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四章 極冰寒泉(虐主可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極冰寒泉(虐主可跳)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啊1

就在精神力鬆懈之時,體內靈丹異常突起。

一股磅的熱流猛然從身體腹部出爆發。

戰逍遙趕緊收斂心神,全力壓制。

腦海處的神識之海,熒光大放,灼灼生輝。

片刻之後,終於壓制住了靈丹的躁動。

呼!

戰逍遙長出一口氣,猛然,身體各處忽然傳來一陣陣疼痛。

極寒天氣下凍傷的部位,經剛才身體熱流,此刻傷勢完全爆發。

十指的疼痛錐心入骨。

服用下一些丹藥后,怪異的是丹藥的藥性還未完全散發出來,從身體內部豁然散發出一種奇異的自然之力。

傷勢竟然在緩慢的癒合。

精靈血珠?一定是了。精靈大陸的傳承聖物,精靈血珠蘊含有自然之力,不僅可以探查蘊含自然之力的物體,還能夠修復外部傷勢。

看著此處平台,戰逍遙回想著腦海中之前浮現的畫面仰頭朝天吶喊:「天不亡我,天不亡我。總有一天我還會再回去的。」

一個時辰過去,傷勢竟然完全癒合,除了極度冰冷之外,手掌竟然完好如初。

戰逍遙擒著匕首再度大踏步前行。

走尋良久,才走到了平台的盡頭,竟然是一處垂直的山壁。

山壁上方滿是『雪葬花』和一些不知名的藥材。

對於這意外的收穫,戰逍遙絲毫沒有客氣。

在等待來最佳的採摘時機后,將這些藥草悉數全部採摘了乾淨。

平台上的風勢更為劇烈,稍不注意就有被吹翻的可能。

再向上攀爬,更為艱難。

歷經艱險,終於上的頂峰。

峰頂出了呼嘯的寒風,竟然什麼都沒有。

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的山巒,大小各異,形態萬千,朝著遠處蔓延開去。

忽然一座腳下山峰一處凹陷之地,閃爍出一道亮光。

凝視探查,竟然像是一小片潭水。

如此極寒之地怎麼會有不凍的水窪。

戰逍遙看準地形,迅速朝那片水窪攀爬過去。

轉過一處冰雪覆蓋的山刃,竟然是一條極其細小的水流不斷從一處空洞流出,順著山體傾流而下。

到處找尋一番,竟然發現了一個冰雪山洞。

一入洞內,極其猛烈的寒意立刻侵來,比之山洞外部不知要寒冷多少倍。

體內的異常再度躁動。

戰逍遙強行壓制下躁動,向著洞內進入。

洞內深處,已經全是光禿禿的石壁,各種奇異造型的石塊矗立。

寒氣更為濃郁,身體宛如一團僵硬的冰坨。

戰逍遙知道,此處一定就是那極寒之地所在。

絲毫大意不得,精神力更是前所未有的高度凝實,壓制著火靈丹。

身體外表的毛髮已經凍的堅硬如鐵,每行走一步,都極其艱難。

最為難過的是,衣衫硬如鐵塊,靈能竟然絲毫不能運轉。

周身肌膚已經完全麻木,只能一步一挪機械式的朝里挺近。

山洞最里處,一小潭泉水,冷極必反,泉水水面竟然縈繞著陣陣霧氣。

濃郁的水屬性元素,充斥著整面潭水。

挪動到泉水水邊,小心翼翼的探入一隻右腳,瞬間一股更為冰冷的寒氣順著腿部侵襲全身。

戰逍遙知道決不能拖拖拉拉,牙齦猛然一咬,一頭栽倒進入泉水之中。

極度的寒冷瞬間過去,反而升騰而起一絲絲暖意。

戰逍遙知道那是極度寒冷下,神經已經麻痹產生的錯覺。

一進入泉水,身體立刻僵硬無法動彈,冰冷的泉水順著口鼻,灌入內腑。

火靈丹立刻躁動起來,完全壓制不祝

一股極其猛烈的熱流,洶湧的從腹部升騰而起。

內部燥熱,肌體外部又極為寒冷。

那寒冷瞬間就壓制住了,體內的燥熱,帶著極度的寒氣,將燥熱逐漸驅趕回力量之源。

火靈丹更加迅速的旋轉。

戰逍遙知道,此刻最為關鍵,一旦壓制不住,火靈丹將會毀滅。

乘著神經麻痹的間隙,戰逍遙探出頭來,靠在石壁上,盤膝而坐,竟然運轉起了《鍛體決》。

精神力大放的同時,死死壓制著火靈丹。

一絲絲水屬性顆粒光子透過,皮膚毛孔進入內腑,進入到水屬性靈丹上。

靈丹藍色光華更為濃郁,散發而出的光芒將整個力量之源內部徹底沾染上一層藍色光芒。

火靈丹紅色的光線逐漸暗淡,旋轉也更加迅捷,極低抵禦侵入體內的水屬性元素之力。

額頭出的汗水,立刻變成了冰晶,戰逍遙裸露在外的頭頂,已經被一層晶瑩的冰晶層層包裹。

呼吸逐漸微弱,侵在潭水裡的身軀逐漸沒有了溫度,就連心跳也如同隨著寒冷被凍結。

