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八章 暗精靈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暗精靈族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果洛其一陣話語,就有一護衛進來,為戰逍遙領路。

又是一座金屬大門,進入之後,又是一個空曠的大堂,地上躺到了數千名地精靈,

一個個無精打采,不住呻吟。一股極其難聞,令人作嘔的氣味鋪面而來。

戰逍遙府下身子,查看起這些地精靈的狀況來。

這些小怪物,應該也和人類的生理結構差不多吧。

瞬即,戰逍遙轉身朝果洛其的房間走去。

「你安排你的臣民,按照我說的方式去辦就行。不出三日,大部分都能好轉,可有一部分疾病太重,年齡太大無法醫治。」

果洛其點了點頭,向著戰逍遙躬身行了一禮。

戰逍遙將時空之匙的一些藥材取出,調配好,分發給了那些精靈服下。

果洛其,落寞的說道:「夜色平原被凶獸佔領,我們的臣民根本出不去,獵取不到像樣的食物。

哎,以前我們地精靈何等強大,那些凶獸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

自從巨人之錘遺失以後,我們地精靈就失去了神力,頹落至此。」

戰逍遙面色一凝;「巨人之錘是什麼?」

「巨人之錘,是我們地精靈的聖物,在兩千年前遺失。

我們暗精靈,鍛造神壇聖火永存,可是沒有了巨人之錘,我們失去了神力,鍛造技術沒落,我們地精靈的神力也就此隕滅。」

戰逍遙心中一動,我的重劍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鍛造。

戰逍遙張口道:「能帶我看看你們的鍛造神壇么?」

「帶你看看也無妨。」

果洛其竟然令護衛打開了鐵柵欄。

跟隨果洛其來到一處金色金屬門前,果洛其將頸部的一把金色鑰匙拿下。

插入大門門鎖之中,輕輕轉動,一陣轟隆隆的巨響傳來,金色厚實的大門緩慢的朝內打了開來。

一間暗紅色大殿顯露出來,殿內整個地面一片晶瑩,不知道使用何種材質鋪就,竟然有一股涼意傳來。

果洛其短小的右手朝著一個石盆拋出了一顆紅色的小球,那小球一入石盆,一叢火焰突然燃起,頃刻覆蓋了整個石盆。

濃烈的火元素波動,清晰的傳來。

那石盆還有一道油道相連,火焰順著油道,燃燒開去,不一刻就有幾十個石盆燃燒起來,將整個大殿照的透亮。

竟然會有火元素波動?

戰逍遙心頭一緊。

大殿正中,一座十分高大黑色雕像矗立,一個威武的男子右手上舉,雙眼目視前方。

雕像雙腳分立,胯下一道溝渠中滿是紅色液體,順著溝渠汩汩而流。

這雕像面容竟然有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可就是想不起來。

果洛其虔誠的低頭呢喃著。

戰逍遙好奇的問道:「他是誰?」

果洛其虔誠的躬身行了一禮:「我們的神明。」

「有名字么?」

「神明在我們的心中,你想叫他什麼都可以?」

戰逍遙試著叫了一聲:「老怪物。」

果洛其突然大怒:「褻瀆神明,可是要被懲罰的,你竟然如此不敬,真不該帶你來這裡。」

戰逍遙並未理會果洛其「這神明手中是不是應該還拿著什麼東西?」

「本該是我們的聖物,巨人之錘。」

「那麼大一個鎚子,怎麼能輕易拿走呢?」

果洛其極為虔誠:「聖物,自然可變化。」

雕像面對著的是,幾百座鍛造台,並排陳列,每一排鍛造台下方是兩條溝壑,左側一條滿是清水,右側一條滿是紅彤彤的熱流。

一股熱浪不斷升騰而起,濃郁的火元素波動瀰漫而出。

可腳下的地面卻並不燙腳,還似乎帶著微微涼意,不知是由何種材質鋪設。

戰逍遙再度問道「這些鍛造台,難道就是你們的鍛造神壇?」

「是的。」

戰逍遙伸手摸了摸鍛造台上的灰塵:「好像在沒有被使用過?」

果洛其落寞的說道:「巨人之錘遺失后,我們神力俱消,再也鍛造不出任何東西了?」

戰逍遙遺閡⊥罰拿出重劍問道:「如果聖物在的話,這柄劍能夠鍛造么?」

果洛其伸手撫摸著劍身,一股極其冰涼之意立馬傳來,果洛其忙不迭的縮回了手指。

「藍冰玄鐵,這是藍冰玄鐵鍛造的?」

戰逍遙點了點頭。

果洛其讚歎著,滿眼熾熱:「藍冰,雖然名字聽上去感覺極為清脆,可是那是玄鐵中的一種,是目前凡塵大陸最堅硬的金屬。

玄鐵極其稀有,一共也只有五種,紫炎玄鐵主火、藍冰玄鐵主水、綠砂玄鐵主木、赤金玄鐵主金、地心玄鐵主土,產量極其稀少,可遇不可求的東西,竟然在你手裡有這麼大一塊。」

果洛其搖頭嘆息:「可悲的是,你們人類的鍛造術實在太差勁了。竟然弄得如此難看,簡直是暴殄天物,糟蹋、浪費。」

果洛其越說越氣憤:「如果有我們的聖物在,絕對打造成一柄絕世利器,當然是對於你們凡塵大陸來說,絕對是一柄絕世利器。」

戰逍遙收起重劍,果洛其眼睛戀戀不捨的看著重劍消失:「不過看你剛才那柄劍,應該屬於可進化型,後期還可以回爐,再加入其他一些增加水屬性的物品,還能進一步鍛造。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能為你重新打造。對了,你那兵器有名字么?」

