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二十九章 半路遇伏(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半路遇伏(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修武學院大門外圍五百丈的一處林子中。

十幾名武修、法修和一名中年武師,隱匿在樹后。

一名法修張口道:「師傅,不就是何江山同班同學么?至於動用這麼大排場么?」

那武師滿面疑惑:「我也納悶,江山這小子,反覆強調說要多派些人手,多些武師、法師,一名學員而已,不知他在搞什麼名堂。」

另一名武修插話道:「一個中年級的學員,資質再好定多二靈珠九重撐死了。我們來就夠了,師傅您竟然還親自前來,這簡直就是大材小用么?」

那武師笑了笑:「要不是從小看著江山那小子長大,我還真懶得走這一糟。」

一名法修接過話來:「師傅,我們都在這等了三天了,不能一直這麼耗在這吧。」

武師怒了:「廢話什麼,學院里有江山在給我們把風,他親自透露的消息,那名叫什麼逍遙的是往這個方向走了,城中伏擊容易暴露我們的身份,在學院附近出了事,誰會想到是我們斷刀堂做的。」

「師傅,一個二靈珠的學員,我們至於非要動殺心么?」

武師面頰一凌,凶光一閃而過:「我警告你,江山那小子比你聰明,他是在和王家大少拉關係。他交代的事情,必須辦好。那什麼逍遙的必須殺了。噓,遠處來人了。都藏好,屏住氣息,收斂神識。」

飛劍的速度很快,修武學院已經近了。

戰逍遙這才從飛劍上下來,緩步而行,再度查探著各類信息,思索著心頭的一堆堆疑問。

此刻,四周已經一片漆黑,靜的出奇。

路旁俱都是一些高大樹木,已經沒有了行人。

樹榦后,一陣陣的呼吸聲,讓戰逍遙豁然驚醒。

神識清晰的感應到四周樹榦后藏了十幾個人。

戰逍遙不著痕的繼續朝前走去。

一股股迅猛的疾風、夾帶著一股股旋風的呼嘯、冰刀的破空之聲,同時朝戰逍遙籠罩而來。

這是下了死手,十幾人同時出手,毫不留情。

戰逍遙面色一寒,腳下一點,身體爆射,迅捷的掠到一旁。

十三個服飾不同,兵器不同的男子跳了出來,舉起手中的各式刀具再度朝戰逍遙攻來,遠處還有幾名法修,不斷釋放著法術。

眼光迅速掠過,心中急速盤付:這十幾人的力道應該是三星七八重的樣子,唯獨一個中年男子,手中大刀氣勢較為駭人,應該是一名剛進階的武師。

『葬魂』一起,一聲鬼哭狼嚎,一抹劍光翻湧而出,戰逍遙身體速度后掠,再度躲避過幾名武修的攻擊,身體鬼魅般的掠動。

那中年男子大喝一聲:「小心。」

手中大刀朝著戰逍遙掠動的一道魅影劈來。

戰逍遙速度再度提升,手臂和劍身騰的一聲升騰起一股火焰,一聲大喝:「星火燎原,第一式,火烤燒豬。」

戰逍遙手中『葬魂』一揮,一到刀勁帶著一抹火焰浸入地下消失不見。

太過突然了,兩丈外還在呆愣的兩名法術師,腳底瞬即燃燒起了一團火焰,瞬間將兩人侵吞包裹。

「啊,」一聲悲慘的慘嚎,還沒等拖到最高音,那聲音已經戛然而止。

兩具皮開肉綻的肉*棍,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旁邊的兩名法術師恐懼的看著戰逍遙手中的火焰,顫顫巍巍的張口說道:「你,你不是武修么?怎麼是法師?」

