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四章 小天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小天身份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叮叮噹噹,嘩啦啦。

在一股震蕩力道中,刀身悉數迸飛,面具男也受猛然而來的壓力,雙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一柄藍色重劍,正舉在面具男的頭頂。

面具男獃滯了,垂落的雙臂已經無法在聚力。

從戰逍遙凌空墜落,整個校場除了一聲整齊的驚嘆之聲之外,所有人已經完全石化。

太強悍了。

肖明銳驚恐的盯著戰逍遙,不斷吞咽著口水。

此刻,肖明銳真想扇自己幾十個巴掌。

這院長代言人竟然如此強悍,以後要在他手下辦事,只怕要老老實實夾著尾巴了。

強悍霸氣而神秘院長的形象,已經深深烙印在每一位武教和學員的心中。

戰逍遙一把揭去面具男臉上的面具。

一張滿是刻痕、醜陋的面頰顯現。

所有的武教和學員們震驚了。

一學員小聲嘀咕著:「沒想到副院長竟然這麼丑,你說這位院長代言人會不會更丑。」

「噓,小聲點。遮遮掩掩,誰知道是不是一個滿面皺紋,一臉疤痕的老頭子呢。」

就連肖明銳都沒有想到,面具后竟然是這麼一張恐怖的面容。

肖明銳心神劇震,這副宗主在宗派遭受何種凄慘的機遇,以至於臉頰被毀成了這樣。

肖明銳被宗派裹挾利用,此刻滿心懊悔。

還沒等肖明銳懊悔完,戰逍遙巨劍一收,轉過身來。

「你們把他扶下去吧。」

沒等武教走上前,刀疤男自己站起了身來,憤憤而去。

戰逍遙朗聲說道:「我這位院長代言人,諸位還有什麼意見么?」

四下里,雅雀無聲。

學員們唯恐天下不亂,紛紛鼓起掌來

戰逍遙繼續說道:「好,那麼我宣布第一,教務處處長肖明銳仗勢欺人,免去學院里的職務,重新聘請斷嫣蓉作為處長。」

肖明銳老臉一陣尷尬,滿面慌急。

自己沒有家族勢力,純粹靠在學院里撈取油水,一旦被免職,那麼就得回那什麼宗,自己一把老骨頭,再去打打殺殺,指不定。

肖明銳面色一苦,猛然跪付在地:「院、院長,求你不要免我的職,讓我留在學院幹什麼都行。打掃學院衛生都行。」

本想藉機跟隨肖明銳打探面具男背後的宗門勢力,戰逍遙沒想到,肖明銳會有此種舉動。

先讓他留在學院也罷,面具男一定會再有所動作。

戰逍遙微微點了點頭,再度說道:「第二,被肖明銳擅自開除的戰逍遙,據考驗已經獲得了武師力道傳承,聘用為學院藥材庫管理員。」

嘩。整個學院立刻爆發出一片議論之聲,12班的學員們頓時滿面欣喜。

人群中的謝飛燕,冰冷的面頰,出現了瞬間的獃滯。

肖明銳面色更是灰暗,滿心吐血。

戰逍遙這小子竟然被聘為了學院教習,以後只怕更要倒大霉了。

戰逍遙繼續說道:「但是,他之前頂撞了學院,違反了規矩。讓他在藥材庫打雜,扣除三個月月奉。」

鳳霞舞眨巴著眼睛,似乎想到了什麼。

12班的學員們,震驚了,實在沒有想到,戰逍遙竟然已經成為了武師。

戰逍遙的消息一出,滿院一片嘩然。

鳳霞舞熱切的雙眼似乎從黑衣人身影上,看到了一絲絲熟悉的身影。

斷嫣容已經回到了學院,主持大局,肖明銳則成了掃地老頭。

小天已經默許了戰逍遙的主意,來到的修武學院,每日夜間戰逍遙對鳳霞舞、小天和周剛進行指導訓練。

戰逍遙將每個人的優勢分析了一番,逐一進行了一番指導。剩下的就是配合,就需要靠他們自己不斷切磋。

戰逍遙開口道:「你們剩下的人,將是獨行俠戰團的成員。這是你們之間的秘密,誰都不能透露。」

周剛人高馬大,在見識過小天和鳳霞舞的犀利后,對自己沒有絲毫的信心。

「院長,我、我行么?」

戰逍遙微微一笑:「從今天晚上開始,你和小天都要額外進行體質強化訓練。

你作為肉盾極其重要,不能僅靠鎧甲、盾牌,更重要的是肉身、防禦系功法和自身修為。

我給你們十五天時間,十五天後,將帶你們接取戰團任務和秘密任務。

一方面找尋裝備、獵殺異獸,更重要的是配合。」

周剛懵了:「異、異獸,那可是五星靈丹的,而我才、才三靈珠八重。」

戰逍遙繼續說道:「你們所有人都不能有絲毫的鬆懈,我會給你們提供普通靈石和紫金靈石及各類丹藥,吞噬靈石的後遺症我也會幫你們解決。」

他們的裝備成為了頭等大事,小天的裝備極其普通,周剛的還湊合。

我自己也得搞一些裝備了,『極寒』還是太亮眼,能不動用就不動用,還有上等的防禦裝備也的準備一套,以防陷入敵陣,防患於未然。

曾經自己多少法寶啊,哎,可惜了了了。

戰逍遙搖了搖頭,搬來了一個大木桶,將一壇壇的凶獸血液和各種藥材盡數放入。

「你們兩個進去。」

當小天脫下身上的衣衫后,小天左側胸口和大腿上的黑痣,引起了戰逍遙的注意。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這麼巧合?

