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傲邪戰尊>第一章 血浴強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血浴強身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歷史穿越

不知多少個時辰后,戰逍遙才睜開了雙眼。

「瘋小子,你可醒了。」

戰逍遙迷濛的睜開雙眼,跳躍的火堆旁,鳳斷山的身影豁然出現在眼前。

戰逍遙激動的站立起身:「鳳爺爺」

剛有所動作,身體各處豁然傳來一陣極度的痛楚。

戰逍遙一個凌冽又坐落回去。

砰!

猩紅的血水四濺。

戰逍遙一低頭,自己白花花的身軀正端坐在一個大木桶之中,木桶內滿是猩紅色的液體和一株株的藥材。

「別說話,運轉鍛體決一式。」

竟然和自己的想法差不多,血浴強身。戰逍遙趕緊盤膝坐在木桶內,運轉起心法。

胸腹的暗勁和木屬性破壞力量都已經去除,除了胸口隱隱作痛外,水火屬性靈丹已經平靜下來。

之前就有一絲絲的燥熱不斷鑽入體內,此刻那熱能更是洶湧的入體。

熱能入體的同時,更有濃郁的土屬性元素侵入,奇異的是那土屬性元素徑直鑽入肉體的每一個地方。

肌膚、肌肉、內腑、骨骼,更為奇異的是身體竟然毫不排斥,仍由土屬性元素光點進入每一個細胞。

鳳斷山盤膝坐在火堆旁,緊盯著戰逍遙,眉頭深鄒,口中卻在輕聲呢喃著:這小子到底是不是他呢?。

漆黑的夜晚,火堆不時爆起一個劈啪炸裂的火星。

兩個時辰過去,鳳斷山才開口道:「好了,藥效已經被你吸收了。咳咳,你出來吧,你旁邊有清水。」

戰逍遙這才睜開雙眼,渾身肌肉充斥著強勁的力量,說不出的舒爽,只是身體極為燥熱,某處部位更是極度猙獰。

戰逍遙尷尬的起身,迅速就著清水沖洗起來。

「鳳爺爺,您不在學院待著,鳳霞舞老師怎麼辦?萬一有仇家」

戰逍遙話語還沒說完就被鳳斷山打斷:「行了,你那點小心思,我早就看透了。放心吧,霞舞他沒事。」

鳳斷山可的好生伺候著,還有一所修武學院等著我回去接手呢。戰逍遙訕訕一笑:「鳳爺爺,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鳳斷山鬍鬚一抖,虎目一瞪:「你小子,簡直膽大妄為。

