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四十二章 鬧劇開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鬧劇開端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學員們則圍攏在樓下,聽著熱鬧。

「誰啊,誰那麼牛逼,敢到教務處鬧騰,是不是哪個學員的家族勢力出動了。」

「噓,先聽一聽。」

教務處內,一眾武教、教習和兩名處長,正準備訓斥戰逍遙,一眾學員前來湊熱鬧,到正好藉此機會殺雞儆猴。

肖明銳三角眼一迷:「竟然敢在本處長面前大呼小叫,不嚴加懲戒不足以示威。斷處長,此子必須嚴懲啊,不然學員爭相效仿,那學院可就亂套了。」

一樓的武教、教習已經上的二樓,朝這裡走來。

戰逍遙大聲說道:「肖副處長好大的官威啊,斷處長都還沒有發話,你這小小的一個副處長在這裡嘰嘰歪歪、嗶嗶喳喳,可是想要奪權么?」

武教、教習已經圍攏,好奇的打量著戰逍遙,同時偷聽著教務處內部的動靜。

樓下的學員驚呆了,一學員驚愕的張口說道:「好像是中年級12班,那個狂妄小子的聲音。」

王超愣了,驚訝的說道:「你們別吵吵,讓我在聽聽。」

肖明銳胖臉一凝,一張老臉臉色鐵青:「放肆,這裡是學院教務處,容不得你在這裡撒野。

段處長一向秉公辦事,我的決定她斷不會有異議。你這個狂妄小兒,買來極品丹藥謊稱自己煉製的,此丹藥直接沒收。

同時責令你在全院學員面前做出深刻的檢查,今天下午全院停課召開批判大會。」

圍攏的武教早已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個別武教和教習紛紛出聲指責戰逍遙。

似乎生怕兩名處長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一般,一個比一個慷慨激昂,一個比一個振聾發聵。

斷處長面色嚴厲,並未開口說話,似乎默許了肖明銳的決定。

戰逍遙眉頭微鄒,猛然一聲暴呵:「都給我安靜。」

囂張、狂妄、霸氣都已經無法形容,戰逍遙此時的狀態。

一眾武教和教習雙眼瞪得溜圓,滿面的怒火,紛紛閉口等待著段處長的處理。

樓下的學員們石化了,那聲音絕逼是狂妄無敵派系的戰逍遙。

也只有那狂妄小子,如此膽大妄為,如此囂張。

學員們的表情震驚、欷歔、幸災樂禍,不一而足。

王超眨巴著眼睛:「我靠,真是老大的聲音。」

如此狂妄、囂張、出口不遜的學員,在不懲戒只怕不止武教、教習、兩名教務處的管理者的臉面,恐怕整個學院的臉面都要丟光了。

斷處長真的怒了,大武師八重境界,狂暴的氣勢狂放而出。

戰逍遙長發一甩,急速張口說道:「段處長,請你先聽我把話說完。我如果說的有不對的地方,你在發飆不遲。

我只是一名中年級班的學員,修為低,身子羸弱,你的強大氣場,我可是不堪一擊。

你要是強硬手段,我也無可奈何,誰叫你強我若呢。

但是至少,你要給我解釋的權利,否則你這就不是嚴厲,而是武斷、專橫。」

一眾武教和教習,面面相覷,內心的想法大同小異:好犀利的言辭,哼,縱然給你話語權,我還不信你能說出個花來,你還能將自己吹噓成一名丹師不成。

段處長雙眼圓瞪,狂放的氣息斂去:「說。我看你對今日挑釁學院權威的做法,能說出個什麼子丑演卯來。」

戰逍遙輕輕一笑:「枉你們身為學員的武教,枉你們身為學院的管理層,你們總是用自身的評判標準去衡量、考量一名學員。

在你們心目中覺得不可能的事情,難道幾萬名學員中就沒有人能做到么?

什麼什麼眼看人低來著,說的就是你們,你們難道不覺的可恥么?」

嘩擦,這哪裡是自我辯解,這分明是直白的辱罵,赤果果的指責。

一向備受學院的管教,叛逆的學員,不少都有逆反心理,只是不敢輕易表露罷了。

此刻一個膽大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直接當面打臉學院管理層,如何能讓一眾學員解氣,心中暗自叫爽。

既有人出面打臉學院,而且自己又不會受處罰。

一個膽大的學員,唯恐天下不亂,更是直接張口大喊:「說的好。」

一眾武教、教習被氣的不輕,個個咬牙切齒,怒目圓睜,如若不是看在學院教務處的面子上,此刻只怕早就一拳暴揍上去了,哪裡還能容忍戰逍遙此刻的狂妄。

魏三早已按耐不住,雙拳攥的格格作響。

段處長和肖明銳,更是面色鐵青。

肖明銳直接氣息狂放,就欲朝戰逍遙掠來。

戰逍遙長發一甩,微微一笑:「慢著。你們你們一個二個的,還身為武教呢,如此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多武教、學員在此。

