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十五章 奇特廣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奇特廣告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而此刻戰逍遙早已沒了蹤影。

王志勇用衣衫擦去穢*物,低著頭在一眾跟班的掩護下狼狽而去。

就在吊打王志勇的當日後,落日城幾大幫派勢力停止了一切幫派活動,全面出動尋找一位名叫戰逍遙的白衣少年。

就連修武學院都找尋了一遍,戰逍遙卻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一連十幾日均是如此。

王志勇可是不敢大張旗鼓,只能由明轉暗。

戰逍遙到是把這幾個門派摸的一清二楚,俱都是一些干黑活的垃圾幫派。

新春的夜晚,戰逍遙體內水火屬性異動,再度經歷了一次極度的痛楚。

戰逍遙查忽然想起武法聯盟會員牌來,

探查之下數值基本沒有變化,武法聯盟功勛值依舊是750。

翻看著功勛任務,忽然,一則剛剛刷新的任務出現腦海:

追殺任務:絞殺『夜魔手』袁天罡,任務等級S級,獎勵功勛20000點,完成時限不限,袁天罡相貌不詳、身份不詳,武器、功法、五行屬性不詳。

戰逍遙豁然驚嘆出聲:「這任務一年了,竟然都沒人完成,已經變成了S級?這袁天罡是誰啊,這麼牛逼?」

袁天罡的任務一出現,立刻又變成了灰色。

「這般牛逼,被人追殺一年,隱匿和逃避的功夫絕對了得,反被袁天罡滅殺了不少吧。光是搶奪都能得到不少好東西。」

玉牌內同時多出了許多灰色的列表,什麼官職排行榜、武者戰力榜、法者戰力榜、殺手榜、輔助系排位榜、防禦系排位榜、戰團榜等等。

戰逍遙微微搖了搖頭:「看來,還是的想辦法升級會員身份。不然許多信息查探不到。」

過了幾日,落日城市政管理處的禿頭男陪著戰逍遙,來到了城中北部位置靠近城牆地段的一間商鋪。

一出商鋪兩丈寬的街道,在往北就是高大的城牆。

店鋪旁邊的門面都是關著門的,此處人流稀少不說,整個店面也一丈長寬的樣子,店內滿是灰塵和蛛網。

禿頭男看不清戰逍遙的容貌,點頭哈腰,亦步亦趨,期期艾艾的說道:「這是我找尋了好久,托關係才找到的,還花費了幾十塊上品普通靈石呢。」

戰逍遙根本就不在意店鋪的位置和環境,心中另有打算。

「多少錢一個月?」

禿頭男蠕動著嘴唇,顫聲的崩出了話語:「500普通極品靈石?」

價格還行,戰逍遙點了點頭,張口道:「這五十塊上品普通靈石,你拿去吧,兌換成紫金幣,給我置辦一張凳子和桌子,找人給我打掃乾淨店面,在製作一塊牌匾《逍遙堂》,剩餘的給你了。」

禿頭男立刻眉開眼笑。

戰逍遙繼續說道:「去,幫我找一個書畫店,幫我書寫幾十副大字報,給我將所有顯眼位置能貼的地方都給我貼了。

就寫『逍遙堂』今日開業酬賓,上品、極品散類、藥丸類、丹藥類藥材,限量供應,只換藥草概不售賣。

只在每月月末最後一天下午開門營業。可以用藥草換取藥材。

比例藥丸類上品1:4、極品1:5,丹藥類上品1:7、極品1:10。」

禿頭男直接聽傻了,這黑衣人竟然是一位煉藥師,而且看樣子還是丹師水準。

上品、極品散類藥材到還比較多,藥丸類的上品和極品,可是稀缺貨,丹藥就更別提了,都會留著自己用,誰還會輕易出售。

還有最離譜的就是,一月只開張半天,哪個店面這樣做生意的?

而且開店不賣東西,只換藥草?

