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十五章 到底幾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到底幾個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謝懷城此時可不敢在貿然開口了,滿眼熱切的看著戰逍遙。

謝飛燕仿若明白了什麼,只是偏著脖頸,恨恨的瞪著王懷遠。

戰逍遙一聲恥笑:「王懷遠,我告訴你,我師父,滅你十個、百個綽綽有餘。」

轟!

一個個大武師的狂暴氣勢爆發,就欲上去教訓、教訓口氣狂傲的戰逍遙。

王懷遠突然一揮手:「等等,聽他說下去,我倒要聽聽,他有多大的來頭,敢在我面前叫囂。」

戰逍遙不為所動,繼續擺著譜,叫嚷著:「要不是我師父派我來執行什麼秘密任務,我還不稀罕在這裡杵著。

你當你的什麼狗屁計劃我不知道么,我師父他老人家什麼都知道。」

戰逍遙一指頭指向王懷遠:「我告訴你,我師父他老人家,來之前就告訴我讓我,離你遠點,你那點歹毒心思早晚要糟報應。而我今天偏要站在你面前罵你。

落日城城東的『流沙堂』伏擊『二刀流』,城西的『黑鐵幫』伏擊『伏虎門』,還有黑虎城的一些勢力,還有青龍會兩千多武師、法師伏擊『……」

王懷遠面色極其難堪:「住口,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

戰逍遙一聲恥笑:「別再我面前充老大,我師父你惹不起,整個落日城都惹不起。搞得你多牛逼似得,惹惱了,我叫我師父出來滅了你。」

張青龍附在王懷遠耳邊輕聲說著什麼。

聽聞張青龍的話語,王懷遠猛然一愕:「他真這麼大來頭?」

張青龍壓低聲音道:「只要他不壞了我們的計劃,由的他去。萬一真這小子真的有什麼身份背景,惹了強敵對我們可是不利。」

王懷遠牙齒咬得格格作響:「本來就是一條不歸路,既然動了還怕什麼強敵。」

張青龍卻搖了搖頭:「他就是一毛頭孩子,如果他真的有什麼詭計,在動手也不遲。」

王懷遠的面頰肌肉不住抽動,卻沒有再發作。

王懷遠言語冷硬,卻有些緩和,對戰逍遙說道:「你這未婚妻,又是怎麼回事?」

「這是我和謝家之間的事情,你算什麼東西?我憑什麼要告訴你,而且我還告訴你,剛才你動我未婚妻,我就忍了很久了,此刻你們敢動一下試試。」

死到臨頭,還敢如此囂張,要麼是傻子要麼就真的有什麼極其強硬的後台靠山。能夠提前知曉自己的所有計劃,還能夠拿出四品丹藥,這小子來頭莫非是真的。

王懷遠滿肚子惱怒,手一揮:「放開她。」

戰逍遙趕緊攙扶謝飛燕走到一旁,戰逍遙貼在謝飛燕耳邊說道:「別亂說話。」

謝飛燕眨巴著美眸,滿面驚疑。

王懷遠正要張口,大門砰的一聲打開了,一名大武師駕著鳳霞舞走了進來。

我去,我的天哪。這妮子,怎麼跑到城裡來了。戰逍遙內心一陣疾苦。

「宗主,抓到一個女的,殺了我們不少下屬。」

鳳霞舞滿身傷勢,頭顱低垂,並未發現房屋裡的異樣。

王懷遠咬牙切齒:「殺了。」

「慢著。」

戰逍遙一聲暴呵,再度張口說道:「她也是我未婚妻,你們動一下試試。」

好嘛,進來一個女的就是你的未婚妻。

一眾人面面相覷,謝懷城、謝飛燕滿眼震驚,卻不敢妄自開口。

王懷遠已經是怒氣翻湧,怒不可遏。

戰逍遙訕訕一笑:「我這個人么,愛好不多,美女么,總要有那麼幾個。此次我外出執行秘密任務,當然要有一位護草美女使者了是不。可能在執行任務過程中,和你們的屬下衝突了,鬧了誤會。我想幾個下屬而已,副城主大人還不至於當面問罪於我吧。」

