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十九章 冰冷如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冰冷如刀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火焰長鞭力量並不強,可是帶起的火焰威勢卻不弱,鳳霞舞根本無法閃避,手中的長鞭形成的鞭影屏障竟然完全無用,胸膛猛然襲入一股火屬性暗勁,身體被拋飛而出。

噗!一道嫣紅的血水直接噴射而出,胸腹一片火燒火燎,炙熱的灼燒感侵蝕著內腑。

我,這是要死了么。逍遙,你可千萬不能有事。鳳爺爺讓我照顧好你,我沒有做到。你可一定要好好的。

我還多麼希望和你一起看日出、日落,多麼希望有你在身側。

呵呵,因為自己的固執,卻讓你因為我不顧自己特異體質離開學院遠遁。若有來世,我定然做你的霞舞姐姐,照顧陪伴你一生一世。此生能夠認識你,我也很滿足了。

拋飛的鳳霞舞,眼角劃過一道遺憾的淚痕,陡然嘶喊道:「逍遙,你千萬不可出來。若有來世,我定然陪伴在你左右,只要你不棄,我定不離。」

砰!鳳霞舞的身軀重重的墜落在地上,沒有了動靜。

「不、霞舞武教,王懷遠,你這個叛徒,我爹爹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如此?」

王懷遠此刻已經完全暴怒,計劃失敗,此刻竟然還被困在了大陣之中,自己人馬竟然連連遭遇不測,敗的稀里糊塗,敗的不清不楚。

這一切,一定和那裝腔作勢的詭計小子有關。一定是這樣。

「戰逍遙,你毀我的一切,我也要毀了你的一切。不要以為你龜縮在城內,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你再不出來,我就殺了她,殺了他們所有。」

狂暴霸氣的話語,四下擴散開去,四周依舊一片靜謐。

「死吧,你們所有人,全部都要陪葬,丫頭,你爹爹不顧你性命,你又何須在維護他,今日老夫就送你們所有人上路。」

王懷遠已經徹底瘋狂,朝著謝飛燕欺近,準備發動凌厲的攻擊。

戰逍遙收拾完幾個殘敵,潛伏到城中近處,再不敢貿然潛近,這裡已經是斂息心法遮蔽氣息的極致,卻在此時猛然發現被重傷拋飛的鳳霞舞,聽到了鳳霞舞那那滿帶遺憾的話語。

「不1

一道迅捷的身影陡然射而出,掠到了鳳霞舞身前。

王志勇,王懷遠,我本不想殺你們,可你們你自作惡不可活,怪不得我。

此刻,王志勇、王懷遠在戰逍遙眼裡已經是一個死人,徹徹底底的死人。

戰逍遙俯下身子,一把抱起了鳳霞舞。

蒼白的面頰,滿面赤紅,嘴角一道嫣紅的血跡,迷濛的雙眼,怔怔的盯著戰逍遙,無力的左手緩緩舉起輕輕附在戰逍遙的臉頰上:「逍遙,霞舞姐姐做的不好,咳咳,沒有照顧好你,你、你的身體,不可戀戰。」

戰逍遙滿眼柔情,嘴唇輕啟:「不要說了,你好好休息,他們交給我。」

轉瞬溫情斂去,冰冷的氣息再度傳出,比之之前更加濃郁了幾分。

「老賊,老子來了。你敢動我的女人,很好,很好。」

一度極度冰冷的氣息,自戰逍遙身體爆發而出。依舊只是武師修為,可那濃郁的殺氣和極其寒冷的氣息,令清晨的夜色多了一抹幽寒。

一襲黑色衣衫,挺拔的身軀,抱著鳳霞舞,步法堅定的朝王志勇走去。

每踏近一步,王志勇就覺得空氣中的寒氣更濃郁了幾分,那凌冽的殺氣如同寒冰做成的冰刀,從黑衣少年幽冷的眸子中犀利的射出。

王志勇慌急的撿起一柄利劍,壓制在小天的脖頸上,劍身猛然用力,小天脖頸上就是一道血痕,顫聲張口道:「戰逍遙,你、你停住,此刻我爹爹再側,我看你還能奈我何?」

周身的空氣宛如都冰凍了,一切都靜止,只有越來越濃烈的寒氣和塌塌踏踏步法堅定的踏足聲傳來。

極度的冰冷和凌厲殺氣籠罩著王懷遠和王志勇。

這氣息,雖然沒有威勢,可是竟然如此駭然,震撼心神。這濃烈的氣息和宛如實質的殺意,至少經歷過不下幾百場生死戰鬥,才能培養而來。

這少年怎麼可能擁有完全和年齡不相匹配的強悍氣勢,一眾聖階渾身一冷,沒來由的感受到一陣凌冽的寒氣和殺意。

王懷遠突然有了絲悔意,萬分懊悔惹惱了嘴尖舌利滿腹詭計的小子。此刻這小子的氣勢太駭人了。

雖然幾位聖階再側,可是王志勇怕了。

「你、你別過來,你在過來,我、我就殺了她。」

王志勇話語顫抖,就連手中的劍身都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你今日必死無疑。」

戰逍遙話語冰涼,不帶一絲情感,腳步不疾不徐,威不可擋朝著王志勇走去。

極度的冰冷和濃郁的殺氣,徹底將王志勇摧毀,眼瞳之中,看到了來自九幽地獄不帶任何情感的死神,朝自己走來。

噹啷!

