點頭:「也是。不過你內腑的暗勁,我已經替你祛除了,應該無大礙了。」

戰逍遙感激的看了一眼鳳霞舞:「那他究竟是什麼人,現在總該告訴我了吧。」

鳳霞舞幽幽一嘆,張口說道:「就我知道的,他畢業於真武學院,是幽藍山莊殺手組的一名殺手,潛入我們學院的目的不清楚。」

戰逍遙驚疑道:「幽藍山莊?是何方勢力?」

「是黑虎城王且家族勢力,王且家族勢力極其龐大,但是和我們學院並無瓜葛,怎麼會派殺手潛入,到底是想打探什麼呢?」

像是想起什麼戰逍遙張口問道:「謝飛燕背後家族勢力到底是何方大能?」

「你的問題真多,謝飛燕的爺爺是落日城城主,是一位武聖,名叫謝懷城,掌握著落日城各大江湖勢力,手下擁有數萬名法師、武師,數千名大武師、大法師。」

戰逍遙豁然一驚:「這麼牛逼。怪不得謝飛燕架子那麼大。」

「你什麼時候開始說髒話了。」

「嘿嘿,老師,院長和你什麼關係啊?」

鳳霞舞落寞的說道:「他是我爺爺,十年前進入武皇階位,在和真武學院院長比武時身受重傷,修為從此不前,修武學院也因此沒落。」

「天哪,我們學院竟然隱藏著一位武皇。只是,好生遺憾。那院長的傷能治好么?」

鳳霞舞滿面哀傷:「世人都以為我爺爺已經過世了,其實他隱居在此,布置下高深屏蔽陣法,就是怕仇家前來打探。他的病情越來越重,哎,有一位藥材始終找尋不到,我去威靈山就是碰碰運氣,我爺爺找了十幾年都找不到,我又怎麼可能找到的到呢。」

「對了院長為何如此優待我?」

「等你能力到了你就會知道了。」

能力到了?幾個意思?戰逍遙再度張口問道:「如何進階武師、大武師呢?」

「不是光凝練出靈珠就能夠成為武師的,還必須先要獲得武道傳承的認可,通過每一次的武道歷練方可進階。」

「不認可會如何?」

「不通過資格證明,就無法在武法聯盟獲得資格認可,無法接取靈石任務,無法獲得功勛,更無法購買稀有的一些珍寶。」

戰逍遙驚訝道:「啊!」

戰逍遙微微一頓,繼續問道:「那如何獲取武道傳承的認可呢?」

「四靈珠以後挑戰傳承塔,就可以獲取武師資格、五靈珠大武師以此類推。」

「在哪挑戰?挑戰什麼?失敗會如何?」

鳳霞舞無奈了,看著好奇寶寶般的戰逍遙,鬱悶的說道:「你這些知識不是已經很熟絡了么,怎麼還在問這麼低級的問題?」

「額,上次重傷好多東西都忘了。」

「好吧,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傳承塔在每一座大城的中間,落日城當然也有,一座高大的寶塔,一共有九層,每個人挑戰的內容不盡相同,武道和法道都進入此塔挑戰。我當時挑戰的是我自己的幻象,沒有時間限制,你服用丹藥戰力暴漲,幻象同樣也是如此,挑戰失敗就是死亡。不過武師的挑戰,幻象實力只有本體的一半。」

