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九章 識破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識破身份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戰逍遙再度倒飛而回。

好詭異的劍招,如此犀利。

鳳霞舞已然明白了,鳳爺爺一定是遇到了不測,戰逍遙和什麼代理院長根本就是在騙我。

鳳霞舞表情幾度變化,戰逍遙那句溫暖的話語縈繞耳畔。

一雙鳳眸沒有了焦距,淚水不斷滑落。

戰逍遙狼狽的爬起身來,掏出丹藥拋入口中,舒緩著傷勢。

游龍襲擊到武聖近前,那武聖已經就感覺到了異常。

眉頭、面頰瞬間就掛滿了寒霜。

好詭異的氣息,我武聖五品竟然無法抵禦這寒冷。

當游龍臨身之時,武聖的身體已經被極度的寒冷冰凍的失去了知覺。

戰逍遙眼瞳之中滿是凌冽的寒意,彷彿整個人都變成了寒冰。

游龍撞擊在武聖身體上,瞬間就將武聖凍成了冰坨。

金屬劍光過後,渾身氣息極度冰冷的戰逍遙,身體掠動,兩個踏步就出現在了武聖面前。

手中的極寒帶著狂暴的氣勢和嗚咽的呼嘯,

砰!狠狠擊打在了冰坨之上。

極其堅硬的冰坨,冰屑渣滓四下飛濺,飛射的冰渣如同一柄柄鋒利的銳器,朝著空中兩名法聖射去。

兩名法聖慌了,一系列的動作都在眨眼之間,原本還剛猛霸道的武聖,瞬息就成了雕像。

那飛射而來的冰屑,帶著尖銳的呼嘯,已經臨身。

兩名法聖,慌急的舉起手臂擋在面前,身體外部騰出一片火焰和風盾。

噗噗噗噗!

一聲聲尖銳物體破壞風盾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就是一聲聲慘嚎響起。

地面上,武聖驚恐的眼睛,無法轉動,只有滿滿的不可思議和匪夷所思。

那寒冰的堅硬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氣勁全力鼓盪竟然絲毫掙脫不得。

而且黑衣少年,幾十萬斤重力擊打在冰層上,自己的身體已經被凍在原地。

只有冰層上一聲聲的脆響不斷傳來。

眼前掠來的少年,竟然就是消失一年的廢材戰逍遙?

廢材么?已經都是武聖水準了。恐怖,太恐怖了。

諷刺,天大的諷刺。藍庭錢我若能回到莊園,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在如何驚訝,已經沒有意義了,黑衣武聖滿是悲哀和不甘的內心,耳畔傳來的脆響更為急劇。

下一刻一塊塊的冰塊從身體外部掉落,緊接著冰塊四下飛射,同時連自己肉身也化作一塊塊冰塊,四下飛出。

沒有一絲慘嚎,一名武聖竟然就此隕落。

鳳霞舞和小天,也被戰逍遙的霸道驚呆了。

小天看著戰逍遙的雙眼之中,湧起一股說不清的情誼。

兩名法聖渾身鮮血淋漓,冰屑的傷害到不是很重,只是劃破了皮肉。

兩名法聖慌了,看著一名肉身強悍的武聖,這般詭異而離奇悲慘的死法,滿心恐懼。

狂暴霸氣的攻擊,強悍的肉身,面容俊秀的少年,這簡直不可置信。

一法聖極度慌亂,思緒到現在都沒有理順過來:「你、你竟然還是一名練能者?」

戰逍遙周身寒冷的氣息,幽寒的眼光,令兩名法聖膽戰心驚。

極其冰冷的話語,自戰逍遙嘴裡傳來:「你們可是幽蘭山莊的副莊主?」

兩名法聖,相互對視一眼,一人看了一眼遠處的黑衣女子暗暗使了個眼色。

兩名法聖動了,一名法聖口中急速的念著法訣,空中再度湧起一團黑色雲霧。

另一名法聖,身影消失,同時空氣中傳來一股炙熱。

戰逍遙一聲恥笑:「跟我玩火焰。」

既然已經暴露身份,戰逍遙也不再顧忌,雙腳猛然一踏地面,身體陡然拔高,藉助左側山壁,一踏步再度掠起。

空氣中陡然爆燃起一團火焰,阻擋在戰逍遙身前,火焰的溫度比之前更為灼熱。

可這溫度對戰逍遙來說,毫無大礙。

驀然,身後鳳霞舞上空出現一股靈能波動,一團烏雲中一道閃電就欲劈下。

戰逍遙身體,猛然掠出,手中『極寒』帶著一股狂暴和炙熱,游龍刺再度使出。

山洞的空氣猛然一陣熱氣翻騰,黑紅色火龍,直接朝鳳霞舞上空的雲團侵去。

「小天,抱著鳳霞舞躲開。」

戰逍遙人在空中急速吼道,煞靈瞬時而出,借著火龍的遮掩,迅捷的飛射出現在鳳霞舞上空的法聖。

黑紅的游龍,瞬間碰觸到雲團,游龍的高溫頃刻將雲團焚燒殆盡,又朝法聖襲去。

法聖大駭,正欲再度消失,一柄悄無聲息的飛劍已經到了身後。

噗嗤,飛劍輕易的將法聖胸膛洞穿。

戰逍遙牙齒一咬,飛劍就是十幾個來回的穿刺。

一蓬蓬血花在空中飛舞,一聲聲慘嚎頓時響起。

同時那火龍撞擊,法聖的身體頃刻間就化作了一團黑色的粉末。

太邪乎了,這少年不但是一位練能者,還是水火同體之軀。

恐怖的肉身、強大的武技,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對戰,更遑論逃逸。

殺手?呵呵,信息都無法準確掌握,做到如此地步還自稱殺手,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

