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三十章 滅殺武師(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滅殺武師(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刀身的電光,籠罩著戰逍遙。

那電光之令戰逍遙有些許麻痹之感,到無大礙。

武師懵逼了,電光不起作用,只能說明對方肉體比較強悍,而且五行抗性比較強橫。

『葬魂』之上的紅色火焰,卻炙烤著中年武師,片刻之間,武師額頭滿是汗水,刀身變的滾燙。

一抹跳動的火焰就朝著刀身遊走而上。

武師驚駭莫名,身體立即倒翻而回,驚恐的看著戰逍遙。

幾名武修,此刻惶恐退後,轉身就逃。

「逍遙斬1

『葬魂』動了,一團火焰升騰而起,一團變作三團,劍光由一道變作三道,一股凌冽的劍氣瞬間就朝武修劈去。

武師驚恐的瞪大了雙眼,手中大刀猛然橫置,刀身氣勁豁然放出。

砰砰砰!三聲沉悶的聲響傳來,三道劍氣裹挾著火焰,劈砍在地面。

武師刀勁外放,抵禦住了一道劍氣,身後的幾名武修根本抵禦不住,兵器斷折,一道熾熱的豁然夾帶著劍氣,劈砍在了身上。

身體一分為二,傷口處一片焦糊,沒有一絲一毫的血跡流出。

可那死狀竟比四分五裂要更令人恐懼。

剩餘的幾名武修,驚恐的看著地上的屍首,冷汗布滿額頭,面頰上滿是火焰炙烤留下的通紅,衣衫上滿是星星點點火焰燒灼留下的坑洞。

一名武修的衣衫已經完全燒著,驚恐的大叫著,躺在地上不住翻滾,可那火焰竟然完全無法撲滅。

鬥志早就泯滅,此刻只有無盡的驚恐,其餘幾名武修兵器叮叮噹噹掉落一地,口中驚恐的大叫著,轉身就逃。

決不能讓一人逃走。

戰逍遙動了,魅影擊再度使出。

武師大刀動了,一刀揮出,化解了戰逍遙的一次攻擊,救下了一人。

戰逍遙腳下不停,一掠之間,幾名武修已經殞命。

十幾人,頃刻之間就只剩下兩人。

強勢、霸道、狠絕,那名武修,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身子不住顫抖:「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是他讓我們乾的。我們是……」

