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十三章 挫敗高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挫敗高冷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低等人要錢財、中等人要權勢、高等人要臉面。呵呵,我戰逍遙早晚都會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證明么,等過些時日我在拿來。」

光頭男只是點頭哈腰:「可以,可以完全可以,只要有證明,身份牌什麼的一概不用,呵呵,一概不用。」

「對了,我也要購買一間商鋪,位置了不要太偏,店面不用太大。你看有沒有?」

戰逍遙早就打算,購買一件商鋪,以商鋪做掩護打探落日城宗派勢力的虛實。

光頭男微微一愣:「這個,我需要去找找,畢竟中域還是極為繁華的最大一個域,落日城過往的人流不少,店鋪不太好找。」

戰逍遙抽出了一張金票晃悠著:「找到了,自然有獎勵。找不到么,那就算了。至於怎麼找,你自己看著辦吧。

七天後,帶我去看店面。如果想趁機撈油水,哄抬價格,你就等著收屍吧。」

竟然是一千塊中品紫金靈石金票啊,中品也了不得埃嘖嘖。

禿頭男極其貪婪的看著戰逍遙揮舞著手裡的金票,一雙眼睛緊緊跟隨著金票轉動,忙不迭的點頭。

戰逍遙忽然張口問道:「如何能做副城主」

禿頭男愣了片刻:「功勛一百萬,修為聖者,而且要得到武法聯盟的認可。」

戰逍遙不著痕的點了點頭,內心深處卻拋卻了這一想法。

戰逍遙來到落日城中北部地段,集中出售附屬職業物品的地方,提前向一些店鋪的掌柜和夥計打聽了一番租賃店鋪的價格后離去。

兩日後,戰逍遙再度來到了小天養傷的地方。

剛進入房間,豁然一道急速的身影,一道烏黑的爪刺,猛然朝自己抓來。

哼,挑戰我。

戰逍遙,身體暴退,『葬魂』擒出,劍光豁然流轉。

小天已經去掉了蒙面巾,一頭短髮,一雙劍眉,冰冷如刀的眼眸滿是沉著冷靜,高挺的鼻樑,鋒銳般的嘴唇,尖俏的下巴,長相倒也很是不凡。

唯獨美中不足的是左臉頰一個小小的十字傷疤。

小天速度極快,豁然而出,豁然消失,此時戰逍遙眼裡已經無法看清小天的身影。

只有一道道爪刺凌身時,才能發覺的破空聲傳來。

逍遙步法運轉不停,劍身陡然反撩,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響,利爪已經在劍身上擊打四五下。

好快的攻擊速度。

小天,速度不停,一擊便走,身影再度消失。

兩人都沒有使用飛劍,招式中也都沒有使用靈能,此時完全靠的是步法、反應和純粹的招式。

豁然一道烏黑的身影急速而來,一雙爪刺化作七八道殘影,朝著戰逍遙的胸口攻來。

劍身一挽,劍尖急速挽動,一片虛影的爪影竟然消失,一陣金屬交擊的聲響再度傳來。

一道遁去的黑影一閃而逝,就在此時戰逍遙猛然動了,劍身一化二、二化三、三化六,一道劍影閃過,一道身影猛然前掠。

一切忽然都靜止了,穿著夜行風衣的戰逍遙劍尖抵觸在小天的喉結位置,靜靜站立。

小天雙眼一凝,頭顱一偏,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戰逍遙身體跟著閃動,一個踏步,劍身竟然又抵在了小天的喉結位置。