戰逍遙眉頭一凝:「你們是誰?為何想要殺我?」

幾名武修停止了手中的動作,那名武師吃驚的張口問道:「你這能力已經是四靈珠了,你到底是法師,還是武師?」

戰逍遙滿面不悅:「我倒要問你,你是何人?為何對我下殺手?」

武師一聲恥笑:「死人沒有資格說話」

戰逍遙雙目一凝,一抹凌冽的殺氣升騰而出。

腳步快速掠動,『葬魂』之上紅色火焰不住跳躍。

中年男子,面頰一凝,手中的大刀光華大放,一股洶湧磅的氣勁從身體散發而出,一頭長發咧咧飛舞。

「開天斬。」武師跳躍而起,大刀猛然劈下。

武師一動,其他幾名武修鑰去。

進階后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還需要檢驗,此戰最為合適。戰逍遙動了,游龍刺悍然使出。

一條寬越三丈、長約十丈,由烈炎和劍光形成的游龍,朝著刀勁轟擊而出。

進階四靈珠后的攻擊力果然不一般,游龍聲勢磅,帶著鬼哭狼嚎之聲和烈炎的轟鳴、炙熱,洶湧的朝著霸氣的刀勁對撞而去。

砰!一聲劇烈的聲響,游龍消散,刀勁化解,勁風四射,游龍化作點點焰花消散在空中,一股熾熱升騰而起。

戰逍遙的倒退三步,胸口一陣氣血翻湧,那名武師倒退五步,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滿面震驚的瞪著戰逍遙。

武師極度震撼:「極品武技?你到底是何人?」

武師手中的大刀上忽然一抹火紅的火焰遊行而上,一股炙熱和一股灼燒之感立馬傳來。

那武師驚駭的一把拋飛了手中的大刀,滿面驚恐的說道:「武法雙修?你竟然是一名練能師?你的力道怎麼如此強悍?你到底是幾重修為?」

戰逍遙怒了,殺意凌冽:「剛剛四靈珠一重又如何,死人在我面前沒有資格說話。」

兩名法術師,仍舊不停的釋放著法術,藤條、泥土屏障不斷出現在戰逍遙周圍。

戰逍遙強忍下胸口的憋悶,一雙眼睛之中滿是怒火。

劍再度動了,劍身的火焰消失,劍花閃爍,劍光流轉,戰逍遙前掠的身影豁然消失。

十幾名武修,個個驚詫莫名,站在遠處舉著兵器,凝神戒備。

那名武師,再度抽出一柄大刀,朝著一道魅影斬去。

大刀勢力威猛,刀身上一道道電光流轉。

砰!石板鋪就的地面,碎裂開來,一道蜿蜒的刀痕擴散出十丈之遠。

而戰逍遙的身體突然出現在了兩名法術師身側。

「魅影擊。」

戰逍遙一聲大喝,身體再度鬼魅般的消失,兩名法術師只感覺到一股冰涼從胸口傳來,一低頭一柄鋒利的劍身已經將自己胸膛洞穿。

下一刻,劍衫爆發,砰砰,空中騰起兩團血霧。

太恐怖了,凌冽的殺氣,狠厲的手段。

那名武師慌了:「撤,快走。」

那名武師,身體快速掠來,同時一柄飛劍飛速飛射戰逍遙。

魅影擊第三擊出手,一名長槍武修,只覺得眼前一花,長槍來不及防禦,自己胸口已經被洞穿。

中年武師,牙關緊咬,手中的大刀,揮舞而至,飛劍在空中盤旋,追擊戰逍遙。

那名武師大喝:「你們快走埃」

沒有了法術師的sao*擾,戰逍遙到並不懼怕,和武師對撞之後,對抵禦武師的力道尚有些信心。

戰逍遙『煞靈』騰飛而出,精神力控制飛劍,抵禦空中的幾名武修攻來的飛劍。

『葬魂』再度縈繞起一股火焰。

武師眼瞳一陣驚恐,牙齦一咬,掏出一枚藥丸放入口中。

「小子,你很強,不過今日你必須死。」

武師的速度猛然提升一個層次,一道魅影閃過,刀身已經凌頭。

狂暴的氣勁順勢而下,一道道電光從刀身上放出。

戰逍遙『葬魂』猛然橫置,砰的一聲聲響,大刀劈砍在劍身上,霸氣的力道猛然傳來。

戰逍遙右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左足踏立之處,石板呈波浪板的碎裂開去,右膝直接跪碎了一塊厚實的青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