戰逍遙驚詫的目光,在小天胸前的黑痣上流轉。

月朗星稀,一身黑衣的戰逍遙朝落日城內飛去。

落日城副城主府邸,一座宏大的二層樓閣,一層大堂內,裝飾奢華,猩紅的地毯鋪滿整個大堂。

一排排議事用的椅子,相對鋪設,椅子盡頭是面朝大堂的一把厚實椅凳。

一個粗短眉毛一身華貴藍色衣衫的半百老者,傲然站立。

兩排椅子上,各坐有十幾號人物。

戰逍遙夜行風衣著身,斂息心法運轉,借著夜色輕飄飄的掠近,找尋到一處最靠近府內能偷聽談話聲的地方,藏匿身形。

府內的屏蔽陣法,比較低級,根本難不住戰逍遙。

人員議論嘈雜,又隔著極其厚實的屋頂,只能隱隱約約聽到一些談話聲。

「青龍法聖,你那青龍會人員眾多,可是我們計劃的關鍵,謝懷城也就只和幾個宗派勢力關係交好,到時候,我會讓其它幾個宗派突襲他們,你們青龍會就……」

那聲音繼續響起:「謝懷城的護城護衛,我基本都已經收買,到時候我們……」

戰逍遙停了片刻,主要信息還是沒有聽清,到是把青龍會這一名號,聽了個清楚。

忽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我青龍法聖坐下弟子雖多,但是基本都是法修,在我們動手前,我會讓他們大肆收購一些藥材,而且聽說『逍遙堂』……」

逍遙堂?戰逍遙心下沉疑,再要細聽聲音卻小了下去。

府內談話之人,氣息個個都是強者,戰逍遙不敢妄動,聽了一會就變成了男人間的話題,戰逍遙搖了搖頭悄悄潛去。

豁然,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傳來,戰逍遙悄悄掠近。

一間大堂內,王志勇正來瘋狂的打砸著眼裡所能看到的一切。

大堂四周十幾個身披鎧甲的護衛,昂首站立。

府邸屋檐上一道黑色人影,星眸般的眼睛,掠過一絲笑意:「再要調皮,再賞你一包黃金。」

戰逍遙未在停留,迅速潛出。

王志勇砸一次,十幾個護衛身體顫抖一次。

「戰逍遙,有種你就露個頭,老子跟你沒完。」

乒乒乓乓的聲響,從沒有間斷過。

房門外兩個護衛,面面相覷。

一人張口道:「大少這是第幾次了?」

「哎,每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砸一次換一次,族長都拿他沒轍。」

「那個叫戰逍遙的小子,到底把大少怎麼了啊?」

「你還不知道么,落日城都傳開了,居然……」

「嘔……」

「噓,小聲點,讓大少聽到非宰了我們兩個。站崗,站崗。」

王志勇滿是痘痘的臉頰,一面惱怒,額頭青筋暴突,一雙眼睛直欲吃人。

忽然一個漢子跑了進來:「大少,那小子查到了。」

王志勇快步奔了過來,一把提起那漢子衣領,兇惡的說道:「他在哪?」

「額,聽、聽說回了修武學院,而且一位黑衣人作為代理院長,身手很是了得,開學第一天就把副院長收拾了。」

王志勇暴怒:「廢物,竟然又跑回學院了。這樣,你去黑虎城一趟,找藍庭錢,把這個消息告訴他,讓他給我把戰逍遙殺了。」

第二日,一身黑色服飾的戰逍遙,背身站在學員宿舍門前。

王超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院長,你、找我?」

戰逍遙面具后的面頰微微一笑:「我聽一位學員說,你對修鍊不感興趣,你對經商很是在行?」

戰逍遙在清晨時分以老大身份和王超一席長談,從王超哪裡聽聞這個消息后,迸發出了這個念頭。

王超訕訕的笑了笑:「院長,他們那是吹捧我的。」

戰逍遙直接張口道:「我想讓你管理學院財物,打理學院的修武葯堂、修武兵器鋪,管理學院的煉藥、陣法、銘文、鍛造和靈丹協會。幫我暗地裡擴張經濟商貿往來。」

王超猛然呆住了,滿滿的不可置信:「院長,這玩笑可開不得。」

戰逍遙沒有理會王超:「你下午就去學院教務處找斷嫣蓉處長報道,先作為實習練手。

暗地裡幫我摸清落日城的經濟網路,拉攏可利用的正派宗門和勢力,一些邪惡的阻礙勢力你直接告訴我。

此事你直接對我負責,切記保密。我相信你會做得很好。記住任何人都不可提及,包括戰逍遙。」

王超忽然覺得一座壓力滿滿的大山朝自己壓來,更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等你上手后,你以修武學院的身份出去辦事,一般宗派不會為難你。」

戰逍遙說完就遠去了。

王超征在原地,半響沒有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