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二十七章 滿堂震驚(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滿堂震驚(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門口的老者立時圍了上來:「張老啊,這少年就吹牛的貨,說什麼要考核煉丹師,我不相信,就先帶他到你這裡。這小子,吹牛無極限,連你都敢無視。」

長須老者一聲恥笑:「在我面前吹牛,找死。走看看去。」

大廳里人已經滿了,怔怔的看著戰逍遙走來。

豁然,同時給戰逍遙閃開一條道,戰逍遙走近一步,一眾人群就退後一步。

一眾人群個個滿面驚訝的看著戰逍遙,卻又不知道為何自己會讓開道路。

直至戰逍遙徑直走到二樓樓梯口,所有人的眼睛已經瞪到了最大程度,直勾勾的看著戰逍遙,除了喉間不斷吞咽口水外,在沒有了任何錶情。

光頭強被戰逍遙的行為弄傻了。

吹牛到如此地步,敢在武法聯盟搞事情。

不是白痴,那就是超級白痴。

嘲諷和幸災樂禍不一而足。

戰逍遙也挺鬱悶的,不就是考核煉丹師么,這些人至於這麼大驚小怪么?

更加令戰逍遙鬱悶的是,來到樓梯口,又被那護衛攔住了。

戰逍遙頓時滿肚子火氣,張口罵道:「武法聯盟很了不起么?規矩一大堆,我按規矩來,你又不讓進,老子還不稀罕了。這身份牌,老子不辦了。」

戰逍遙話語一出口,大廳內所有人都石化了。

那護衛直接暴怒,一股狂暴兇悍的氣息立時爆發,強大的氣場,頓時將戰逍遙吹翻了出去。

護衛雙目圓睜,長槍一挺就欲動手。

戰逍遙滿心驚駭,實在沒有想到一個護衛而已,竟然深藏不露,看氣場至少大武師了吧。

這時那名灰衣少女,突然朝這裡跑來,同時張口大聲說道:「謝叔叔,不可。」

那灰衣少女解釋一通,才領著戰逍遙上的二樓來。

戰逍遙好奇的問道:「那護衛什麼修為啊?」

「武聖。」

「什麼?哎呦。」

戰逍遙一屁股癱坐在地,滿面驚愕的問道:「小柔,你別開玩笑了,他就是一護衛好么。」

灰衣少女眨巴著大眼睛,極為認真的說道:「謝叔叔本來就是一位武聖埃」

灰衣少女純真一笑:「你知不知道,剛才你的小命差點就沒了,還好是我在。」

戰逍遙這才對武法聯盟的霸道和強悍有了新的認知。

「諾,前面就是1號煉丹室,你進去吧。但願你不是在吹牛,否則你完蛋了。」小柔說完,蹦蹦跳跳的遠去了。

一入鍛造室,煉丹室內的陳設和布置直接讓戰逍遙暈了。

「這哪裡是煉丹室,這分明就是超級豪華室。」

室內茶几、桌椅,一盤紫砂玉茶具中燒滾的陶瓷壺正呼呼冒著熱氣,一張寬大的石床上,奢華的被褥、簾帳等一應俱全。

還有一位極其美麗而嫵媚的年輕女子,端坐在床沿。

那女子媚眼一拋,聲若銀鈴,眼若桃花,身若無骨蛇,一張鮮紅而嬌艷的嘴唇,閃爍著澤澤光彩。

那女子媚眼一拋,戰逍遙頓時口乾舌燥。

戰逍遙一度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進入了高端紅樓。

「小公子,煉丹室在裡間,這裡和裡面是隔音的,等小公子煉製出了丹藥,交由我審核即可。」

轉瞬那女子眼神一凌,話語極其冰冷,直令身在天堂的戰逍遙瞬間墜入冰窖。

「倘若,你是來消遣著玩的,別怪本女子辣手摧花。」

那女子芊芊右手輕輕一揮,不帶絲毫風勢和威能,只見石床上的一角頓時整齊的被切來一塊。

戰逍遙陡然打了一個機靈,忙不迭進入到了裡間煉藥室。

好厲害的媚功,老子這般強大的精神力,竟然被這sao蹄子勾引了去。武法聯盟,果然強悍無敵。

戰逍遙雙眼一凝,拋棄雜念,就著上品煉丹爐開始靜心鍛造器具。

「等等,嘩擦,一個煉丹考核,竟然用的是極品煉丹爐。草,這譜可夠大的。」

戰逍遙一轉頭,各類中階藥材琳琅滿目。

四個時辰后。

「諾,拿去審核吧。對了,別對我用媚術了,我受不起,亂了性可不好。」

戰逍遙長發一甩,微微一笑遞上了一個溫熱的瓷瓶。

那女子面若寒霜,接過瓷瓶,伸出芊芊右手倒出丹藥。

一枚暗暗金色丹丸頓時滾落而出,跌落在女子的手掌之中。

那女子面頰豁然變色,仔細查看著,又好一通嗅聞。

戰逍遙眉頭一挑:「暗金色光澤,明顯是中品,還看什麼啊?」

