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四十九章 反被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反被逆襲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直至八丈距離內,戰逍遙豁然翻轉『葬魂』。

「逍遙斬。」

大武師輕聲恥笑:「哼,臨死一搏罷了。」

藍幽幽的飛劍,再度飛射戰逍遙。

大武師手中長刀猛然爆劈。

叮叮噹噹,一陣金屬撞擊聲傳來,飛劍碰撞之下,竟然平分秋色。

「操控力不錯啊,『飛劍』竟然也是寶物。不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砰!劍氣和刀勁撞擊在一處,四射的氣流震蕩起一股煙塵。

就是現在。戰逍遙雙眼一凝,強忍刀氣震蕩的不適,抖手扔出兩個瓷瓶。

同時劍身猛然劈砍而出,一道劍氣朝著空中的瓷瓶,劈斬而下。

瓷瓶毫無氣勁,在劍氣的遮掩下,大武師竟然沒有發覺。

大武師也動了,長刀再度霸氣的一刀,朝著劍氣劈砍。

砰!

劇烈的震蕩,立時將兩個瓷瓶絞殺成為粉末。

戰逍遙嘴角微微一揚,轉身再度飛掠。

「追。」

幾人迅速掠過煙塵,豁然一股嗆鼻的氣息,迎面而來。

咳咳,咳咳。

「啊,我的眼睛。」

幾名武師突然痛苦的哀嚎,飛劍斜斜的飛了出去,一頭撞在一株株大樹上。

身體滾落,翻滾在地不住哀嚎。

黑夜中,幾個武師連同大武師在內,都大意了。

均沒有想到,那頑強的小子會有如此陰損的一招。

就連大武師都中招了,既中了毒粉又中了迷藥,眼睛、口鼻都進入不少。

大武師強忍疼痛,掏出一枚丹藥放入口中,張口示警:「不要過來,是八星異獸幽冥奎木的『幽冥煞氣』快服用『清虛丹』。」

大武師只察覺到了毒粉,無色無味的迷藥到沒有察覺出來。

中招的幾名武師在地上不住翻滾哀嚎,凄慘的叫聲竭斯底里。

遠處五名武師,驚恐的停留在了原地。

一黑衣殺手站在遠處,驚恐的張口問道:「王頭領,你、你怎麼樣。」

大武師周身氣息狂放,阻止著毒粉沾身,可已經進入眼睛的毒粉卻無法祛除。

大武師摸索著,跌跌撞撞,一雙眼睛之中滿是血水順著面頰流淌。

「有種就出來,給我出來。」

飛鷹抓燕,卻被燕雀啄嚇了眼睛,殺手再度成為了被反殺的對象。

悲憤、羞惱、狂暴,大武師怒了,狂暴的氣息大放,一柄長刀四下胡亂劈砍。

躺在地上的幾名武師,悲催了,有兩名直接被攔腰斬斷。

大武師已經不足為懼,必須要解決掉幾名武師。

戰逍遙眼瞳一抹狠厲,《斂息心法》運轉,借著夜行風衣,躲避開大武師精神力的範圍,反向迂迴,朝遠處幾名武師掠去。

遠處幾名武師正猶豫不決間,潛到近前的戰逍遙身體迅捷的激射而出。

「小心。」

一殺手剛出口示警,正欲抵擋戰逍遙的攻擊,忽然一道黝黑的匕首悄然而至。

殺手驚恐的望著胸前一個血窟窿,一頭栽倒。

幾名殺手,立時跳躍而起,朝戰逍遙攻來。

一擊得手,絕不停留。戰逍遙反身便走。

大武師聽覺敏銳,急速張口道:「不要追,速速回去稟報,派『暗影』來,不用管我,此人很是邪門,竟然能夠調配『幽冥煞氣』,不過他的實力不是我的對手。」

幾名殺手,止住身體,狠狠的轉身離去。

打完就想跑,沒門。戰逍遙反向掠動,朝幾名殺手追去。

借著能夠隱匿氣息和速度的優勢,戰逍遙潛入到幾名武師的前方,藏匿下來。

幾名武師慌急奔逃,幾人的身影越來越近。

忽然一道黑影,猛然從一株大樹后迅捷而至,一道狂暴的劍氣悍然爆發而起。

一團紅色的游龍突然爆發而來。

退避已經來不及,幾名武師驚慌失措,忙不迭的招架。

砰!