「還不服么?」

小天一雙冰冷的眼眸,一道陰冷一閃而過。

雙爪猛然一揮,身體再度閃出。

戰逍遙劍身一挺,注意著周圍的一切異動。

猛然一股狂暴的氣息陡然爆發,漫天的爪影混合著狂暴的氣勁朝戰逍遙襲來。

戰逍遙運轉起四靈珠五重的修為,身影爆射而出,魅影閃再度閃現,游龍刺豁然使出。

一道劍光的游龍,將爪影轟散一空。

戰逍遙腳下不停,逍遙斬立刻朝掠動的虛影,劈砍而下,魅影擊同步使出。

當小天躲避過四道劍氣的攻擊后,迎接自己的竟然是黑衣人的劍尖。

小天心頭大駭,急速後退。

小天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征在原地,一雙眼眸依舊鋒銳凌冽。

小天話語里都透著冰冷:「你的意圖?」

「想幫你成就你的夢想。」

「我要付出的代價?」

戰逍遙愣住了,還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眼睛轉動了一圈:「也許會是生命。」

「當我夢想實現的哪一天,我會把命交給你。」

小天,轉身朝外走去。

戰逍遙劍身一抬,攔住了小天:「我包吃包住,包訓練。你的目標就是打敗我,當然我是在和你同等修為的情況下和你比試。」

「你為什麼幫我?」

戰逍遙頭顱一昂,遮在斗篷里的面頰微微一笑:「我若能培養出第一殺手,豈不是顯得我更有能耐。」

戰逍遙繼續說道:「你是金和木屬性,相當不錯,金主攻擊,木往毒方面發展。」

小天愣住了,一張冷峻的臉頰面無表情,似乎是默認。

「我怎麼稱呼你?」

戰逍遙眼睛滴溜溜留一轉:「逍遙閣少閣主。」

戰逍遙再度說道:「你暫且住在這裡,只管修鍊。丹藥、住宿、伙食,我全包了。

等我找到好的地方,我們在搬出去。到時候我會接取戰團任務。戰團:獨行俠,我是團長,你是成員,一些任務很可能會讓你獨自完成。」

戰逍遙掏出了幾十塊紫金靈石和一些瓷瓶,再度說道:「不用在乎靈石,只管吞噬,我只要求一點:戰鬥力。」

「對了,你的妹妹很好,就在修武學院,空了去看看她,陪她過個春節。這是一百普通極品靈石的金票。陣法我已經撤去。」

戰逍遙知道,一旦如小天般高冷的人物,認可了一人之後,便不會輕易背叛。

從小天處出來后,戰逍遙徑直朝修武學院飛去。

漆黑的夜晚,熟悉的校園依舊,只是此時已經臨近新春,漆黑空曠的校園僅有小部分的學員宿舍還亮著燈光。

明亮的校場上一片空曠,忽然在校場的最邊緣,一個正在練習劍法的身影吸引了戰逍遙的注意力。

戰逍遙懸停在夜空之中,靜靜的看著那道身影。

一具妙曼的身軀,一柄凡鐵劍,一手稀疏平常的劍法。

「哥哥,等我練好了劍法,我就去救你。」

戰逍遙搖了搖頭,心中暗道:曾柔柔,涉世未深,太好誘騙了,這個世界哪裡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戰逍遙停留片刻,朝著鳳霞舞的宿舍飛去。

一盞搖曳的燭光,映照著一具妙曼的身軀。

「霞舞,你好好么。」

戰逍遙靜靜的懸在空中,思緒一片混亂。

懸停良久,戰逍遙輕盈的落在了鳳霞舞宿舍的房門前。

剛準備扣門,舉起的右手卻獃滯住了。

戰逍遙很怕見到鳳霞舞,怕忍不住哭出來。

靜靜站立良久,戰逍遙微微一嘆息,正準備轉身離去。

忽然,宿舍房門在背後打了開來。

鳳霞舞一眼發現了一身黑衣的戰逍遙。

「誰?」

鳳霞舞立時猛然攻擊而來。

戰逍遙只得轉過身來,變聲說道:「院長讓我來的。」

鳳霞舞豁然一驚:「你是誰?你和他什麼關係?」

不施粉黛的臉頰依舊那麼艷麗,一雙鳳眸依舊好看,瑤鼻,紅唇,玲瓏有致的身材,一如以往一般模樣,只是比平常更多了一份柔和之美。

戰逍遙微微一愣,趕緊遞上鳳斷山的儲物袋:「我是他的朋友,這是他的物品,你可以查看一下。」

鳳霞舞一把接過,查看起來,欣喜的說道:「這是爺爺的飛劍,一柄寶器飛劍。我爺爺呢?他怎麼沒有回來?」

戰逍遙斂去心頭的情緒:「額,他、他,通絡丹的效果不佳,他找尋到了新的醫治傷勢的辦法,正在找尋藥材,可能一兩年都回不來。

因此,他讓我帶話給你,讓你不要在代理學員,全力修鍊,好好照顧自己,學院將暫時由我管理,同時監督你的修鍊。」

鳳霞舞似乎少了很多嚴厲,嘴角掛滿微笑,一個酒窩立時呈現。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爺爺病情有辦法救治了。對了,你怎麼遮掩著容貌,我竟然完全無法看清?」

戰逍遙再度愣了一下:「我相貌極其醜陋,不太合適見人。對了,院長讓我幫他帶一些物品,麻煩你帶我去看看院長的住處。」

鳳霞舞疑惑的問道:「院長不是讓你接管學院么?你怎麼給他送過去。」

「我送過去,自然就會回來,他的病可能要靜養。」

「走吧,我帶你去。」

鳳霞舞領著戰逍遙走到了一座不起眼的二層樓閣,徑直來到了一層的一間房屋。

鳳霞舞右手一指:「諾,你進去吧。」

戰逍遙推門而入,裝潢華麗、古色古香,桌椅器具端正,滿屋的淡雅幽香,心神為之一震。

戰逍遙輕輕撫摸著每一桌一椅。

鳳爺爺,你的仇我一定會替你報。

華麗的屏風后,一張老舊的藤椅,一張儉樸的桌子。

桌子上並沒有任何物品。

只有藤椅上一條黑色長衫。

戰逍遙睹物思人,不僅悲傷感慨萬千。

「那個,你好了沒有。」

門外,鳳霞舞的聲音想起。

戰逍遙收斂起情緒,將和鳳斷山有關的物品收起了一番,轉身出了房間。

在二樓鳳斷山的住宿房間,又收拾了一些物品,戰逍遙這才出了樓閣。

戰逍遙正準備離去,鳳霞舞突然問道:「那個,我能問你一個問題么?」

「你問吧。」

「和我爺爺在一起的,有沒有一個長發少年,他還好么?」

戰逍遙身軀猛然一震,慌急的說道:「額,他還好。你沒事早點休息吧,我走了。」

戰逍遙不敢轉身,急速朝學院大門走去,就連飛劍都不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