王懷遠真的快要暴走了,恨恨的瞪了戰逍遙一眼,牙齒一咬,卻鬱悶的揮了揮手。

戰逍遙趕緊扶著昏迷的鳳霞舞,依靠在一旁,當眾掏出一粒極品『回血丹』和『續骨生肌丸丹』服下。

滿屋子人看著那極品丹藥,滿眼熱切,對戰逍遙的身份,不由得相信了幾分。

時間拖得越久,對自己越不利。再不能耽擱了,落日城這麼大陣仗,早晚會有人發現這裡的異常。殺了不少修鍊者,萬一惹來強悍家族勢力或者大能師父,絕對不妙。

王懷遠已經沒有了耐心:「謝懷城,你到底交不交……」

砰!大門再度被闖進的一人一下子推開,一名大武師駕著一個少年沖了進來。

奧瑪,這是要玩死我埃戰逍遙欲哭無淚,可此人又不能不救。

還未等大武師張口,戰逍遙大聲說道:「慢著。」

王懷遠怒了,一聲暴呵:「你又要幹什麼?」

戰逍遙也怒了:「他是我兄弟,我師父老人家的得意弟子,你王懷遠敢動我師父得意弟子,哼,我倒你怎麼死。」

好嗎,前兩個女子你說是你的未婚妻,我們看在你和你師父的面子上,我們忍了。

現在又來一個男的,你又直接說他是你師父的得意弟子,你這是直接用你那我們都沒見過的神秘師父來壓我們埃

王懷遠暴怒:「你師父到底是誰?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擰下你的腦袋。」

戰逍遙淡淡一笑:「我師父,藍滄河。」

轟!周圍一下安靜了。

開什麼玩笑,藍滄河是誰,藍滄河可是中域的霸主,藍家的武帝。

中域的一個神話傳說。

但凡冒名使用藍家名號之人,死的很慘很慘。不論是誰,只要有人冒名藍家之人,都會在一年內極其悲慘的煙消雲散。

王懷遠咬牙切齒,一聲悲憤的咆哮:「你特么到底有幾個親戚。」

王懷粵耍將怒火發泄在了謝懷城身上。一股烈炎陡然爆射,朝著謝懷城席捲而去。

「交出城主印,不交就是死。」

「啊,不要,爹爹。」

謝飛燕陡然凄慘的一聲驚叫。

現在就是現在,戰逍遙衝過去一掌砍昏了謝飛燕:「你們的事我不管,我先送我媳婦和兄弟回去了。我替我師父老人家謝過了。」

戰逍遙駕著謝飛燕、鳳霞舞和小天,趕緊出了府郟

「小天,你還能堅持么?」

小天微微點了點頭。

「你扶著她們兩個,趕緊找一個地方隱蔽,我必須去救城主。」

鳳霞舞滿面擔憂:「逍遙,我和你去。」

「你不能去,你去了反而會成為掣肘。你放心,我逍遙閣的名號嘿嘿,他們還不敢把我怎麼樣。」

「我擔心的不是那些聖階,而是你竟然敢冒用藍家名諱,你可知道」

「管不了那麼多了,再說我也是為了落日城安危,如若問罪,我扛著就是。藍家也不會不講理。」

看著小天駕著兩位女子遠去后,戰逍遙才再度返回。

砰!府邸的大門再度被打開了。

氣息狂放,正在對峙的兩方人馬陡然停了下來,扭過頭來看著傲囂走來的戰逍遙。

「嘿嘿,各位不好意思,你們繼續,我就是來看戲的,這麼熱鬧的戲不看,多沒意思。」

毛頭小子,此刻沒功夫廊我拿到城主印,完成任務,捏死你就和踩死一隻螞蟻一般。

王懷遠再度惱怒:「謝懷城,你別以為我當真不敢殺你,大不了殺了你,我們亡命天涯。別再逼我。」

砰!

大門再度被人撞開。

王懷遠吐血了,一張臉色直欲燃燒起火焰來。

門口衝來的人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莊主,不、不好了。」

「出了什麼事,快說?」

「落日城附近各大城池、村莊、隱匿的修鍊者全部都進入了城裡,正在斬殺我們的人,來的人越來越多。」

王懷遠猛然大驚:「什麼?怎麼會這樣?從哪裡來的人?」

「不、不知道,好像是他們接受了城主發布的功勛任務。」

王懷遠一張臉頰直欲吃人:「謝懷城,你什麼時候發布的功勛任務?你怎麼會提前知道?誰給你透露的消息?」

王懷遠的一眾跟班怒了,氣勢陡然大放,紛紛朝謝懷城欺壓而去。

謝懷城在龐大威壓下竟然笑了:「哈哈哈哈,王懷遠你想不到吧。哈哈哈哈,我看你的計劃是要落空了。」

張青龍一聲暴呵:「懷遠,快走,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王懷遠一聲喝問:「來的人有沒有聖階,皇階。」

