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十二章 夜闌城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夜闌城主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戰逍遙眼睛一轉,一個大膽而瘋狂的想法浮現腦海。

幽蘭山莊,小爺今夜先放過你們,咱們以後走著瞧。

戰逍遙不是不想以霸氣決然的氣勢出現,只是目前還不合適,強行帶走只會,令幽蘭山莊警覺。

戰逍遙忙不迭的擠開人群,走到利爪黑衣身邊,查探著傷勢。

戰逍遙一拱手:「莊主,他不行了。」

彪形大漢揮了揮手。

不知道拋屍地點,萬一在庄內可是不好。

戰逍遙不敢貿然動手,指著身邊的一位黑衣人:「快快,把他扔了。」

那黑衣人,竟然也未查看,扛起『屍體』朝山莊大門走去。

待那名黑衣人,將屍身抗出眾人視線后,戰逍遙乘人不備,趕緊追了上去:「哎,我來吧,剛好我要出庄辦點事。」

「你早說啊,害的我扛了這麼遠,真是的。早點回來啊,晚上休息的時候我們喝酒。」

「有任務在身,這兩天可能回不去。以後,以後。」

戰逍遙接過屍身,迅速朝大門走去。

出的莊園陣法屏障,莊園豁然消失。

戰逍遙騰起飛劍飛掠,將林子中之前的黑衣人屍身同時帶著,迅速遠遁。

在一無人處,處理乾淨了黑衣人的屍首后,戰逍遙趕緊喂利爪黑衣服下了一顆極品丹藥,又迅速遠去。

希望你就是那個小天吧,不然你那傻妹子又要跑到這裡來。

七天後,在落日城附近一廢棄的民房中,利爪少年睜開了眼睛。

一身黑衣的戰逍遙依舊蒙著面。

「你就是小天吧?」

「你是誰?這裡不是幽蘭山莊么?」

戰逍遙老氣橫秋的說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成為一名頂尖的殺手?」

戰逍遙話語一說完,鬼魅般的身影立時閃出,眨眼就出現在了小天的近前。

小天驚詫了片刻,轉瞬就是一臉冰冷不再言語。

果然高冷,戰逍遙微微一笑:「三天後你的傷即可痊癒,我們打一場,我只用和你一樣的修為。

如果你敢跑,你就別想見到你的妹妹。」

一股急速而至的疾風鋪面而來,戰逍遙氣息猛然一震,就將小天振飛了出去。

戰逍遙放下一些吃食,布置下陣法后,朝落日城北部的凶獸森林飛去。

找尋到落日城市政管理中心,戰逍遙穿戴起夜行風衣,走了進去。

城市市政管理中心,均是木質樓閣,上下三層。

寬敞的大廳,人來熙往,一個個辦理業務的櫥窗人滿為患,人員最多的就是穿著富態之人,或是普通商賈打扮之人。

戰逍遙問詢了一番,辦理學院資產交接的手續,來到了二樓。

二樓一間副主任牌子的單獨房間中,一位體態微胖的中年禿頂男子,斜靠在椅子上,看著美人插畫。

戰逍遙拿出鳳斷山寶物袋裡的學院資產契約張口道:「我要辦理資產轉交。」

禿頂男子這才放下插畫,拿起房契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你是他的何人?要轉給誰?」

「轉給他的孫子。至於我是誰,你無權過問。」

禿頂男子金魚眼一翻:「你這個契約上,寫明了只有學院百分之五十的產權,如果要轉交,必須要學院管理層出具證明,同時你要亮出你的身份牌?」

「再說,你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又沒有身份牌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他的孫子?再說又沒有一個大家族替你擔保,這我可辦不了。」

傲慢的態度令戰逍遙極為冒火,忍不住就要朝著金魚眼的禿頂男一拳上去。

戰逍遙似乎想起什麼,掏出一枚玉牌啪的一聲,扔在了桌子上。

「肖?我們落日城好像沒有肖家這一大家族吧。」

戰逍遙怒道:「夜闌城肖家也不成么?」

「哈哈哈哈,喂黑衣人,夜闌城在滄河郡,這裡是真蘭郡。你搞清楚狀況在說好么。裝什麼神秘?」

戰逍遙正欲發作,忽然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了過來。

「落日城城主謝懷城的朋友,夜闌城城主肖明,做他的擔保可夠身份?」

戰逍遙一轉頭,一位相貌儒雅,氣度翩翩,衣著華麗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那禿頭男忙不迭的站立起來,一張肉臉上滿是諂媚的笑容,搶步上前準備行禮。

