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二章 遺憾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遺憾故事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戰逍遙也沉默了,忽然內心升騰起一絲熱潮:「鳳爺爺,我小子假若能夠僥倖存活,穩固住體內的異動,解決厄運體質,一定替你找尋到你的親人,替你報仇雪恨。」

鳳斷山滿面悲傷,極其落寞的搖了搖頭:「遙兒,肖志奇按照他修鍊的速度,目前至少已經稱帝,很有可能已經入神,摸到了成仙的門檻。

你的路還極其漫長。能否通過水火五行的試煉都為未可知。」

戰逍遙眼神一凌堅定的說道:「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為傻,可是有些事情,不去做又怎麼知道能不能成功。

修鍊一途本就極其艱辛,搞不好就會墜入魔道、或論為妖邪,我戰逍遙一定會奮力前行。」

「好孩子,有此毅力和決心是好的,只可惜啊你竟然是『厄運體質』。」

戰逍遙看著火勢已經暗淡,成為一對火炭的篝火,目光灼灼。

鳳斷山哀聲長嘆,又繼續說道:「我們戰家有一則代代相傳的預言,說我們戰家將會出現一位『厄運』體質後輩。

已經無法修鍊的我,改名換姓,隱匿在修武學院,修武學院也是我戰家隱匿之下的一方產業。

抱著一絲希望,我開始著手找尋相關的信息和線索。」

戰逍遙再度驚詫,靜心的聆聽。

「原本我以為沒有了希望,就在我六十二歲之時,無意中聽到了戰天的消息。」

聽聞到此處,戰逍遙也跟隨著升騰起一抹欣喜。

「也許是上天眷顧,根據線索我終於找到了戰天,可,可……」

「噗。」

鳳斷山情緒激動,抑制不住,再度張口噴出一口血水。

戰逍遙慌忙輕撫鳳斷山的後背:「鳳爺爺,您別激動。」

待氣息均勻,鳳斷山才繼續說道:「咳咳,戰天當時奄奄一息,他告訴我慧兒還活著,而且戰天已經有了子嗣。

也是一名兒子,體內五行屬性還沒有覺醒,只是在逃亡的過程中遺失了,咳咳。」

「啊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戰家的不幸可謂是極其艱辛。

鳳斷山老淚縱橫,滿心悲傷。

戰逍遙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忽然之前心頭那抹怪異的想法再度浮現。

戰逍遙會不會就是戰天之後?

戰逍遙想到這裡,呆住了。

鳳斷山似乎想到了戰逍遙的想法:「戰天臨死之際,對我說孩子取名為戰蒼穹,左胸口和左側大腿各有一顆黑痣。

你的身體,在來這裡的第一天夜晚,我已經查看過,你不是戰蒼穹。

而戰天從何處逃亡,並未對我說,也絲毫查探不到一絲線索。」

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奇異之感,浮騰而起。

既有一種輕鬆又有一種失落。

鳳斷山早就發現我不是戰蒼穹,可是為何還要如此幫我?

難道是想讓我替他報仇?

戰逍遙怔怔的說不出話來。

鳳斷山繼續說道:「我也四處找尋打探過戰家之後,我孫兒的信息,可是絲毫沒有一點消息。」

就在戰逍遙獃滯之時,鳳斷山再度張口:「我不是一名好父親,更不是一名好爺爺。我虧欠慧兒和戰天很多很多。

幫助你,是因為體內的相互克制屬性,我想盡一份長輩的情誼。」

混亂的思維,令戰逍遙無法集中。

鳳斷山滿目慈愛之色:「我對報仇早就沒有了希望,只求能夠找到我孫兒,陪他平平淡淡一生。所以,對你我是寄託了親情。

我也不想你涉險,可是你的剋制五行已經覺醒,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融融的暖意升騰而起。