戰逍遙猛然一驚「我靠,要不要這麼變態。」

戰逍遙又繼續問道:「老師,院長缺的那味葯,叫什麼名字?」

「幽藍草,還需煉製出通絡丹。」

戰逍遙略顯疑惑:「通絡丹?」

鳳霞舞面頰掛滿了落寞:「我現在才是一名藥師。哎,每日不停的煉製,可是失敗率太高了,煉製出來也是一些中品的散類藥物。」

戰逍遙微微一笑:「老師,我即將成為一名丹師了。」

鳳霞舞鄙視了一眼,張口道:「你?得了吧,不要以為你三靈珠九重修為,煉藥哪有那麼容易。」

戰逍遙得意的說道;「你胸脯上的極品續骨生肌丸就是我煉製的,只不過我搗碎了,弄成了粉末而已。等我修為達到了,就可以煉製丹藥了。等等?」

戰逍遙豁然一驚:「你怎麼知道我的修為已經三靈珠九重了?」

鳳霞舞臉頰一紅,輕聲說道:「我、我猜的,你能輕易打敗中年級的佼佼者謝飛燕,又群掃高年級學員,所以,我。」

瞬即鳳霞舞美眸圓睜,大聲說道:「極品藥丸?你的煉藥水平怎會提升如此迅速?對了,假如你可以煉製丹藥,那你可準備去參加煉藥師資格考核?」

戰逍遙疑惑的說道:「煉藥師資格考核?為何還要通過資格考核。」

鳳霞舞這才張口道:「餾法、銘文、鍛造等附屬職業,都可以進行考核。通過考核后,武法聯盟會頒發資格證明,副屬職業身份牌,這樣你的地位和俸祿,還有可以兌換的物品範圍就會大大拓寬。不過,你的修為如果太低,煉藥水平是不會太高的,而且很容易被別的宗派勢力強擼了去。」

戰逍遙對凡塵大陸很多知識並不了解,記憶中也查探不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戰逍遙驚訝的說道;「武法聯盟?這麼牛逼的存在么。」

戰逍遙準備下地,一掀開被褥,豁然發現自己光潔溜溜的躺在床上。

鳳霞舞頭顱一低,轉頭四顧,面頰再度通紅:「那個,那個,你要幹什麼?」

戰逍遙驚訝的說道:「老師我怎麼是光著的?」

「那個,那個,哦是一名男武教幫你脫的,你衣服上都是血跡,他沒來得及給你換新的呢,你就醒了。你先休息吧,我還有課。」

鳳霞舞說完,紅著臉頰飛一般的逃了出去。

休息幾日,戰逍遙傷勢完全好轉,這才回到煉藥堂,找尋了一間煉藥室,專心煉製起藥材來,一些上品、中品藥丸相繼出爐,

須彌戒指、時空之匙內的藥材已經煉製的差不多了,戰逍遙將煉製的藥丸給鳳霞舞送去了一些,才換來了400多普通極品靈石。

這些靈石根本不夠,購買凝珠丹、突破丹的。

學院的藥材庫中階藥材中到是有有煉製凝珠丹、突破丹的材料,可是不達到四靈珠修為,自己根本就煉製不出來。

戰逍遙存儲滿了中階藥材,從學院後勤部購買了一些練習陣法、銘文刻錄等材料,存儲在了須彌戒指和『時空之匙』之中。

丹藥的煉製熟練度還是不夠,的藥材都已經備齊,只是目前還不敢輕易嘗試。

這一日學院放假兩天,學員們都分外興奮。

這日下午,112宿舍內,王超興奮的說道:「今天下午沒課,咱們去城裡逛逛吧,好久沒去了。聽說新開了一家酒樓,價格公道,味道還特別好,咱們去嘗嘗吧。」

戰逍遙點了點頭,繁華的落日城依舊,過往的路人大都閑庭信步,怡然自得。

天空中不時掠過一道道身影,站在飛劍上掠過端是飄逸。

戰逍遙一路都在留意著過往行人的言談舉止,一點有用的信息都沒有打探到。

「醉仙居,名字倒是很有韻味,就是不知道味道是否如傳言中那般好。」王超帶頭進入。

新開張的店鋪,客人很多,等候片刻才在大堂等到了一個座位,幾人落座下來。

隔壁一桌俱都是一身鎧甲,一人一把劍,統一服飾的幾名青年引起了戰逍遙的注意。

戰逍遙凝神傾聽。

一個青年興奮的說道:「這次閣主派我們幾個年輕一輩出來歷練,真是機會難得,咱們一定要多留點心,爭取把事情辦好,給咱師傅露露臉。」

「就是,就是。師兄,咋們可都是師傅一手帶出來的,絕對比什麼學院畢業的要強的多,那些學院出來的,個個心高氣傲,搞得有多大本事似得。」

「是啊,他們就是一群毛頭孩子,咱們天天刀頭舔血,什麼樣的陣仗沒見過。」

「你們說這次『幽藍草』的消息是真的么?」

戰逍遙猛然一怔,再度凝神細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