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十章 重返凡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重返凡塵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戰逍遙面無表情:「走吧,帶我看看你說的寶物。」

在另一處金屬大門前,果洛其停下腳步,推門進入,滿滿一個大殿閃著各種金色光澤的零零碎碎。

戰逍遙手中拿起一個銀白色金屬盤,眉頭一皺隨手扔了,又拿起一個金色器皿,看了一眼就丟了。

「果洛其,這就是你眼中的寶物?」

果洛其點了點頭,疑惑的張口問道:「怎麼了,這些東西不值錢么?」

找尋了一整圈,沒有一件值錢玩意。

戰逍遙疑惑了:「你能認出玄鐵來,可是這一堆廢銅爛鐵的玩意也拿來當寶物。

你們地精靈的鍛造術當真是白瞎了,你這個國王頭頂的王冠莫非也是廢鐵打造的么?」

果洛其一把抓下頭頂的王冠遞給了戰逍遙。

戰逍遙滿面悲哀:「你是我見過最窮的國王,連王冠都是廢鐵片做的。」

果洛其面色暗淡:「聖物丟失,我們連搜索寶物的眼裡勁都沒了。」

戰逍遙眼珠一轉:「以前你們鍛造的一些器具沒有么?」

「被那些人搶光了,一個沒留下。」

戰逍遙真的想一把衝上去,將果洛其的頭顱旋轉三圈半,為什麼多了半圈,不知道,因為可能頭顱翻轉更能解氣吧。

戰逍遙鬱悶的說道:「那什麼靈石在什麼地方,如果再沒有你說的什麼靈石,我就真的忍不住要發泄發泄了。」

果洛其一把丟掉自己手中那劣質金屬做成的王冠,帶領戰逍遙,來到一處山洞前。

「從這裡出去,外面是一片空曠之地,名夜色礦洞,裡面有著成群結隊的野獸,極其兇殘。」

戰逍遙並未理會,一把擒出重劍,大踏步,朝遠處走去。

遠比同階武者強大的精神力,這一年來段煉的更為凝實。

漆黑的礦洞內,極其密集的異獸氣息,傳入腦海。

戰逍遙震驚了,驚訝的是那氣息數量極其龐大。

轉瞬一想,近兩千年地精靈沒有神力,此處異獸恐怕已經是頂端的存在,沒有天敵。

猛然一股疾風鋪面而來,一團惡臭鑽入鼻端,緊接著就是極為兇猛的一道抓痕朝戰逍遙胸膛抓來。

騰!一股黑紅色火焰升騰而起,整個手臂和整把劍上滿是一道道的火焰。

借著火焰的亮光,戰逍遙身前、身後密密麻麻的滿是一雙雙幽綠的眼睛,一隻只張著三個頭身體光禿禿的醜陋生物,齜著牙,將戰逍遙圍了一圈。

火焰一亮起,這些三頭惡犬,頓時一陣驚慌,發出一陣陣驚恐的叫聲。

戰逍遙一聲恥笑,憋悶已久的情緒,宣洩而出,手中的重劍火焰暴漲,張口一聲大喝:「游龍刺。」

一道由劍光和黑紅色火焰組成的游龍在空曠的山洞中豁然蜿蜒遊走。

刺擊到的十丈之內所有的惡犬,均被一劈兩半,一股股焦糊的味道升騰而起。

一聲聲哀嚎傳來,一劍之威,幾百頭惡犬頓時湮滅。

這些惡犬一頭叼起同伴的屍身,啃噬起來。

「一劍飛花。」

一道瑩白色的幻劍,毫無聲息的凝出,朝著身前異獸,直直的刺去。

劍光所到之處,惡犬盡數被切割成兩半。

五靈珠而已。

惡犬爆發了,口中一道道風刃、火焰、冰刀、冰刺朝著戰逍遙襲來。

戰逍遙盡情的釋放著各種技能,滿心的憤怒和悲傷,盡數發泄在了這些異獸身上。

整整三天三夜過去,惡犬消失無蹤。

戰逍遙站在三頭惡犬屍體堆中間,雙手猛然張開。

《噬靈決》豁然運轉,一股強大的吸扯之力自戰逍遙雙手發出。

這吸扯之力極其詭異,三頭惡犬頭顱破開一個個血洞,一顆顆靈丹飛射入戰逍遙雙手之中。

五丈方圓之內吸完,戰逍遙又換另外一處。

一頭惡犬只有一顆靈丹,有些都還沒有。

將這些靈丹吃掉,五行屬性才強化到了同步水準。

當吸取完這些凶獸的靈丹之後,戰逍遙才迴轉,壓力也發泄去很多。

果洛其房間內,戰逍遙張口說道:「老東西,那惡狗給你拾掇完了,根本就沒有靈石。」

果洛其極度驚訝:「真的?那可是有很多很多猛獸的?」

「偉大的英雄,礦洞竟然沒有靈石我也實在抱歉。不過我這裡還有幾塊,還有一些藥材,也不知道是否珍貴,希望英雄不要介意。」

果洛其指著一處牆角,竟然是十幾塊紫色靈石,旁邊還放著一些藥草。

「算了,我就勉為其難先收下了。」

忽然一株焰紅色的枯萎的花朵,映入眼帘。

藥草中滿是濃郁的火屬性氣息,應該不是煉製『冰火丹』的藥材。

戰逍遙急切的問道:「這藥材你們是從哪裡找到的?」

「就是你之前進入的夜色礦洞,我們曾經有很多,現在只剩下這些了。都被我們吃完了。」

「什麼?這麼貴重的藥材,你們拿來當飯吃?你、你知道這是什麼么?」

果洛其看著暴怒的戰逍遙疑惑著說道:「我們天生火體質,只有多吃火屬性的東西,才能保持健康。」

戰逍遙抓狂了,翻身一掠而出,在夜色礦洞很是搜索了一番,終於在一處極為燥熱的洞壁附近找到了幾十株。

山洞的一坑道內,一個圓台形的物體引起了戰逍遙的注意。

整個圓台上一股能量波動氣息,只是被某種力量壓制著。

「傳送陣、這裡竟然有傳送陣?凡塵大陸以前果然是有傳送陣的。」

戰逍遙在傳送陣上,留一下了一抹靈能氣息后再度搜尋了一遍,再也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后,這才返回。

