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三十二章 黑夜襲殺(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黑夜襲殺(求收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何百川又繼續說道:「謝家二小姐不是有一個未婚夫么?他沒有去找那小子的麻煩么?」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她那未婚夫什麼來頭一點眉目都查不到。」

何百川眉頭一凝:「山兒,你沒有發現你們學院很奇怪么?」

何江山不解的問道:「爹?孩兒不懂。」

「謝飛燕、王志勇背後的家族勢力何其龐大,且家族就在落日城中,為何跑去一個二流學院,你不覺得奇怪么?」

何江山一愣:「也許他們是嫌家族憋悶,跑到學院偷懶偷閑吧。」

「混賬,你以為他們都和你一樣么?山兒,看事情要看得長遠,所謂站得高才看得遠。你大伯這仇,修武學院和那什麼逍遙的都要背負,血債必須血償。」

何百川繼續說道:「對了,你說那小子同時惹惱了謝懷城和王懷遠家的大小姐和大少爺?」

「嗯,許多人都看見了。」

何百川眉頭一凝,一雙鷹隼般的雙眼閃過一道狠厲:「你回到學院,製造一些謠言,將謝家丫頭、王家少爺和那小子的矛盾,進一步激化。

鬧到讓全學院都知道的完全不可調和的地步,之後你可以暗中做一些手腳,比如對王家小子用毒,或者對謝家丫頭用迷藥,把梁子徹底的結牢。

要是在爭鬥中,謝家丫頭或者王家小子出點什麼事,你說王家和謝家會找誰的麻煩?難道不會向學院問罪?

縱然學院院長有多強悍,我看他還敢庇護一個普通學員不成,到時候你何伯的仇也可以一起報了。」

何江山面色一喜:「爹,高,你這一招真高。」

戰逍遙怒了,心腸歹毒莫過如是。

無匹的殺氣凌冽的擴散而出。

何百川豁然抬頭四處張望,一柄黝黑的大刀擒在手中。

啪!

靜謐的夜晚,突然一聲脆響。卻是戰逍遙對面屋頂上黑色身影不小心發出的。

「誰?」

何百川一聲大喝,身體直接飛射上屋檐。

三名武者身體一掠同時追去。

那黑影急速向著外圍奔逃。

從幾名武者的速度,應該是武師修為。

幾名武師追擊黑衣,此時就是自己動手的最佳時機。

戰逍遙目光一凝,收起夜行衣,只穿著一身黑衣,帶著巾,抽出『葬魂』輕飄飄的朝幽暗的院府飛去。

此處院府最為幽暗,門口兩個武者正在警戒。

戰逍遙輕飄飄的落下地來,那兩名武者都沒有發現,直到戰逍遙手中『葬魂』揮舞帶起一股疾風,那兩人才反應過來。

「你是誰?來人。」

「戰、逍、遙。」

戰逍遙一字一頓,話語才出口,一名三靈珠的武修已經倒在了地上不住哀嚎。

另一名武修驚恐的逃避而去,戰逍遙沒有追擊,躍上屋檐,破壞了陣法的陣眼,此處院府的情形才完全呈現。

「大少爺,不、不好了,一個名叫黑衣人,殺了賈師弟,闖入了『獸閣』。」

何江山面色一陣驚恐「你去叫斷武師他們前去截殺,我去稟報我爹爹。」

何江山忙不迭的朝另一座院府掠去。

另一處院府內,四名武師正圍困著一個黑衣人,此時那黑衣人渾身傷勢,一條長鞭迅捷的揮舞著,只能勉強抵禦。

「爹,爹,不好了,戰、戰逍遙那煞星來了。」

中年男子手中大刀一挽:「你慌個屁,那狂妄小子定多三靈珠罷了,竟然膽敢夜闖何府,哈哈哈哈,老子正愁怎麼抓他呢。先把這個小娘們收拾了,再去拾掇那小子不遲,你給斷武師說一聲,別殺了他,正好用那小子的頭顱祭拜我大哥的亡靈。」