空中最後一名法聖,滿面驚駭,話語都打著顫:「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戰逍遙長發一甩:「不想死就給我老老實實的,跪在我面前。站在空中你以為我就打不到你么?」

黑衣人怒了,一貫高傲慣了,此刻竟然有人膽敢讓一名法聖跪下,笑話。

「你去死。」

滾滾的一團烈炎朝戰逍遙襲來。

戰逍遙護體氣勁鼓盪,一步步的走近。

火焰已經臨身,戰逍遙絲毫不懼,滿面輕笑。

法聖慌了,除了火屬性和飛劍之外,自己已經沒有別的攻擊招數。

戰逍遙一頭鑽入了火焰團之中,不一刻又完好無損的走了出來。

戰逍遙衣衫飄飛,一雙滿是蔑視的眼睛,讓法聖怕了。

三名聖者,面對一名二品武聖,竟然敗了。

折損兩名不說,對方竟然並沒有什麼傷勢。

那名法聖忙不迭的墜落下來,竟然真的雙膝跪在了地上。

戰逍遙踏近兩步:「你們是何人,之前地上那些黑衣可是和你們一起的。」

那黑衣法聖忙不迭的回答道:「我們是幽蘭山莊的三名副莊主,地上的黑衣人也是我們帶來的。」

「那他們怎麼死的?」

「進入此處,發現了這裡的異樣,他們都瘋狂了,想要進去搶奪,被何副莊主殺了。」

戰逍遙再度問道:「裡面有什麼?你們是怎麼發現這裡的?還有誰知道這裡?」

黑衣人繼續說道:「一樓二樓都是空的,上面的還沒上去查看過,你們就來了。

我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找尋到了入口,裡面一些異獸太過兇猛,進來探路的武師都死了,山莊這才派我們帶人前來。

只有莊主和個別成員知道這裡。」

戰逍遙再度問道:「王且的落日城有多少宗派勢力,是否都聽從他調遣,有幾位聖者、皇者級的修鍊者。」

黑衣人猛然一頓:「王且雖然是武聖,可是他是在明處的,暗處還有好幾位皇者,整個黑虎城都已經屬於王且在管理。」

果然很是強大,戰逍遙繼續問道:「鐵血宗聽說過沒有?」

黑衣人猛然一頓,搖了搖頭。

「武法聯盟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

黑衣人沒有料到戰逍遙會問這個問題,微微一愣,張口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們的分部遍布凡塵大陸所有的大城池,為修鍊者提供各種服務。

他們不參與門派爭鬥,是誰在掌控管理都不清楚。」

「交出你身上所有的儲物物品,還有各種裝備。」

黑衣法聖慌急的說道:「求求你,別殺我,我都給你,我都給你。」

說著拋出了一堆儲物袋。

戰逍遙猛然一掌,擊碎法聖的脊椎,《噬靈決》運轉,吸取了法聖的靈能,服下一顆華靈丹后,調理起身體的傷勢來。

片刻后,身體已無大礙。戰逍遙這才起身,朝鳳霞舞走去。

兩眼獃滯的鳳霞舞,一眼看到了戰逍遙,猛然起身大步跨來。

「我爺爺是不是已經?」

說著話語鳳霞舞的淚珠再度滾落。

戰逍遙微微點了點頭,滿臉的落寞。

鳳霞舞再也抑制不住,身體猛然一晃就要跌倒。

戰逍遙一把跨來一把將鳳霞舞摟在懷裡,著鳳霞舞的後背:「想哭,就盡情的哭吧。」

鳳霞舞猛然緊緊的摟在戰逍遙,放聲痛哭起來,戰逍遙的眼眶也不禁濕潤。

悲傷的哭泣聲,在空曠的山洞格外刺人心扉,兩個跳動的心臟卻被友情、親情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小天落寞的嘆氣。

良久,鳳霞舞才緩過來,兩眼紅腫。

戰逍遙張口道:「等從這裡出去,我帶你們兩個去一個地方,等你們去了,我在告訴你們具體情形。」

重新入得樓閣二樓,和一樓一般模樣,空曠,只有數十幾個灰層僕僕的墊子。

三四五六樓也都一個情形。

六樓上七樓的樓梯口前,戰逍遙微微嘆氣:「希望,這一趟不要白來。」

戰逍遙上的七樓,頓時獃滯,屋內滿是灰塵,地面上躺著幾個屍骸,只是那骨頭都快已經粉化。

一排茶几後面,一具穿著銀白色鎧甲、頭戴威武猙獰霸氣的頭盔的男子躺在地面。

戰逍遙小心翼翼的走進,地面的男子沒有一絲氣息,容貌極為俊朗,竟然如同洞外洞壁上的仙人一般,只是沒有了仙緲之氣縈繞。

戰逍遙再度驚訝了,豁然那男子紅潤的面龐皮膚下,一道黑色的絲線游過,端是極其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