禿頭男還在獃滯中,戰逍遙繼續說道:「好了你去吧,廣告費用已經給你了。」

禿頭男在獃滯中去了。

一個時辰后,禿頭男帶著幾位衣著儉樸之人,扛著一張桌子和椅子出現了。

打掃乾淨后,戰逍遙將桌好椅子,放在店內,依靠在椅背上,雙腿翹在桌子上。

「行了你去吧。我要開門營業了。」

禿頭男滿是獃滯的吞咽了口唾沫,訕訕的笑道:「額,我下午沒事,我就陪你看店吧,你賞賜給我那麼多靈石。嘿嘿,免費免費。」

戰逍遙何嘗不知道禿頭男是想瞧熱鬧,也未搭理,閉眼假寐起來。

不一刻,精神力感知到有十幾個人朝這裡走來,走到店門口期期艾艾的張望著。

看著冷清的店鋪,簡單的陳設,更有一身黑衣,看不清面容的一位黑衣人在店內打著瞌睡。

十幾個人交頭接耳,想進卻又猶豫不前。

終於一人安奈不住:「請問,這裡是『逍遙堂』么」

戰逍遙眼睛都未張開:「如假包換。」

「請問,你這裡是不是出售上品、極品藥丸。」

「換藥草,只換不賣。」

十幾個人頓時么有了言語。

一人再度張口問道:「藥材在哪裡?好歹我們也先驗驗貨。」

戰逍遙又是一句高冷的話語撂出:「換就換,不換就走人。」

一人頓時不樂意了:「哪有你這樣做生意的,藥材我們都沒看到。」

戰逍遙只是假寐,並未理會。

十幾個人議論紛紛。

一人眉頭一皺,張口道:「我就先試試。」

那人站在店門口,掏出一份上品散類藥材:「我換上品『回血散』。」

戰逍遙理都未理會那人。

門口之人臉色漲紅:「喂,你做不做生意?」

戰逍遙搖了搖頭:「只收藥丸類和丹藥類藥草。」

那人惱怒道:「好大的口氣。我今天倒,你這般高傲,沒有人來和你做生意。」

廣告牛氣哄哄,店鋪老闆極其傲慢,店鋪又是第一天開張,還是極其儉樸,坐落在這一毫不起眼之處。

不一刻就圍滿了一大堆人。

一個華服男子排開眾人,走到了店門口,直接遞上了一包袱藥草:「我換一顆極品『突破丹』。」

戰逍遙這才有了動作,丟出一個小瓷瓶,收起了藥草。

華服男子,接過瓷瓶,一陣嗅聞,又倒了出來。

一顆金黃色的丹丸,立時呈現在眾人眼前。

「真的是極品。哈哈哈哈。」

華服男子滿面欣喜,快速收起瓷瓶,掉頭而去。

轟!場面頓時亂了,嘰嘰喳喳很是熱鬧。

幾百號人中,立時湧出十幾個前來換取藥材。

其餘大都是一些看熱鬧的,見店面竟然真的有人換取藥材,也就散去了。

這一奇聞趣事也就相繼傳了開去,一個個直把高冷的戰逍遙很是吹捧了一番。

一個時辰后,天空一道道的氣勁射,許多武修、法修、武者、法者,騰著各式御空之物,朝這裡飛來。

禿頭男驚訝的看著空中一個個的飛人,這場景極其少見,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幾十位武師相繼奔涌而來,亂糟糟的陣勢戰逍遙很是不爽。

「排隊。先來後到,不論是誰,不排隊者一律沒有。」

戰逍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一鏢出,一個個牛氣哄哄的武師,不樂意了。

在家族裡,就要俯首躬身,乃乃的,來到店鋪買東西,就是給你面子,還要買東西的人排隊。

有幾個武師不樂意,就要上前理論。

戰逍遙理都未理會他們:「你們先來的排好隊啊,數量有限,他們要是插隊了,你們可就沒了埃」

戰逍遙話語沒落,排在前面的武師不幹了。

我的地盤我做主,不守規矩有的是辦法治你。

戰逍遙雙腿一翹,靜靜地看著好戲。

幾名插隊的武師,架不住人多,老老實實的排在了末尾。

戰逍遙搖了搖頭,心頭暗道:這些人要麼是散修,要麼就是小宗小派。

戰逍遙再度張口道:「藥丸類的,今天沒有了,下個月月末下午請早。」

幾位武師又不樂意了,叫嚷著:「哪有你這樣做生意的,害的我們白跑一趟。」

「你是想要得罪我么?」

極度冰冷的話語,如同寒冬的一抹冰刀,周圍的空氣仿若都瞬間凝固。

得罪煉藥師,還是一位丹師,那可是大大不妙。

幾位武師只能悻悻的遠去。

整個下午,換取了不少藥草,有用的信息到是沒有半點。

王懷遠,我定要揭穿你醜惡的嘴臉。

戰逍遙倒也不急,找尋到小天再度和小天比試了十幾常

小天的進步倒也極為迅速。

『時空之匙』內,『蚯蚓』仍舊如同以往一般大校

「你到底是個什麼品種,怎麼就是長不大呢?」

『蚯蚓』再度吸食了戰逍遙的一絲絲精血,又沉沉睡去。

戰逍遙則全身心的開始煉製起丹藥。

當葯團揉好以後,忽然一絲靈感浮現腦海。

以往仙緲大陸煉製仙丹之時,都是用仙火萃取,此時自己黑紅色的不知名火焰,是不是也能達到仙火的效果?

對了,還有極度冰寒的水屬性。

先以極度冰寒,凝練藥草,在以黑紅焰火淬鍊。

想到此處,戰逍遙立即動起手來。

極度冰寒之氣一起,藥材立時被凍成了冰團。

過頭了,再來。

一次次試驗,寒冰之氣到是練習的極為熟練了。

可藥草,依舊沒有達到,想象中的那種效果。

「也許水屬性徹底覺醒,就該可以了吧。只是徹底覺醒的極寒之地又在哪裡呢?火屬性三重覺醒,是要跳入那紅色液體中,沒有達到入仙之大能,絕無可能。」

戰逍遙一聲悲嘆,這冰火噬體之痛苦不知道自己還能傲多久。指不定下個月的月圓之夜,就是自己的葬身之時。

忽然腦海浮騰出一句話語:「戰逍遙,你大仇都還未報,催頭喪氣個什麼。給我打起精神來。」

戰逍遙身體猛然一震,只以為是自己內心的話語,並未在意,轉瞬拋卻雜念,專心煉製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