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二十五章 被人鄙視(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 被人鄙視(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一轉頭,一眼發現洞壁上,那一層綠色的粉末狀物體。

戰逍遙眼珠一轉,掏出一個小瓷瓶,小心翼翼的用劍身刮動著石壁。

洞口一道明亮的光線,此刻顯然已經是白天。

洞口處周遭沒有任何異常,戰逍遙絲毫不敢大意。

《斂息心法》運轉,同時小心翼翼的緩緩爬升到洞口。

洞口滿是碎裂成布條的衣衫,滿地的血跡。

看情形,因該是混戰之後,又遭遇了高階異獸,而且至少是六靈丹的。

精神力探放而出,方圓五十丈之內,並無任何異常。

戰逍遙這才騰起飛劍,徑直朝著落日城飛去。

在城門口,戰逍遙脫下披風,一身白衣飄飄的朝城內飛去。

城中心一座高聳的六角寶塔,威嚴矗立。

落日城也算一座大城,各式造型別緻的木質房屋相互錯落,腳下熙熙攘攘的人流,空中到處都是站在飛劍上或是一副畫上飛來飛去的各式武修、法修。

戰逍遙心情大好,心中暗道:哈哈,我也終於就要躋身武師了。

戰逍遙繞著落日城轉悠了幾圈,將各處地形牢記於心后,這才朝著城中西北方向一處高大的石制殿堂飛去。

一座佔地極廣、高約五丈的五層大廳,呈現眼前,大廳頂部一塊石牌上龍飛鳳舞的刻畫著九個大字。

「武法聯盟落日城分部,就是這裡了。」

戰逍遙在大廳一處石碑前,輕盈的落了下來,手臂一抬『煞靈』就收入了吊墜中。

戰逍遙誦讀著石碑上的字跡:「不論你已入聖、還是已經稱皇,或是尊稱為帝,請在此處步行進入。--武法聯盟。嘩擦,這麼拽。這幾千個台階呢,小爺我偏不,」

戰逍遙一扭頭,一個二個武修、法修,均在此處停了下來,緩步而上。

「偏不乘飛劍,就要乖乖的步行而上。」

戰逍遙長發一甩,一步步的順著長長的台階緩步前行。

大廳內,滿滿的都是一排排人,石質的桌椅和辦事櫃檯前,更是人頭攢動。

戰逍遙搖了搖頭,朝二樓走去。

樓梯口一個一身黑鐵鎧甲,頭戴猙獰黑鐵盔,武威不凡的中年護衛攔住了戰逍遙。

「站祝你不能上去。」

戰逍遙眉頭微皺:「上面不是辦事的地方么?」

「是。」

「那憑什麼不讓我上?」

「上面是身份尊貴的會員才可以進入的。」

戰逍遙眉頭擰到了一處:「等等,你什麼意思?什麼是身份尊貴?什麼是會員?」

「對不起,你若沒有會員身份牌,無法進入。如若強闖,就是挑戰聯盟權威,別怪我不客氣。」

那護衛長槍一頓,身軀一挺,一臉威嚴,一雙虎目直欲吃人。

戰逍遙怒了,心頭暗罵:又一個裝逼犯,拽什麼拽。

戰逍遙怒道:「你憑什麼說我身份不尊貴?」

那護衛寸步不讓,長槍再度一頓,厚實的大理石地面,直接裂開一道道縫隙:「沒有會員令牌,休想踏足一步。」

好雄渾的力量,好吧,老子先讓你裝逼。

戰逍遙訕訕的退回到了隊里末尾。

等待良久,終於輪到了戰逍遙。

一個俏麗的短髮少女頭也不抬,職業化的冰冷語氣張口道:「你要登記辦理什麼職業?」

「煉丹師。」

「煩不煩啊,沒看我這裡是鍛造,額,好帥。」少女說話間一抬頭,一眼看到了陽光帥氣的一張臉頰。

最後半句話,戰逍遙沒有聽清楚:「你說什麼?」

那少女立時滿臉微笑:「這位大少,我這裡是辦理鍛造附屬職業的,你如果是要登記煉丹師職稱?」

少女話鋒一轉,極其驚訝的說道;「等等你說你要登記煉丹師?」

戰逍遙疑惑的問道:「對啊,有問題么?」

少女質疑的說道:「我能看看你大藥師的身份牌么?」

身後一名排隊的光頭中年男子不悅的說道:「小夥子,不吹牛能死啊,大武師都不一定能夠達到丹師水準呢,別再這裡耽誤時間。」

周圍一群人轟然笑了。

戰逍遙訕訕的說道:「額,我是第一次來辦理。」

少女態度瞬時冰冷:「哦,那你到隔壁櫃檯吧。」

什麼態度。戰逍遙滿心不悅:「我同時辦理鍛造身份牌行不行?」

戰逍遙不爽的態度立時讓那少女不滿起來:「就你,年紀輕輕的張口就是煉丹師?你修為夠么?還想同時辦理鍛造身份牌,不就是長了一副好看的皮囊么,我可沒空陪你玩。」

戰逍遙不悅的說道:「我也沒空你和這個『平原』姑娘玩,你快些吧,我還有好多事要辦。」

少女一邊抽出一張木牌,一邊張口問道:「平原姑娘?我不是從平原來的。算了,懶得和你計較,姓名、年齡、主兵器、出生地、戰團名稱?哦對了,都被你氣糊塗了,你首次辦理的話先把職業證明牌給我看看。」