勁道撞擊在一處,游龍的力道到是被抵禦化解,只是悲催的是游龍上附帶的火屬性法術立刻爆發。

戰逍遙一擊暴退,身體迅捷的消失。

四靈珠武者鼓盪而起的護體氣勁,根本就不凝實,且漏洞不少。

一團團火星四下飛濺,沾染到衣服上立時燃燒起來,濺落到皮膚上,立刻就是一個燙傷的水泡。

傷勢並不是很嚴重,只是被灼燒的疼痛,令人難以忍受。

四周的樹木立時著起了大火。

幾名武師慘叫連連,在地面不住翻滾,撲騰著衣衫上的火焰。

不上去幫忙,幾人都要被大火圍困。

兩名武師警戒,其餘的上去幫著滅火。

穆然,又是一道水屬性游龍突然襲來。

幾名武師狼狽的慌忙躲避,地上的武師就倒了霉了。

水性游龍直接化作冰凌,將幾名武師凍在了地上。

戰逍遙一擊而出,再度迅速掠去。

「出來,你給出來。有本事別躲躲藏藏。」

幾名武師咆哮著,四下只有嗶嗶啵啵,樹枝灼燒的聲音。

武師額頭青筋暴突,一雙眼睛四下搜索,可又不敢冒然追擊。

幾名武師慌了、怕了,一路追殺下來,十五六名人員,此刻竟然只剩下幾人,竟然連大武師都被陰了。

一向是自己追殺別人,此刻竟然被一少年,弄得狼狽不堪。

對方明明只有一人,而且看實力要比自己低,羞憤、恐懼,不一而足。

殺手的首要原則,就是隱忍,再次就是逃逸,首先要保證性命。

幾名武師對視一眼,就要放棄同伴逃逸。

「想走,沒那麼容易。」

烈烈的火焰中,猛然又襲來一道身影。

「逍遙斬。」

四道凝實的劍氣,迅猛而至。

砰砰砰砰,狂猛射的氣勁,將躲避不及的幾名武師掀飛。

武師們怕了,追又追不上,對手又能夠隱藏氣息,鬱悶,相當的鬱悶。

戰逍遙藏匿在大樹后:「你們誰若能回答我的問題,我就放了誰。」

一武師一咬牙:「大言不慚,我們好幾個人,你能留住誰。」

說話的武師,轉頭輕聲說道:「分開,各自逃逸,務必將信息送回。」

撲滅身上的火苗,武師分作六七個方向,就欲奔逃。

戰逍遙朗聲說道:「好吧,我給過你們機會了。我動手前就在此處設置下了屏蔽陣和幻象陣,而且我可以絕對負責任的告訴你們,我目前是高級陣法師。

你們倘若能夠破陣逃出去,那我就沒有辦法了,如果逃不出去只能怪你們自己咯。」

幾名武師呆住了。只有大武師達到了高級陣法水平,能夠破陣,此時幾人根本就沒一個懂陣法的,唯一個中級水平的剛才已經掛了。

「不可能,不要聽他的。」

戰逍遙一聲恥笑,並未在理會幾名殺手,返身而回,徑直朝大武師所在的方向掠去。

大火根本就困不住幾名武師,氣勁強行震蕩也能盪出一片空點,但是有了陣法則不然,出不去,困也要困死你們。

大武師和一名武師攙扶著,跌跌撞撞的在林子中摸索著向另一側逃去。

迷藥發作,飛劍根本無法集中精神力操控。

服用下一枚解除迷藥藥效的丹藥后,此刻只能靠已經薄弱的神識前行。

只是並未走尋多遠,大武師的神識才感知到了戰逍遙襲來,立刻找尋到一株大樹,躲藏在樹榦之後,等待迷藥藥性過去。

剛才還有兩股氣息,此刻竟然消失了。

沒有氣息可追尋,夜間一脈漆黑,那大武師的精神力又探查不到。戰逍遙停下身來不敢冒進,迷藥是否起了效果不得而知。

戰逍遙眼睛一轉,張口大聲說道:「出來吧,我們好好聊聊。你好歹也是一名大武師,反正我也打不過你。」

四下一派靜謐。

「我知道你躲藏在附近,在不出來我就放火燒林子了,你即使再有護體氣勁,恐怕也無法長久堅持吧。」

大武師嘴角蠕動,就等著戰逍遙能夠在走進一些,偷襲下來個一招擊殺。

戰逍遙站在原地,並沒有在走近一步:「哎,你看看你,跟狗一樣,躲躲藏藏,你羞也不羞。」

「好吧,我就一把大火燒了這林子,你個傻貨,也不打聽打聽我的名號,冒犯動手,真的是找死。我就先從這株大樹開始吧。」

大武師附在武師耳旁輕聲說道:「你別出聲,火勢再大,以我們的速度和身體強橫,總有辦法在大火圍困中闖出去。等會你弄出點動靜,千萬別說話,吸引他過來,我一招滅了他。」

武師兩眼抹黑,心底發涼。真要放火,你身為大武師肯定有辦法,可我只是武師修為,眼睛又瞎了,精神力還弱,怎麼跑?

武師極為憋屈的輕輕咳嗽了一聲。

戰逍遙豁然轉過頭來,卻沒有冒進,真的顯露身形本該直接張口說話,何必故意咳嗽。

自己又帶傷在身,對方是殺手組織,指不定就在哪裡布置下機關陷阱或者毒藥之類的東西。

自己都要釋放技能了,可對方竟然還未開口說話,一定有鬼。

「我就知道你在這裡,不過你太傻了。就等著你出聲,我才好放火呢。游龍刺。」技能朝著咳嗽的地方釋放而出。

武師終於憋不住了,真要放火,自己還真沒辦法。

「別,別放火,我在這裡。」

大武師心頭一聲喝罵,仍舊躲藏著身形。

「我就知道不止一人。打的就是你」

戰逍遙技法大放,迅猛的劍氣直接辟出。

大武師和武師到是迅速躲避,只是武師實在太笨了些,慌急之中一頭撞在了樹榦上,直撞的七葷八素。

大武師到是輕巧的躲避了開去,此時蒙面巾已經去掉了。

大武師濃眉、朝天鼻,一副醜陋面容,左臉頰腮幫子上一顆豆大的黑痣,兩隻眼睛就如同兩個血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