我只是代表全院學員說出了自己的心聲。我說了此藥丸是我煉製的,你們自己不信。

不僅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我就此反駁幾句,你們就不依不饒,直欲吃人。

嗯,是不是早就想動手了,來呀,你們動手試試。打傷打殘了,我下輩子可就住在學院了。」

此刻一眾武教、教習心中那個氣埃

直欲把戰逍遙從地上揍到天上,再從天上揍到地上。

如此一個頑劣小子,口口聲聲說自己能夠煉製藥丸,無論如何,就是打死自己,自己也無法相信。

直脾氣的魏三,按耐不住了,雄渾的氣勢爆發而出。

一旁的武教紛紛運轉起靈能抵禦。

戰逍遙也知道,在挑釁,這些武教可能真的會直接動手。自己雖然不怕,但是直接惹惱了也並沒有好處。

眼珠一轉:「我可以當眾煉製一枚丹藥,以示清白。但是你們要對今日輕視於我的行為作出解釋並道歉。」

不等兩名處長發話,魏三直接開口道:「你當你是誰,你說你能煉製就能煉製,你若真能煉製,我替學院當眾向你道歉。」

一眾學員懵逼了,已經上課了,可沒有一個離開此地,二樓的一眾武教也沒功夫去管理。

遠處課堂內的教習和武教,對著教室內曠課一大半的學員,分外震怒。

帶著各班級的學員,浩浩蕩蕩朝這裡走來。

戰逍遙長發一甩:「我現在就可以當著諸位的面當面煉製,但是我不需要你道歉。」

戰逍遙一指肖明銳,再度張口道:「我要讓他當眾向我道歉。」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事情,被這小子如此自信的說來,話語中又滿是囂張的神情,只能說這白衣小子當真狂妄到了極致。

肖明銳怒道:「如果煉製不出,你當眾做檢查,同時滾出學院。」

斷處長眼神冰冷,竟然再次沉默。

戰逍遙也怒了:「如果我能煉製出來,你要當眾給我道歉,還要大聲說三遍,若不然,我跟你沒完。還有請把我的上品『回血丸』還給我。」

所有的武教、教習,一眾學員全都石化了,狂妄也該有個限度,可這白痴小子簡直狂妄到了無極限。

肖明銳三角眼已經滿是怒火,牙齒咬的格格作響,渾身顫抖。

轉瞬肖明銳冷靜下來:小子,別太張狂,你要是煉製不出丹藥,等你滾出學院的那一刻,老子定然弄死你。

肖明銳一把將瓷瓶扔在了桌子上,面色一凝:「通知下去,全部停課,立刻校場集合。」

不一刻,武教和學員已經集合完畢。

落日城秋季的氣候,雖然大部分林木都已經染上了一片金黃,可是此刻還有著夏日的炎熱,諾達的校場滿滿當當,黑壓壓一片。

學院院長、副院長、12班的班頭鳳霞舞和個別請假的武教、教習沒有到場之外,其餘學員、武教都已經到常

學院管理層:教務處、保衛處、招生辦、外事辦、後勤處等全部到齊。

學院管理層十幾人,高高坐在二層樓高的觀禮台上,滿面輕視。

一些知道消息的,學員個個興奮,站在班級中眉飛色舞添油加醋的描述著戰逍遙霸氣的舉動。

在驚訝的同時,也有不少學員幸災樂禍的等待看好戲,等著戰逍遙被學院開除。

金髮青年王志勇此刻興奮的無以復加,帶著一眾染髮青年,大聲議論著、辱罵著戰逍遙。

斷處長也到沒有刻意為難,到是找尋了來個一個極品小型煉丹爐,極品的中階藥材。

因為在她的思維里,戰逍遙根本就不可能煉製的出藥丸,配置最好的器具,讓人無話可說,無從挑剔。

如果說戰逍遙真的能夠煉製出藥丸,此刻是沒有一個人相信的,是以肖明銳根本就沒有阻止。

學員已經到齊,肖明銳三角眼一弔:「中年級班12班的戰逍遙,口出狂言,大鬧學院教務處,說能夠煉製出藥丸。」

一眾武教和學員頓時滿是恥笑。

戰逍遙站在班級學員當眾,好整以暇的等待著。

王超一扯戰逍遙的衣袖:「老大,你瘋病是不是愈加嚴重了,你剛才難道沒有聽到處理結果么?」

12班的學員,滿是同情和不舍,個個眼巴巴的注視著戰逍遙。

戰逍遙迴轉頭顱微微一笑:「好好修鍊,記住你是我戰逍遙的舍友,別給我丟人。」

戰逍遙不著邊際的話語,直接令王超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