戰逍遙再度疑惑了:「職業證明牌是什麼東東?」

隊伍後面的十幾人等待的不耐煩了,一人探頭說道:「喂,你行不行,後面一堆人等著呢。」

戰逍遙沒有理會,而是仔細聽少女解說著。

少女臉頰冰冷:「你文盲啊,歷練塔去過沒有,只有通過了歷練塔才會有職業證明牌。你年紀輕輕我也不罵你了,你還沒有通過歷練塔就別來煩我,我八時下班后,你在來找我吧。」

這是幾個意思,下班后找你,幹嘛,約會?戰逍遙懵逼了。

戰逍遙犯了個低級錯誤,目前四靈珠一重,是可以煉製『凝珠丹』和『突破丹』了。但是,卻忘了,第一次考核附屬職業,都先要去歷練塔,獲取主要職業證明。

此刻怕跑冤枉路,再度問道:「去歷練塔還需要什麼東西么?」

身後一中年男子等的不耐煩了:「看到沒有,我手裡的這個就是職業證明牌。記著帶著你的命去,能不能活著回來還是兩說。況且,你這麼年輕吹牛呢吧,還想去歷練塔。」

戰逍遙瞟了一眼男子手中的小木牌,頭也不迴轉身就走,排隊的人群再度爆發出一陣嘲笑。

戰逍遙下了台階,就朝城中飛去。

一座木質的雄偉寶塔下,戰逍遙下的地來。

寶塔一層橫樑上,霸氣的寫著,歷練塔三個大字。

整個寶塔下大上小,呈六角形,每一層塔身琉璃鋪就,端是氣勢恢宏,造型華麗。

入得寶塔第一層,一個中年男子趴俯在一木質櫃檯后,百無聊賴的打著瞌睡。

戰逍遙開門見山,張口便問:「如何辦理職業證明牌。」

中年男子猛然驚醒。

睡眼朦朧的張開眼睛,又是一通姓名、年齡的詢問,最後指著一條身後張口道:「拿著這個玉牌左轉一道結界門后,通過了一樓的試煉,牌子上自會有一道顏色亮起,完了下樓交給我。以後歷練直接進入就可,無需再要找我。」

戰逍遙轉手接過玉牌,轉身就朝左手走去。

「切,這麼年輕,17歲就想挑戰武師歷練,希望不要讓我等太久,但願上天眷顧你夠能通過吧。」

戰逍遙未加理會,徑直走入左手一條通道,微微一轉一道熒光屏障豁然呈現。

第一次武道傳承塔歷練,想起鳳霞舞的話語,歷練挑戰不成功就是死亡,戰逍遙心臟莫名的狂跳。

「呼,呼。別緊張,鳳霞舞還說過武師的挑戰還是較為輕鬆,只有一半實力的本體幻象。」

戰逍遙雙眼一凝,『葬魂』擒出,一頭鑽入其中。

中年男子突然像是想起什麼,睡眼朦朧的雙眼大睜,急忙追了過去。

空蕩蕩一層,已經沒有了戰逍遙的身影,只有一道熒光屏障正在閃動。

「完了,完了,我忘記查看學院畢業證明或家族出具的挑戰證明,如若挑戰失敗,那就是慘死。完了,完了。」

冷汗瞬時順著中年男子的額頭冒出。

剛一進入大廳,兩個『戰逍遙』頓時出現在眼前,樣貌、神情、服飾、動作,竟然和自己都一模一樣。

一個舉著『葬魂』向著自己攻擊而來,一個揮動著右手施展著法術。

只是速度感覺像是在做慢動作似得,慢了很多。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是兩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還是令戰逍遙極度的震驚,心臟跳動的更加劇烈。

「難道,這是要自己殺死自己,如若不然就是自己被自己殺死。」

強行壓制下心頭的震顫,戰逍遙迅速收斂心神。

「逍遙斬。」

實力全力放出,火屬性同時釋放,四道劍氣,射,兩道劍氣直接將兩個幻像同時斬滅。

幻象豁然化作一道金光隱入戰逍遙體內,手中的玉牌同時閃爍起一股金色光華。

呼!親手殺死自己,那種心臟的悸動和莫名的恐慌,令軀體本能的產生了顫抖和心悸。

強大的前身軀意志力,壓制下軀體的本能恐懼,可額頭尚依舊一層冷汗浮現。

「這歷練塔只怕絕對不簡單,到後期只怕更加詭異。」

戰逍遙劍一收,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