戰逍遙搖了搖頭。

果洛其忽然張口道:「叫它巨人之劍吧?」

戰逍遙鄙視了一番果洛其,沒有回答。

戰逍遙像是想起什麼:「藍冰玄鐵重劍如果釋放火屬性技能,能不能夠承受的住?」

果洛其一聲嘲諷:「就你們人類那火屬性?修鍊到極致都無法將藍冰玄鐵燒熱。」

戰逍遙微微點了點頭:「難道你們就沒有去找尋你們的聖物么?」

果洛其再度落寞:「找尋到了又如何?沒有強者之心,我們拿不動那聖物。」

戰逍遙猛然一怔,急速的問道:「你說什麼?什麼強者之心?你怎麼知道強者之心?」

果洛其驚訝的看著戰逍遙,張口道:「強者之心,分為強者之軀、強者之力、強者之息組成,是一種信仰,它可以出現在任何生物身上,……」

戰逍遙震顫了:「你怎麼知道?你是從何處聽說這個消息的?」

果洛其眨巴著三角眼:「我們地精靈國王代代相傳都知道。」

鳳爺爺說的果然沒錯,那麼我的厄運體質的解決辦法是真的了。

戰逍遙呼吸急促起來,再度急切的問道:「那你知道何處去找尋火之試煉么?」

看著戰逍遙急切的神情,果洛其好奇的問道:「你聽說過五行靈體么?」

戰逍遙搖了搖頭。

「那你找尋火之試煉做什麼?」

戰逍遙面色嚴厲,話語堅定:「我要進行火之試煉?」

果洛其猛然大驚:「你瘋了么?」

戰逍遙猛然一轉頭,一道極其冰冷的氣息自戰逍遙雙眼之中散發而出。

是的,僅僅是一雙眼神,竟然就如此寒冷凌冽。

果洛其慌亂的轉過頭:「額,我,我是說火之試煉極其危險,就我知道的,你們人類金字塔頂端的都不一定敢輕易嘗試。

而且沒有特殊體質,完全用不著進行如此兇險的試煉,那是會活活燒死在裡面的。」

「你就回答我,有沒有。」

「有。」

戰逍遙驚訝了,一步奔來,兩手一把抓起果洛其,話語急切:「此話當真,在哪裡?快帶我去。」

果洛其身體被舉在半空,哪裡還有一位國王的樣子,神情極其慌亂。

「你先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

戰逍遙這才尷尬的放下了手。

「你又不是五行靈體,何須克制屬性覺醒?」

「廢話少說,快帶我去。」

「好吧,你自己求死,可不怪我。」

果洛其帶著戰逍遙繞過雕像,來到了雕像背後高大的黑色牆壁面前。

牆壁下沿就是一道溝渠,火紅色的液體就是從這裡流出。

果洛其在牆壁上某處,揮手一按。

竟然毫無聲息的,兩道極其厚重的巨大鐵門向內部打開了。

就在鐵門稍稍打開一道縫隙之時。

轟!

一股極其暴戾的滾滾熱浪猛然鋪面而來。

戰逍遙氣息猛然爆放而出,才抵禦住這道熱浪。

大門完全打開,裡面是一條通道,通道盡頭是一灘紅色液體的泉水,正汩汩的往外冒著氣泡。

一團跳動的熱浪和火焰布滿整個通道,通道的所有牆壁都已經被炙烤的通紅。

戰逍遙看著通道內的,恐怖場景,艱難的吞咽了一頭吐沫。

通道最外延,靠近大門的位置有一塊表面淡綠色的方格。

「這裡面就是火之試煉?」

果洛其點了點頭:「一般五行相剋體質的人,才會進行屬性覺醒的試煉。

不過,結局都很悲慘。你可以試著感受一下裡面是不是有很重的火元素光子波動。」

戰逍遙看著通紅的通道,滿心震顫,火之試煉竟然如此霸道,自己絕對會被燒得屍骨無存。

忽然鳳斷山陪伴自己深入極寒之地的一幕幕在腦海浮現而出,已經沒有退路,只能前進,哪怕明知是死,只能一搏。

武法聯盟落日城分部,五樓奢華的房間內,面具男端坐沙發。

「少主,戰逍遙那小子一直查探不到任何消息,就如同消失了一般。功勛值再也沒有變動過。」

面具男沉吟道:「指不定就躲起來潛修了,玉牌能量還在。繼續關注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