那名武師大怒,張口喝到:「住口。」同時手中大刀,一刀朝著那名武修砍下。

那武修滿面不可置信,雙眼圓睜,死死的瞪著武師,頭顱一歪,沒有了氣息。

空氣陡然降低,彷彿凝固住了,只有戰逍遙身體上不斷散發而出的凌冽殺氣。

「你是最後一個,不回答我的問題就是死。」

那名武師到是剛烈:「老子,就是死,也不會回答你的問題。看刀。」

武師再度動了,大刀揮舞的霍霍生風,朝著戰逍遙攻去,同時一柄飛劍悄無聲息的朝著戰逍遙的後背射來。

戰逍遙嘴角微揚,『煞靈』飛舞。

叮噹一聲,空中的飛劍斷為兩截掉落在地。

戰逍遙,緊接著右手劍光閃現而出。

那名武師腳下一條條冰棱追擊而上。

武師驚駭莫名,手中大刀猛然劈砍而下,將冰棱轟散。

武師徹底恐懼了:「你、你到底什麼五行屬性?竟然同時是水、火同體?」

趙逍遙長發一甩:「你不是不怕死么?」

那武師牙齦一咬:「不怕死是真的,只是連對手的實力都試探不出,我死不瞑目。」

戰逍遙根本沒打算要這武師回答什麼問題,離學院如此近的距離,死亡十幾人,如此大一件事總會有人坐不住的。

一聲霸氣狂猛的咆哮傳來:「不回答我的問題,那你就睜眼死去吧。」

『葬魂』帶起狂猛的氣勁,再度劈砍而去。

同時『煞靈』輕巧的飛出,乘著劍氣帶起的漫天泥土的掩護,飛射那名武師。

信息搞錯本就是一大忌,自認為以犧牲武修、法修僅剩下自己這一活口來保全性命,啟料這兇悍的少年竟然直接下殺手。

可怕的是,這少年竟然是個練能師,小小年紀竟然是一位練能師。

更為可怕的是,這少年竟然水、火同體屬性,還有一飛劍。

這他么的就是一隻小分隊。

何江山,老子如果能活著回去,定然打斷你的狗腿。

武師徹底的怕了,面色說不出的驚恐。

就在武師躲避冰棱的同時,頭頂上方一道劍氣夾雜著一片火焰雨,凌空而下。

周身的空氣猛然一陣炙熱,一小團火焰掉落在了胳膊上,瞬間就燃掉了一大塊衣衫。

「啊1

極度的痛楚,令武師失聲張口大叫,身體就欲掠出。

胸口突然多出了一個血窟窿,武師不可置信的看著胸前鮮血汩汩而出,驚訝的說道:「魂器,你的飛劍竟然是魂器。」

戰逍遙身形,鬼魅一閃,右手猛然一把扣在武師的頭頂。

一股極其霸道的吸扯之力,自白衣少年手中發出,而自己竟然絲毫動彈不得,體內的靈能瘋狂的朝那白衣少年手掌彙集。

武師想要嚎叫,可又發不出半點聲息。

一雙眼睛極其驚恐的,看著一臉殺氣的戰逍遙。

終於從口中艱難的吐出幾個字來:「這、這是,什麼邪門功法?」

戰逍遙猛然一聲大喝:「噬靈決1

吸扯之力更加兇猛,那武師直翻白眼,體內靈能迅速枯竭,體內一顆靈珠瞬時萎縮消散一空。

武師徹底絕望了:「別、別殺、殺我,我、我告訴你,我都告訴你。」

戰逍遙雙眼一凝:「你伏擊我時,可曾想過會放過我?」

吸扯之力在度增加,武師瞬時巨變成了一團乾癟的軟泥,掉落在地。

戰逍遙騰起一團火焰,撿拾起儲物袋,將乾屍焚燒乾凈,一把抓住空中停留的飛劍,身體一掠消失在了原地。

竟然是魂器,鳳霞舞老師,給我的飛劍竟然是魂器,我說怎會如此不凡。如此貴重之物,她到底什麼意思?

一絲疑惑縈繞在戰逍遙心頭。

一向平安無事的修武學院,每年外出歷練也有傷亡的,可是昨晚突然出現了一宗死亡十幾人的謀殺命案,一時間學院流言四起,議論紛紛。

高年級學員一宿舍內,一名紅髮青年慌急的沖了進來,急促的說道:「老、老大,不好了,出、出事了。何江山派來的家族勢力,被人全滅了。」

金髮青年幾步衝到紅髮青年面前,滿面不可置信:「什麼?你給我說清楚,誰出事了?誰被滅了?」

一宿舍人都傻了。

紅髮青年又再度說了一遍。

金髮青年,面色一凌:「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的事情。難道是何家勢力仇家所為?還是學院高層所謂?杜漢山,你派你的家族勢力去給我查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去,快。」

112宿舍,王超猛地一把推開了宿舍的門,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你們聽說了嗎?」

王超一眼看到了戰逍遙,有些驚訝的說道:「老大回來了。」

戰逍遙饒有興緻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張急忙慌的?」

「你們聽說了嗎?學院附近發生了一樁離奇的慘案。」

戰逍遙猛然一怔,故作驚訝的問道:「哦,快說來聽聽。」

王超,一步奔近,張口說道:「前一日晚,學院附近來了幾位高手,聽說都是法師和武師級別的,將十幾名法修、武修,哦對了還有一名武師在內,輕鬆解決了。

王超微微一頓:「你們知道後來怎麼樣么?」

周剛驚醒過來,突然張口說道:「後來怎麼樣啊?你快說別賣關子。」

王超意味深長的說道:「後來是學院的一名武教,過去看了現場,直接吐了。」

周剛,豁然一驚:「埃到底怎麼個狀況。」

王超添油加醋將現場描述了一番,只聽得周剛和杜海泉不住驚詫。

「現在學院里都傳遍了,何江山那慫貨最先聽聞到消息的,聽說當天晚上急匆匆的沖回宿舍,直接請假回家了。」

戰逍遙猛然一驚,張口問道:「何江山的老家在哪?家族勢力如何?」

王超驚疑的問道:「老大,你問他們的家族做什麼?」

戰逍遙微微一笑:「只是覺得好奇,什麼家族竟然能培養出這麼不堪的慫包來,你知道就告訴我。」

「何江山,家族勢力在天惠城,天惠城位於落日城東南方位,屬於南域範圍,有些距離,至少有四天的路程,我說的是最高速的翼獸。聽說何江山的老爹叫何百川,是天惠城一個小勢力的頭,好像叫什麼斷刀堂,就是斷刀堂。他老爹是堂主,修為如何不太清楚,手下有幾十號人,專門干黑活,能夠一直周旋於各大之力之間,實力定然不弱。」

杜海泉好奇的問道:「什麼是黑活?」

王超一通鄙視的小眼神:「這你都不懂,好好學學。黑活,就是專門打家劫舍、搶奪別人的東西,不過一向只敢搶掠弱小,動手前都會查探清楚對手的底細才下手,所以沒有遭受打壓。」

戰逍遙眉頭一凝:「對了,各處城池之間沒有傳送陣之類的么?現在出門一趟好麻煩。」

「傳送陣以前有,聽說在一場大戰中全部被封印,現在我們這些武修出行只能靠驛站雇傭車輛,『御劍術』太耗費靈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