門口的人搖了搖頭。

王懷遠再度說道:「還來的及,我一定要拿到城主櫻」

王懷遠一轉頭再度對著謝懷城惡狠狠的說道:「交不交,不交就是死。」

絕不能讓他們走脫,希望布置在府邸的陣法能夠困住他們,但願他們之中沒有懂陣法的。

謝懷城的護體氣勁在身,又有城主印作為依仗,王懷遠應該不會下殺手,實在不行只能奮力一戰了。

戰逍遙腦海不住思付著。

謝懷城身後的一位聖者,突然一把抓起謝懷城掠到了王懷遠這一處,這突變暴起異常,幾名謝懷城的護衛根本來不及阻止。

謝懷城護體勁氣陡然消散,極其憤怒的喝問:「謝牙爾,我平常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做叛徒。」

那叛變的聖階低聲道:「抱歉,我不得不這麼做。」

謝牙爾不再理會惱怒異常的謝懷城,對王懷遠道「莊主,他剛才已經被我暗中下了軟筋散,此刻直接帶走,出去了在想辦法,不然就走不掉了。」

王懷遠惱怒的說道:「把其他人都殺了。我們先走。」

馬的,叛徒。戰逍遙心中一聲暗罵。

在不阻止就來不及了,戰逍遙眼睛一轉,微微一笑:「這些人,就交給我帶來的殺手處理吧,你們快走,能多留下一個幫手也能多阻擋片刻。」

王懷遠微微一楞:「你還有幫手?為何幫我們。」

戰逍遙微微一笑:「你都能在他身邊安插*你的人手,我是逍遙閣少閣主,怎麼能夠少了暗中保護力量,如果你們剛才敢對我不敬,恐怕你們已經成為死人了。你放心,我對紛爭一概不會參與,只是卻也不想就此讓人知道我逍遙閣做了這等苟且之事,即使這幾個人你不殺,我逍遙閣也不會放過他們,還有你的人如果膽敢走漏了風聲,毀了我逍遙閣的名聲,我逍遙閣一樣不會放過。」

越是大宗派越是明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背地裡其實不知幹了多少陰損的壞事。戰逍遙的一通說辭,到也說的過去。

王懷遠微微猶豫了片刻一拱手:「那就有勞少閣主了,我們走。」

幾十號人駕著謝懷城,迅速朝遠處掠去。

來到院府一武聖一聲大罵:「馬的,竟然有高手布置下陣法,等我破陣。」

戰逍遙心頭一陣無力,正在此時,身後一群府主內的一護衛武師張口喝問道:「你為何要幫助他們?」

一護衛武聖,滿眼憤怒:「小子,你可知道城主身上帶著的是什麼么?你竟然幫助他們,你騙得了他們,你騙不了我。藍家絕對不會做那苟且之事。小子納命來。」

轟,狂暴的氣勁立刻陡然傳來。

戰逍遙可沒時間在這裡陪這些護衛莫急,只能急切的說道:「住手,好好用用的你豬腦子。他們一群強敵,我若不如此,如何救人。對手實在太強大,十幾位聖階,一旦貿然出手定然死傷很多無辜。」

是啊,那小子幾句言語竟然救下了大小姐還有另外兩人,而且大小姐重新選定未婚夫那麼大的事情,可不是隨便開玩笑的。敢拿方家開涮,可從來沒有過的。這小子從頭至尾都是在幫助謝懷城,是自己太衝動了。

那護衛被戰逍遙的話語一嗆,氣勢陡然一弱。

「可是謝大哥被他們掠走了,這可如何是好。我一定要救他。」

「衝動,只能害了他。我再度轉回這裡就是來救他的。」

這小子年紀輕輕,可是剛才臨危不懼,竟然救下了大小姐,說不定真的有什麼辦法不成。

那護衛陡然一喜,態度轉變了很多,一群武師護衛也才收起了緊張心思。

戰逍遙張口問道:「城主印,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為何王懷遠一定要得到?」

一武聖話語急切:「城主印既是城主的號令,也是一枚地牢的鑰匙,裡面關押著十幾位魔頭,修為十分了得。王懷遠的目的不是當城主,而是為了釋放王緲的爹爹,一個帝者級的入魔傢伙。這還是事發前謝大哥,偷偷告訴我的。」

「什麼?」

王緲的爹爹?帝者級?這就等於說幽蘭山莊又多了一位大大的BOSS。

戰逍遙急了,那城主印決不能被王懷遠搶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