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十一章 幽蘭山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幽蘭山莊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忽然,遠處一道身影朝這裡掠來。

速度極慢,只有一個人,哼等的就是你。

黑衣人從戰逍遙身前不遠處奔過,絲毫沒有發覺異樣。

戰逍遙一個石子飛射,擊打在黑衣人的後腦。

那黑衣人竟然毫無察覺,縱躍的身體跌倒在地。

戰逍遙身體輕飄飄的盪起,一把抄住黑衣人朝林子中掠去。

懷裡的黑衣人,眼帘緊閉,柳眉纖細,一抹少女的幽香傳入鼻端。

戰逍遙眉頭微鄒,在一看那黑衣人胸部,高挺的胸部正一起一伏。

一把揭開黑衣人的蒙面巾,一張精緻、嬌嫩而清純可愛的臉頰呈現眼前。

「我去,竟然是一女殺手,算了不管了。」

啪!

戰逍遙一巴掌,扇在了黑衣人的臉上。

少女吃痛,幽幽醒轉。

少女被戰逍遙壓覆在地上,絲毫動彈不得,慌急的問道:「你是誰?」

「不要出聲,不然我殺了你。你是夜梟第幾組?編號是什麼?」

少女竟然十分傲慢,不斷蠕動著身軀,只是越是蠕動,戰逍遙也是全力壓制。

兩人的身軀越貼越近,姿勢十分曖昧。

少女柳眉一凝:「你殺了我吧,打死我也不說。」

戰逍遙一把擒起『煞靈』,在少女臉部比劃著:「你要不說,我一刀一刀刻花你的臉,在你臉上刻一隻小烏龜,在用墨水塗上,讓你永遠也去不掉。」

少女越聽越驚恐,一雙大眼睛瞬時就噙滿了淚水。

「嗚嗚,嗚嗚。」

至於么,好端端的哭個什麼。

少女抽噎著:「你別刻我的臉好不好,我給你說就是了。」

戰逍遙眼睛一瞪,故作惡狠狀:「快說,不然我就動手了。」

「我、我是來找我哥哥的,我和哥哥相依為命,可是半年前,我哥哥被一群黑衣人抓走了。

好不容易才打探到幽蘭山莊的消息,我就來到了修武學院學習,同時伺機找尋我哥哥。

年關將至,我想他們會不會花天酒地,有機可乘,不想今夜才動手,就被你抓住了。嗚嗚。」

真的假的?這麼一嚇唬就招了?戰逍遙極度不信任,天底下還有這麼二的人行走江湖,只怕被人騙了還要說謝謝。

「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慌急的說道:「我、我叫曾柔柔。」

少女立刻又翻騰起來,柔軟的身子混若無骨。

戰逍遙經過《鍛體液》的浸泡后,身子格外強悍,滿身陽剛之氣,一不小心竟然起了反應。

少女大眼圓睜,獃獃的說道:「你、你下身還有兵器?」

戰逍遙老臉一紅:「住嘴。你別動,老實回答我的問題。你哥哥叫什麼?長什麼樣?」

「我哥哥叫小天,和你的眉毛差不多,一頭短髮,但是性格比較孤僻,很是高冷的那種,十七歲年紀。」

戰逍遙疑惑道:「哪有叫小天的姓名,你不是姓曾么?你哥哥怎麼?」

「我們不是親兄妹,他是我家撿來的。後來我父母雙亡,我們就相依為命,都是我哥哥保護我。」

怪不得如此淳樸,原來沒有經歷什麼世事。

戰逍遙再度問道:「你從何處打探到這裡的消息?你想過沒有怎麼進去?」

少女繼續說道:「我哥哥以前給我說過這個地方,他的願望就是成為最頂尖的殺手,擅使利爪。

後來一天夜裡,來了很多黑衣人,把他抓走了。

我四處打聽都沒有他的消息,我就猜想會不會在幽蘭山莊。我今夜來,不是進去,就是來看看地形。」

忽然遠處空中飛來一個人影。

戰逍遙一把捂住曾柔柔的嘴唇:「想救你哥哥就別出聲。」

黑衣人從空中破空飛過,戰逍遙猛然躍起,一掌打暈黑衣人,落下地來。

少女驚訝的坐起身來:「你、你,你不是他們一夥的么?」

「你快回學院去吧,你哥哥自會去找你。」

曾柔柔這才,將信將疑的遠去。

戰逍遙以暴戾手段,從黑衣人口中探尋到了幽蘭山莊內部的情形,問清了所有細節。

猛烈的一掌擊碎了黑衣人的天靈蓋,戰逍遙抓起黑衣人的身份牌,朝山谷內飛去。

在一處大石頭前,戰逍遙將身份牌貼在平滑的石面上。

一道熒光屏障豁然出現。

好高深的陣法,戰逍遙暗自讚歎,一頭鑽入屏障內。

一進入屏障,一道高大的院牆,一座寬敞的大門,門前四道黑衣人,手持兵器站在身前。

「暗號?」

戰逍遙眼睛一轉:「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

一黑衣人一聲嚴厲呵斥:「不對。」