王志勇手臂顫抖著,手中的劍身竟然掉在了地上。

幾名聖者和王懷遠在內,震驚了,黑衣少年身體上那恐怖而濃郁的寒氣和殺氣,直刺心神。

戰逍遙滿面冰冷,一步步的朝王志勇走去,王志勇一側的大武師早已驚恐莫名,受不住戰逍遙那無匹殺氣的壓力,驚恐的轉身奔逃而去。

霞舞,你這個傻瓜、笨蛋。我說過不會讓你有事,他們敢動你我定然會殺了他們。

幾名聖階修鍊者反應了過來,攔在了戰逍遙身前:「小子,你隱藏的很深,可是你的話太大了,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戰逍遙一步掠出,站在幾名武聖身前。狂放的氣息,撫動著黑色衣衫咧咧作響,一頭長發不住隨風飛舞。挺拔的身影,在城池中一盞盞發散著熒光的燈塔照射下,更顯幽冷。

「滾1

轟!狂放的氣勁,陡然從戰逍遙身體上狂涌的擴散開來,竟然比之前還要強盛幾分,幾名低品階的聖階竟然被那氣勢壓制,身軀被徑直震蕩開去。

王懷責撼到了,實在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如此強悍,竟然是聖階練能者。

戰逍遙穩穩的抱著鳳霞舞,一雙冰冷的臉頰上,雙眼卻滿是柔情,一步步的朝小天走去,喂鳳霞舞服下幾粒極品丹藥后,將鳳霞舞交給了小天。

王志勇一屁股跌坐在地,渾身顫抖著。

「志勇,別怕。爹爹在這裡,他不敢把你怎麼樣他若敢動你,我會讓他後悔惹惱我王懷遠。」

「是么1

一聲冰冷的言語,一道黑色人影,一道黑色的劍光瞬息掠出。

「什麼?聖者?這小子竟然已經是聖者了?」

震驚還未退卻,王志勇已經被一分兩半,成為了兩塊冰坨。

一招之威,一劍之能,殺招暴起,沒有絲毫前兆,說殺就殺,更加詭異的被一分為二,屍體竟然見不到一絲血跡蔓出。

物理攻擊之中竟然還附帶極寒氣息,那明顯就是武道和法道融合后的技能。

「這,這」

王志勇身體的異狀,令幾個聖階修鍊者徹底呆住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滿心恐懼。

王懷遠悲憤欲絕:「兒啊!小子我要殺了你。殺,給我把他們都殺了,都殺了,一個不留,今日我們是走不成了,至少也要讓這落日城成為我們的陪葬。」

王懷遠咆哮著,一頭長發在隆隆的氣勢下狂舞。

戰逍遙站在城池的中心點,兩條道路交匯之處,『無光』斜指地面,身軀盎然挺立,將一眾武教和學員護在身後。

王懷遠怔怔的看著戰逍遙,聲音竟然帶著些許顫抖:「小子,你、你到底是誰?」

「要戰便戰,唯我逍遙。你們都給我記住了,我叫戰逍遙。想要殺他們,想要讓他們和你陪葬,先要問過我手裡的劍答不答應。」

挺拔的身軀,鏗鏘的話語,令人震顫。

鳳霞舞艱難的睜開雙眼:「逍遙,不要硬戰,你、你的體質,你會死的。」

小天雙眼凌厲,滿眼熱切,輕聲呢喃著:「以後,我再也不要你替我擋刀,要替也是我。」

王懷遠再度瘋狂了:「小子,狂妄也自己面,即便你是聖階,可是此刻你面對的可是幾名聖階。」

轟一道烈炎形成的火鳥,騰空而起朝著戰逍遙襲去。

戰逍遙收起『無光』,猛然擒出『極寒』,身軀猛然竄出,重劍隆隆的朝著火鳥辟出。

吼!猛然一道藍色游龍豁然襲出,那游龍竟然如同活物一般,龍口大張,隱隱約約似乎還帶著一聲龍吟之聲。

一名聖階而已,即使是武法融合技能,即便是最高等武技,能夠擬化具體形態,可是也不可能形成擬態物體的聲鳴。

就在王懷遠吃驚之餘,隆隆威勢的藍色游龍迅捷的竄出。

砰!兩股氣勁撞擊,藍色水柱游龍空口大張,竟然張口吞噬了火鳥。瞬間那火鳥就熄滅消散。

「怎麼可能?這、這,我可是七品法聖,你這明明就是武法融合技能,可也不至於強悍至此。怎麼能夠?怎麼能夠?」

王懷遠一度輕視戰逍遙,從來沒有將戰逍遙看在眼裡。

也只是從王志勇口中聽說過這個學員而已,沒有想到,實在沒有想到,一個普普通通的學員竟讓將自己謀划幾年的計劃挫敗。

此刻更將自己法聖的技能強行湮滅。太可怕了,一名聖者級的練能者。

王懷遠再度怒了,烈炎再度而起,滾滾火焰翻湧,朝著黑衣少年襲去。

戰逍遙不為所動,任憑腳下和身邊的烈炎翻騰,周身的極寒的氣息,輕易的就將那烈炎阻隔。

謝飛燕一雙美眸大張,滿滿的不可思議之色。

王懷遠驚恐莫名,此刻已經徹底相信了戰逍遙編纂的那離奇故事。