戰逍遙發自肺腑極其真誠的張口道:「爺爺,我戰逍遙孤苦伶仃,也是一名孤兒,身世為何已然完全想不起來。

如若你願意,就是我戰逍遙的爺爺,親爺爺。」

戰逍遙滿面真誠,目光灼灼:「要不是你救助於我,說不定我已經腐爛在了山林里。」

戰逍遙站立起身,來到鳳斷山身前,極為恭敬的跪拜,極其莊重的磕頭行禮。

鳳斷山老懷大慰,扶起了戰逍遙,再度坐落在火堆旁。

「好孩子,想不到你也是一位孤兒,只是不知道你又有著何種心酸的身世。

哎,這世間本就殘酷,不是爾虞我詐就是你死我活,冤冤相報永遠沒完沒了。」

鳳斷山繼續說道:「既然你認我做了爺爺,一定要銘記爺爺的教誨,遇事切不可在和以往一般狂傲。

年少輕狂是好事,可是在輕狂之前一定要懂得低調。」

戰逍遙默默的點了點頭。

鳳斷山幽幽一嘆:「假如我塵世緣盡,我希望我能躺在落日城凶獸山脈的威靈山頂,沐浴著日出,看著學院。」

戰逍遙正欲安慰,鳳斷山繼續說道:「明日一早,我們就啟程,前往北域,這個時節正是北域寒冰山脈最冷之時,『雪葬花』花開之際。

如果運氣好說不定能夠找尋到『冰火丹』的線索,四品丹師煉藥水準就可以煉製。

『鐵臂鋼猿』只能在想其他辦法了。咱們打坐休息一晚,一早就啟程。」

鳳斷山又繼續說道:「極寒之地,乃是凡塵大陸人族的死亡禁區,哪裡有強大的陣法。

在裡面無法運轉靈能,純粹靠肉體和意志力。

有很多大能都曾經以身涉險,要麼被凍死,要麼半路返回。

尤其是在找到極寒之地,最為寒冷的地方,更是常人無法抵禦的。

就看你的造化了」

戰逍遙猛然一驚,心頭暗自思付:極寒之地,究竟是什麼地方,怎會如此恐怖。

一年一度的新年佳節,整個落日城滿是過節期間的喜慶氛圍。

修為學院已經放假了,大部分武教、教習都返回了家族。

一間幽香縈繞,裝飾儉樸的宿舍內,鳳霞舞正盤膝而坐,打坐修鍊。

房屋內濃郁的靈氣豁然消散一空,一雙美眸豁然睜開,嬌美的容顏上,浮現一抹欣喜。

「四靈珠七重了,短短三個月竟然修鍊了兩重。以前從來都沒有這快過。」

轉瞬鳳霞舞的面龐上就掛滿了落寞,呢喃自語道:「也不知爺爺和那臭小子現在在做什麼?」

空曠幽靜的小型山谷內,一身灰衣的鳳斷山撤去陣法,仰頭一聲尖嘯。

「遙兒,給你看樣好東西?咳咳。」

一身白色衣衫的戰逍遙,驚疑的問道:「爺爺,又有什麼好東西?」

鳳斷山指了指天空。

山谷內,淡薄的霧氣,到無法阻止戰逍遙此刻的視線,灰白的天空中一個黑點豁然出現。

那黑點越來越大,頃刻之間一頭體型碩大的黑色禿鷲直直飛落。

巨大的雙翅,伸展開來竟然達到了兩丈半長度。

一雙巨大的鳥抓黝黑,鳥抓前端爪鉤極其鋒銳。

一頭碩大的頭顱,褐色的眼珠,閃爍著兇猛的幽光。

彎曲尖銳的鳥喙,徑直朝著戰逍遙啄來。

戰逍遙猛然大駭,忙不迭的躲避。

鳳斷山看著戰逍遙狼狽的身影,竟然笑了。

「哈哈哈哈,額。咳咳。」

止住咳嗽,鳳斷山迅速說道:「不得無禮。」

那禿鷲才斂去兇狠,輕輕閃動著翅膀,輕巧的落在了鳳斷山身前。

令人驚奇的是,那巨大的雙翅扇動之下,竟然只有微弱的風勢。

戰逍遙看著兩人高威猛霸氣的禿鷲,驚詫的不住咋舌。

「爺爺,這是異獸么?」

鳳斷山微微一笑:「這是飛行坐騎,七靈珠實力,就可以去獵齲

這種飛行異獸,比較稀少,很是搶手。

但是一但馴服,就能夠供人驅使。只聽主人命令,是以普通客棧沒法馴養。」

戰逍遙圍繞著禿鷲不住打量著,那禿鷲極其傲慢,眼珠子一瞪,竟然鄙視了一眼戰逍遙。

那眼神絕對是鄙視。

鳳斷山繼續說道:「高階異獸是可以馴服成為坐騎的,遠程的路途,僅靠飛劍極其消耗靈能。走吧,路上我在慢慢說與你聽。」

那禿鷲似乎能夠心靈感應般,身子俯低,雙翅大張。

鳳斷山抱著戰逍遙跨坐在禿鷲的雙翅之間,禿鷲雙翅猛然揮動,徑直騰飛而起。

速度比戰逍遙的御空術快的多。

腳下山谷然後變小,一叢叢山林成為一團綠點。

耳旁呼呼刮過的風聲,不住呼嘯。

鳳斷山大聲說道:「七靈珠可以馴服騎寵,九靈珠可以馴服戰寵。

等你厄運體質穩固下來,這大千世界有的是奇妙之地,供你遊歷。」

「你有時間就抓緊修鍊,路程還遠著呢,快要到地方了我會告訴你。」

禿鷲飛的極高,戰逍遙的視力和精神力已經無法查探地表的情形,只好閉眼,凝練起體內的靈能來。

整整二十天過去,腳下的綠色已變成了滿眼的白色。

「下面就是北域的極北之地,再有幾天,應該就到了。我們騰飛劍緩慢前行吧,讓你的身體逐漸適應冰寒之氣。」

下了禿鷲,滿眼的白色,腳下是一層厚實的皚皚白雪。

凜冽呼嘯的寒風席捲著地面的雪花,吹拂而過。

張口吐出的氣體,瞬間就變成了一團白氣。

整個平原只有零星的枯樹樹榦矗立,幾隻雪白色的異獸在遊盪,寒意到是輕鬆抵禦。

戰逍遙騰著飛劍,向前飛掠,好奇的問道:「鳳爺爺,最北端是什麼地方?」

鳳斷山不解的說道:「咳咳,北端是極其兇險的黑煞大陸,這些你難道都不知道么?咳咳。」

「鳳爺爺,你的病情好像越來越嚴重了。」

鳳斷山搖了搖頭:「沒事。咳咳,咳咳。你的劍太輕了。

如果你穩固住身體異樣,你的兵器至少也要是幾千斤重的劍,而且至少是最為稀少的玄鐵中的一種打造。

不然就無法承受住你的火屬性和水屬性的交互替換。一冷一熱,極其容易摧毀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