戰逍遙忙不迭的說道:「哦哦,記岔了。聽著啊上半句是:上山打老虎」

黑衣人微微點頭:「老虎不在家,你接?」

「要問何處覓?」

「行了,進去吧。」

進入大門,一條小道,通往莊園內部。

精神力探查下,各處暗哨一一凈收眼底。

繞過七七八八的樓閣、崗哨,莊園中心一處三層樓閣前,人頭顫動,吶喊聲陣陣。

近百號黑衣人分成兩撥,正熱鬧的看著樓前擂台上對陣的兩人。

而陣法的陣眼就在樓閣內,一旦破陣立刻就會引起警覺。

戰逍遙沒有選擇破陣,而是混進人群,仔細查看起來。

擂台上兩個黑衣人正在對戰,一人手鋒銳的鋼劍,一人手持鋒銳的匕首。

三層樓閣之上的陽台上,一位彪形大漢傲首挺立。

那漢子國字臉、濃眉大眼,一雙虎目炯炯有神。

只是在威武的臉頰上,自左眼至下顎一道疤痕破壞了相貌,整張臉頰到顯得猙獰恐怖。

強大的氣息令戰逍遙驚詫,至少武聖八品。

鳳爺爺曾說,就是他自己都不敢輕易招惹幽蘭山莊,而且還有王且家族勢力。

我的體質還未穩固,遇到強敵不可力拚,武法融合技能更是殺手,輕易不可使出。

一旦使出,就必須將敵人殺死。

此刻戰逍遙選擇了隱忍。

兩個黑衣殺手在擂台上,叮叮噹噹,台下一群黑衣人喝彩不斷。

可戰逍遙此時看來,到覺得沒有了任何趣味。

正在思索如何找尋藍庭錢蹤影,如何滅殺幽蘭山莊之時,擂台上的比試已經完結。

手持匕首的顯然勝出,手持鋼劍的竟然倒在了血泊里。

擂台上的彪形大漢,右手一揮張口道:「死傷的直接扔了,讓影殺上台對戰。」

戰逍遙猛然一震,影殺?莫非就是夜梟六組王本嘴裡的暗影,也不對啊?

倒實力如何。戰逍遙一時來了興趣,觀看起來。

不一刻,兩位黑衣人上了擂台,一黑衣人手裡帶著兩幅鐵爪,另一人手裡則是一柄長槍。

彪形大漢張口道:「影殺,如果你仍舊無法打敗他,那麼你也就沒有了價值。你殺手的夢想也就到此破滅,你將直接死亡。」

利爪?難道會是他。

長槍黑衣猛然動了,大武師的狂暴氣勁,騰升而起。

金色的護體氣勁在身體上騰現,長槍上滿是金色光華和濃郁的氣勁。

金屬性,五靈珠武者。戰逍遙立時有了判斷。

長槍黑衣,槍頭一挑,緊接著踏步而起,一條金黃色的光芒長槍氣勁,爆燃而來。

「好,好。」

「漂亮。」

台下的黑衣人一片吼叫。

利爪黑衣,竟然巋然不動。

就在長槍氣勁臨身之際,利爪動了,身體鬼魅般速度,盪起。

此時在戰逍遙眼裡,那利爪黑衣就如同一條遊走的黑線,圍繞著長槍黑衣,不斷游移。

極品步法?這利爪黑衣竟然使出的是上品步法。

長槍大武師,絲毫不懼,一條長槍豁然旋轉開來,一道道氣勁激射出去,逼迫對手遠遁。

利爪黑衣根本不敢和長槍接觸,勝在速度快捷,迅速掠去。

長槍緊接著橫掃,又是連番挑、刺、點、扎,氣勁雄渾、揮灑自如又靈活多變。

台下叫好聲,連成一片。

以短碰長,本就弱勢,況且看利爪黑衣的修為,也就四靈珠七八重的樣子。

到現在為止,利爪黑衣都沒有出擊過一次。

戰逍遙不僅讚歎道:這黑衣很冷靜,步法了得,看樣子還能在加速,目前一直在試探尋找破綻。不動則已,一動必傷。

雖然戰鬥靠的是力量,可戰鬥技巧更為重要。

擂台上的彪形大漢也看出了門道:「影殺,爆發出你的潛力,不然等待你的就是死亡。我們幽蘭山莊從不養廢物。」

就在彪形大漢說話的檔口,利爪動了,速度陡然提升,乘著長槍掃出的間隙,迅速掠近,猛然一爪擊出。

嗤,啦!

防禦氣勁被切割開來,連同衣衫和一層皮肉被利爪爪破

黑衣長槍雙眼大張,長槍已經來不及回收,情急之下左手猛然爆發,一股磅的氣勁,狂猛的擊出。

糟糕,不好,長槍黑衣竟然下重手。

竟然是五靈珠一重的修為。

彪形大漢站在台上巋然不動,只是搖了搖頭。

砰!

利爪黑衣胸口已經猛然遭受了一掌,胸膛一個掌印凹陷,身體高高飛落跌落出擂台。

太突然了,利爪黑衣迅捷的一擊湊效,可竟然被長槍手重創。

彪形大漢絲毫不以為意:「看看能否救治,代價太過巨大,就抬出去扔了吧,廢物就是廢物。」

台上的長槍黑衣猛然跪拜在地,顫聲道:「莊主,屬下情急一時失手,所以」

「算了,算了。什麼人才,也是個廢物罷了。」

好狠絕的手段,正欲爆發的戰逍遙,豁然感覺到遠處一股強悍的氣息飛來,立刻壓制下衝動。

驀然,一個黑衣人飛掠而來,那氣息至少也是一位武聖。

兩名武聖,身處殺手組織,關鍵是目前還沒摸清他們的計劃,還是隱匿探查明白,在逐一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