「出口,你們幫我找到了么?」

「正在找,地下空間太大了,又是一片漆黑。」

戰逍遙未在理會果洛其,讓果洛其單獨安排了一個空曠的房間,布置下陣法后,煉製起了藥物。

這一年來,煉藥水平大漲,目前剛剛達到丹師四品水準。

只是上品、極品丹藥的產出率還不是太高。

華靈丹、突破丹、凝珠丹,各類輔助丹藥煉製了不少。

十幾日過去,戰逍遙正在煉製丹藥時,忽然體內的異動再度爆發,一顆丹藥頓時化作一堆焦炭

糟糕,竟然又是一個月圓之夜了。

一股狂暴的熱流從體內升騰而起,身體立刻被一層黑紅色的火焰覆蓋。

毛髮、皮膚、肌肉再度變作一層焦炭,瞬間鮮血淋漓,又在頃刻之間蒸發殆荊

火焰騰起后的片刻之間,水屬性靈丹立刻爆發開來。

一股極度的冰寒立刻卷裹全身,身體五丈之內悉數變成了一片冰雕。

戰逍遙蜷縮在冰層內,瑟瑟發抖,燒焦的身體卻正在快速癒合。

冷熱交替不斷爆發,慘嚎聲怔怔持續了六個時辰,才沉靜下去。

異狀已經沉寂,渾身仍舊不斷抽搐的戰逍遙,沒有了思維。

陣眼的靈石,在洶湧的大火中,竟然燒成了灰燼。

第二日一早,果洛其興奮衝進了戰逍遙的房間之時,猛然呆住了。

「你、你怎麼裸*睡?」

戰逍遙才幽幽醒轉,頓時尷尬了:「你們這裡還有人類的衣服或者布匹么?」

「衣服沒有,布匹到是有一塊,可以擋住你的下面。」

「你這麼急匆匆的有什麼事?」

「哦,偉大的英雄,出口已經找到了,竟然有一處狹小的裂縫,相必你一定有辦法。」

一日後,戰逍遙看準時間,光溜溜的軀體僅有一塊半大布匹遮掩,飛速從一處山包中掠起,接著夜色和山體的掩護,急速飛掠。

一名正在挖礦的曠工,只覺得眼前一黑,直挺挺的躺倒在了地上。

戰逍遙沒有直接返回落日城,而是直接朝著黑虎城方向掠去。

幾日後,一身滿是黑灰的戰逍遙,進入了城內。

此時已經臨近新春,城內各處張燈結綵,滿是新春前的喜慶氣氛。

戰逍遙找尋了一處衣衫店鋪,一氣購買了幾十套各色衣衫,同時還購買了幾套夜行黑衣和面巾。

之後又來到了一處吃食店,點了幾十桌子的吃食,在店老闆極其驚訝的眼神下,悉數打包。

又在一些珍寶閣購買了幾十塊布置陣法的上品『乾坤石』。

找尋到黑虎城武法聯盟分部所在後,穿著夜行風衣的戰逍遙,快速遞交了會員年任務物品,領取了一年的俸祿,就直接離開了。

忙碌完一切后,在城北門無人之處,戰逍遙換上了一身夜行黑衣后,朝著北部郊區掠去。

夜色如墨,風高月黑殺人夜,幽蘭山莊小爺我來了。

強大的精神力,加上六靈珠二重修為,面對同階敵人,已經完全無需夜行風衣的遮掩。

掠過一座座低矮的山丘和林木,一山谷處隱約感覺到了一股陣法能量的波動。

戰逍遙一掉頭,朝山谷方向小心翼翼的潛去。

四座矮小的山峰坐落四周,中間就是一處雲霧繚繞的山谷。

戰逍遙沒有急著進入谷內,而是圍繞山谷潛行遊走了一圈。

躲開十幾名暗哨的警戒,在雲霧繚繞的山谷周圍預伏下了一個陣法,只是沒有布設陣眼,沒有啟動。

布陣陣法,主要靠修為和陣法知識,多練習幾次很快就能上手,遠比煉藥、銘文和鍛造來的簡單。

戰逍遙雖然能夠察覺到陣法,可是陣眼設置在山谷中心,此刻還不敢貿然闖入。

戰逍遙將身子,躲藏在一處踩踏痕最多的山穀穀口。

武法聯盟落日城分部,五樓奢華的房間內,面具男端坐沙發。

一銀色面具男略顯激動的說道:「少主,戰逍遙的玉牌有信息了。」

「哦,說來聽聽。」

「少主,那小子遞交了會員任務,領取了一年的俸祿。」

面具男略一沉吟:「在哪個城池?」

「黑虎城。」

「黑虎城?他去哪裡幹嘛?」

微微一頓,面具男繼續說道:「繼續留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