中年男子手中大刀再度一揮,又朝黑衣女子攻去。

戰逍遙此刻,正身處一處幽森恐怖的地獄之中。

庭院內一處幾十個大盆,手掌、腳掌、手臂、心臟、腎臟、腸道等等等等,分門別類的裝在一個個大盆之中。

滿院落的血跡,濃郁的血腥和腐臭令人無法呼吸。

院落牆角處,一堆堆的衣物胡亂堆放,大人的、小孩的、女人的,各種凡鐵、精鋼兵器胡亂堆放。

院落四周一個個鐵籠之中,滿是四星靈丹的兇猛凶獸。

一個個齜著獠牙,垂涎著腥臭的口水,一雙幽綠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戰逍遙。

這何府是在用人肉餵食這些凶獸,既然是個骯髒、毫無人性的幫派,全滅了也罷。

戰逍遙雙眼赤紅,濃烈的殺意再度彪悍而出。

一步掠出,一把抓起匍匐在地受傷的武修,噬靈決運轉,直接吸幹了武修的靈能。

不用再保留實力,『葬魂』挽動,一個個極其牢固的牢籠,被打開,近七八十隻凶獸洶湧的朝戰逍遙撲來。

『煞靈』飛舞、武技盡情釋放,『葬魂』挽動,幾十隻凶獸頃刻之間變成了一地碎肉。

騰,一把大火燃燒了起來,戰逍遙一掠,又朝另一處院落掠去。

又一個武修跌跌撞撞的跑來:「堂、堂主,不,不好了,『獸閣』被毀,所有凶獸盡數被滅殺了。那小子沖著練武院去了。」

正在酣戰的何百川,張口罵道:「廢物,全都是一群廢物,斷武師他們人呢?一個中年級的學員都攔不祝滾,別再來稟報打擾老子的心情。」

不到半盞茶的時光,一名滿身血跡的法修跌跌撞撞的跑來:「堂、堂主,練武院被毀了,所有弟子全被、被、被……」

何百川怒了,手中大刀不停,徑直追砍著黑衣女子:「被你老母,到底怎麼了,快說。」

那名法修聲音都帶著驚恐:「被、被吸成了人干。」

何百川驚顫了:「什麼?邪功?斷武師呢,你去叫斷武師,直接殺了那小子。」

法修跌跌撞撞的去了。

一處處衝天而起的火光,令何百川震顫了,那火光一個院落一個院落的接然燃燒而起。

速度之快,宛如院府無人一般。

何百川猙獰著:「騷*娘們,你和那小子是不是一夥的,好大的膽子,夜闖我何府,竟然還布置下屏蔽陣法。受死吧。」

戰逍遙嘴角一抹血跡,又是一名武師葬送在極其鋒銳而厚重的『煞靈』偷襲之下。

再度吸幹了那名武師的靈能,戰逍遙腳下一點,身體鬼魅般的消失。

一名法師,手中法術還未釋放出去,頭顱已經被一柄飛劍洞穿。

何江山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一雙眼睛完全沒有了焦距:「爹,斷武師,何法師都已經,已經變成了人干。來的不是人,戰逍遙他就是個魔鬼,太、太恐怖了。斷武師一刀,竟然被他完全承受下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何百川心頭大駭,一股從內心升騰而起的涼意,從頭頂百會穴一路竄入腳底湧泉穴,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何百川大喝道:「不可能,江山,你到底在說什麼,到底來了多少人?你醒醒。」

何江山傻傻的笑著,轉瞬又哭泣起來,跌坐在地上:「魔鬼,魔鬼,太恐怖了,何府完了,何府完了。」

何百川到現在仍舊不相信,來的只是一人,來的是何江山的同伴學員。

「你們到底來了多少人?你說?」

何百川咆哮著,全力施為的一刀裹挾著無匹的刀勁朝黑衣女子捲去。

黑衣女子渾身血跡,身形狼狽,一條長鞭氣勢已經頹敗了不少。

此刻極其驚恐的看著空中掠來的人影,和一道巨大的凝實刀勁,劇烈的疼痛和疲憊只能勉強揮動著長鞭抵禦。

只怕這一刀再也沒有辦法抵禦住了,一旁還有兩名武師的攻擊也已經到來。

一聲震撼天際的冰冷咆哮和一股極其霸道凌冽的殺意洶湧而至:「老匹夫,過來受死1

一道黑色身影狂暴的掠來,一道強悍無匹的掌法近道和自己的刀勁撞擊在一起。

砰!

原本四周已經化作一片渣渣的樹木、房屋,在對撞中被擴散而出的氣勁震蕩,直接化作了湮粉。

何百川身體被震飛,落在地上的倒退了七步,張口噴出一口血水。

一個一身黑衣,黑色面巾蒙面渾身傷口,滿身血跡的身影,兇悍的一掌化解了攻擊向黑衣女子的殺招,卻被氣勁撞擊,跌飛了出去。

好強悍的力道,好霸道的氣息。兩名武師被氣勁逼迫放棄了攻擊,倒翻而回。

何百川咳嗽著,張口再度吐出一口血水。

黑衣女子一顆芳心大亂,張口疾呼:「戰逍遙?。」

獃滯的何江山宛如聽見了極其恐怖的聲音,突然站起身來,驚恐莫名的看著四周,突然又跪在地上,朝四處磕頭:「戰、戰逍遙來了,別殺我,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

煙塵滾滾,一個黑色身影爬在地上沒有一絲動靜。

何百川張口放聲狂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不是很牛逼么,不是還想要我的命么。狂妄小兒,你們有膽闖我府邸,就一個都別想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