女子揚起頭不可思議的說道:「這,這真是你煉製的?」

戰逍遙不悅:「你就在隔壁,難道還有假的不成,這丹丸溫度還是熱的。」

「大少,不要誤會,我就是太驚訝了,您如此年少,竟然能煉製出中品丹藥,實在、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你不是輕視我么,老子罵死你。戰逍遙不悅的說道:「不要用你那雙美麗的眼睛,將別人看低了。」

如此直白的辱罵話語,那女子竟然沒有絲毫怒氣。

「將我的身份記錄完整,我還有其他事情需要辦理。」

「您、您等等,我去通報一下。」

美女完全震驚了,滿滿的不可思議,接待過不少人物,大丹師也不是沒有,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年輕就能夠通過煉丹師考核的,而且還在四個時辰內就煉製出了上品丹,這簡直就是人才中的妖孽,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美女滿面驚訝飛奔而去,豐*滿的胸部蕩漾出一陣波浪,翹臀更是晃眼的扭動著。

不一刻,小柔眨巴著純真的眸子,再度出現在戰逍遙面前,一個勁的打量著戰逍遙。

「看什麼呢?我的考核已經完成,可以走了吧。」

「哦,我就是看看大少是不是正常人。嘻嘻,跟我來吧。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你的玉牌還有你副職階位獎勵都會一併送到你手上。」

徑直來到獨獨只有一間房屋的五樓,一道較為高大的房門前門口兩個銀色鎧甲的護衛傲然站立。

那大門造型華麗、竟然全部都是用琉璃玉雕刻而成。

小柔,指了指房門,轉身下了樓梯。

戰逍遙微微搖了搖頭,推門而入。

外部看著極其寬大,而門內卻僅是一個小的房間,裝飾富麗堂皇,極度奢華。

一位一身錦衣玉袍一頭長發的男子,背著雙手,站在窗前,眺望著。

那男子頭也不回,用一種怪異的聲音說道:「聽說你通過了煉丹師考核?」

好大的架子。又一個裝逼犯。

戰逍遙眉頭一皺,並未說話。

那男子轉過身來,面頰上竟然戴著金色面具。

神秘男話語平靜:「有沒有興趣,到我武法聯盟做事?」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戰逍遙眉頭一挑「沒興趣。」

神秘男愕然:「我們給出的待遇,那可是相當優厚,多少人求都求不來,你竟然?」

戰逍遙越發肯定了內心的想法,直接張口道:「我說了沒興趣,沒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狂妄、囂張,極度的狂妄、囂張,同時還極度的邪傲。

神秘男微微嘆息,拋給戰逍遙一塊通體紅色的玉牌:「這塊玉牌,就是你的身份及相關信息,附上你的靈能就是你的了。你今後就是武法聯盟的超級會員,倘若你主要職業或者副職進階緩慢,那麼將會降低或者回收你的會員身份。若有副職方面相關事宜,來時直接上二樓,找我便可。我的身份神秘男5號。」

那中年男子微微一頓,又繼續說道:「對了,你的一些信息我選擇幫你進行了隱藏,你如果想公開下樓找小柔。」

戰逍遙一把接過玉牌,長發一甩,轉頭就走。

待戰逍遙走遠,那身份神秘的男子,叫來一銀甲護衛說道:「去,將此人的信息全部查實清楚。」

一位極其嫵媚的女子,扭動著走入了房間:「哥,武法聯盟一向不涉足江湖紛爭,不插手門派爭鬥。哥,我們接待過的丹師也不是沒有。你查他莫非也懷疑他的身份?」

面具男轉過身子再度看著窗外:「柔兒,那小子如此年輕竟然成為了一名丹師竟然還是二品,這身份不可疑么?查明身份,以後能夠拉攏過來為我所用不是很好。」

嫵媚女子面色一怔:「哥,你稱呼他為小子,難道他的年齡是真的,沒有使用易容術或者服用易容丹?」

「他的年齡是真實的,身份牌的信息應該都是真的。如此年輕竟然已經達到了煉丹師二品水準,只怕是五大域幾位霸主之後也恐怕達不到。」

「這小子來頭竟然這麼大?怪不得一眼就識破了我的媚術。」

面具男沉疑了片刻:「我僅僅是猜測,沒有查明前都不好說。」

嫵媚女子婉然一笑:「咯咯,這傢伙有意思,我們還會再見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