咳咳,那幽蘭山莊,我都不敢輕易招惹,你可倒好出了學院就敢惹是生非。

你可知道若不是我暗中出手,你怎麼可能逼迫的了那名大武師悲憤自殺。」

我勒個去,原來是這老頭在暗中幫我,我還以為我真那麼牛逼才四靈珠二重,竟然能滅的了一名大武師。

戰逍遙猛然一怔:「你跟蹤我?」

「你那點斤兩,在加上你那厄運體質,隨時都可能掛掉,我不照顧著你一些,光是她那眼淚就能把我淹死嘍。咳咳,」

霞舞,竟然是霞舞央求鳳爺爺來找尋我的。

一股融融的暖意和感動,升騰而起。

戰逍遙輕聲問道:「霞舞姐姐,她還好么。」

鳳斷山兩眼一瞪:「你鳳爺爺不辭辛苦替你療傷,穩固異動,你怎麼一點都不關心,沒良心的小東西。行了你放心吧,我離開之前都已將安排妥當了。」

「鳳爺爺,你的病情?」

「哎,老毛病了。」

戰逍遙穿好衣衫,來到火堆旁盤膝而坐。

鳳斷山面色一凌,滿是傷感的說道:「你體內的異動已經出現,以後恐怕要時常經受這種痛苦折磨。

這段時間,我們就在這裡先潛修,我先以土屬性的凶獸血液為藥引,先為你強身,為後期抵抗更加兇悍的異動做好準備。

三個月之後我們就要北上,去尋找極寒之地。」

戰逍遙每夜以凶獸血液浸泡,十天後已經換做了異獸的血液。

白天則打坐修鍊,或跟著鳳斷山學習陣法知識,或是煉藥。

鳳斷山則到處獵殺五星、六星水、火屬性和七星靈丹的異獸。

每個月都有七日時間,戰逍遙消失無蹤。

鳳斷山幾度詢問,戰逍遙只是以各種借口和理由搪塞了過去。

可令鳳斷山極其驚訝的是,每當戰逍遙再次出現后,修為大幅暴漲。

戰逍遙發現了一處異常,初入紅林山脈獵殺的凶獸和紅目巨猩的屍身不見了。

『時空之匙』的存儲空間和修鍊空間完全是隔開的,怎麼會消失。

忙於修鍊,戰逍遙到沒有在多想。

三個月得時光轉瞬即逝,不間斷的修鍊強身,鍛體決和斂息心法已經修鍊至三重。

三個月的時間裡,每個月的月圓之夜,水火靈丹相互克制的異動都會發生一次,每一次的異動都會愈加猛烈,時間已經由當初的兩個時辰,發展到現在六個時辰。

好在有鍛體決提前強基,同時有鳳斷山在側,戰逍遙這才熬了過來。

三個月時光里,鳳斷山和戰逍遙無話不談,儼然成了一對爺孫兩。

戰逍遙大部分的秘密,都告訴了鳳斷山。

又挺過一次的屬性克制折磨。第二日夜晚,同樣是火堆前。

「逍遙,明日咱們就要啟程了。」

「哦,爺爺,我的身體目前能夠抗衡極寒侵體了么?」

鳳斷山滿面慈愛:「足矣。逍遙啊,你修鍊的進度之快超越我的想象。

但是切記,五靈珠只可服用五星及以下的靈丹,否則強大的屬性力量會直接毀滅你體內的靈丹,爆體而亡。

我儲存了不少水、火屬性的靈丹,到是便宜你小子了。給拿去吧。」

鳳斷山拋過一個儲物袋,戰逍遙欣喜的打開來,內里全是滿滿的六星、七星水、火靈丹。

三個月的相處,戰逍遙已經將鳳斷山視為了自己的親人。

鳳斷山繼續說道:「目前你修為已經四靈珠八重,屬性強化都已經同樣水準。

但是我要提醒你,千萬不要在以以往的狂傲性格處事,需知你的特殊體質強敵太多,很是危險。」

「逍遙記住了。」

「逍遙啊,咳咳,想不想聽聽你爺爺曾經的故事。」

戰逍遙滿面欣喜的說道:「想啊,怎麼不想。」

鳳斷山微微一笑:「好吧,今夜就不修鍊了。哪,咳咳,你聽著就行,不要輕易打斷我的話。」

戰逍遙乖乖的點了點頭:「我今年已經七十八歲了,我不叫鳳斷山,我原名叫戰南天。」

極度的震驚,令戰逍遙蠕動著嘴唇,半天沒有緩過勁來。

戰南天,戰逍遙,又如此的關心我,幫助我,難道?

忽然戰逍遙像是明白什麼,正欲詢問,鳳斷山繼續說道:「咳咳。記得是在我二十多歲的時候,那時候我才剛成為一名武師。

在那時遇到了一位美麗的姑娘叫柳慧兒,是一名法術師。

我們一見鍾情,到處遊山玩水,四處歷練。」

鳳斷山雙目注視著火堆,滿面微笑,一雙眸子里滿是幸福的回憶。

「那時的我也和你這般不知天高地厚,到處惹是生非,惹下不少強敵。

喜歡柳慧兒的人也不少,其中就有當年凡塵大陸的青年一輩的佼佼者肖志奇。

我們成為了朋友,也因為柳慧兒相互暗中較勁,相繼榮升到了大武師、武聖階位。

最終我們為了柳慧兒大打出手,大戰三天三夜。最終我還是憑藉幻劍決的威勢,僥倖勝出。」

說道此處,鳳斷山語氣之中滿是往昔傲笑霸氣青春的回憶之色。

實在沒想到,鳳爺爺曾經竟然也是一位極為了得的人物,竟然和當時凡塵大陸的佼佼者,一拼高低,還僥倖勝出。

戰逍遙滿滿的羨慕之色。

說起往事,鳳斷山身體如同康復了一般,話語也變得極為順暢。

鳳斷山繼續說道:「肖志奇從此銷聲匿跡,不知所蹤。沒有了肖志奇的困擾,我也因此和柳慧兒走在了一起。

後來,柳慧兒懷了身孕。我們生下了一個孩子,名為戰天。

我們一起撫養孩子,享受著天倫之樂。

就在戰天三歲之時,肖志奇忽然帶領著一群我惹下的仇敵,找上門來。」

鳳斷山說道此處,呼吸突然急促起來,雙目之中滿是濃烈的恨意:「肖志奇的修為暴漲,戰技極為了得。

我已經不是肖志奇的對手。我的府邸被他們破滅,府邸的一干人均被殺害,柳慧兒和戰天也被他們擄了去。」

「啊1

戰逍遙震驚了,實在沒有想到鳳斷山竟然也有一段心酸的遭遇。鳳斷山原本美好的生活,突然就糟昔日兄弟破壞,結下血海深仇。

一道淚痕滑落鳳斷山的面頰。

徐徐的夜風,帶著冬季的寒意,更加躁動,吹拂的篝火不住晃動。

就如同蘊含了滿是仇恨和怒火的吶喊般,等待著爆發。

鳳斷山眼神凌冽,恨意凜然,胸脯急劇起伏,怒氣的浮騰令舊傷爆發。

「咳咳,啊1

憤怒下的鳳斷山張口吐出一口暗黑色血塊。

戰逍遙滿面慌急,掏出一粒極品『回血丹』:「鳳爺爺,你怎麼樣?」

「呼,呼,我沒事。咳咳。」

鳳斷山吐出嘴裡的血沫,接過丹藥服下。

凝氣靜神片刻后,繼續說道:「我就是那一戰之中,身受重傷,留下了隱患。

從此後,我到處找尋柳慧兒和戰天,可是他們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

肖志奇很是喜愛柳慧兒,斷不可能殺害慧兒。我也知道可能是我修為太低,他們可能被大能隱藏在一處極為隱秘之地。

於是我瘋狂的修鍊,可是舊疾在身,加之心有羈絆,勉強修鍊至武皇階位后,再難寸進。

也許肖志奇害怕我戰家龐大的勢力,從此消失無蹤,柳慧兒和戰天始終沒有任何消息。

我的仇家也就此不斷上門,殺伐就此不斷,戰家也逐漸隕落,最終只獨剩我一人。」

鳳斷山怔怔的看著火堆,一行行的熱淚不住流淌。

寒冷的夜風呼嘯著,似乎在感嘆英雄暮年,感慨著曾經狂傲年少的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