思維也像是並凝固凍結了,寬廣的思維空間逐漸被冰冷,被湧起的冰團慢慢佔據,最終變成了一片黑暗。

這黑暗之中,只有無盡的陰寒和孤獨,心臟的跳動聲在這黑暗裡清晰可聞。

強有力的心跳,已經變成十分沉緩,良久才傳來微弱的一陣跳動。

戰逍遙體內神識之海部位,此刻熒光光華更為濃郁。

不知過了多久,緩慢的心臟聲竟然停止了跳動,戰逍遙的呼吸也如同被冰凍住了,完全靜止。

體內火屬性靈丹,已經停止了轉動,光華竟然完全暗淡,即可就要完全覆滅。

神識之海的瑩白色的光華也逐漸減弱,即刻就要熄滅。

「記住,霞舞和我都在等著你回來、回來、來……」

突然,內心深入一陣幽沉的呼喚突然傳來。

鳳斷山和鳳霞舞關切的眼神交替出現。

寒冰山上戰逍遙霸氣一劍的身影,浮現腦海。

決不能就此沉寂。

如同已經靜止的湖面,猛然投入一塊巨石。

一股極其強大的求生慾望,猛然爆發。

康乃嘉空間,柔弱的心臟跳動聲再度傳來。

這聲音竟然越來越劇烈,直至恢復強勁有力。

火屬性靈丹,再度旋轉起來。

侵入體內的水屬性元素源源不絕,藍色的水屬性靈丹,竟然完全變了,此刻如同一顆住滿藍色水液球體,蔚藍而深邃。

就在此時,火屬性靈丹再度洶湧爆發出一股強烈的異動,一股極其燥熱的熱流猛然從身體內部爆發而出。

兩顆靈丹都在快速轉動。

異動突然爆發,忽冷忽熱的極端痛楚更為劇烈。

戰逍遙一頭栽倒在潭水中,不斷掙扎。

極度凄慘的,慘嚎聲不斷響徹整個山洞。

精神力已經完全壓制不祝

慘嚎聲持續了陣陣一個時辰。

就在火靈丹就要爆發燃燒之際,藍色靈丹,波的一聲竟然破了。

靈丹竟然變成了一顆藍色液滴,徐徐旋轉。

就在這異變檔口,火靈丹也平穩了下來。

戰逍遙癱軟在了水潭邊上,陷入了昏迷。

當戰逍遙再度醒來之際,依舊是昏暗的山洞,自己仍就浸泡在寒冷的冰泉之中,只是渾然沒有了寒冷之感。

精神力更加強大,山洞內每一個角落竟然都能清晰的感觸到。

戰逍遙伸出雙手,兩隻手掌晶瑩潔白,脈搏強勁有力,只是沒有一絲熱度。

戰逍遙從極冰寒泉內站立起身,渾身騰起一團極寒水汽。

一道如冰般的幽冷從戰逍遙的目光中一閃而逝。

戰逍遙,運轉起體內的火屬性靈丹,一絲絲溫度才逐漸從內腑升騰而起。

盞茶功夫,身體才徹底恢復了正常溫度。

成功了,竟然成功了,我還活著。

「鳳爺爺,我成功了。哈哈哈哈。」

極度欣喜的吶喊聲回蕩在空曠的山洞之中。

精神力視察內腑,內腑的異狀令戰逍遙赫然吃驚。

「不知道水屬性試煉,目前是第幾重?應該是第二重了吧。」

戰逍遙從時空之匙掏出『葬魂』,舞動著,只是靈能無法調用,無法試驗水屬性強弱。

盤算著時日,戰逍遙一閃身進入了『時空之匙』。

『蚯蚓』依舊如同小蛇般大小,在水紋面歡快的遊動著。

一見戰逍遙進入,猛然躍起,盤付在戰逍遙手腕上,一顆肉紅色的頭顱高抬。

「小傢伙是不是想我了。」

小蛇竟然微微點了點頭。

戰逍遙盤膝而坐,對著小蛇說道:「異獸之上是靈獸,靈獸之上是神獸,再往上就是遠古神獸,你呢,屬於哪一種?」

小蛇只是盯著戰逍遙,一低頭一口咬在了戰逍遙的手臂上。

「我去,你個小東西,招呼也不打。吸飽了,自己玩去吧。我要修鍊了。」

練習完劍法的戰逍遙,看著『葬魂』劍身上一道道的裂紋,滿眼熱切,喃喃自語道:「竟然是覺醒二重。」

『時空之匙』內一百四十個日夜過去,戰逍遙重新出現在了山洞內。

「奇怪,我怎麼竟然呆了140個日夜?難道是兩個月開啟時間相連了?」

十幾日後,戰逍遙來到了山谷外的結界出口處,正盤膝而坐的鳳斷山猛然驚醒。

兩眼怔怔的注視著戰逍遙。

「爺爺,我通過了試煉,通過了。」

鳳斷山蠕動著嘴唇,臉頰一陣抽搐,兩行熱淚汩汩而出:「遙兒,真的是你,你還沒死。」

戰逍遙一聲恥笑:「這點困難怎麼能難倒我。」

鳳斷山老淚縱橫,一步踏來牢牢的抱住了戰逍遙:「遙兒,你還活著,真的還活著。嗚嗚,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溫暖的體溫,慈愛的話語令戰逍遙倍感溫暖。

「爺爺,我還好好的呢。我還活著。」

一滴熱淚竟然順著戰逍遙的面頰滑落。

擁抱片刻,鳳斷山推開戰逍遙,再度仔細打量,疑惑的說道:「你的修為又漲了?你現在什麼修為?」

「五靈珠六重。」

鳳斷山如同看待怪物般的看著戰逍遙,滿面極度震驚:「什麼?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