肖明看都未看他一眼,只是不住的打量著戰逍遙。

龐大的精神力直欲衝破戰逍遙身上的夜行風衣,探尋戰逍遙的正面容。

戰逍遙精神力運轉,輕鬆抵禦住了。

肖明哈哈一笑,溫和的對戰逍遙說道:「這位戰兄弟,怎麼稱呼?」

禿頭男傻眼了,一位城主竟然直接開口認一個看不清面目的人為兄弟,而且還不知道對方身份?這黑衣人到底什麼來頭。

禿頭男驚詫的目光,獃滯的神情,大張的嘴唇,完全當場石化。

剛才還在嘲諷著黑衣人,轉瞬人家背後的靠山就冒了出來,真是見鬼了。

戰逍遙也納悶了,自己什麼時候和夜闌城城主交上了朋友,還成為了兄弟。

難道是鳳爺爺口中幫助自己鍛造兵器的肖家?竟然是一位城主。

肖明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對方強大的精神力,自己一名武聖竟然無法窺破,又是來替自己的老大哥鳳斷山辦理業務。

何況剛才那枚令牌,還有這身黑衣,完全就是芷若口中說的哪位救命恩人。

戰逍遙一時語結:「叫我,叫我什麼都可以。」

肖明爽朗一笑:「好好好,以後我就稱呼你為戰兄好了,你我二人兄弟相稱,何況鳳斷山還是我的老大哥。對了老大哥他還好么?」

戰逍遙頓時黯然:「他、他仙去了。」

肖明猛然大驚:「什麼?怎麼會?他怎麼會。什麼時候的事情?」

「幾個月前,傷病發作,無法醫治。」

「哎!他那傷勢已經很是嚴重,還要去那什麼北域極寒之地。老哥哥他長虹圖貫日般躍起,哎,可惜啊,可惜埃一代英才,就此了了。」

肖明滿面落寞,轉瞬又張口道:「戰兄別太難過,走隨我到夜闌城喝一杯,替老哥哥他送行。」

戰逍遙一拱手:「多謝肖城主掛懷和院長的昔日情誼。只是在下還有許多事情要辦,改日定當去夜闌城與城主一敘。」

肖明臉頰一拉:「哎,你我竟然以兄弟相稱呼,為何還要這般客氣。再說,你還救了我肖明的兒子和丫頭,怎麼也該好生補償你。」

戰逍遙豁然一驚,這才想起剛才那名玉牌上的肖字,原來竟然是夜闌城城主家的玉牌。

這肖明未曾見我面容,光是看玉牌和著裝就將兩件事聯繫到了一起。

作為城主,果然極其有城府。

但是你稱呼我為兄弟,我又稱呼院長為鳳爺爺,你叫鳳爺爺為老哥哥,這輩分可不能亂。

戰逍遙只得繼續稱呼肖明為城主。

一旁的禿頭男直接聽傻了,能夠救助肖明家兒子和丫頭的,那絕對是肖家的大恩人,肖明又和落日城城主是朋友,這關係。

我勒個去,得罪貴人了。

禿頂男額頭冷汗直冒。

肖明微微一頓張口道:「戰兄,相救我肖明子女的大恩,我無意為報。這一萬金票,就當是一點小意思。」

肖明說著掏出了十張紫金色的金票,遞給了戰逍遙。

什麼?什麼?一萬,不是金色的而是資金色的,我的娘埃

我一個月的薪水也才就十塊普通中品靈石。

如果是極品資金靈石票的話,頂*我十幾億年的收入。

至少也是一座大城,光是稅收方面兩三年的收入。

我的媽呀,這城主出手也太郝闊了吧。

禿頭男驚訝的嘴巴大張,滿面貪婪的盯著肖明手中的金票。

戰逍遙突然不好意思起來,這錢財來的是不是太容易了。

戰逍遙訕訕的收了下來,心裡卻樂開了花。要是在多來幾位城主子女讓我救救多爽。

戰逍遙卻想簡單了。

能夠作為一位城主,江湖關係定然錯綜複雜,手腕定然極為了得。

不是有強悍勢力,誰敢輕易動城主的人馬。只是戰逍遙走了狗屎運,極其僥倖的救助了肖芷若而已。

肖明深謀遠慮,這送錢財給戰逍遙一方面是真誠的答謝,另一方面卻有拉近關係的意圖。

戰逍遙此刻可沒有想那麼多,到手的錢財不要白不要。

肖明至始至終,都未理會禿頭男。

那禿頭男卻滿面微笑,城主都很少能見到,今日竟讓有兩位大人物在自己的小房間談論事宜。

戰逍遙好奇的問道:「肖城主,怎麼來到了這個地方」

「哦,我是來購買商鋪的,買了一間『品雅閣』順到過來看看,不巧聽到了肖字,就進來了。」

肖明疑惑的問道:「戰兄,為何一直戴著?」

「哦,臉上有疤痕,極其醜陋,怕嚇著了大家,是以,還請肖城主多多見諒。」

肖明不著痕的微微一笑:「那好吧,戰兄,改日定要去我夜闌城城主府好好座座,我們好好喝一杯。」

直到肖明走出了房間,那禿頭男才驚醒過來。

滿面微笑的說道:「實在抱歉,實在抱歉,之前態度不恭,請別介意。

只是這裡辦事需要按照規程來,現在您這個交接,還必須要修武學院管理層出具證明。

這個就算是城主來了,也,也是這樣。」

戰逍遙看著禿頭男那恭敬了許多的態度,不僅心中很是鄙視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